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28章 寂良不仅克夫,还克尊
    翌日起床,娘亲亲自为寂良穿新衣,就连云丝也梳成大户人家的小姐模样。

    “娘亲这是要为我选美吗?”

    平日里,她只需穿戴舒适大方即可,今日,这鹅黄嫩绿的齐胸襦裙,穿得她好生不舒服,还有这萦在玉臂上的披帛,她扭上几圈,便能当绳子使了。

    “寂良,怎不见你头上的簪子?”

    寂良头上的簪子,虽不精致,但格外别致,通透澄明,与寂良甚是相配。

    “送人了。”

    若是说丢了,娘亲定会叨叨好一阵子。

    “送给了何人?”她娘正在为寂良编发,好奇问道。

    “娘亲,你就别问了。”软柔声线,撒娇说道。

    “莫非是送给了心上人?”她娘望着铜镜中的羞赧女儿,笑着问道。

    “娘亲……”娇羞的尾音微微上扬。

    看来是猜对了。

    “告诉娘亲,是何人?”

    能被女儿看中的男子,定不会是寻常男子,起码,他经得起女儿“祸害”。

    “现在还不能告诉娘亲,待到他来找我时,我再引荐给娘亲认识。”寂良望向铜镜中不像自己的自己,在心里犯起了嘀咕,“也不知朱大伯将簪子交与尊王殿下了没?”

    沛城。

    两日后,华甫顼走过邑桥,来找寂良了。

    为了不引起怀疑,朱大伯蹲在包子铺旁等待。

    是这处,为何关了门?

    “这家包子铺的人,去了何处?”清冷的声线问道。

    “回了老家。”

    问话之人虽带着面具,但神韵与玄帝如出一辙,穷奇一眼便能认出他来。

    “何时回的?”

    “前日。”

    “为何?”

    “公子有所不知,这家包子铺老板的女儿,被赐错了婚,爹娘担心女儿会嫁错郎君,便带着女儿回了老家。”

    为何回老家,也不知会他一声。

    的确是赐错了婚,前日,皇上的赐婚圣旨传至府中时,他并未接旨,而是公然抗旨。

    若非为了解决赐婚之事,他前日便会来找寂良。

    “老家在何处?”

    “琼州高家。”朱大伯明知故问道,“莫非公子就是尊王殿下?”

    “找本王有何事?”

    朱大伯拿出簪子,递与他,“寂良托我将此物转交给尊王殿下,他们一家人,走的匆忙,还有,寂良让我捎句话给尊王殿下,一定要去琼州找她,若是去晚了,她便再也不理尊王殿下了。”

    最后一句话,是穷奇擅自加上去的。

    “本王知道了。”

    华甫顼拿过黑巾,放进怀中,原来寂良的心中,一直都惦记着自己。

    簪子交给玄帝后,穷奇又化身为杂工——阿长,去了高府。

    高府。

    寂良坐在台阶上,唉声叹气了好一阵子。

    娘亲去给祖君与祖母请安了,而她,被勒令待在荒院中,哪里也不能去。

    事情还得从昨天说起。

    “寂良见过祖君、祖母。”

    寂良学的有模有样,右手压左手,举手加额,正要鞠躬九十度行揖礼时,只见晴空霹雳,雷声阵阵震人心。

    “爹爹,还要拜吗?”寂良问得好生无辜。

    若是接着拜下去,这二老恐怕得提前“寿终正寝”了。

    她爹这才想起,寂良不仅克夫,还克尊。

    因此,寂良从未向任何人行过大礼。

    “父亲、母亲,寂良打小就体弱多病,这礼,还是免了吧。”

    “再体弱多病,不过是行个揖礼,而非跪礼。”高墨晴较真说道,“她乃晚辈,又是头一回拜见祖君与祖母,岂有不行礼的道理。”

    高墨晴,高家长子高英的长女,是位秀外慧中、知书达礼的女子,所以,她对毫无教养可言的寂良,颇有微词。

    “并非我不想拜,而是我再拜下去,这天雷会落在祖君与祖母的身上,爹爹也是为了祖君与祖母的安危着想。”

    寂良和缓的语调,带有几分理所当然之意。

    “荒谬,祖君原是正五品琼州知州,于情于理,皆受得起。”高墨明声音洪亮,且清晰有力。

    原来祖君是当过官的人,难怪他坐于高堂之上,一副官威十足的模样打量自己。

    “我拜。”

    不就是鞠个躬,如此简单之事,倒难为了爹爹,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寂良正要弯腰,又是一声惊雷炸响。

    “罢了。”厚重的声线,缓缓道来,“你既体弱多病,日后的请安也一并免了。”

    “儿子替寂良谢过父亲。”

    既然寂良不能行礼,她爹便代女儿行礼。

    她娘微微招手,示意寂良站到她身旁来。

    “寂良,你可识字?”

    到底不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祖母对寂良,也无好感。

    “认识一些。”

    寂良不爱读书,她认识的字,掰着指头都能数清。

    “女红、茶艺、插花可都会?”

    寂良摇头回答道:“都不会。”

    “那你都会哪些?”

    “做包子。”

    寂良此话一出,引得哄堂大笑。

    虽说是在国都长大的孩子,倒不如那乡下来的丫头,好歹她们会女红,做粗活。

    寂良听出他们在嘲笑自己,愤愤不平的质问道:“有什么好笑的,插花、做女红,能吃饱肚子吗?”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吃饱肚子?

    也是,高湛离开高家后,就什么也不是,日日得为生计发愁,要不然,时隔十八年,他最终还是带着妻女回到高家。

    “虽不能吃饱肚子,但能为你找个好夫家。”祖母严厉的眼神中,透露着失望,“婢女教养出来的孩儿,日后只能给别人做小妾。”

    “我娘亲虽是婢女,但嫁给了爹爹这样的好夫君,我日后定也能找到位好夫君,就不劳祖母您费心了。”

    寂良说的有些桀骜不驯,谁让祖母侮辱娘亲与她了。

    “瞧瞧这嘴,厉害的跟刀子似的。”大伯娘有意添油加醋,“日后莫要丢了高家的脸才好。”

    “高湛,跪下。”祖君厉声呵斥道,“十八年前,你既与高家断绝关系,为何今日又要回来?”

    “儿子想回来看看父亲与母亲。”她爹跪下说道。

    “高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儿子知道错了。”

    “去祠堂跪着思过,若无我的允许,不准起来。”

    “是。”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