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六十四章 莳出抢娘亲,被爹爹凶了
    ,

    “窈治,休得无礼,她乃玄帝帝后。”

    “玄帝何时娶了帝后,我怎不知?”窈治从池中起身问道。

    “天帝,池中鲤鱼甚是放肆。”

    玄帝话只说了一半,大胆鲤鱼精,竟敢将推人的罪名栽赃到良儿头上来,岂能容她放肆!

    天帝一拂衣袖,用神力将池中鲤鱼打下凡间。

    玄帝走后,窈治不乐意的拉上爹爹衣袖,“爹爹,玄帝何时娶了帝后?”

    “这天上地下,除了玄帝,就无人能入你的眼?”

    “爹爹……”

    “行了,去修炼仙法,爹爹望你早日飞升上神。”

    “是。”

    自从娘亲去世后,爹爹也未再立新天后,虽有神仙提议此事,皆被爹爹明言拒绝,可见爹爹心中一直思念着娘亲。

    寂良跟在夫君身旁,心中欢喜的一路低头傻笑,原来夫君如此袒护自己。

    “良儿,笑何?”

    “夫君袒护吾,吾心中欢喜。”寂良开心说道,“夫君相信吾,吾心中更是欢喜。”

    玄帝也笑了,寂良的小嘴儿像抹了蜜一样的甜,最能哄他开心。

    “吾一开心,就想……想……”一抹绯红染上娇俏脸蛋儿,寂良娇羞着,支支吾吾的说道。

    “想什么,但说无妨。”

    蓝眸流转生辉,俏脸绯红醉人,娇唇轻咬欲滴。

    “想亲……亲夫君。”

    “玄帝。”

    太宿神君朝玄帝走来,方才在凌霄大殿上,听闻玄帝近日大婚,他便亲自送来贺礼。

    浓情蜜意再次被打断,玄帝一手搂寂良入怀,她小脸儿薄,这会儿应该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太宿神君。”

    “此乃法器混陨道链,帝后用来护身极好。”

    “多谢,前几日本尊在华胥国处理巫祖之事,未能参加神君法会。”

    “玄帝心系苍生,老夫钦佩。”

    简单的寒暄过后,玄帝带着寂良,直接回了九尘山。

    启辰殿内,何人敢来打扰。

    “夫君……吾还没沐浴……”

    “无妨。”

    “砰砰砰——”

    门外一阵敲门声。

    方才,焱霖见一道紫光落在启辰殿,随口说了一句:“神尊回来了。”

    莳出连忙丢下手中之事,撒腿就跑,焱霖跟在莳出身后,一路追到启辰殿。

    玄帝开门,脸色阴沉沉。

    “神尊回来了。”焱霖行礼道。

    莳出望向殿内寂良,笑得比花儿还要灿烂。

    “娘亲,娘亲回来了。”

    莳出正要跨进玄关时,被玄帝提起衣领,扔出门外。

    “爹爹,你怎么老是不让莳出亲近娘亲,娘亲又不是爹爹一人的。”

    莳出皱着眉头,看向玄帝。

    最后,还是寂良走到门口,叫了一声:“莳出。”

    莳出瞬间便又眉开眼笑了起来。

    莳出走上前来,想要牵上娘亲的手,却被玄帝冷厉的目光,盯着不敢抬起手来。

    寂良在莳出的脑袋上轻抚了两下,“莳出好像长高了。”

    “娘亲,爹爹凶我。”

    “夫君。”寂良小声惊叫道,“吾忘记把灵枫子带回来了。”

    “不急在今日,日后还有机会去华胥国。”

    “不行。”寂良握上夫君的手,摇了摇,撒娇道,“吾答应过灵枫子,带她离开沁苑,不能食言,夫君带吾去,好不好?”

    “走吧。”

    莳出也想跟去,可他还未来得及抓上娘亲的手,爹爹带着娘亲,已经走了。

    焱霖见莳出望向空中的紫光,眼里尽是失落,便抱起他,“小莳出,趁你师父还未回来,我带你去河中抓鱼。”

    **

    沁苑。

    花笙醒来,见白岑坐在床下,扶首休憩。

    床上的微动,惊醒白岑,花笙想翻身,却发现四肢百骸痛的厉害。

    “醒了。”

    “嗯。”花笙面色惨白,毫无血色,“我睡了多久?”

    “两日。”

    “你不该救我。”花笙别过脸,面色黯然。

    “我熬了粥,你吃点儿,有益于恢复元气。”

    白岑走出偏殿,回来时,手中端着一碗粥。

    “我不饿。”

    “我喂你。”

    见她不张嘴,白岑从床下坐到床边上,“神尊准我带你回九尘山养伤。”

    “你送我回花界便好。”

    “你为我而伤,我理应照顾你。”

    “我不要你照顾。”

    暗淡的眸中含泪,花笙宁愿自己死掉,与其生无可恋的活着,倒不如埋葬在白岑心里。

    起码,他偶尔还会想起自己。

    “这两日,我很担心你。”白岑轻柔拭去清泪,指腹在惨白的脸颊上摩挲,“瞧你,憔悴了许多。”

    “你从未相信过我。”花笙呜咽一声,哭出心中所有委屈,“你为何不信我?”

    “我希望你活着,开开心心的活着就好。”

    “你不在,我如何开心的起来。”

    “不哭了,我信你。”白岑看花笙的目光,柔情中带着心疼。

    “你不必可怜我……”

    娇躯轻颤,花笙哭的不能自已,她爱白岑,爱的卑微,明知白岑不再爱自己,她却依然是日日夜夜思念着他。

    “听说你有一药,服下能忘情。”

    “确有此药。”

    “给我。”花笙含泪要道,既然如此痛苦,还是忘了吧,放过白岑,也放过自己。

    “此药不常用,暂无配制此药。”

    她想忘了自己。

    “你可是服了此药?”

    “并未。”

    “还请白岑上神,帮我配制此药。”

    白岑将粥喂到花笙嘴边,“把粥吃了。”

    “吃了就为我配药吗?”

    “可想好了?”

    花笙吃下粥,呆滞的目光,盯着云被,毫无生气。

    粥吃完后,白岑用手指抹去粥渍,起身去放碗了。

    花笙扭头望向白岑的背影,清泪划过脸颊,“既不爱我,为何还要对我这般好?”

    花笙强忍着痛楚,坐起身来,她要回花界。

    “胡闹!”白岑厉声说道,他抱起走到门口的花笙,带着愠愠怒气,将她放回床上,“你这条命能捡回来,已是万幸!”

    “我宁愿已死,葬在你心里。”花笙声泪俱下,说的悲痛。

    “傻瓜。”白岑露出鲜有的温柔笑意,“待神尊大婚后,我向神尊禀明你我情意,便去花界提亲。”

    花笙听得错愕,目瞪口呆的盯着白岑,是她听错了,还是白岑说错了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