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雪何金银主人公〕〔契婚宝贝〕〔冷面督主请低调〕〔小阁老的田园娇妻〕〔何金银江雪〕〔江雪何金银〕〔隐国继承人〕〔极品赘婿〕〔狼王萧战〕〔主角叫萧战苏沐秋〕〔都市终极奶爸萧战〕〔最强上门奶爸萧战〕〔极品战神奶爸萧战〕〔萧战苏沐秋〕〔隐婚溺爱:神秘老〕〔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神级影视大穿越〕〔绝品小神农〕〔36755〕〔少爷一年的考核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七十章 玄帝大婚第二日
    . ,最快更新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最新章节!

    玄帝大婚第二日,前来恭贺之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白岑,花界来人了。”焱霖过来传话,“指明要见你。”

    “我马上就来。”

    “来者何人,可是花澄?”花笙问道,在白岑的悉心照顾下,她的伤势已经痊愈。

    “花界族长。”

    啊?花笙顿时泄了气,族长亲自来九尘山,定是要捉她回去,她还不想这么快回花界。

    花界族长来九尘山,一为恭贺玄帝新婚大喜,送来贺礼,二为花笙,带她回花界。

    “花神。”白岑行揖礼。

    “白岑上神。”

    “那日在华胥国,花笙为救我,被蛊雕所伤,且伤势严重。”白岑自然是知晓花神来意,“我便将花笙带回九尘山养伤,待花笙伤势痊愈后,再送回花界。”

    “有劳白岑上神。”花神客气说道,“今日我来九尘山,一为恭贺玄帝大婚之喜,二为带花笙回花界,白岑上神医术高明,想必花笙的伤势已然痊愈。”

    “能否再晚上几日?”

    过几日便是花祀节,白岑答应过花笙,带她去山下看花灯。

    “不知白岑上神何意?”

    “神尊大婚三日,还未能向神尊禀明此事。”

    白岑暂无他法,只能拿神尊说事。

    罢了,即是玄帝大婚,来要人总归有些不妥。

    “告诉笙儿,即便是有伤在身,也不能忘了修行。”

    “一定把话带到,五日后,白岑亲自送花笙回花界。”

    “有劳白岑上神。”

    花笙忧心忡忡,坐立不安,见到白岑回来,急忙迎上前来问道:“族长可是要将我带回花界?”

    白岑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娇俏的脸蛋儿上,尽显难过,“可我还不想回花界。”

    “我与花神说好,五日后送你回花界。”瞧她难过的快要哭出来,白岑便不再逗她,“再过三日,便是花祀节。”

    “嗯。”明眸带着娇羞,花笙难为情的垂下眼眸,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之前说过的话,还……还作数吗?”

    “何话?”

    白岑忘了,他竟然忘了!

    花笙在心里,又是好一阵难过,鼻中陡然一酸,“没……没什么……”

    白岑露出鲜有的坏笑,说道:“我会向神尊禀明你我的情意,届时去花界提亲。”

    “你怎么老是捉弄我?”娇柔的小拳拳锤在白岑胸口上,花笙娇嗔道,“还是那么坏。”

    “去把药喝了。”

    在凡间历劫之时,白岑便喜欢捉弄花笙。

    “我都痊愈了,怎么还要喝药?”

    “调理身体的药,眼下冬天要来了,你怕冷。”

    “不是还有你吗?”花笙小声的嘀咕道。

    “来。”白岑握上冰冷的小手,“我亲自喂你喝药。”

    如果是白岑喂她喝药的话,花笙愿意天天都喝药。

    “这药,一天喝几次?”

    “你想喝几次?”

    “若是你喂的话,餐餐都喝,也不是不可。”

    “到底是喝药,还是骗吻?”

    花笙靠在白岑肩上,将头埋在他颈间,声线低落的说道:“我舍不得你。”

    “几天而已,不会让你等太久。”

    “族长若是不同意你我的婚事呢?”

    “神尊的颜面,天帝都要敬上三分。”白岑安慰她道,“婚事交由我来办,你在花界安心修行,照顾好自己。”

    “我若是想你了,该如何是好?”

    白岑拿出一支白翎,交与花笙,“只此一根白翎,你且拿着。”

    白翎成簪,花笙戴在头上正合适。

    “我也有东西送与你。”

    花笙拿出绣好的香囊,系在白岑腰间的衣带上,“香囊中有我一片真身,夏荷余香。”

    “我必随身带之。”

    娆芷柔原以为师父是清心寡欲的修行之人,自打师母出现后,师父像换了个人似的。

    “蓝砚阁,你站住。”娆芷柔叫道,师父与师母在房中情意缠绵,他去不是添乱吗?

    “白岑上神不在殿中?”不知状况的蓝砚阁,懵懂问道。

    “你找师父有何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玉卿子上神令我来拿些醒酒药。”

    喜宴上,有宾客醉酒,这会儿头痛的厉害,玉卿子便让蓝砚阁来找白岑,拿些醒酒药去。

    “我拿给你,等着。”

    她说让他等着,蓝砚阁便等着。

    玄帝大婚三日,除了玄帝一人清闲悠哉,九尘山的弟子,皆在忙碌。

    这会儿,玄帝带着寂良,正在青玉华亭抚琴。

    “夫君,从这里掉下去,会如何?”寂良指向白雾萦绕,看不见底的断崖问道。

    “不会如何。”

    寂良趴在石阶上,两手托腮,聆听琴声,九尾在欢快招摇。

    “夫君,吾想下去看看。”

    “为夫与你一起。”

    于是,玄帝带着寂良,从亭中跳下断崖。

    崖底是峡谷,谷中有溪流。

    两人落在竹筏上,顺流而下。

    “夫君,水流变得湍急。”

    “前方是瀑布。”

    寂良平淡的“哦”了一声,有夫君在她身旁,不管发生何事,她都无需担忧。

    就在他们即将坠下瀑布时,竹筏迎风而起,冲向水面,安稳着落。

    “夫君快看,是彩虹。”寂良回眸望向正逐渐远去的瀑布,欢快的声线惊呼道。

    “嗯。”

    水面渐宽,竹筏渐行渐远,已然漂离九尘山。

    忽然,有阵阵哭声,传入寂良耳中。

    “夫君,有人在哭。”

    玄帝并未听见哭声,待到竹筏漂出一段距离,他才隐约听到哭声。

    “确实有哭声。”

    “夫君,会不会是食人凶兽?”

    寂良现在对哭声,有一定的警觉性。

    “听声音,像是凡人。”

    哭声越来越近,是位妇人,她坐在岸边,怀中抱着一个女童,哭声悲然。

    “夫君,我们可以过去看看吗?”

    竹筏朝妇人漂去。

    “你为何要哭?”寂良问道,“可是孩子生了病?”

    妇人抬头,看向问话之人,顿时脸色大变,像是受到了惊吓,抱紧怀中女童,声泪俱下的苦苦哀求道:“她还小,要吃就吃我吧。”

    寂良懵懂的看向夫君。

    “我们不是妖怪,不吃人。”清冷声线说道。

    原来妇人将自己和夫君误当成吃人的妖怪,难怪她看他们的目光,惊恐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