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雪何金银主人公〕〔契婚宝贝〕〔冷面督主请低调〕〔小阁老的田园娇妻〕〔何金银江雪〕〔江雪何金银〕〔隐国继承人〕〔极品赘婿〕〔狼王萧战〕〔主角叫萧战苏沐秋〕〔都市终极奶爸萧战〕〔最强上门奶爸萧战〕〔极品战神奶爸萧战〕〔萧战苏沐秋〕〔隐婚溺爱:神秘老〕〔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神级影视大穿越〕〔绝品小神农〕〔36755〕〔少爷一年的考核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15章 寂良生病,玄帝亲自喂药
    “夫君,吾感觉头好重。”

    寂良醒了,她睡得昏昏沉沉,也不知此时是白天还是黑夜。

    摸上泛红的额头,良儿的额头有些烫手。

    “蓝砚阁,去叫白岑来。”

    蓝砚阁在殿外应道:“是,神尊。”

    蓝砚阁去了晞露殿,正巧碰上娆芷柔洗完药草回来。

    “怎不见白岑上神?”蓝砚阁去过药房,无人。

    “师父这些日子心情不好,昨夜我见师父又在借酒消愁,这会儿应该还未起床。”

    师父与师母各自的婚事,唉……

    想起此事就令人头疼不已。

    “神尊叫白岑上神过去。”

    “可知是何事?”

    “好像是帝后的身子有恙。”

    “我去启辰殿。”娆芷柔嘱咐道,“你去把师父叫醒,告诉师父,就说他身子不适,我代他去给帝后诊治。”

    “行,你当心点儿。”

    娆芷柔候在殿外,“禀神尊,师父身体不适,令小狐前来为帝后诊治。”

    “进来。”

    殿内,玄帝端坐于卧榻上,他怀中抱着昏昏沉沉的帝后。

    娆芷柔乃女子,为帝后诊治起来会更为方便一些。

    “帝后这两日可受过风寒?”

    “良儿喜欢看雪。”

    “帝后乃风寒所致发热,吃上几副药便能痊愈,只是要格外注意,千万不能再受了风寒。”

    “白岑身体如何?”玄帝问道,白岑的身体向来很好,更何况他自己还是神医。

    “师父得的是心病。”娆芷柔行礼,欲退下,“小狐这就去为帝后煎药。”

    心病?

    玄帝心中有数,白岑与芙蓉仙子的婚事,拖了也有段时间,待良儿的身体痊愈后,便将他二人的婚事给办了。

    退出启辰殿,娆芷柔一颗悬起的心,终于可以落地了。

    “良儿,喝药了。”

    玄帝一手拿起汤匙,喂寂良喝药。

    可药到嘴边,寂良压根儿就不张嘴。

    玄帝无奈,只能用强硬的方式撬开寂良的嘴,喂进一勺苦药。

    突然有苦味液体流进口中,寂良不仅将药吐了出来,更是在挣扎中将桌上的药碗打翻。

    “好苦,吾不喝……”寂良嘟囔着,她埋下头,使劲儿的往夫君里钻。

    “苦口良药,良儿的风寒才会好。”

    寂良只是摇头,抱上夫君精悍的后腰,不肯撒手。

    “蓝砚阁,再送一碗药进来。”

    “是,神尊。”

    药送来了。

    玄帝耐着性子柔声与寂良商量道:“良儿若是乖乖把药喝了,你想如何,为夫都答应你。”

    “不喝。”

    “听话。”

    寂良不肯露出头来,一副坚决不从的模样。

    此药就如此难喝?

    玄帝小尝了一口,确实苦的难以下咽。

    既然良儿不喝,他便只能亲自喂药了。

    玄帝抱起寂良,好让她能趴在自己肩上。

    端起药碗,玄帝将药喝下,再喂与寂良喝。

    唇瓣被柔软轻启,脑后是夫君不允许她退缩的有力大手,寂良只能缓缓的将药喝下。

    担心她又将药吐了出来,柔软在檀口中多停留了一会儿。

    “嗯~”寂良发出一声轻哼,十指紧扣在健硕的肩上。

    玄帝似乎已然忘记初衷——喂药。

    烫手的体温,令玄帝恢复神志,放开寂良。

    “夫君……”寂良气息紊乱的靠在夫君肩上,“吾热,吾难受……”

    “过两日便会好,睡吧。”

    “嗯……”

    寂良生病后,便没了食欲,除了喝药,就是昏昏欲睡。

    “爹爹,娘亲好些了吗?”

    初闻娘亲生病时,莳出是冲来启辰殿看望娘亲的。

    现在,他每日都会来启辰殿问安。

    “好些了。”

    确实好了些,半个时辰前,寂良吃下一碗粥,这会儿又睡着了。

    “孩儿晚些时候,再来看望娘亲。”

    白叔的婚事,除了爹爹不知,九尘山上的人皆知。

    如今娘亲又病着,真叫人难以开口。

    明日就是芙蓉仙子的出嫁之日,白叔一连几日借酒消愁,就无清醒的时候。

    焱霖与莳出坐在小院里,两两相看,无奈摇头,皆叹出一口气。

    “焱叔,你倒是想想办法。”

    “木已成舟,我能有什么办法。”

    该想的办法,焱霖都想过,总不该让他去抢亲吧。

    莳出人小主意多,而且童言无忌,“去抢亲。”

    “抢亲?”焱霖嗤笑一声,带着三分畏惧的显怂音线说道,“我怕你爹爹让我去涅槃。”

    “说的也是。”莳出苦思冥想,“要不,让白叔今晚去偷人,带着芙蓉仙子私奔。”

    “你这小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桃扇轻点在莳出的头上,“尽出馊主意。”

    “都是爹爹教我的,要疼爱自己的女人。”

    “噗,哈哈……”焱霖大笑出声,“神尊果真教了你?”

    “嗯。”莳出点头,带着一丝神气继续说道,“就是爹爹老让我去买包子,而且,一买就是一个时辰。”

    焱霖捧腹大笑,神尊哪里是在教莳出要疼爱自己的女人,不过是嫌他碍事罢了。

    “焱叔,你再笑,我就不理你。”

    如此明显的取笑,莳出岂会看不出来。

    “不笑,不笑……”焱霖憋住不笑,却还是忍俊不禁,笑出了声。

    莳出瞪着小眼,“焱叔——”

    “不笑,真不笑了。”焱霖的眼角笑出清泪,“言归正传,你白叔在鸟族有一定的声望,做不出此等有失身份的事来。”

    “那该怎么办呢?”

    “看来是真的缘分已尽。”焱霖叹气道,“多关心一下你白叔。”

    “我知道了。”

    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一点儿也不错。

    寂良刚好,就胃口大开。

    这不,正与夫君闹腾,吵着要吃肉肉。

    “听话,吃粥。”

    “不嘛,吾要吃肉肉,粥太清淡。”寂良骑坐在颀长的腿上,一对玉臂圈上夫君的脖颈,轻摇着撒娇说道。

    “你大病初愈,应饮食清淡,再过两日,才有肉吃。”

    “不嘛,夫君~”

    檀口中发出的声线,妩媚妖娆至极,尾音轻轻上扬,像个小勾子似的,勾得玄帝的心几乎快要妥协。

    冷清的唇角上扬,大手捏上娇俏的脸颊,“听话,为夫说过两日吃,便过两日再吃。”

    “好吧。”

    嘟起的小嘴,一点儿也不开心。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