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29章 寂良天宠团,来自穷奇的照顾
    就这样,爹爹在祠堂里跪了一天一夜,直到现在还未回来。

    她与娘亲暂且住在闲置的荒院,院中杂乱不堪,她与娘亲收拾了一天,勉强能住进去。

    第二日醒来,寂良感到浑身酸疼,身体跟不是自己的一样。

    娘亲去给祖君、祖母请安了,她独自一人坐在石阶上惆怅。

    “朱大伯,你怎么来了?”

    见到熟人朱大伯,寂良低落的情绪,顿时就高涨了一些。

    “我不是朱大伯,我叫阿长,是刚进高府的杂工。”

    “朱大伯,你把胡子刮了,我照样认识你。”

    “阿长只比姑娘大上几岁,姑娘的这一声‘大伯’,阿长受不起。”穷奇有理有据的为寂良解释道。

    寂良的直觉向来很准,能被认出,在他意料之中。

    确实如此,朱大伯比爹爹还要大,而此时站在她面前的男子,是个年轻小伙子。

    “抱歉,我认错人了。”

    心里又是一阵失落,寂良不知叹了多少气。

    “姑娘院中可有活儿要做的?”

    要说干活儿,在高家,还不真如爹爹在珞巷开的包子铺。

    “院中的杂草要拔,厨房无柴,水缸是空的。”

    活儿可真多,爹爹不在,像挑水这样的粗活儿,也都落在了娘亲身上。

    “寂良。”她娘回来了。

    “娘亲。”寂良迎上前来问道,“祖君可有说,爹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她娘摇了摇头,眼中带有失落。

    方才去请安,祖母将她数落了半个时辰,她跪在冰凉的地上,不敢动一下。

    起身时,一个腿酸,一个腿麻,当众摔了一跤。

    “长久不跪,你都忘了自己的身份。”祖母冷眼数落道。

    她娘望了院中一圈,她离开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杂草乱生的院子,焕然一新,脚下小坑小洼的土泥路,竟变成带有花案的鹅卵石小路。

    “寂良,谁来过荒院?”

    荒院一无所有,祖君将她们娘俩丢在荒院,又支走她爹,无非是想给她们娘俩一个下马威,别以为进了高家,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阿长来过。”

    寂良一直在发呆,院中的变化,她并未在意。

    “阿长是何人?”

    “新来的杂工,刚刚还在这里,阿长,阿长……”寂良叫了两声,无人答应,“应该是去挑水了。”

    寂良走去厨房,顿时惊呆了,柴火、清水、面粉、鱼肉青菜……应有尽有。

    就连那陈旧的土灶,看上去跟新砌的一样。

    难道阿长是神仙?

    “寂良,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娘站在厨房门口,满脸的难以置信。

    “我也不知道。”眼瞧着如此之多的食材,饿意顿时袭来,“娘亲,我饿了。”

    来路不明之物,本不可用,架不住身体所需,莫说寂良饿了,她娘其实也饿了,从昨日起,连口水都未喝上。

    “娘亲给你做手擀面。”

    “嗯。”

    寂良在生火烧水,她娘在揉面团。

    “娘亲,多做一些,我想给爹爹送去一碗。”

    “好~”

    这闺女,没白疼,最为孝顺。

    荒院方向冒出的炊烟,引来了大伯娘的疑心。

    “春梅,你去荒院看看,莫不是那对母女手脚不干净,偷了东西在吃。”

    “是,大娘子。”

    踏进荒院后,春梅愣了片刻,难道是自己来错了地方?

    她退了出去,左右皆瞅了两眼,是荒院没错。

    可这精致的鹅卵石路,还有院中凭空而出的苍劲松柏与观赏石,比老爷院中的都还要气派。

    春梅揉了揉眼睛,再定眼一瞧,仍是这番景象。

    她连忙跑了回去,将此事告与大娘子。

    “不可能,肯定是你看错了。”

    早在之前,有个婢女与杂工私通,怀了身孕后,吊死在荒院。

    后来,听说荒院闹鬼,请人做了法事后,便空置出来,放些杂物。

    “大白天的,春梅不会看错。”

    “行,我亲自去瞧瞧。”

    大娘子走进荒院,眼睛瞪得像铜铃那般大,“我滴个乖乖,闹鬼了这是。”

    大娘子连忙去请老爷来瞧。

    “不可能,肯定是你看错了,高湛还在祠堂里跪着,莫说这鹅卵石路,才一天的功夫,她们母女二人,如何搬得动那观赏石。”

    “老爷若是不信,尽管去荒院瞧,我若说了假话,老爷想纳几房,便纳几房。”

    要说这纳房之事,高英不是没动过这个心思,奈何自己有三个舅子,其中一个舅子的官职,比他还要大,实属有心无力呀。

    她既发出如此毒誓,那他便去荒院瞧瞧。

    “这是……”

    高湛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

    “老爷,我说的没错吧。”

    高湛脱口而出,“见鬼了这是。”

    “冉娘。”大娘子清了清嗓子叫道。

    她娘从厨房走出来,同样是吃了一惊,为何高家老爷与大娘子皆在?

    “有何事?”她娘问道。

    “这院中是怎么一回事,昨日还不是这番景象。”高湛问道。

    “听寂良说,是有位名叫阿长的杂工,帮忙打理的。”

    “阿长?”大娘子在脑海里,快速的将府上杂工的名字都过了一遍,“府上并无此人。”

    “我刚回来,也不知有无此人。”

    她娘心想,府中的事情,你们最为清楚。

    “寂良呢?”

    “出恭去了。”

    其实,寂良是去给爹爹送手擀面了。

    寂良在窗口张望,确定祠堂里只有爹爹一人时,她翻窗而入。

    “爹爹。”寂良压低声音叫道。

    “寂良。”看见寂良来了,她爹心中好生欣喜,“你娘如何?”

    “娘亲与我都好。”寂良从食盒里拿出手擀面,递与爹爹,“爹爹饿坏了吧,娘亲刚做的。”

    “你吃。”

    寂良露出眯眼呵呵笑,“没等爹爹,我与娘亲先吃了。”

    “爹爹还不了解你与你娘亲,你呀,只要一说谎,就会眯眼笑,爹爹问你,你娘亲是不是先让你给爹爹送来,再回去吃。”

    他爹话语亲切,目光和蔼。

    “嗯。”寂良点头,“爹爹快吃。”

    这手擀面的内容还挺丰富,鸡蛋、肉丝、青菜皆有。

    “祖君对你们可好?”

    “不是祖君,是阿长。”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