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神祇时代〕〔我是掌门〕〔贞观之志〕〔宠夫田园:带着包〕〔未婚夫每天都找我〕〔混在帝国当王爷〕〔娇宠嫩妻:闪婚老〕〔我成了血族始祖〕〔神狱之尊〕〔式齐眉〕〔金刚不坏大寨主〕〔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暴君自我养成攻略〕〔从至尊系统开始无〕〔风语刺客〕〔夫人又在吊打白莲〕〔正身法道〕〔这个奥特曼没节操〕〔至尊强婿周天〕〔天啊!我变成了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98章 玄帝骄横,霸道护妻
    “本尊是何人?”清冷峻脸勾起一抹邪魅之笑,“良儿,告诉她。”

    “他是吾的夫君……”夫君松手了,寂良连忙揉上被捏红的脸蛋儿,可怜巴巴的娇声说道,“吾的脸脸痛,夫君给吾吹一吹。”

    寂良也不知为何,自己自然而然的就说出这般话来。

    “她是本帝的凰姐,本帝才是寂良的夫君。”帝熵眼含愤恨,厉声中带有不甘。

    “你将本尊的良儿掳来至此,那日在帝都,本尊已留你一条性命。”黑眸冷戾,阴寒至极,威严之声如腊月寒冰,侵肉噬骨,令人心中生畏,“今日,本尊岂会轻饶于你!”

    玄帝一挥手中神剑,给宁乡院来了个霸气中分。

    帝熵用结界护体,岂料剑气本就强盛,加之玄帝的红色神力无所不催,他一时大意,受了轻伤。

    “玄帝,手下留情——”眼见玄帝又有挥剑之意,涂媃急切的声音制止道。

    一见到涂媃,原本搭在玄帝肩上的玉手,立马下滑,抱上男人的后腰,玉体更是贴紧男人的胸膛。

    冷峻的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暗笑,良儿吃醋了。

    玄帝收起弑神刀,空出一只手好抱上良儿。

    “帝熵,她并非九妃凰。”

    眼前这位娇俏的红瞳女子虽不是九妃凰,但见玄帝如此珍视她,想必她就是玄帝口中的帝后。

    “除了容貌不与凰姐相似,她的神韵,就连说话时的神态,皆与凰姐如出一辙。”

    帝熵心中的悲凉,无人能知,他的凰姐,只为他而存在,如今却成了他人帝后。

    “一千年前,仙灵族与巫族同时受九妃凰的召唤,来到玄灵大陆,除了平衡混灵大陆各方势力,还有一个任务——守护灵珠”

    帝熵心中猛然颤动,顿时感到浑身瘫软无力,瞬间泪眼朦胧,守护灵珠便意味着凰姐已死。

    “凰姐因何而死?”轻颤的嗓音,悲怆问道。

    “九妃凰得了一种怪病,自知自己时日不多,便将守护混灵大陆以及灵珠的任务交付于仙灵族与巫族。”

    涂媃道出实情,这同样也是仙灵族与巫族一夜间消失的真像。

    “不是有不死药吗?”悲怆的红瞳盯上涂媃,宛如一头受伤的雄狮,无力舔舐自己的伤口。

    涂媃无奈的轻摇了头,一千年前,当她见到九妃凰时,她被病痛折磨的如残花将要消陨,但是,只要提及帝熵时,九妃凰惨白如纸的娇颜上,总会浮现出一丝浅浅笑意。

    “不死药对吾无用,吾不想见到熵弟难过,这才找了心情烦闷的理由,离开他。”泪珠滑过脸颊,带着无奈的浅浅笑意,九妃凰虚弱的声线接着说道,“吾将帝熵托付与你,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他,有吾在,他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不死药对九妃凰无用。”

    “不可能——”红瞳渐湿,帝熵悲愤一声,指向寂良问道,“她又是何人?”

    “寂良乃吾妻。”玄帝声色俱厉道,“不是你凰姐,你若是对良儿还有半分念想,本帝杀了你!”

    玄帝用最为霸气的气势,说出最狠的话来!

    如此骄横的玄帝,若非亲眼所见,涂媃是万万想不到的!

    “你可有灵珠?”涂媃问向寂良。

    “吾有灵珠。”

    就在九珠俱现,离开寂良的身体时,红瞳转为原有的瞳色——清澈蓝眸。

    “夫君……”没有九珠的压制,神珠发挥出原有的灵力,寂良的记忆全然恢复,“夫君……”

    蓝眸噙泪,寂良瘪着委屈的小嘴,吸了吸鼻子,将哭未哭……

    “记起为夫了?”峻脸上的笑意,自信中带有宠溺。

    “嗯。”寂良勾上夫君的后颈,一双玉腿灵活的缠在夫君腰间,理直气壮的诉说着心中委屈,“异坤楼下的八头大蛇咬断吾的尾巴,害得吾灵力尽失,变回原形,被人捡到后卖进妖馆,妖馆的掌事对吾凶巴巴的,令吾擦地,还不给吾饭吃……”

    “不哭,有为夫在,为夫为你做主。”玄帝柔声哄道,有力的大手托上娇臀,“还有何委屈?”

    “夫君怎么现在才来找吾?”寂良由一开始的小声小泣,变成嚎啕大哭,不能自已,“吾想念夫君……茶饭不思……”

    “是为夫不好。”

    玄帝心中何曾舒顺过,他轻抚着微颤的玲珑背,一遍又一遍。

    “夫君……”

    寂良抱玄帝极紧,玄帝被她勒得快要喘不上气来,仍是柔声哄她。

    金灿透亮的灵珠,到了帝熵的手中后,变成无用圆石。

    宁乡院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姜凤与姜凰,同来之人还有姜顷。

    这是……

    眼前的情形令三人瞠目结舌,帝熵大人、仙灵族的大姑姑,还有龙族夜尊皆在宁乡院,这是要荡平姜亚山的前兆吗?

    “寂良。”清脆的声音响起,是芮姬来了,同行之人自然少不了屠卓。

    听到芮姬在叫自己,寂良擦拭掉眼泪,稍微松开夫君,应了一声说道:“芮姬,吾找到夫君了。”

    “真是可喜可贺。”芮姬坐在屠卓的左肩上,欢快说道,“屠卓,要举办盛大的酒宴,庆祝寂良找到夫君。”

    “没问题。”屠卓如今对芮姬时百依百顺。

    混灵大陆的四方势力,竟意外的聚集在一起,此乃头一回。

    正好借此机会,涂媃想化解凤族与龙族无休止的恩怨。

    “凤族迫害鲛鱼一事,是否属实?”涂媃问道,她深沉如海,恬静如风。

    “确有此事,不过小女姜莘莘已受到应有惩罚。”姜凤似有推责之意,“龙族在小女生辰那日,送来一箱上好的凤羽做贺礼。”

    “本尊未荡平姜亚山,已是顾及两族颜面,凤族公主做了多少恶事,二位是在装傻充愣吗?”

    此事若是发生在九尘山,焱霖早就带人扫除一切犯事之人。

    “她还要剜吾的眼珠,吃掉芮姬。”寂良并无添油加醋之意,不过是道出实情,“弥乐的耳朵也被她削了去。”

    寂良一句话,令姜凤与姜凰如坐针毡,心中慌乱不安。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