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晨旭莫晓蝶:萌〕〔斗罗之我有一个超〕〔斗罗之失恋就能变〕〔从港综位面开始〕〔大师姐又逼我做她〕〔穿越种田记事〕〔终结古战场〕〔传奇从重生开始〕〔莫晓蝶陆晨旭〕〔龙王殿(完整版)&am〕〔龙王〕〔1018〕〔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至强神诀〕〔上门兵王〕〔逍遥医尊〕〔秦萱陆之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18章 天宫问罪,玄帝不动声色护妻
    “吾主。”枝枝兴奋的摇手喊道。

    是大海虾,而且,有两只。

    “焱霖,你怎也来了?”

    白岑打算先回九尘山,向神尊请罪,再去天宫,向天帝请罪。

    “神尊担心帝后的安危,让我跟来护着。”

    瞧这情形,看来亲是抢成功了,只是这硕大的两只大海虾,又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抢一还送二?

    “夫君知道吾来抢亲了?”

    寂良的心中毫无畏惧,若是夫君责怪她,她便亲夫君亲到夫君不责怪她为止,至于天帝嘛,有夫君为她撑腰,还有何惧?

    “知道。”

    “吾要赶快回去,以免夫君想吾。”

    焱霖带着寂良,白岑带着花笙,朝九尘山飞去。

    避尘与枝枝回到伞中,商讨着大海虾的吃法。

    行至半路,众人被天兵拦下。

    “奉天帝之名,带帝后、白岑、花笙三人去天宫问罪。”

    “若无神尊的允许,谁敢带走帝后!”焱霖现人形,手持涅无剑,护在寂良身前,威声说道。

    “焱霖上神这是要违抗帝命吗?”

    “九尘山有九尘山的规矩,若想带走帝后,先过本上神这关!”

    九尘山的规矩,九尘山的人,若无玄帝的允许,谁敢动!

    更何况还是玄帝的心尖儿宠——帝后。

    涅无剑寒光凛冽,蓄势待发。

    白岑手握银针,严势以待。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僵持不下之时,玄帝的到来,打破这一僵局。

    “神尊。”

    焱霖、白岑同时行礼。

    “夫君~”清亮的声线,带着甜腻。

    寂良欢喜的跑到夫君身前,拉上夫君温热的大手,“吾才离开夫君一小会儿,就想念夫君了。”

    “良儿的脖子为何红了,疼吗?”指腹在一道细长的红痕上摩挲,宠溺的声线瞬间转为冷厉,“是何人伤了本尊的帝后?”

    “我等只是奉命行事,并未伤到帝后。”带头的天兵恭敬说道。

    “不痛,夫君。”寂良摸上脖子,她也不知这道红痕是何时有的,“夫君给吾吹吹就好了。”

    “奉命?”凌厉的目光看向天兵,“可有问过本尊?”

    “这……”

    “玄帝。”雷泽从天宫而来,他奉天帝之命,传话于玄帝,“天帝有请,玄帝去天宫一趟。”

    天兵感激不尽的目光投向雷泽,雷泽上神来的恰好,解了他们被玄帝质问之围。

    于是,玄帝等人去了天宫。

    有靠山夫君在,寂良的心思,全在那两只硕大的海虾上。

    “夫君。”寂良拉下夫君胳膊的同时,踮起脚尖,在夫君的耳边低语,“白岑为吾抓了两只大海虾,夫君是想吃清蒸的,还是火烧的?”

    “贪吃。”玄帝低头,与寂良接耳私语,“良儿站在为夫身边,一字都不必说。”

    “可是吾饿了。”不满的声线嘟囔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吾还没有吃到夫君呢!”

    寂良的嘴,向来会哄玄帝开心,如今在撩夫术上,又颇有造诣。

    玄帝的峻脸上依然是冷清,实则心花怒放、暗笑勾唇。

    凌霄大殿上,东海海君、缪宸、扶桑帝皆在。

    “禀天帝,今日是小儿大婚之日,却不曾想帝后与白岑上神闯入小儿的喜宴,硬生生的将芙蓉仙子抢了去。”东海海君说的悲切生动,“不仅如此,帝后还烧了老夫的胡子。”

    玄帝多看了寂良一眼,玩味的眼神似乎在说,良儿越发淘气了。

    “是你诋毁夫君在先。”寂良不甘示弱的说道,“你说夫君不正,又说吾是妖后。”

    “哦?”清冷的声线带有一丝魄力,耐人寻味。

    “帝后还口出狂言,对天后不敬。”

    “帝后如何对天后不敬了?”天帝问道。

    帝后与白岑公然抢亲,有错在先,若是再加上一条大不敬之罪,即便是有玄帝的袒护,也能小惩一番,以示惩戒。

    “帝后说,天后不过是为她守护灵珠的守灵人,论尊卑,天后得叫帝后一声吾主。”

    东海海君此话一出,涂媃看似云淡风轻的脸蛋儿上,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

    “大胆帝后,竟藐视天后天威,来人……”

    天后握上天帝的手,一副我没事、当以大局为重的委曲求全模样,看向天帝,摇了摇头。

    天帝此时正怒不可遏,天后越是这般“深明大义”,天帝的心中越是怒火中烧。

    今日,即便是有玄帝求情,为帝后开脱,天帝也要严惩不贷。

    “天帝请本尊来天宫,所为何事?”玄帝脸色未变,只是黑眸越发冷沉。

    “帝后与白岑公然抢亲是为其一,帝后火烧东海海君的胡须是为其二,帝后对天后大不敬是为其三。”

    “本尊怎记得,白岑与芙蓉仙子已有婚约在先,这婚事,还是本尊定下的,为何芙蓉仙子却要嫁与东海海君三子?”

    “一切皆由天后的赐婚而起。”花神听闻白岑抢亲的消息后,立即赶来天宫,好在赶上了。

    花神行礼,继续说道:“一个月前,天后为白岑上神与抚宁仙子赐婚,试问,花笙还有何颜面嫁与白岑上神,再为妾吗?”

    “本尊为何不知还有天后赐婚之事?”玄帝言辞犀利,一针见血,不留情面,“天后久不在天宫,自然是忘了九尘山的规矩,九尘山的事情,何时轮到天后来插手?”

    “是本帝的意思,抚宁对白岑痴情一片,白岑若是愿意,可将二人一并娶了。”

    天帝心中明了,若无天后的赐婚,今日便不会生出这些事来。

    但帝后藐视天规,应受罚,若是今日开了先例,饶恕于她,众仙神会心有不服。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白岑与缪宸同时说道,二人又皆看了对方一眼,眼中带着浓郁的火药味儿。

    “唉。”焱霖叹了一口气,故作被情深所伤,向神尊叫苦道,“神尊,小神对抚宁仙子一见倾心,仰慕已久,今日便向神尊讨个恩赏。”

    焱霖的话,一听便知是假。

    大殿上,抚宁急了,所谓急中生乱,乱则有机可乘。

    “我不要嫁与你。”

    “小神对抚宁仙子也是痴情一片,还望神尊成全。”

    焱霖故意拿出赐婚书,贡献出他生平最好的演技,演绎的深情且又悲情,“小神一直将此物戴在身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