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19章 被夫君罚下凡历劫,寂良生闷气
    “爹爹。”抚宁急切的目光望向太宿神君,“快想想办法。”

    万一天帝又以“痴情一片”为由,将她嫁与焱霖上神,岂不是乱点姻缘?

    “禀天帝,抚宁近来身体不适,老夫想将抚宁留在身边照养。”

    “那小神的痴情一片……”焱霖故作失落,伤感的目光凝望抚宁,“小神也可照顾抚宁仙子。”

    “怎可劳烦焱霖上神。”

    “既然如此,小神就不再强求,小神定会日日来看望抚宁仙子。”

    赐婚的事情,被焱霖一通乱搅和,算是过去了。

    “帝后,你可知罪?”

    护妻之人,岂止玄帝一人,天帝亦是如此。

    “吾何罪之有?”寂良轻慢问道,蓝眸似有不屑,“天后擅自插手在先,若无天后赐婚,白岑上神与芙蓉仙子怕是已经成亲了,便不会再有后来的抢亲之事,要说不敬,天后,吾且问你一句话,吾与天后,谁尊谁卑?”

    天帝虽是护妻心切,奈何不知其中缘由,险些让天后当众出丑,失了颜面。

    涂媃迟疑,在凌霄大殿之上,当着众神仙的面,她如何说得出“吾主为尊”的话来。

    “帝后抢亲确有不妥,不如这样。”玄帝心中自有打算,再这般的纠缠下去,只会让一众仙神看笑话,“罚帝后下凡历劫,以示惩戒。”

    “就依玄帝所言,罚帝后下凡历劫。”

    既然玄帝有所松口,再者说来,下凡历劫已是重罚,天帝便顺水推舟,将帝后抢亲一事就此作罢。

    “白岑与芙蓉仙子的婚事,按九尘山的规矩来,明日成婚,厚礼迎娶。”

    “小仙不服。”缪宸一腔怒气,愤言道,“小仙与芙蓉仙子的婚事,合乎礼法,小仙对芙蓉仙子同样是真心一片,婚嫁大事,岂可如此草率,说嫁便嫁,说取消便要取消。”

    “你想如何?”白岑问道。

    “与你比试一场,若是小仙赢了,芙蓉仙子便要继续与小仙拜堂成亲。”

    “好,我答应你,若是本上神赢了,你与笙儿的婚事,就此作罢。”

    于是,众神仙移步到封神巅。

    “夫君,下凡历劫是不是很苦?”

    寂良虽未历过凡劫,但听闻过,历的都是苦劫、难劫,更何况天帝一直都不待见自己,还不得给她苦上加苦、难上加难。

    “为夫陪你一起历劫,良儿还觉得苦吗?”宠溺的声线问道。

    “夫君若是认不出吾来,该如何是好,夫君若是认错了别的女子,又该如何是好?”

    寂良此时,妥妥的一个小精怪上身,其实,她是心中稍有不爽,偏偏就她一人受了罚。

    “为夫定能认出良儿。”

    “明明就是天后惹出的祸事,偏要让吾受罚。”寂良小声嘟囔着说道,“天后又如何,吾才不怕她。”

    “难不成良儿想掀了这天宫?”知她心中憋屈,玄帝柔声问道,“良儿不是想陪同为夫一起下凡历劫吗,现又不愿意了?”

    “吾是被罚,下凡历劫。”寂良不乐意的说道。

    “于为夫来说,并无区别。”玄帝握上寂良的手,安慰道,“回去后,为夫带你去吃包子。”

    “吾有大海虾。”

    看出寂良在生闷气,玄帝便由着她去,待到他们回去后再哄吧。

    玄帝对焱霖几人的身手,向来都很放心。

    因此,白岑与缪宸的对战,玄帝看得索然无味。

    白岑的银针能幻化万形,对上三叉戟,毫无压力可言!

    就在白岑剑走偏锋,欲用手中冷剑压制缪宸,一招制敌之时,缪宸却突然失去重心,朝白岑的剑上撞来。

    这一剑,会直插缪宸心脏,一剑毙命!

    缪宸自己也惊出一身冷汗,不知为何,他的双腿突然一阵剧痛,像是遭到偷袭,猝不及防!

    缪宸高握三叉戟,奋力刺来,如此一来,便能挡下白岑的冷剑。

    白岑眼疾手快,以剑化万针,迅疾收针,反插进自己体内。

    与此同时,缪宸手上的三叉戟,毫无悬念的刺穿白岑腹部。

    “白岑——”花笙吓得花容失色,惊叫一声,冲到白岑身旁,扶住摇摇欲坠的他,“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让我看看。”巫祖一直待在人少的地方看热闹,她握上三叉戟,神色凝重说道,“你用神力护住身体,我为你疗伤。”

    巫祖手法利落的拔出三叉戟,扔在地上,她不会看错,方才天后偷袭了缪宸,她修有仙法与灵法,灵法暗藏,不易被发现。

    幸好白岑反应极快,否则,若是失手杀了缪宸,九尘山与东海便会结下深仇。

    涂媃不动声色的收手,隐藏于袖下。

    “天帝,发生了何事?”涂媃面露担忧之色,眸中带着急切。

    “应是缪宸大意,险些丧命。”

    月眉微皱,蓝眸盯上面不改色的涂媃,方才,寂良看见一股灵波从她手中射出,击中缪宸的双腿。

    如此明显,为何无人发现?

    “丑儿。”人群中,一个激动的声线叫道。

    巫祖被那人拉起玉臂,一手拥进怀中。

    嗯?巫祖皱眉,毫不客气的用巫术推开此人。

    此人不是别人,而是扶桑帝。

    “我乃巫祖,并非女丑。”巫祖直言道,“解开十巫的封印后,我便占用了女丑之尸。”

    “天帝。”略带伤感的目光看向天帝,扶桑帝问道,“她说的,可是实话?”

    “确实如此。”

    “当初,女丑奉天帝之命,调查不死药之事,后以其身封印十巫,如今,十巫的封印竟被解除,试问天帝,女丑又去了何处?”

    “女丑与剩下的九巫,皆又被巫祖封印。”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留她于世?”扶桑帝手持法器——黑陨天钟,他容不得有人“糟践”女丑之尸。

    “扶桑帝且慢。”焱霖走上前来,拉回巫祖,让其站在身后,“巫祖是帝后的人。”

    早在之前,玄帝便因他的坐骑伤了帝后,将紫金狻猊兽杀之。

    如今,抢亲、夺走女丑之尸,件件事情皆与帝后有关。

    “女丑之尸,本帝定要带回蓬莱岛。”

    扶桑帝欲有发动黑陨天钟之意,若是被吸进钟内,受九日灼烧,非死即伤。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