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神祇时代〕〔我是掌门〕〔贞观之志〕〔宠夫田园:带着包〕〔未婚夫每天都找我〕〔混在帝国当王爷〕〔娇宠嫩妻:闪婚老〕〔我成了血族始祖〕〔神狱之尊〕〔式齐眉〕〔金刚不坏大寨主〕〔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暴君自我养成攻略〕〔从至尊系统开始无〕〔风语刺客〕〔夫人又在吊打白莲〕〔正身法道〕〔这个奥特曼没节操〕〔至尊强婿周天〕〔天啊!我变成了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92章 寂良重生,还是从前的寂良吗
    “迟筠……”弥乐撑起身体,爬到迟筠身旁,兔眸含泪,哭着乞求道,“不要死,好不好……”

    “有幸遇到你,下辈子陪你一起做兔子,一起吃草……”

    “我不要下辈子……不要……”

    兔爪捂上迟筠后颈上的伤口,他流了好多血。

    “就剩下你了。”姜莘莘毒辣的目光,最后落在寂良身上。

    “你不能伤她,她是帝熵大人在找的人。”

    姜顷一手撑地,勉强还能再撑上片刻,他可以死,但是寂良不行。

    “那又如何,你们都死了,谁还会说!”

    此时的姜莘莘,已是丧心病狂,鲜血是如此娇艳,尤其是短匕捅进身体的一瞬间,发出的“咕噜”声,甚是美妙动听。

    姜顷铆足了最后一口,猛的冲上前,死死的抱住姜莘莘,大叫道:“寂良,快跑——”

    姜莘莘反手就是一刀,“找死——”

    寂良张开利爪,愤怒的扑向姜莘莘,却遭在一旁看热闹的关紫突袭,半个身体咬在狮口下。

    “公主,抓住了。”

    “还是你听话,不枉本公主平日里最疼你。”

    姜莘莘面不改色的挥刀,割开雪狮的长喉,刹那间,鲜血喷涌而出。

    “公主……为何……”

    “本公主说过,都死——”

    凝望着半身鲜血,姜莘莘竟心情愉悦的狞笑起来,那张丑陋的的嘴脸,扭曲得不堪入目。

    “吾要杀了你——”

    蓝眸怒然,瞪上姜莘莘,寂良从未如此怒不可遏,生平头一回,她起了杀心。

    “你的这对眼睛,本公主要了。”

    姜莘莘举起手中短匕,面不改色的朝蓝眸剜去。

    寂良的半截身体还在关紫口中,动弹不得,眼看短匕朝她剜来,千钧一发之际,芮姬张开结界,弹开匕首。

    “嗯?”粗眉拧成一团,在白毛中细看,“何物?”

    “不许你伤害寂良——”芮姬愤怒叫道,目光中尽显敌意,瞪向姜莘莘,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魔。

    “小人族。”

    如获惊喜,泛黄的马脸狞笑起来,堆满横肉。

    “芮姬——”

    短粗的手指伸来,粗鲁的捏上芮姬的头,将她提起。

    “放了芮姬——”寂良歇斯底里的叫道。

    “寂良……”

    芮姬已无方才的气势,恐惧撕碎了她的心脏,啃噬着她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芮姬不能自已的颤抖着。

    她会被吃掉,她不想被吃掉……

    “住手——”

    在绝望的喊叫声中,蓝瞳倏变红瞳,一时间狂风骤起,电闪雷鸣!

    姜亚山的上空,风起云涌,如千军万马,兵临城下,气势恢宏!

    深海、峰巅、灵森、巨石、地腹,九珠相应,俱现于寂良眼前。

    红瞳映九珠,九珠连一珠,十珠合体冲破封印,寂良化成人形,十尾俱现!

    红衣玉体浑然天成,云鬓楚腰娉婷婀娜,形似明月泛清河,体如轻风动流波。

    须臾间,美貌横生,眉将柳而争绿,面共月而竟华,眸似星辰入海,俏嘴似樱,绛唇映日。

    眼前的十尾寂良,令姜莘莘生平头一回起了畏惧之心。

    素足轻落点地,细步妖娆生魅惑,玉手拂香赛阎罗。

    “吾不杀生,但你残害性命,自然会有人讨伐于你。”平和无温的语调,缓缓道来。

    寂良从僵硬的粗指中取下芮姬,幸好她平安无事。

    “寂良……”

    寂良的人形甚美,犹如混灵大陆当空的圆月,经久不衰!

    玉手拂上姜顷与弥乐,二人的伤口愈合,活了过来。

    “寂良,你可不可以救救迟筠,他无心伤我……”弥乐抱上奄奄一息的迟筠,哭诉着乞求道,“如果只有一人能活下来的话,我希望是迟筠。”

    “傻兔子……”

    迟筠露出欣慰的最后一笑,弥乐无事,他便能安心的离开了。

    嗯?

    迟筠的身体竟起了变化,是人形,他与弥乐皆修成人形。

    “弥乐。”

    “迟筠。”

    二人相拥而泣。

    “谢谢你,寂良,谢谢你……”弥乐开心的泣不成声,“谢谢你……”

    玉指指向姜莘莘,“迟筠,你若是辜负了弥乐,下场如她。”

    无人知晓姜莘莘发生了何事,只见她目光呆滞,惊恐的惨叫一声后,猝死。

    姜亚山上的动静,引起了帝熵的注意。

    远在东海的玄帝,虽未察觉到此番动静,但有一瞬间,他感知到了寂良的气息,无奈时间太短,他无法确定寂良身在何处。

    “发生了何事?”

    姜凤与姜凰匆匆赶来碧栖宫,眼前的情形难以猜测,只见鲜血遍地,姜莘莘已死。

    “她蛇蝎心肠,残害性命,死有余辜。”轻慢的声线,带有威严,“你们若是不痛改前非,下场如她。”

    “是。”

    寂良的话,带有不可抗拒的服从。

    “迟筠,把殿中小妖皆放生。”

    “是。”

    寂良的红衣性感,玉颈白皙修长,柔肩细骨,尽显媚态,胸前玉肌,赛雪欺霜。

    寂良感觉心中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什么,到底少了什么,一时间,她也想不出。

    想不出便不想了,寂良不喜欢碧栖宫,怨气太重,还是宁乡院幽静。

    “凰姐——”

    帝熵一眼便认出寂良身上的红衣,激动的声线难掩心中欢喜。

    寂良寻声望去,是帝熵。

    “凰姐。”

    帝熵一把将寂良搂进怀中抱紧,是失而复得的珍惜。

    “放开吾,吾不是你的凰姐,吾乃寂良。”平和无温的声线说道。

    “这一千年来,凰姐都去了何处?”帝熵声线柔软,夹杂着被丢下的委屈。

    他是聋子吗,还要他那双不安分的手,摸在了何处?

    “放开吾。”寂良推开帝熵,再一次重申道,“吾乃寂良,不是你的凰姐。”

    此处人多,碍着他与凰姐重逢。

    帝熵抱起寂良,回到帝都月鸣楼。

    “凰姐为何将我忘了?”

    一颗脆弱的心,在寂良身上寻找着安慰。

    要说忘了,寂良心中确实忘了一人,玄帝。

    “我要说多少次,你才会明白,吾不是你的凰姐。”

    就算她是帝熵的凰姐,他也不能对她上下其手,欲行灵修之事。

    寂良躲开帝熵的激吻,“你若是再不从吾的身上移开,休怪吾对你不客气。”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