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拥抱你的全世界〕〔真假千金霍杳〕〔傅慎言陆欣然〕〔甜妻萌宝〕〔重生大天尊〕〔签到从捕快开始〕〔封神之万兽朝宗〕〔萧阳〕〔我不是神豪〕〔都市逍遥医神〕〔三国之我徒弟都是〕〔千秋我为凰〕〔生而为王萧阳〕〔回到明朝爱上我〕〔魂穿名门团宠有点〕〔张玄林清涵〕〔重生七零之福妻当〕〔仙尊归来〕〔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顾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七十二章 玄帝傲娇,寂良编制平安绳
    . ,最快更新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最新章节!

    白岑将那人押至启辰殿外。

    “禀神尊,此人迷晕天兵,欲对莳出行不轨之事。”

    “小仙什么都没做。”那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道,“小仙也不知发生了何事,清醒时已在那里。”

    玄帝冷淡的摆摆手,示意白岑将人放了。

    大婚期间,玄帝不想被这些琐事烦扰。

    “莳出现在如何?”

    神尊说放人,白岑便将那人给放了。

    “不太好,左眼中有奇怪的东西生出。”

    “本尊去看看是何物。”

    “吾也要去。”

    来到小院,玄帝与寂良皆被莳出左眼之物惊到,似黑虫,在眼中蠕动。

    “吾的清灵之气竟然无用。”

    莳出的这副模样,寂良看着甚是心疼。

    “白岑,去昆仑叫来玄女为莳出医治,速去速回。”

    “是。”

    寂良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夫君,这是何物?”

    “巫煞,为夫在古籍中看过此物,巫煞一旦养成,便有恶事发生。”

    玄帝神色凝重,想必那勾玉,是用来压制巫煞之用,却被天帝拿了去。

    “是巫祖所为吗?”

    “不是。”

    “玄女能医好莳出吗?”

    “难说。”

    玄帝亲自镇守在小院,看何人敢来造次。

    白岑久不回晞露殿,花笙便来小院寻他。

    “玄帝、帝后。”花笙行礼,“恭贺玄帝、帝后新婚大喜。”

    “你是来找白岑的吗?”寂良问道。

    “嗯。”

    “白岑去昆仑山,请玄女来为莳出医治眼睛。”

    “原来如此。”

    “吾见白岑腰间的香囊甚是好看,可是出自你手?”

    “正是。”

    寂良正愁没有东西送给夫君,“你可以教吾绣香囊吗,吾要送给夫君。”

    还未等花笙回话,玄帝一脸傲娇说道:“本尊不喜欢香囊,过于女儿家气。”

    玄帝直接把话说死了,花笙便不好再答话。

    “夫君~”

    寂良一撒娇,玄帝连忙改口,“小院有本尊看着,良儿想做何事,去吧。”

    “嗯。”

    寂良与花笙,一起去了晞露殿。

    “除了香囊,可还有他物,是吾能送给夫君的?”

    “大到衣服,小到手帕皆可。”

    寂良难为情的摇了摇头,露出尴尬表情,“这些吾都不会。”

    “小仙在人间历劫之时,学得一物——平安绳,戴在心爱之人的手上,意寓一生平安。”

    “嗯嗯。”寂良中意平安绳,连连点头,“就是这个。”

    “帝后可有红绳?”

    “没有。”寂良露出九尾,“吾有很多尾巴,可以用吗?”

    原来帝后是九尾狐族。

    “可将狐尾上的白毛制成白线,再编织成平安绳。”

    这个办法寂良喜欢,要说薅白毛,她九尾上的白毛,要多少有多少。

    因为是送给夫君的东西,寂良编织起来十分认真又小心翼翼。

    寂良的蓝眸,瞪得像铜铃一般大,生怕绕错了线。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寂良大功告成时,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紧绷的神经一时松懈下来,眼睛疼、脖子疼、肩膀疼、胳膊疼……各种疼痛席卷而来。

    “花笙,吾好累,吾要去菡谷沐浴解乏。”寂良瘫软的趴在桌上,无力说道。

    “嗯,小仙要等白岑回来,便不去了。”

    寂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起身去了菡谷。

    “真舒服。”

    寂良泡在泉水中,九尾在水里惬意的招摇。

    元气恢复后,寂良穿上衣服,欢喜的回到九尘山,去小院找夫君。

    玄女刚医治完莳出,今夜便在九尘山住下,也好明日再来查看莳出的病况。

    “白岑,送玄女去明辰殿歇息。”

    “是,神尊。”

    寂良在院中等候,待到他们出来时,她才清甜的叫了一声:“夫君~”

    “等了多久?”玄帝手中拿着玄羽,朝寂良走来,给她披上,“夜里寒凉,还是加件衣服的好。”

    “吾刚来。”寂良拿出平安绳,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夫君,此物叫平安绳,是用吾尾巴上的白毛编织而成,夫君可喜欢?”

    “喜欢。”

    良儿所送之物,玄帝自然是十分喜欢。

    “吾给夫君戴上。”

    寂良将平安绳系在夫君的左手腕上,纯白的平安绳,净如白雪。

    “良儿亲手制得?”

    “对呀,花笙教了吾,吾一学就会。”

    寂良欢喜的看向夫君,笑个不停。

    “良儿如此厉害,为夫该如何奖励你?”

    “夫君,吾想吃包子。”

    “有。”

    “桂花糕。”

    “有。”

    “烧鸡、烤鸭……”

    “都有……”

    玄帝大婚第三日,宾客逐渐下山离去。

    “夫君,玄女将莳出医治好了吗?”

    “并未,巫煞难解,除非达到种煞人的目的。”

    “给莳出种煞的那个人,是想要了莳出的性命吗?”寂良有些担忧问道。

    “应该不是,直接杀了莳出会更简单。”

    先是风临倾逃离尧山,再生祸事,又是巫祖解除十巫封印,现又出了个种煞之人,忧心之事接连发生,玄帝的心,难安!

    “吾可以去看莳出吗?”

    “用完早膳,为夫与你一起去。”

    清早,玄女便来了小院,不见莳出有丝毫的好转。

    玄女坐在院子里,一筹莫展,直到玄帝与帝后来了小院,她这才面露平静之色。

    “莳出如何?”

    “不见不好转。”

    “夫君,吾想进屋看看莳出。”

    “去吧。”

    寂良虽没有办法,但她有灵使,说不定她们能想出办法来。

    于是,寂良召唤出三小只。

    火鼠、白狐、当康,皆围在莳出身旁。

    “要不,我用火烧试试?”枝枝的小爪子上,燃起一簇火焰。

    “万一把莳出烧伤了怎么办?”白苏苏蹲坐在莳出胸前,目光沉重的看向巫煞,“我曾用过巫煞,巫煞一旦发作,会将人折磨致死。”

    “可有办法解煞?”寂良连忙追问道。

    “有……”白苏苏迟疑,没有接着说下去。

    “快说!”当康催她道。

    “将巫煞转移到他人身上。”

    “这哪里是解煞,不还是谋害人性命。”当康不服气的说道,“转移到我身上来,让我来会会这巫煞,看它有厉害。”

    “巫煞不是任何人都能转移,种煞之人在当初种下此煞时,已经用巫术选定了能被转移之人。”

    “白苏苏,如此阴损的招数,你用来对付谁了?”当康瞅她问道。

    “别扯开话题,大家把手放在巫煞上,它钻进谁的身体里,便是转移给了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沐晴沐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