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卡卡卡卡卡〕〔扬天〕〔一世龙皇〕〔从零开始的富豪人〕〔末世之异能进化〕〔龙王殿萧阳〕〔我的上单是真的菜〕〔魔女异闻日志〕〔纹龙快婿〕〔萧阳叶云舒的〕〔全职高手之最强散〕〔斗罗之蚀雷之龙〕〔东京城市流行〕〔藤仙记〕〔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这个西游有点诡异〕〔雄爸天下〕〔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极品学霸横扫南北〕〔环球挖土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17章 寂良妖飒,论尊卑,天后应叫一声吾主
    “哇,好大的海虾,还有这海蚌。”寂良发出惊呼声,馋的直咽口水,眼前游动的海虾,有她那么大,一只就够吃。

    “白岑,我们回去的时候捞只海虾带走。”

    寂良说话之时,口水竟流出嘴角,她连忙擦拭干净。

    今日的东海,海中显现出一条陆路,直通海底行宫。

    “若是有机会,我便抓上一只带走。”

    “嗯嗯。”寂良乐意的直点头。

    他们来的稍早,赶在迎亲的队伍到达前。

    虽是大喜之事,花笙坐在花轿中,却是泪流满面。

    “白岑,你为何不来见我,连一句话也没有吗……”

    迎亲的队伍到达东海后,花笙刚一下花轿,脚下的红毯绵延至海下行宫,礼乐响起,在众姐妹的陪同下,与漫天起舞的绚丽花瓣同行,花笙走向海下行宫。

    花笙艰难的走着每一小步,她怕步子大了,万一白岑来了,她离他岂不是更远了一些。

    靓丽的指甲嵌进肉里,渗出了血,丝丝疼痛感将花笙拉回现实,白岑又怎会来?

    她心如死灰,眸中呆滞无光,如同行尸走肉那般,走到海下行宫。

    “新人到!”

    一见花笙,白岑心中的煎熬与苦楚,犹如拨云见日,向阳化为尘埃。

    “笙儿。”激动的声线,轻唤了一声。

    花笙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在心中黯然伤神的同时,又不为所动。

    笙儿竟无动于衷,她在心里,难道是痛恨自己的吗?

    而白岑过早的一声“笙儿”,也将他的身份暴露而出。

    “来人,将此人拿下。”

    听到凶厉的下令声,花笙这才意识,方才叫自己名字之人,是白岑。

    她扯下头上红纱,是白岑,真的是白岑!

    花笙瞬间泪目凝噎,脚下突然生出一股力量,驱使着她、不顾一切的冲向白岑,纵然粉身碎骨、遭人唾弃。

    “你来了,你来了……”花笙快要被白岑揉碎在怀里,“我是不是在做梦,白哥……”

    “放开花笙。”缪宸挡在二人身前,怒目愤然,厉声质问道,“白岑,你乃上神,竟做出如此厚颜无耻、有失身份之事。”

    “本上神早已与花笙私定终身。”白岑不卑不亢,不慌不乱的说道,“花笙是本上神的女人,本上神要带她回九尘山。”

    “玄帝宠爱妖后无度,如今你又公然抢亲,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上不正,下必歪邪。”东海海君声如洪钟,铿锵有力,字字戳心。

    “此事与神尊无关,神尊不知本上神来了东海。”白岑牵着花笙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从容应道。

    妖后,她就怎成了妖后,何时成的妖后?

    这个老家伙,说自己是妖后也就罢了,竟然诋毁夫君,看她不给他点儿颜色瞧瞧。

    “老海君,吾何时成了妖后?”平和无温的声线,缓缓问道,寂良现身,一对红瞳盯上东海海君,冷目无情。

    “帝后。”花笙激动的叫了一声,只是帝后的蓝瞳怎变成了红瞳,而且,帝后的气场也有些不对。

    “白岑,你与花笙的婚事,吾早就为你做了主,夫君也曾说过,让你挑个吉日去花界提亲。”寂良手持绯玉降灵伞,无温的声线中隐藏着无形的压迫力,“九尘山男子的婚事,皆由吾做主,任她天后插手,有何用!”

    “你竟口出狂言,对天后不敬!”东海海君愤慨道,妖后就是妖后,恃宠而骄,目中无人,胆大妄为。

    “确实不敬。”玉指轻点,伞骨自动滑开,撑开红伞,“她不过是替吾守护灵珠的守灵人,论尊卑,她得叫吾一声‘吾主’,你说,是谁对谁不敬?”

    绯玉降灵伞下的寂良,看似沉寂如海,实则隐藏在她周身的灵力如惊涛骇浪,有气吞山河之势!

    没想到除神尊外,白岑竟会被另一人的气势压制住,此时的帝后,与平日里的帝后,有着天差地别,判若两人。

    “你——”红瞳盯上东海海君,冷淡说道,“诋毁吾的夫君,竟说吾的夫君不正,枝枝,烧了他的胡子,以示惩戒!”

    “是,吾主。”

    只见一簇火焰从红伞中一窜而出,东海海君的胡子,瞬间燃烧了起来。

    “岂有此理——”东海海君怒不可遏,一手忙着灭火,另一只手高举万斤重的金锤,欲朝寂良砸来。

    这还了得,白岑松开花笙,将她与帝后皆护在身后。

    “吾主。”一股青烟落地,避尘现身应战,金色的眸子里斗志昂扬,“让我来试试身手。”

    “出来的太久,吾都有些想念夫君了。”

    寂良轻移玉足,踩上红毯,她每走一步,脚下便生出一株妖艳的红色曼珠沙华。

    此景惊撼了行宫中的每一人,众人皆望而生叹。

    妖后,不,帝后,究竟是何人?

    东海海君收起金锤,愤然去了天宫,向天帝状告此事。

    缪宸则是去了蓬莱仙岛,向扶桑帝禀明此事。

    寂良一出东海,便恢复成蓝瞳模样,灵珠的灵力,她现在已经能收放自如,只是方才有一股灵压不得释放,压抑的她好生难受。

    “帝后。”焱霖赶来,落在海滩上,“可有受伤,怎不见白岑?”

    “吾没事。”寂良指向海中渐窄的陆路,“他们应该在后面,马上就出来。”

    不错,白岑他们正在海中抓海虾。

    “白岑,我们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避尘的肩上,扛着一只比她略小的海虾。

    “帝后眼馋,让我抓只回去。”白岑一手牵着花笙,另一只手提着海虾,“我怕一只不够,正好你也带只回去。”

    “烤虾如何?”枝枝站在避尘的另一个肩头,干劲十足的说道,“我的火焰,用之不竭。”

    “花笙。”花澄她们追了出来,“你当真要与他走?”

    “嗯。”花笙握紧白岑的手,目光坚定道,“我心意已决,给各位姐妹添麻烦了。”

    “你这一走,可知后果会如何?”

    “花笙绝不会拖累花界,待此事过去后,花笙自当去花界,向族长请罪。”

    事已至此,已无退路,无论接下来会如何,是生是死,花笙皆想与白岑共同面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