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神祇时代〕〔我是掌门〕〔贞观之志〕〔宠夫田园:带着包〕〔未婚夫每天都找我〕〔混在帝国当王爷〕〔娇宠嫩妻:闪婚老〕〔我成了血族始祖〕〔神狱之尊〕〔式齐眉〕〔金刚不坏大寨主〕〔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暴君自我养成攻略〕〔从至尊系统开始无〕〔风语刺客〕〔夫人又在吊打白莲〕〔正身法道〕〔这个奥特曼没节操〕〔至尊强婿周天〕〔天啊!我变成了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七十九章 焱霖毒嘴,巫祖毒手
    . ,最快更新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最新章节!

    白岑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回来时,发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焱霖朝他使了个眼色,白岑知其何意,便让花笙先行回了晞露殿。

    “帝后被帝熵抓去了混灵大陆,过两日,神尊便要去混灵大陆,救帝后回来。”焱霖意味深长的对白岑说道,“神尊不在九尘山,你的婚事怕是要缓缓。”

    “下午我还见到神尊与帝后,一同在闹市逛花灯。”白岑接着问道,“帝熵又是何人,还有混灵大陆,我从未听闻过。”

    “我之前也未听闻过。”

    二人边走边说,朝启辰殿走去。

    “莳出是神尊的孩儿?”白岑震惊道,难以置信皆写在脸上。

    听完焱霖的一番讲述,白岑心中豁然开朗,问道:“神尊岂不是大怒?”

    “岂止是大怒,我跟神尊这么多年,头一回见到神尊如此,怕是去了混灵大陆会灭世。”

    玉卿子也朝启辰殿走来,三人遇在一起。

    “莳出怎么样了?”白岑问道。

    “睡了。”

    三人走进启辰殿,同时行礼,“神尊。”

    “帝后之事,你们都已知晓。”玄帝一如既往的清冷声线中,平添了一丝担忧,“待本尊离开后,焱霖,九尘山上的事宜,皆交由你来处理。”

    “是,神尊。”

    “你二人,多帮着焱霖。”

    “是,神尊。”

    “玄帝大婚后,与帝后游历人间,不知归期。”玄帝说道。

    三人皆心领神会,“静候神尊、帝后早日归来。”

    “莳出既是本尊的孩儿,一切规矩,皆按玄帝之子来。”

    “小神明白。”焱霖应道,神尊的意思是,将莳出的身份公诸于世。

    神尊交代完后,三人便退出启辰殿,各自回去休息了。

    小院,灵枫子一直在等待玉卿子回来。

    “玉卿子上神,为何只见玄帝回九尘山,帝后呢?”

    灵枫子担心多时,这才来了小院,询问帝后之事。

    “帝后……”灵枫子犹豫了片刻,“在人间,神尊大婚后,将与帝后游历人间。”

    灵枫子对玉卿子方才说出的话,半信半疑。

    为了打消灵枫子心中的疑虑,玉卿子转移话题,“莳出是帝后与神尊的孩儿,帝后与神尊去了凡间,莳出便要劳烦你照顾,你若是愿意,可搬来小院。”

    灵枫子一时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她不记得吾主生过孩儿,而且,搬来小院,不就意味着她每天都能见着玉卿子吗?

    “你若是另有想法……”

    “我愿意,我定会照顾好莳出。”

    灵枫子心中不胜欢喜,沉闷的脸蛋儿上浮现出浅浅、难以察觉的笑意。

    “时辰不早了,你且回去歇息,明日就可搬来小院。”

    “是。”

    如此一来,灵枫子便不会在意帝后去了凡间之事,玉卿子无心欺瞒她,只是神尊即将去混灵大陆一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晞露殿。

    “笙儿,明日我送你回花界。”

    “嗯。”

    “神尊与帝后游历人间,归期不定,我们的婚事怕是要缓缓。”

    “我等你。”花笙枕在白岑怀中,“笙儿生生世世,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

    “胡说。”白岑搂上花笙,将担心皆藏在心里,“此生,非你不娶。”

    “我见抚宁对你……”

    说不介怀此事是假,不过,白岑对她情真意切,并未多看抚宁一眼。

    “在九尘山,婚娶之事,听从帝后安排,就算是天帝赐婚,也不做数。”

    “嗯。”

    翌日上午,白岑将花笙送回花界。

    二人在谷口依依惜别。

    “每逢十五,你可不可以来幽染谷看我?”

    “可以。”

    “你若是缺药材,可以来花界,花界的药材多。”

    “我记住了。”

    花笙拉着白岑的手,怎么也不肯送开。

    两人在谷口站有半个时辰,直到族长出谷,亲自来接花笙回花界。

    “花神。”白岑先行礼。

    “白岑上神。”

    “族长。”花笙蔫蔫叫道。

    “这段时日,花笙有劳白岑上神的照顾。”花神端庄雅静,客气说道。

    “花神言重,照顾笙儿,是白岑分内之事。”

    “来者皆是客,白岑上神已在谷口站有半个时辰,不如进谷喝上杯茶水。”

    “多谢花神美意,只是白岑有事在身。”白岑再次行礼,“下次再来幽染谷,白岑定会进谷,一睹花界之盛容。”

    “你一定要来看我。”花笙依依不舍的小声说道,“我等你。”

    “告辞。”

    说完,白岑便走了。

    “你呀,白岑上神就是你的劫数。”花神无奈摇头,话音里带着微微责备,“人都走远了,还不进谷。”

    “是,族长。”

    白岑刚一回到九尘山,便被焱霖叫去帮忙。

    “怎么了这是?”

    只见焱霖眼眶乌黑,像涂了墨似的。

    “还不是那个自恋的老女人,非要说自己貌美如花,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便成了这副模样。”

    焱霖口中的“老女人”,除了巫祖,再无别人。

    “我给你瞧瞧。”

    “你说,世上怎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好了。”

    治好黑眼眶,并不难。

    “谁厚颜无耻了?”巫祖不请自来,在桌前坐下,“你的这张嘴,早晚有一天,我给你封上。”

    “我都叫你姑奶奶了,姑奶奶,你行行好,出门左转。”

    “我不过就让你帮忙画个眉。”巫祖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铜镜,铜镜只有巴掌大小,其上镶有红色玛瑙,“左边的眉毛,我怎么也画不好。”

    “女子的眉毛,是随随便便能让人画得吗?”

    她不矜持也就罢了,身为女子,她的礼数、规矩都去了何处。

    “为何不能,你的手又没断,再说了,要不是看你一身红衣,穿得妖艳,小女也不会让你来为我画眉。”巫祖说的振振有词,她拿出眉黛,递与焱霖,“画不好,我拿你试药。”

    “死都不画。”焱霖横她一眼,坚决说道。

    “焱霖确实不能为你画眉。”白岑替焱霖解释道,“除了女子的夫君,旁的男人不能为其画眉。”

    巫祖懂了,不过,她不介意,“我没夫君,你且帮我画着。”

    “不画。”

    “你又未娶亲……”

    就在二人争执不休时,玉卿子来传话,神尊叫他几人去启辰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