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晨旭莫晓蝶:萌〕〔斗罗之我有一个超〕〔斗罗之失恋就能变〕〔从港综位面开始〕〔大师姐又逼我做她〕〔穿越种田记事〕〔终结古战场〕〔传奇从重生开始〕〔莫晓蝶陆晨旭〕〔龙王殿(完整版)&am〕〔龙王〕〔1018〕〔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至强神诀〕〔上门兵王〕〔逍遥医尊〕〔秦萱陆之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14章 不到一个时辰的离家出走,草草结束
    原来真是如此,焱霖不得不佩服自己,洞察世事的本事,都快赶上神尊了。

    所谓智者不入爱河,唯爱而难为智,神尊惹得帝后生气,帝后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焱叔,我娘亲呢?”莳出懵懂问道。

    “帝后回娘家了。”

    “娘亲的娘家在何处,我也要去。”

    “就是你惹的祸,小莳出。”焱霖伸手在莳出的头上揉了揉,“帝后过两日就回来了,这些时日未见到你师父,还不去向你师父请安。”

    “我这就去。”

    迷雾之森。

    “吾主怎么来了?”

    白苏苏她们围上前来询问道。

    “吾再也不理夫君了,哼~”寂良气哼哼的说道。

    原来是在跟玄帝赌气。

    “可是玄帝欺负吾主了,我这就去收拾……”

    额……枝枝略感尴尬的没再将话继续说下来,收拾玄帝?

    这个牛皮吹不起!

    “发生了何事?”白苏苏问道,寂良与玄帝的感情,向来都是如胶似漆,该不会是玄帝另有新欢了吧?

    “夫君将吾从后颈提起,扔在桌子上。”

    寂良说得万般委屈,不仅如此,夫君还说她不成体统。

    就这点儿小事?

    寂良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不是什么大事,气消了就回去。”白苏苏劝道。

    “吾不回去。”

    也不知寂良哪里来的这股倔劲儿,罢了,暂且如此吧。

    自打上次与雷泽见面后,避尘就变得惆怅起来,有事无事便要哀叹一声。

    “唉——”

    避尘的叹息声又又又来了。

    白苏苏的心里顿时像炸了毛一样,膨胀的难受,她紧了紧手,“康康,拿刀子来,一刀捅了避尘,让她重新修炼成男人,我们就有口福了。”

    避尘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清了清嗓子,“不劳费心了。”

    寂良无精打采的趴在草地上,宛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全无方才的怒气冲冲。

    “也不知夫君现在在作何,有没有想吾……”

    此时的玄帝,一手撑着头,一手握着腰间银铃,他的头痛病又犯了。

    “避尘,要不你出去打探一下情况?”康康提议道。

    “我看行。”枝枝附议道。

    “让白苏苏去。”避尘带着傲气,轻哼了一声,“我才不想见到那群臭男人。”

    “你之前也是臭男人之一。”白苏苏白了避尘一眼,“我要是你,直接把雷泽吃干抹净,用这妖媚的身子,缠得他念念不忘。”

    “呸——”避尘嗤之以鼻,振振有词道,“我与雷泽是兄弟。”

    “呵呵。”白苏苏媚眼轻瞟,“那你还叹个毛线的气。”

    “我这不是在感叹物是人非,不像某些人,尽说些粗鄙之语。”

    避尘口中的“某些人”,明指暗指皆是白苏苏。

    “避尘,就算你日后哭着来求我,我也不会帮你。”

    男女之事,白苏苏深谙于心,依她所见,避尘对雷泽的情义,迟早会转化为情意。

    男人与女人的身体构造不同,对待感情之事,自然也就不同。

    “你们两人别再争执了,还是先看看吾主吧。”

    寂良趴在草地上,安静无声。

    “不是好好的吗。”

    “吾主哭了……”

    白苏苏走到寂良眼前,只见寂良在无声落泪。

    “想回去了?”

    寂良点点头。

    “那就回去吧。”

    “可是吾是生气跑出来的。”

    也对,寂良好歹是她们的吾主,得给她找个台阶下才行。

    “避尘,你去九尘山,就说吾主在菡谷沐浴渴了,来拿些水喝,要让玄帝知晓此事。”

    “懂了。”

    白苏苏则是带着寂良去了菡谷。

    “蓝砚阁。”

    避尘的嗓门特别大,生怕殿中的玄帝听不见自己来了。

    蓝砚阁的心,“咯噔”一跳,“小点声儿,神尊心情不好。”

    “吾主在菡谷沐浴渴了。”避尘扯着嗓门高声说道,“我来拿些水给吾主喝。”

    良儿在菡谷。

    玄帝猛地起身,拿起眼前的茶杯,去了菡谷。

    “我的姑奶奶,你小点儿声说话行不行?”蓝砚阁急了,求道,“神尊的头痛病犯了,需静养。”

    “你去看看,玄帝还在殿中吗?”避尘压低声音说道。

    “神尊不在殿中,还会去何处。”

    这避尘也是的,嗓门忽高忽低。

    “你去看看。”

    避尘推着蓝砚阁,朝殿门走去。

    透过门缝,蓝砚阁朝殿内快速的扫了一眼,殿中空无一人,神尊不在殿中。

    “神尊不在殿中。”

    “那就好。”避尘如释重负,笑着说道,“我走了。”

    蓝砚阁叫住她,“水不拿了?”

    “玄帝已经送去了,我还拿什么。”

    菡谷,寂良悻悻的趴在池边,十尾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咳——”

    玄帝轻咳了一声。

    是夫君的声音,寂良连忙抬头望向夫君。

    玄帝蹲下身子,递上茶杯,“为夫听闻良儿口渴。”

    蓝瞳波光潋滟,眼角微红,贝齿轻咬下唇,月眉微蹙,不知是受了何等的委屈。

    玄帝的心,被眼下人儿的楚楚模样刺痛了。

    “良儿……”他轻唤了一声。

    “夫君……”沙哑的声音回应道。

    玄帝一手将寂良从池中提起,抱紧在怀中,“可有想为夫?”

    “想……”

    “日后不许再离开为夫了。”

    “嗯。”

    于是乎,寂良不到一个时辰的离家出走,就这般草草的结束了。

    “为夫给良儿洗尾巴。”

    “嗯。”

    十尾欢快的在水中招摇。

    洗着洗着,大手便不安分的做起带颜色的事来。

    “夫君……”寂良两颊绯红,眸中春光潋滟,“吾好热。”

    “良儿还想去看雪吗?”

    “想,夫君……”

    深夜的雪地里,多了一龙与一猫,龙身缠着猫身,十尾绕上龙身。

    “阿嚏——”

    寂良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叫白岑来给良儿瞧瞧。”

    寂良羞赧的直摇头,毫无疑问是雪中双修,才使得她染上风寒。

    “过两日就好了。”寂良靠在夫君怀里,轻声说道。

    玄帝用玄羽,将寂良裹的极紧。

    “还冷吗?”

    “不冷,阿嚏——”寂良感觉脑袋里昏昏沉沉的,一点儿力气也提不上来,“夫君,吾困。”

    “睡吧,有为夫抱着你。”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