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晨旭莫晓蝶:萌〕〔斗罗之我有一个超〕〔斗罗之失恋就能变〕〔从港综位面开始〕〔大师姐又逼我做她〕〔穿越种田记事〕〔终结古战场〕〔传奇从重生开始〕〔莫晓蝶陆晨旭〕〔龙王殿(完整版)&am〕〔龙王〕〔1018〕〔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至强神诀〕〔上门兵王〕〔逍遥医尊〕〔秦萱陆之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99章 于良儿,为夫只是夫君
    “芮姬,真有此事?”屠卓问道。

    “嗯,想起那日,可谓是九死一生。”

    玄帝直接亮出弑神刀,数十把寒剑悬在半空中。

    “玄帝,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收起剑。”

    涂媃对寂良一无所知,不过,她方才说出的话,直接置凤族于死地,夹在龙族与巨人族之间,还有生存的希望吗?

    玄帝不为所动,屠卓手持大斧,随时可参战。

    “吾在妖馆也险些丧命,是姜顷将吾买出妖馆,带至宁乡院,给吾了一个庇护之地。”

    听完寂良说出的话,玄帝收起剑,不过是看在姜顷解救良儿出妖馆的恩情上。

    “姜顷对良儿有恩,此事便作罢。”黑眸凛然,接着说道,“凤族若是继续作恶,当诛!”

    “屠卓,收起大斧。”

    剑拔弩张的气氛,得以缓和。

    九珠认定寂良为主人,帝熵拿着九个石头也是无用,便将灵珠还与寂良。

    “灵珠还与你。”帝熵看寂良的目光,仍是柔中带伤。

    “吾不要,就是这些坏珠子害得吾忘记了夫君。”寂良说的振振有词,“既是你凰姐的东西,你拿着便是,往后莫要再来找吾。”

    “灵珠认主,在本帝的手中,不过是无用的石头。”

    寂良摇摇头,“吾有神珠,吾不要。”

    寂良突然想起什么,伸手朝帝熵要道:“将莳出的左眼还来。”

    帝熵拿出莳出的左眼,还之。

    玄帝收起莳出的左眼,良儿找到了,该办的事情也办完了,再看这群人,甚是碍眼。

    “本尊带良儿回沧耳岛。”

    此话,玄帝是对涂媃说的。

    “弥乐,你呢?”寂良问道,“是留在姜亚山,还是与吾一同去沧耳岛。”

    “我……不知。”

    迟筠去何处,弥乐便去何处。

    “岛上的气候不大适合弥乐,我们便留在姜亚山。”迟筠替弥乐做了决定。

    “也好,芮姬、弥乐,你们可去沧耳岛找吾。”

    “嗯。”

    “好的,寂良。”

    说完,玄帝便带着寂良回到沧耳岛。

    只见一道紫光落进寝殿中,随后跟来九珠。

    失而复得,又是两人独处,何以解相思,灵修也。

    “夫君,吾还没有沐浴……”

    “无妨。”

    “夫君你看……”

    玄帝堵上小嘴,将身下的人儿宠爱到极致。

    娇俏的脸蛋儿上泛着粉嫩光泽,额间覆上了一层薄汗,倒有几分“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的滋味。

    寂良趴在夫君的怀里,与夫君撒娇。

    “夫君真坏,把吾的脸脸都捏肿了。”

    “若是以后再忘了为夫,为夫定不轻饶。”

    玄帝话音里全无责备之意,反倒带着浓情蜜意。

    寂良抬起手,正要捏上夫君的脸颊时,被大手握住,放在了别处。

    “良儿是觉得为夫的宠爱还不够吗?”

    寂良娇羞垂眸,直摇头。

    “可以不够。”

    “夫君是神尊,怎能说出如此不害臊的话来。”

    “于良儿,为夫只是夫君。”

    寂良娇应一声,蓝眸又泛起迷离。

    “伏黎,夜尊大人三日未出寝殿,可是病情加重了?”司怀有些担心问道。

    “应该不是。”

    伏黎每日都会送膳食进寝殿,第一日,神尊便让他多加了几个菜,卤鸡、烤鸭是一定要有的,往后的两日,皆是如此。

    而且,伏黎去收拾桌子时,盘中的膳食皆已吃完。

    神尊的胃口变得如此之好,又怎会病情加重。

    “夫君打算何时回九尘山?”

    寂良这几日得夫君盛宠,用膳都是夫君抱着去吃。

    “为夫还没有找到回九尘山的办法,巫祖也不知去了何处,下落不明。”

    “帝熵应该有办法。”

    寂良不过随口一说,玄帝便醋意大发,不动声色的闹起别扭。

    “那日,为夫见到帝熵在为良儿推秋千。”

    “吾以为是弥乐,没在意此事。”灵动的蓝眸眨巴着,寂良说的无辜。

    “他经常来找良儿吗?”

    “嗯。”寂良点头,“帝熵把吾当成他的凰姐,不过,吾都没有理他。”

    大手轻抚云丝,“为夫不喜欢他看良儿的目光。”

    “要不,夫君把他的眼睛扣下来。”

    这醋,吃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玄帝的醋意淡了,寂良的醋意浓了起来,泛着酸味。

    “夫君与仙灵族的大姑姑,看上去很是要好。”

    寂良无害的小眼神儿透露着敌意,瞅向身下的夫君。

    “为夫与涂媃相识极早,在为夫还未是玄帝时,便与她相识。”

    涂媃,夫君竟直呼她的名字,还叫的如此“亲切”。

    月眉拧成一团,蓝眸中带着愠愠怒气,一双玉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他的良儿生气了。

    “涂媃乃天后。”玄帝抚平月眉,柔声说道,“亦是为夫的师姐。”

    九珠虎视眈眈的发出金光,悬在寂良身后,由于寂良排斥九珠,九珠便也只能守护在她身旁。

    “那也不行,夫君不能叫别的女子的名字。”寂良瞪着蓝眸,任性说道,“夫君只能叫吾一人的名字。”

    “傻良儿。”温柔的摸头杀,“为夫答应了。”

    寂良这才消了气,注意到身后的九珠,“夫君,它们怎么一直跟着吾?”

    “九珠认主,既是你的东西,自会跟着你。”

    “可是它们会让吾忘记夫君。”

    寂良有些犯难,将它们置之一旁不顾,又有些于心不忍。

    “想必是前宿主的灵力,残留在九珠上,良儿将九珠净化了再试试。”

    寂良用清灵之气净化九珠,再降九珠放进体内。

    “良儿如何,可还记得为夫?”沉稳的声线稍带不安。

    寂良沉下脸,摇了摇头。

    “快将九珠排出体外。”

    寂良“噗哧”一笑,“吾逗夫君呢。”

    “淘气。”大手捏上俏丽脸蛋儿,害他一阵担心。

    “冻……夫君……”

    “不可捉弄为夫。”

    “吾知道了。”

    玄帝松手后,寂良嬉笑着凑上脸来,在夫君的唇上啄了一口后,便跑下床。

    亲完就跑,算不算捉弄夫君?

    恰巧此时,伏黎送膳食进来。

    玄帝下床走来,抱起寂良,“出去——”

    夜尊大人的殿内竟有女子,怪不得夜尊大人四日不出寝殿。

    伏黎低头,转身就走。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