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卡卡卡卡卡〕〔扬天〕〔一世龙皇〕〔从零开始的富豪人〕〔末世之异能进化〕〔龙王殿萧阳〕〔我的上单是真的菜〕〔魔女异闻日志〕〔纹龙快婿〕〔萧阳叶云舒的〕〔全职高手之最强散〕〔斗罗之蚀雷之龙〕〔东京城市流行〕〔藤仙记〕〔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这个西游有点诡异〕〔雄爸天下〕〔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极品学霸横扫南北〕〔环球挖土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21章 爹爹与娘亲是真爱,我是意外
    “出去——”一见巫祖,焱霖立马拉下脸,冷声说道。

    “过来看看你死了没。”巫祖不与他一般见识,这只老凤凰的毒嘴,她又不是没有见识过。

    “你想干什么?”焱霖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清高模样,朝床后挪动了身体。

    “下流。”

    巫祖抓上焱霖的手腕,还真别说,这只老凤凰保养的不错,皮肤白皙不说,还滑嫩,跟个女人似的。

    “你无耻。”

    “内伤,调养两日便好了。”巫祖松开滑嫩手腕,顺势坐下,“方才,谢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焱霖得意起来,说的贱里贱气。

    巫祖白了“小人得志”的焱霖一眼,举起手来吓唬道:“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来呀,怕你我就不是这四极八荒最美老凤凰!”焱霖说得嘚瑟,就连眸中的笑意也是得意连连。

    巫祖一掌拍下来,被焱霖擒住玉臂,焱霖收起笑意,心中的失落感陡然而生。

    “你还真下得去手,我就不该救你,淹死算了。”

    “是你让我打的。”

    “你何时这般听我的话了。”焱霖与她较真起来,“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不说对我有所回报,你也不该恩将仇报吧。”

    “那日玄帝去往混灵大陆,若不是我为你疗伤,少说你也得在床上躺上个三五日。”

    不提那日之事还好,经巫祖如此一说,焱霖问出心中疑惑,“那日,你是不是轻薄于我?”

    “谁谁……谁轻薄你了。”巫祖心虚的结巴起来。

    黑眸中闪现出一丝黠光,焱霖突生捉弄她之意,大手猝不及防的搂上柳腰,勾进怀中,“若是没有轻薄我,你为何会心虚?”

    浓厚的男人气息萦绕在巫祖颈间,她心有悸动,一时间身体僵硬住,失去反抗之力。

    暧昧的气氛在二人间弥漫开来,充斥着浓郁男性荷尔蒙气息的喉结,不自然的蠕动后,焱霖略微低头,吻上诱人红唇。

    “焱霖上神,灵枫子上神让我传话与你,去小院吃烤虾。”蓝砚阁径直推开殿门,发出破坏气氛的唏嘘声,“哎呦,我去!”

    蓝砚阁以最快的速度转身,立马开溜,“话已带到!”

    蓝砚阁走的急,殿门都忘了关。

    “放放……开我……”

    巫祖流露出少女怀春特有的娇羞,明亮的眸子里含情脉脉,颔首低眉,尽显娇媚动人。

    “我若是不呢?”

    硬朗对上柔软,郎情对上妾意,焱霖陷入意乱情迷。

    “极少有女人能让我动心。”

    “你不是说我样貌平淡无奇,身姿不够妖娆吗?”

    “确实如此。”

    如此有煞风景的话,焱霖说的心安理得。

    “你……”明眸微瞪,带有愠愠怒气,巫祖想要抽回手,再从焱霖的怀中挣脱出来。

    “你很香。”焱霖话虽轻浮,但句句皆是真心话,“我很喜欢这股香气,是药香吗?”

    “巫毒之香。”巫祖故意吓唬他。

    “都忘了,你会使用巫蛊之术,我想知道,你会不会谋害亲夫?”

    “你你……想干什么?”

    男人厚重的气息扑颈而来,巫祖不安分的心脏如同小鹿乱撞,躁动又欢快。

    “自然是闻香。”唇角勾起邪魅一笑,焱霖接着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会不会谋害亲夫?”

    “你……”巫祖浑身酥软无力,气息紊乱中带有急促,玉面绯红,贝齿轻咬住温润下唇。

    “蓝灵儿,枝枝烤的大海虾,可好吃了,吾特意来叫你去吃。”寂良一副特意来看热闹的“嘿嘿嘿”模样,出现在门口。

    方才蓝砚阁回来,将焱霖与巫祖亲热之事,讲述得绘声绘色,丝毫不逊色于酒楼里的说书先生。

    寂良不信,便亲自前来观看,不仅如此,她还带上了夫君。

    一见神尊,焱霖如同触电了那般,迅疾松开巫祖,并与之拉开距离。

    “神尊。”焱霖行礼。

    “本尊陪良儿出来走走。”峻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白岑明日大婚,你帮着去迎亲。”

    “是,神尊。”

    “蓝灵儿,去小院吃大海虾,枝枝避尘她们都在。”

    “我这就去。”

    巫祖羞涩掩面,小碎步匆匆走去小院。

    “你也去吃吧。”玄帝说道。

    “是,神尊。”

    玄帝握着寂良的手,朝启辰殿走去。

    “后日,为夫与你一同下凡历劫。”

    “夫君~”甜腻的声线叫道,“吾的灵使皆被夫君的人要了去,夫君该如何补偿吾?”

    确实如此,灵枫子被玉卿子要了去,照今日的情形看,蓝灵儿迟早会被焱霖要了去。

    “为夫带灵儿去看星星,如何?”

    “去何处看?”寂良问道。

    “良儿想去何处看?”

    “不去天上就行。”

    于是,二人漫步至青玉华亭。

    “夫君的长琴,一直都放于此处吗?”

    “为夫久不练琴,有些生疏,放于此处甚好。”

    寂良依偎在夫君怀里,二人坐在亭外的高石上。

    抬眼便是星河满目,低眼便是爱人入怀。

    “夫君,是流星。”

    “不及良儿璀璨夺目。”

    “娘亲与爹爹来看星星,为何不叫上孩儿?”

    莳出爬上大石,出现在爹爹与娘亲身后。

    “为父不叫你,你也会来。”玄帝淡然说道。

    “孩儿也想同爹爹一起,下凡历劫。”

    爹爹搂着娘亲,毫无缝隙可以挤进去,莳出只能坐在爹爹身侧。

    “明日白岑大婚,你可想去迎亲?”玄帝问道。

    “想。”

    “想便早些回去休息,明日别误了时辰。”

    原来爹爹是在赶他走。

    “娘亲后日就要去凡间历劫,孩儿久不能见到娘亲。”莳出问道,“娘亲,孩儿今晚可以与娘亲同睡吗?”

    “可以。”

    寂良爽快的答应了,莳出是她的孩儿,这点小要求,她还是能满足的。

    “谢谢娘亲。”莳出欢喜笑道,“天冷,孩儿先去给娘亲捂被子了。”

    待到莳出走后,玄帝似有不满的声线问道:“那为夫呢?”

    “夫君当然是与吾同睡了。”寂良回答的理所当然,“难道夫君还有其他想法?”

    “罢了。”

    玄帝叹息一声,带着寂良,看了一夜的星星。

    ------题外话------

    莳出:爹爹与娘亲是真爱,我是意外。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