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龙帅完整版〕〔神级龙帅〕〔拥抱你的全世界〕〔穿越成小太子炎〕〔真假千金霍杳〕〔傅慎言陆欣然〕〔甜妻萌宝〕〔重生大天尊〕〔签到从捕快开始〕〔封神之万兽朝宗〕〔萧阳〕〔我不是神豪〕〔都市逍遥医神〕〔三国之我徒弟都是〕〔千秋我为凰〕〔生而为王萧阳〕〔回到明朝爱上我〕〔魂穿名门团宠有点〕〔张玄林清涵〕〔重生七零之福妻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20章 焱霖生气,蓝灵儿心生愧疚
    “巫祖,到吾这里来。”

    寂良答应过巫祖,助她修炼,驱除心魔,便不会食言。

    她因白岑受伤,为其医治,才现的身,寂良更不会任由扶桑帝带走她。

    巫祖带着警惕性,朝寂良走来,突然,又是那道灵波朝她偷袭而来。

    巫祖本能的使用巫术,正欲挡下伤害时,却被扶桑帝误以为想要逃脱,迅疾发动黑陨天钟,将巫祖收进钟内。

    “放我出去——”

    九日高挂于半空中,巫祖受烈日炙烤,不仅法力全失,身体也在快速老化。

    又是天后,竟还是无人发现!

    “放了巫祖。”

    寂良手持绯玉降灵伞,看来今日宜动手,忌隐忍。

    “良儿。”玄帝拉住寂良,清冷的神色摇了摇头。

    “夫君若是不能救巫祖出那黑陨天钟,就不要拦着吾。”寂良回眸,蓝瞳变为红瞳,“吾的灵使,谁敢欺凌!”

    “女丑乃扶桑帝之妻,除他之外,还有何人更能收回女丑之尸?”

    “吾只知,她叫巫祖,是吾的灵使,方才又救了白岑。”

    红眸冷淡,带有藐视众生之意,盯上扶桑帝,平和无温的声音道来:“放了吾的灵使,还是需要吾亲自动手?”

    “顾及玄帝的颜面,本帝不与你计较,此人本帝带走了。”

    扶桑帝斜了寂良一眼,黑眸中尽显不屑,不过是瞳色变了,能被紫金狻猊兽所伤,不是什么有能耐之人。

    “你还是与吾计较的好。”

    绯玉降灵伞优雅滑开,寂良一手持伞,飞进黑陨天钟内。

    寂良用伞遮住炎阳,握上巫祖干枯的手指,将灵力传输给她。

    “你不该进来。”巫祖的身体正在逐渐恢复中,“钟内阳气炽盛,你修炼的乃阴柔之气,对你的损伤极大。”

    “吾方才见到天后对缪宸与你下暗手,你可看见了?”

    “看见了。”

    “吾想惩治她,奈何有天帝袒护于她,你可有办法?”

    “将欲摧之,必先放之、防之。”

    “可她方才暗算于你,其心恶毒。”

    “吾主不必为我动怒,不值得。”巫祖露出一丝苦笑,“我真名叫蓝灵儿,巫祖是后来所取。”

    “吾叫寂良,玄帝之妻。”寂良淡然说道。

    钟外,万剑所指,若不放出帝后,玄帝欲有要将这天钟一并摧毁的气势。

    玄帝脸色阴沉沉,黑眸凌厉,“扶桑帝,立刻放出帝后,否则,休怪本帝不讲情面。”

    扶桑帝放出帝后与巫祖,倒不是惧怕玄帝,而是不想伤及无辜,她到底是帝后,若与玄帝开战,他讨不到好处。

    伞下的寂良,脸色苍白,樱唇无色,确实如巫祖所言,钟内阳气炽盛,即便是有绯玉降灵伞护着,依然伤到了她。

    “良儿。”玄帝抱起寂良,疼惜皆在眼中,“身体如何?”

    寂良有些虚弱,话未出口,便合上眼眸,倒在玄帝怀里昏睡了过去。

    焱霖则是抱起同样虚弱的巫祖,方才她救了白岑,焱霖对她的好感,多了一分。

    “回九尘山!”威严的厉声说道,“扶桑帝,伤了本尊帝后一事,本尊自当记在心里,帝后下凡历劫之事,便不劳天帝费心,本尊自有安排。”

    说完,焱霖、白岑等人,紧随玄帝,回了九尘山。

    玄帝带寂良,在菡谷疗伤。

    “夫君惩罚吾……”寂良枕在玄帝肩上,喃喃自语,“夫君惩罚吾……”

    原来良儿在心里,如此介怀下凡历劫之事。

    “为夫的万年劫已到,良儿若是不愿陪同为夫一起下凡历劫,便不去了。”玄帝轻抚玲珑背,柔声安慰道,“良儿在九尘山,等为夫回来。”

    “若是天帝罚吾,吾倒也认了,可若是夫君的话,吾伤心。”

    有泉水疗伤,寂良恢复如初。

    “为夫若是不开口,天帝不敢惩罚于你,你方才飞进黑陨天钟,可知为夫有多担心你。”

    玄帝握上玉手,放在胸口上。

    “吾愿意陪夫君下凡历劫。”

    就算寂良不愿意,玄帝也有办法,让寂良心甘情愿的陪他下凡历劫。

    将寂良留在九尘山,玄帝哪里能安心历劫。

    “良儿打算何时吃了为夫?”

    “夫君~”妩媚的声线,尾音娇羞上扬。

    “不如现在。”

    “吾还没有准备好……”

    焱霖带巫祖,也在菡谷疗伤,不过离神尊甚远。

    “还不走。”巫祖衣物未脱,径直泡在水中。

    “我阅女无数,就你这身材,怕是想多了。”

    焱霖对天发誓,他对巫祖绝无非分之想,不过是看在她救了白岑的情分上,对她稍微客气了些。

    “滚——”巫祖没好气的骂出一字。

    “得了,我这就走,你自己估摸着,时间不可过长,否则,会在不知不觉中晕厥,到时候淹水而死,遭人笑话的是你,又非我。”

    原来是怕她晕厥,才守在一旁。

    “我知道了,滚吧!”

    焱霖走后,巫祖露出浅浅清笑。

    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天后竟歹毒如此,枉为仙灵族的大姑姑。

    日后,不仅要提防她,最好有所谋划,揪出她的狐狸尾巴。

    寂良纯良,不能再让天后的暗箭伤到她。

    巫祖想得深入,不知不觉中忘却了时间,一阵困意袭来后,她便合上眼睛,直接睡了。

    嗯?

    唇瓣上的柔软是何物,巫祖睁开眼睛,竟见焱霖在对她行不轨之事。

    想都未想,巫祖一掌推开焱霖。

    “咕哝——”一声,只见焱霖吐出一口鲜血。

    这女人,淹死了活该!

    焱霖在心中失悔,就不该管她。

    自己怎么在水下,巫祖游出水面,瞪上焱霖,“登徒浪子。”

    “以后我要是再救你,我……我……被雷劈死。”焱霖这给气的,转身带伤就走了。

    原来他是在给自己渡气。

    谁让他冷不丁的,也不提前知会一声,方才那一掌,她急中生乱,下手没个轻重,用了八成的灵力。

    想必焱霖是伤的不轻。

    可不是,回到殿中,焱霖便用神力疗伤。

    他在心中暗下誓言,今后,她是死是活,皆与他无关。

    殿门开了,巫祖心生愧疚,过来看看他。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