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卡卡卡卡卡〕〔扬天〕〔一世龙皇〕〔从零开始的富豪人〕〔末世之异能进化〕〔龙王殿萧阳〕〔我的上单是真的菜〕〔魔女异闻日志〕〔纹龙快婿〕〔萧阳叶云舒的〕〔全职高手之最强散〕〔斗罗之蚀雷之龙〕〔东京城市流行〕〔藤仙记〕〔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这个西游有点诡异〕〔雄爸天下〕〔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极品学霸横扫南北〕〔环球挖土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12章 别人家的孩子是打酱油,莳出是买包子
    帝回宫后,焱霖与白岑商议起对策来。

    “赐婚之事,怕是已经传至花界。”

    初闻赐婚之事,焱霖立马就来找白岑。

    “我先去趟花界,向花笙解释清楚。”白岑将赐婚书塞进焱霖手中,“免得花笙担心。”

    “依我看,将此事禀明神尊较为妥当。”

    神尊向来足智多谋,定有办法解除这婚约。

    “先不惊动神尊,待我想想办法。”

    花界。

    花笙采完药刚回来,她放下手中竹篮,倒上一杯花茶,端起正要喝下时,花澄急匆匆的跑来。

    “不……不……好了……”花澄气喘吁吁的道,“我……方才……”

    “别急,慢慢。”花笙将茶杯递与花澄,“喝杯水,喘口气。”

    花澄咕噜的将花茶一饮而尽后,将杯子还与了花笙,“我方才听到族长,后赐婚白岑上神与抚宁仙子……”

    “啪——”

    是杯子落地的破碎声。

    “他同意了?”颤音问道。

    “赐婚书都接了……”花澄担心花笙会因此想不开,低声道,“应该是同意了。”

    花笙感到胸口一阵闷堵,又气急攻心,呕出一口鲜血来。

    “花笙,你吐血了。”

    花澄急忙掏出手帕,捂上颤抖的血唇,并扶花笙坐下。

    “何时成婚?”

    如利剑穿心而过,花笙每吸一口气,鲜血淋漓的心脏便要抽搐一下。

    “一年后。”

    “我知道了。”

    花笙捂上心口,痛不欲生。

    “半个时辰前,白岑上神来过花界,不过被拦在谷外,后来,被众姐妹赶走了。”

    “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花笙一手撑起身体,扶着素雅的白梅桌,颤颤巍巍的朝外走去。

    “站住——”花神站在门口,严厉的声音响道,“那白岑就是信口雌黄的负心之人,当初,我就不该同意他进幽染谷。”

    “他不是,族长,你让我去找他,他过,会娶我……”花笙眸中含泪,沙哑的声线似有委曲求全之意。

    “再去给他做妾吗?”花神恨铁不成钢的痛心模样,看向毫无出息的花笙。

    “我……愿意……”泪珠划过脸颊,花笙无奈的呜咽道,“我愿意……”

    “是我们花界高攀不上九尘山那高枝。”花神的心中,何尝不替花笙感到伤心与不值,“东海海君三子缪宸,为人忠厚,一个月后,芙蓉仙子花笙,嫁与东海缪宸为妻。”

    “我不嫁,族长,我不嫁……”花笙一跪而下,抓上族长的衣袖,哭着哀求道,“我不嫁……”

    “花澄,看好花笙,她若是去找了白岑,我连你一同逐出花界。”花神收起衣袖,厉声道。

    “不嫁,不嫁……”花笙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呆滞的目光盯着冰冷地面,口中喃喃自语着,“不嫁,不嫁……”

    九尘山。

    “如何?”焱霖问道。

    “人未见到,在谷口被赶了出来。”白岑无奈道。

    “我亲自去趟花界,将人给你带出来。”

    “不必了。”白岑叹气道,“容我想想,有何办法。”

    焱霖去花界,哪里叫“将人带出来”,是直接将人抢出来。

    “我还是去趟凡间……”

    “莳出难得有亲近爹娘的机会,从凡间回来后,便要去往混灵大陆,若是此时去请示于神尊,于莳出,我心生愧疚。”

    确实如此,焱霖也只好作罢,只是要难为白岑了。

    华胥国,沁苑。

    “夫君,莳出在呢。”

    寂良微微侧脸,躲过夫君的亲热。

    “孩儿还未醒来。”莳出闭眼翻身,背对着爹爹与娘亲,“娘亲不必在意孩儿。”

    娇俏的脸蛋儿,瞬间涨得通红。

    就连平日里清冷的玄帝,也闷声笑了起来。

    “莳出,去给你娘亲买包子。”

    “孩儿这就去。”

    莳出快速起床,穿戴整齐后,便去洗漱,买包子了。

    “夫君这般,会教坏莳出的。”

    娇嫩玉手,自然的轻抚在炽热的胸膛前。

    “为夫在教莳出,如何疼爱自己的女人。”

    “夫君是神尊,怎能出如此不害臊的话来?”

    “良儿何时才能记住,于良儿,为夫是夫君。”

    寂良融化在夫君炽热的柔情里……

    纤纤云丝散落在大床上,凌乱中带着撩人心弦的美,明亮的眸子里泛着闪闪泪光,衬得蓝瞳清澈透明,长睫扑闪扑闪的,红唇翕张,吐出喃喃细语,声音轻柔。

    “夫君……”

    “良儿甚美。”

    是触目惊心的美。

    寂良娇羞一笑,依偎在夫君怀里。

    “良儿,下雪了。”

    “真的吗,夫君是如何知道的?”

    寂良抬起脑袋,看向窗外,可惜窗户是紧闭的。

    “为夫听到了落雪的声音。”

    “吾要起床看雪。”

    推开殿门,庭院里大雪纷飞,似鹅毛的大雪,一片一片的飞落在地上。

    “娘亲,下雪了。”

    莳出买完包子回来,他也是头一回见着下雪,稀奇的不得了。

    “把披风系上。”

    玄帝手里拿着厚实披风,走了出来。

    “莳出冷吗?”寂良问道,夫君正在给她系披风。

    “孩儿不冷。”莳出从怀里拿出包子,递给娘亲,“娘亲趁热吃。”

    “先进屋。”玄帝握上寂良的手,将她带进屋里,“吃完包子了再出来看雪。”

    “嗯。”

    今日,寂良吃包子极快,平日里五口一个,今日三两口一个。

    吃得急,自然是会噎着。

    寂良难受的盯着茶壶,她嘴里塞满了包子,不出话来。

    玄帝为寂良倒上一杯茶水,“慢点吃。”

    莳出觉得,他与娘亲相比,娘亲才更像个孩子。

    “好点没?”玄帝在为寂良抚背。

    寂良眸中含泪,点了点头,方才,她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为夫喂你,慢些吃,这雪一时半会儿的也停不下来。”

    玄帝将包子掰成块,喂与寂良吃。

    莳出吃饱了,他静坐在一旁,手托起下巴,凝望着爹爹喂娘亲吃包子。

    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又被爹爹和娘亲给无视了。

    “良儿慢些吃,一会儿为夫教你在雪中舞剑。”宠溺的音线,带着甜腻。

    “嗯。”

    寂良笑眯了眼眸。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