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来公爵不是人〕〔恋爱流怪谈游戏〕〔神医毒妃不好惹〕〔神魔之玥上为尊〕〔闪婚蜜爱:总裁独〕〔从巨人开始的无限〕〔宠夫田园:带着包〕〔神医邪妻:帝尊大〕〔东坡居营业日常〕〔修炼5000年还是练〕〔致富佳妻:重生续〕〔奶爸的修真人生〕〔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练气期方〕〔这个宇智波过于谨〕〔顶级富二代陈平〕〔史上最强炼气期方〕〔乔管家给我打十个〕〔顶级富二代〕〔我怎么这么有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97章 玄帝捏脸杀,叫声夫君
    隔日,寂良去了南华。

    “寂良。”芮姬拉上寂良的手,有好消息要告诉她,“屠卓令人去打听,找到玄龙了。”

    “他现在何处?”红瞳有眸光波动,平和无温的声线带有一丝急切问道。

    “把人带上来。”

    男子被带上殿来,是张平淡清隽的脸。

    “小人名叫玄龙。”

    听闻巨人王在寻找玄龙,他便被带来南华宫。

    “不是他。”红瞳尽显失落,低沉的声线说道,“陪吾去沐浴吧。”

    芮姬想出一个办法,“寂良,玄龙是何模样,画下来去找,岂不是更容易找到。”

    “吾也不知道他的模样。”

    寂良趴在泉边,又是昏昏欲睡的低迷模样。

    “弥乐,寂良这两日吃过东西吗?”

    才一日不见,芮姬发现寂良似乎瘦了些。

    “回去那日,寂良荡了秋千,心情不错,吃了几口,便没再吃东西。”

    “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我让屠卓找个大夫,给寂良瞧瞧。”芮姬有些担心寂良的身体,照此情形下去,寂良怕是会陷入沉睡。

    “我觉得寂良得的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得尽快找到玄龙才行,你说,玄龙会不会就是寂良的夫君?”

    寂良说过,她与夫君十分恩爱,想必寂良的夫君就是玄龙。

    “我让屠卓再多派些人手,去寻找玄龙。”

    “只能如此了。”

    为了尽快找到玄龙,屠卓发出悬赏令,找到玄龙之人,有重赏。

    一时间,各种玄龙涌进南华城。

    “都不是。”寂良失望的摇头说道,“罢了,不找了。”

    悻悻回了宁乡院,寂良坐在秋千上陷入沉思,近来,她的精神出现恍惚,有的时候甚至会难以醒来。

    秋千动了起来,寂良以为是弥乐,便像往常一样靠在粗绳上闭目养神。

    自从姜莘莘死后,凤族便极少作恶,姜顷偶尔会来宁乡院看望寂良。

    如今的寂良越来越沉闷,大多数的时候是在睡觉。

    寻找玄龙的消息,传至东海。

    “伏黎,玄龙是何人?”司怀问道,玄龙玄龙,一听便知是龙族的人。

    “白龙、黑龙、青龙、金龙皆有,龙族唯独没有玄龙。”

    伏黎以为,屠卓亲自来沧耳岛寻找玄龙,此事便过去了,没想到屠卓寻人的形式愈演愈烈,伏黎也不禁生出好奇之心,玄龙究竟是何人?

    “夜尊大人学识渊博,不如去问问夜尊大人。”司怀提议道。

    “夜尊大人的头痛病犯了,童周已去仙灵谷请人,为夜尊大人医治,这等小事,还是不要给夜尊大人添忧的好。”

    从仙灵谷请来的人,不用想便知是涂媃。

    “怎就头痛了?”

    涂媃为玄帝把脉,他乃弦数脉,肝火旺盛引发的头痛。

    玄帝冷淡的抽回手,“本尊无事。”

    “用金银花煮水服之,一日两次,便会有好转。”屠卓寻找玄龙之事,涂媃也有耳闻,“屠卓为何找你?”

    初听这个消息时,涂媃便想来沧耳岛问个究竟,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正巧今日来给玄帝看病,她便趁此机会问出了口,“龙族与巨人族既无交情,也无恩怨,屠卓为何会悬赏找你?”

    “本尊不知有此事,也不知他为何要找本尊。”玄帝清冷说道,他叫来伏黎,“屠卓找本尊了吗?”

    “屠卓找的是玄龙,并非是夜尊大人。”屠卓为何找玄龙,伏黎最为清楚,“倒不是屠卓找玄龙,而是有位女子在找玄龙。”

    “什么女子?”玄帝定眼看向伏黎,眼中顿时有了神采。

    “王后的朋友,叫什么来着……”伏黎仔细的想了想,“听看守结界的卫兵说……寂良,对,就是寂良,红……”

    “她人在何处?”玄帝猛然站起身,黑眸深邃,声线中带着急切。

    “应该在南华。”

    玄帝用神力,瞬移至南华宫。

    “良儿,良儿……”玄帝心中激动不已,急切叫道。

    “你是何人?”

    芮姬被玄帝的声音吸引而来,眼前的男人,身躯凛凛,气宇非凡且面容冷硬。

    “良儿在何处?”

    原来良儿在寻找自己,他怎错过了如此重要的消息,让良儿寻他如此之久。

    “你是玄龙?”芮姬问道,他叫寂良良儿,如此亲昵的称呼,恐怕只有至亲至爱之人才会叫得出来。

    “本尊乃玄龙,良儿现在何处?”

    “你是寂良的夫君?”芮姬接着问道。

    “本尊是良儿的夫君,良儿呢?”

    “寂良不在南华宫,她在宁乡院。”

    “宁乡院在何处?”

    “凤族,姜亚山。”

    玄帝迫不及待的瞬移到姜亚山,刚踏进宁乡院,他便看见朝思暮想的人儿坐在秋千上,而在给寂良推秋千之人竟是帝熵。

    玄帝顿时怒火攻心,周身泛起的红光直逼帝熵,弑神刀幻化成万剑之势,朝帝熵袭来的同时,玄帝右手持剑,切断粗绳。

    寂良飞了出去,她被突如其来的坠落感惊醒,这种感觉,她似曾相识。

    一只精壮有力的胳膊,揽上盈盈一握的楚腰,寂良在似曾相识的感觉中,与柔情缠绵的黑眸对视,她靠在男人怀里,红瞳起了薄雾。

    为何见到他,空落落的心瞬间被暖意填满。

    “你可是玄龙?”沙哑的声线问道。

    龙眉拧成一团,玄帝心中陡然一惊,难道良儿忘了自己?

    “你可记得为夫是谁?”温柔的声线问道。

    良儿瘦了许多,脸颊不似之前那般红润,带着苍白。

    寂良摇了摇头,玉手搭在男人的肩上,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甚是安心。

    大手捏上娇嫩的脸颊,霸道的声线中带着宠溺,“良儿,将为夫忘了,可想过后果会如何?”

    “冻……吾的脸好冻……”寂良的记忆正被玄帝一点点的唤醒。

    清冷的唇角勾起一抹暗笑,“叫声夫君。”

    “夫君。”寂良顺从的叫道,她的脸蛋儿,被夫君捏得好痛。

    “可想起为夫了?”

    寂良连连点头之后又摇头,她的记忆仍有些模糊不清。

    “你是何人,放开寂良!”

    寂良爱吃包子,弥乐便学着做了一些,还真别说,她在烹饪上颇有天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