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六十五章 寂良的嘴,哄玄帝开心的鬼
    . ,最快更新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最新章节!

    “提亲,是娶我吗?”花笙轻泣一声,瘪嘴问道。

    白岑伸出修长手指,轻弹在白嫩额尖儿上,“非你莫属。”

    “没有骗我?”

    “不骗你。”

    “为何突然要娶我,你不是厌恶我吗?”

    前几日,他才说出伤她的话,将她赶走,今日又说要娶她,幸福一时来得太过突然,花笙有些不大相信白岑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这两日,我想了很多,你若是死了,我定会后悔没有娶你,我并非厌恶你,而是无法原谅我自己罢了。”白岑坦言道,“明知你是清白的,心中却依然过不去那道坎儿。”

    “笙儿爱夫君,只爱夫君一人……”花笙开心的哭诉道,白岑心中有她,一直都有她。

    “笙儿,我害怕再次失去你。”

    在白岑的心里,只要花笙活着,他便知足。

    然而,当他看到花笙身受重伤,险些丧命,他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不能失去她。

    “不会。”花笙握上白岑的手,放在脸庞,“笙儿是不是在做梦?”

    “不是。”修长的手指在惨白的脸颊上摩挲,“待神尊从天宫回来后,我们就回九尘山。”

    “嗯。”花笙带着浅浅笑意,轻声应道。

    “再过半月,便是花祀节,待你把伤养好了,我带你去山下看花灯。”

    “嗯。”他还记得,自己爱看花灯,花笙笑颜如花,轻声说道,“我还要去姻缘庙祈福,放花灯。”

    “都依你。”

    翌日,晴空万里,阳光和煦,花笙靠在院里的躺椅上晒太阳。

    “师母,药熬好了。”

    娆芷柔的手中端着一碗药,递与花笙。

    师父出门前,特意叮嘱她,要盯着师母,亲眼看她把药喝下去。

    老远的,花笙就闻到药的苦味儿。

    “你师傅不在,待他回来,就说这药我已经喝了。”

    花笙正要倒药时,被娆芷柔拦下。

    “这药,师父熬了一个时辰,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娆芷柔对花笙说教起来,“若是被师母倒掉,岂不辜负了师父的心意,再说了,苦口良药,师母还是将药喝了吧。”

    既然是白岑为她熬的药,再苦她也要全部喝完。

    花笙捏上鼻子,心一横,“咕嘟”两声,将药都喝了进去。

    白岑去了宫里,医治奄奄一息的废国君,大祭司乱国被就地处决,现如今是圣女监国。

    “师母,喝药。”娆芷柔又端来一碗药。

    “不是刚喝完吗?”

    “师母慢点喝,还有一碗。”见师母的柳眉快要拧成一团,憋屈又无奈的模样甚是逗人,娆芷柔不禁轻笑出声,“师父说了,必须都喝完。”

    “好吧。”她昏迷的时候不见喝药,怎么苏醒后,要喝如此多的药,“我昏迷的时候喝过药吗?”

    “喝过。”

    花笙嘀咕着:“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师父喂师母喝下的。”

    至于“师母”这一称呼,师父说她是师母,她便是师母。

    白岑与玉卿子回来了。

    “当真不留在华胥国?”白岑问道。

    “心不在此,故不留。”玉卿子洒脱说道,“回九尘山,教我的徒儿莳出。”

    “你很中意莳出。”

    “那孩子勤勉,悟性极高,清心诀我只教了一遍,他便会了。”

    两人走到院中,花笙一人在晒太阳,娆芷柔在后院儿晒药草。

    “白岑,我有事问你。”

    见到白岑,花笙心中自然欢喜。

    “何事?”

    “我昏迷之时,你是如何喂我喝的药?”

    “把嘴撬开喂的。”

    啊?这不是花笙想要的答案。

    “好吧。”花笙在心里一阵唉声叹气,“夫君以前都是用嘴喂我喝药。”

    “有什么问题吗?”

    花笙憋屈的摇摇头,“没有。”

    “以前如何喂的,现在便是如此。”

    她如今还是病人,便不逗她了。

    白岑此话一出,花笙瞬间就笑逐颜开起来,“这药太苦了,有三碗。”

    “苦口良药……神尊。”白岑行礼道。

    “神尊。”玉卿子行礼。

    玄帝带着寂良,来到院中。

    “夫君等吾一下。”寂良召唤出绯玉降灵伞,走到枫树下,“灵枫子。”

    “小女在。”

    “把手给吾,吾要带你离开沁苑。”

    灵枫子眸光闪烁,心中万分激动的抬起手,递与寂良。

    寂良握上灵枫子的手,将其收进伞中,还有这颗大枫树,也一并收进伞里。

    伞中,迷雾之森。

    “小女灵枫子,拜见各位前辈。”

    “我们皆是吾主的灵使,叫前辈,多不好意思。”当康挠挠头,难为情的说道。

    “我是火鼠枝枝。”

    “九尾狐白苏苏。”

    避尘内心,“我还是一缕青烟,暂且无视我吧。”

    伞外,沁苑。

    “夫君,好了。”寂良收起绯玉降灵伞,欢喜的朝夫君走来,“你就是芙蓉仙子吗,长得真好看。”

    “帝后谬赞,小仙惶恐。”

    “吾没有谬赞,你也无需惶恐,听闻芙蓉仙子是四极八荒第一美人,今日一看,果真如此。”

    被帝后如此一赞,花笙反而害羞起来,脸微红。

    “本尊与良儿先行回九尘山,你等留下,处理余下之事。”

    “已无剩余之事,可随神尊一同回九尘山。”玉卿子禀道。

    “良儿,回九尘山了。”

    “夫君,吾答应过莳出,给他带包子回去吃。”寂良牵上夫君伸来的手,“我们先去买包子,可以吗?”

    “嗯。”玄帝想起避尘之事,问道,“良儿何时收的避尘?”

    “去槐江山那次,雷泽带吾去了弱水。”寂良想了想接着说道,“避尘在迷雾之森中修炼,会再修得人形。”

    “雷泽与避尘是挚友,此事为夫便不再追究,日后良儿要去何处,必须经由为夫同意。”

    “嗯。”寂良朝玄帝眯眼傻笑,俏皮说道,“吾想去夫君心里。”

    玄帝温柔的捏脸杀,“不许捉弄为夫。”

    “吾米有捉弄夫君,吾系真的想去夫君心里,夫君让不让吾去嘛?”

    寂良的嘴,哄玄帝开心的鬼。

    大手送开脸蛋儿,宠溺的拍在娇嫩额尖儿上,“顽皮。”

    “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嘛?”

    “去吧,为夫同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