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晨旭莫晓蝶:萌〕〔斗罗之我有一个超〕〔斗罗之失恋就能变〕〔从港综位面开始〕〔大师姐又逼我做她〕〔穿越种田记事〕〔终结古战场〕〔传奇从重生开始〕〔莫晓蝶陆晨旭〕〔龙王殿(完整版)&am〕〔龙王〕〔1018〕〔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至强神诀〕〔上门兵王〕〔逍遥医尊〕〔秦萱陆之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六十九章 英招送来贺礼,玄帝闹别扭
    . ,最快更新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最新章节!

    “你说,涂媃若是还活着,为何要躲着我?”酒过三杯,天帝开始发泄心中牢骚,“难道是天宫中的规矩太多,她心生厌烦?”

    “师姐性情恬淡,对你极好,不至于如此,不过是个相似勾玉罢了。”

    话虽如此,玄帝心中同样有疑问,师姐为何要诈死,现又身在何处,莳出与她有何关联?

    所有的答案,唯有等到莳出醒来,方能知晓。

    “这青色勾玉,只有师姐才有。”天帝说得怅然若失,心中又有些许妄自菲薄,“当年,师姐并非心甘情愿嫁与我……”

    “天帝喝多了。”玄帝见他抑郁,且说起胡话来,便拦下他手中酒杯,放于一旁,“让焱霖送你回天宫歇息。”

    “师姐喜欢的人,其实是……”

    天帝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倒在桌上便睡着了。

    “焱霖,送天帝回天宫。”

    “是,神尊。”

    天帝走后,玄帝走进屋里问道:“如何?”

    “已无性命之忧,但是,不知何时才能醒来。”白岑说道。

    “良儿可知青色勾玉?”

    寂良摇摇头,“吾不知。”

    “莳出交由你照看,苏醒后,带他来见本尊。”

    “是,神尊。”

    玄帝握上寂良的手,回了启辰殿。

    “为何夫君能顶撞天帝?”

    “为夫有吗?”玄帝清笑着反问道。

    “嗯,吾感觉,天帝听夫君的话。”

    寂良也看不明白,难道是夫君过于威严,就连天帝也要惧怕三分。

    “在天帝还未做天帝之前,为夫是他师兄。”

    原来如此,寂良懂了。

    “夫君……”

    “寂良。”是英招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英招。”寂良见到英招,心中有所欢喜,“你怎来了九尘山?”

    “恭贺玄帝与寂良上神喜结良缘。”英招行礼恭祝道,他与玉卿子说了不少好话,玉卿子格外通融,这才让他来了启辰殿。

    英招有贺礼,要亲自送与寂良,“此簪由槐江山独有瑶玉打造而成,戴之可驱百虫。”

    玄帝瞥了一眼琉璃锦盒,一脸傲娇说道:“也不是什么珍贵之物。”

    “自然比不上玄帝的宝物珍贵。”英招谦虚说道。

    寂良收下锦盒,“谢谢你,英招。”

    “寂良喜欢便好。”英招再次行礼,“小仙还要赶回槐江山,告辞。”

    “这么快就要走了,明辰殿有喜宴,雷泽也在。”

    “不了,就此告辞。”

    进了寝殿,寂良打开锦盒,在看玉簪,是支晶莹剔透的玉兰簪,瑶玉乃寒玉,因此这玉兰簪有些凉手。

    玄帝则是坐在书桌前,不动声色的闹起别扭来。

    见寂良托腮凝思,久不与他说话,玄帝故意轻咳了两声。

    “夫君可是不舒服?”听到夫君咳嗽,寂良扭头看向夫君问道。

    “喉咙有些不适。”玄帝又咳了两声。

    寂良放下玉兰簪,起身说道:“吾去叫白岑来给夫君瞧瞧。”

    “不必,方才与天帝小酌了几杯,给为夫倒杯茶来。”玄帝转移话题问道,“良儿喜欢此簪?”

    寂良倒了一杯茶水,端来递与夫君,“还好,吾在想,这簪子送给谁合适,灵枫子、当康、白苏苏还是火鼠?”

    “火鼠吧,此簪寒凉。”

    玄帝心中的别扭,陡然间便好了。

    “吾也是这么想的。”寂良骑在夫君腿上,蓝眸里有些担忧,“夫君好些了吗?”

    “好些了。”

    “还是让白岑来看看。”

    “为夫也有一簪,要送与良儿。”

    玄帝将簪子插进云丝中,良儿的佩戴之物,只能出自他手。

    “什么簪子?”

    寂良摸上发簪,想拔下来瞧瞧,但被夫君握上手,制止了。

    “龙骨簪。”

    蓝眸瞬间噙满清泪,寂良瘪嘴,“呜哇——”一声,大哭起来。

    上次是龙鳞,这次是龙骨,夫君怎么一点儿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玄帝一边为寂良擦拭眼泪,一边安慰她,“良儿不哭,此簪为夫早就制得,并非现在龙骨制成。”

    “真的?”寂良抽泣一声问道。

    “为夫何时骗过你。”玄帝轻吻在娇嫩额尖儿上,“良儿若是不信,可亲自检查,看看为夫可有少了龙骨。”

    “可是……吾不知道如何检查。”

    玄帝抱起寂良,朝床榻走去……

    玉手在龙体上轻抚,夫君的真身玄龙,寂良还是第一次见到。

    “夫君……”

    “良儿……”

    情到深处,难自拔!

    深夜,寂良悄然醒来,她露出九尾,一条一条的掰扯着,到底送夫君哪条好呢?

    “这条掉毛最严重,不行不行,这条粗了些,这条细了些,这条光泽不好……”

    最后,寂良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倒在夫君怀里睡着了。

    翌日清晨,玄帝醒来时,发现寂良露出尾巴,便知她想作何。

    玄帝数了数,九尾皆在,“傻良儿。”

    良儿是想将尾巴送与他,舍尾之痛,不亚于剜心之痛,幸好傻良儿没有下手。

    门外,焱霖禀道:“神尊,天帝派人守在小院外。”

    “由他去吧。”

    “是。”

    浓密的睫毛动了两下,寂良微微睁眼问道:“夫君喜欢吾的哪条尾巴?”

    玄帝故意露出为难神色,“为夫不大喜欢带毛之物。”

    啊?可寂良自己就是掉毛严重的神兽。

    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儿瞅向玄帝,“那吾呢?”

    “唯有良儿,为夫别无所求。”玄帝捏上俏丽脸蛋儿,音线中皆是宠溺,“这尾巴,为夫就不要了。”

    “嗯。”寂良欢喜点头,“夫君,吾饿了。”

    “若是旁人拿吃食,能将良儿哄骗走吗?”

    “吾只吃夫君喂的膳食。”

    此话一出,甚得玄帝欢心。

    “起床,用膳。”

    “嗯。”

    自从与寂良同床共枕后,玄帝的晨修便落下了。

    二人的膳食,现由灵枫子准备,灵枫子的手艺,自然是比蓝砚阁好之又好。

    “玄帝、吾主请用膳。”

    “灵枫子,这是什么?”

    今日早膳的花样,格外繁多。

    “回吾主的话,是‘早生贵子’。”

    寂良懂了,问向夫君:“夫君喜欢孩儿吗?”

    “良儿与为夫的孩儿,为夫自然是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