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拥抱你的全世界〕〔真假千金霍杳〕〔傅慎言陆欣然〕〔甜妻萌宝〕〔重生大天尊〕〔签到从捕快开始〕〔封神之万兽朝宗〕〔萧阳〕〔我不是神豪〕〔都市逍遥医神〕〔三国之我徒弟都是〕〔千秋我为凰〕〔生而为王萧阳〕〔回到明朝爱上我〕〔魂穿名门团宠有点〕〔张玄林清涵〕〔重生七零之福妻当〕〔仙尊归来〕〔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顾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132章 小良崴脚扎针,甚是矫情
    “寂良?”

    她爹看完店面回来,迎面走来的男子,他怀中抱着的女子,不正是寂良吗?

    “爹爹。”寂良扭身叫道。

    “快下来。”她爹急切说道。

    这位公子已经破相,戴着面具,够可怜了。

    如此抱着寂良,怕是要非死即残了。

    她爹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太好了,没有天雷落下。

    “哎呀——”寂良痛叫一声,扑在华甫顼腰间。

    方才她是崴了脚,才从院墙上坠落下来。

    这一落地方知,脚疼的厉害。

    “崴脚了?”

    华甫顼动作利索的将寂良打横抱起。

    “嗯。”

    平时,寂良也崴过脚,扭一扭、没伤到骨头就行,大不了瘸着走两天路,自然就痊愈了。

    今日,有华甫顼在,她格外矫情。

    “公子,还是将寂良给我。”

    她爹伸出胳膊,想要抱回寂良,主要是她爹为这位公子的人身安全着想。

    被寂良祸害过的男子,唉……

    她爹于心不忍呀!

    “本王带她去看大夫。”

    “本王”,她爹一听,此人来头不小!

    “寂良容易犯迷糊,也有走路崴到脚的时候,过两日便好了。”

    “今时不同往日。”华甫顼抱着寂良,步伐沉稳的朝骏马走去,“看完大夫,本王自会将小良送回来。”

    小良,他叫的真好听。

    她爹就纳闷了,天雷呢,毒虫呢,从天而降的流星锤呢……

    为何这位公子会毫发无伤,难道他就是寂良命中注定的夫君?

    “敢问是哪位王爷?”她爹追上前去问道。

    “尊王。”

    华甫顼先将寂良放在马鞍上,再上马。

    “爹爹不必担心孩儿,他是不会伤害孩儿的。”

    这是寂良头一回骑马,身后的男人,令她心中的安全感,爆满到快要溢出来。

    寂良是在何时认识的尊王殿下?

    “爹爹等你,早些回来。”

    尊王殿下,听起来不算耳熟,罢了,还是去问父亲,正好他也要去找父亲,商量开包子铺的事情。

    “父亲。”她爹行礼。

    “有何事?”

    自己的儿子,他了解,来找他,定是有事。

    “父亲可xgchotel.知尊王?”她爹问道。

    祖君冷淡的神色,突然之间变得奕奕生辉,“尊王殿下乃先帝遗子,骁勇善战,乃用兵神才,三年之内扫平东夷、西楚、南威三国。”

    他爹朝门外谨慎的看了一眼,接着说道:“先帝本传位于尊王殿下,不知为何,尊王殿下擅自改了遗旨,将皇位传给了如今的皇上,尊王殿下的叔父。”

    “莫非尊王殿下就是大将军华甫顼?”她爹问出心中疑惑。

    “正是,世人皆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对尊王殿下知之不多。”

    “哎呀!”她爹一拍脑门,惋惜道,“又转回来了,白回来了这是!”

    “发生了何事?”祖君听的莫名其妙。

    “父亲有所不知,前些日子,陛下为平阳侯之女赐婚,平阳侯之女也叫季莨,与寂良同音,当时误以为是将寂良赐给大将军做小妾,后来弄清实情,担心再生事端,我便想,倒不如带着寂良与冉娘离开帝都。”

    祖君听完,老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感情不是为了他们而回。

    看出父亲如此明显的心思,她爹接着说道:“想着父亲与母亲年事已高,儿子不孝,未在身旁伺候过,这才想着回琼州。”

    “尊王殿下身世显赫、身份显贵,即便是为妾,也不比宫里的妃嫔差,可惜了,寂良没这福气。”

    她爹倒是希望寂良没whhryl.这福气,这下可好,尊王殿下也来了琼州,还将寂良抱了去。

    她爹就想不明白了,寂良是何时、又是如何与尊王殿下相识的?

    难怪尊王殿下可以毫发无伤的亲近寂良,原来是身份显贵,能镇住寂良。

    可是,若将寂良嫁与尊王殿下,他如何能放心?

    眼瞧儿子面露愁容,发愣出神,祖君宽慰他道:“寂良怎么说也是高家子孙,会为她找个好夫家。”

    “多谢父亲。”

    医馆。

    华甫顼特意找了家有女大夫的医馆。

    寂良本就是软萌粉爪,因此,这玉足生得娇粉,五颗圆润粉嫩的脚趾头,有些难为情的蜷曲在一起。

    娘亲说了,女子的脚只能给自己的夫君看。

    “小姐的脚踝虽肿,但未伤及筋骨,需扎针三日便能痊愈。”

    啊?要扎针!

    “我不扎针。”寂良连忙缩回脚,“有娘亲给我按脚,过三日也能好。”

    “公子,这……”女大夫迟疑的目光看向华甫顼,“扎还是不扎?”

    “不扎。”寂良一边穿上鞋袜,一边替华甫顼回答道。

    这又不是她头一回崴着脚,过个日自然便好了,犯不上扎针,疼上加疼。

    “扎。”清冷的声线说道。

    她的脚踝,肿的厉害,跟个馒头似的。

    华甫顼有些担心,还是尽快医治为好。

    “我不扎,疼。”寂良软音说道,尾音微微上扬,似在撒娇。

    “本王抱着你扎。”

    “不嘛~”

    “听话。”

    容不得寂良藏脚,华甫顼亲自为她脱去鞋袜,再将她抱在怀里,放在腿上。

    “疼~”寂良吟吟一叫,不知有多矫情。

    “咬着本王的胳膊,忍忍。”

    他话音清晰温柔,令寂良心中猛然一颤,顿时暖意浓浓,酸了鼻子,湿了明眸。

    寂良靠在温热的胸膛里,聆听着华甫顼的心跳声,后来便安然的睡着了。

    马上颠簸,华甫顼不忍惊醒寂良,便徒步将她送回高府。

    “她住何处?”华甫顼冷声问道,怀中的人儿睡得酣然,方才,还发出微微鼾声。

    管家一瞧,这不是寂良吗。

    “寂良住在荒院,这是怎么了?”

    管家虽不识眼前男子的身份,但他锦衣华服,腰间的玉佩乃白玉子,玉色纯粹,质地晶莹剔透,一看便知jsshcxx.是从宫里来的人。

    “带路。”

    男子步伐沉稳有力,周身散发而出的气息,冷傲中带着高贵,不是侯爷就定是王爷。

    管家谦顺,即便是带路,也是走在华甫顼身后。

    “这便是荒院。”

    院内的环境还算雅静,比华甫顼想象中的要好,他以为,院如其名,真的就是荒院。

    ------题外话------

    她爹与祖君,都乃呆萌的一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