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景琛〕〔我在火影创造克苏〕〔云七念〕〔天庭紧急电话〕〔龙帅江辰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重生之护夫狂魔〕〔重生后我被摄政王〕〔顾九夭与墨绝〕〔神医王妃有空间〕〔重生后我被摄政王〕〔叶清心穿越远古时〕〔云七念顾景琛最新〕〔娇妻是个护夫狂〕〔云七念顾景琛云千〕〔我拍戏不在乎票房〕〔重生女首富:娇养〕〔天书进化〕〔末世掠夺游戏〕〔爱你言不由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大佬撒糖九十九式 第59章 九尾(19)
    . ,最快更新快穿大佬撒糖九十九式最新章节!

    在天魔谷之中不知道具体时间,在走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两人一狐在一处空地处停了下来。

    在吃了一点东西之后,云疏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树木,决定今晚就在树上直接解决了。

    而赫慧吮吸着手指大力点头,“云姐姐,虽然树上比地上安全一点,但一些虫子和能上树的魔兽还是很多的。”

    她取出了些药粉递给云疏,“这是我们药宗研制出来的驱虫粉,很好用。”

    云疏这次没有拒绝她,接了过来,果然女孩粉嫩的脸上瞬间展开了笑容。

    云疏说了几句话,抱着狐狸,脚尖一点,翩然的身影就上到了树上。

    赫慧吃饱喝足满足之后也上了另一棵树上,大大咧咧的躺了下来,野外就是这样,能有住的就心满意足了,几天前她可还在魔兽巢穴中战战兢兢的蹲了一夜呢。

    云疏选的这棵树很大,足以让她和狐狸好好躺着,只要注意安全不要不小心掉下来的话。

    刚散好粉,云疏一转身,就跌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男人身上靡丽的香味瞬间包围了她,温热的吐息在耳侧,猩红色的舌尖犹如某种爬行动物,时不时在猎物身上舔舐一下。

    旖旎华丽的嗓音卷着暧昧,轻飘飘道:“我想你了。”

    云疏:“……难道那只天天趴在我怀里的狐狸不是你?”

    这话说的,好像他们几十年没见一样。

    九妄低低笑了一声,玩味道:“那怎么能一样?”

    云疏挑眉反问,“怎么不一样?”

    男人修长冷白的双手环紧云疏,容色无双的那张脸低了下来贴在少女左侧颈窝里,张口咬了一下,才微微离开,靠在少女耳旁,姿态优雅又挑逗,似缱绻深情:

    “不能像现在这样亲吻你,不能触碰你,不能抱着你……”

    冷白色的手指从腰间一路辗转而上到云疏侧脸,微微用力,以钳制的意味把白皙的脸颊转了过来,赤红炙热的眼眸和纯黑色的幽深眼眸对视。

    男人姿态懒散,近距离的注视着这张已经熟悉不已的脸,拇指与食指捏着少女的下巴,像是把玩昂贵玉石,指尖触碰上去,慢慢的磨,细腻温软的触感从指尖一路到了心尖。

    少女眼眸淡漠,神色平静,那眉峰还肆意的挑了挑,像是以一贯无所谓的态度在说,“所以呢?”

    于是男人几乎不可避免的感到了一种莫名出现的恼怒与不甘。

    恼怒自己的沉醉。

    不甘少女的从容。

    从容到她就站在河岸那一边,淡然无谓的看着他一步步沉沦下去,自此万劫不复。

    明明如此弱小,却偏偏拥有掌控他的权利。

    妖异俊美的男人眸色深沉,伸出手指把那双太过漠然的眼眸掩盖住。

    然后,温软的唇瓣覆了下来,薄唇含住云疏淡色唇瓣,细细品味舔舐,绕着唇瓣一圈圈的打转研磨。

    男人垂眸俯身,赤红色的眼眸流动着熔浆炼狱的炽热渴望,那是从不曾在云疏眼前出现过的偏执。

    卷翘的眼睫在他掌下滑动,九妄离开那双唇瓣,少顷,以凶狠悍然的力度倾覆而下。

    云疏还没有反应过来,属于自己的领地就被一寸寸侵略,不容抗拒,不容反对。

    云疏却在这旖旎风月的吻中感知到了男人带着的情绪。

    几丝恼怒,几丝不甘。

    剩下的全是沉迷暗堕,全是渴求偏执。

    没有被控制住的手指扯住了男人的墨发,云疏眼眸含笑,放松而享受。

    所以说,她从来不是猎物,而是最顶级的捕猎者。

    哪怕她趋于弱势,哪怕她此刻被人抱在怀里细密亲吻着,也一样。

    *

    赫慧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一件事,对了!

    她一拍手,晚上的天魔谷会出现比白日里浓郁好几倍的瘴气,瘴气中还带着会毁坏修士灵力的毒。

    她这里有药宗还有她自己炼制的药,而云姐姐却不一定知道,万一云姐姐不知道也没有药那怎么办?

    这样一想,赫慧顿时坐不住了。

    她连忙从树上跳了下来,跑到云疏的那棵树下喊了一声,“云姐姐,你睡了吗?”

    而此时的云疏被妖异邪肆的男人箍在怀里,修长的手指钻入衣服里触摸着。

    像是斫琴大师在调弄最顶级而美丽的古琴。

    云疏眼眸微眯,眼尾泛红,听到赫慧的话后开口道:“放手。”

    九妄注视着少女沉沉的黑瞳、红肿的唇瓣和微微散乱的衣物,低哑着嗓音,“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让我停住?”

    说完得寸进尺的更进一步。

    云疏一怔,随即眼眸一冷,唇角一勾,直接便把那只手拿了出来。

    俯身掐着男人锋利流畅的下颌,笑得恣意傲慢,“我说放手你就得给我停下来,别说还没开始,便是箭在弦上之时,那也得给我停下来。”

    这冷酷无情又肆意妄为的姿态让眼眸赤红喉结滚动的男人愣住了神。

    在少女整理了下衣服跳下树之后,才扶额低低笑了出来,“不愧是本皇喜欢的人。”

    够傲,够狂。

    “怎么了?”云疏开口道。

    赫慧正要说话,看到云疏的模样不解道:“云姐姐,你怎么了?”

    云疏神色平静,淡定无比,“没事,和睡不着的狐狸玩闹来着。”

    “哦……哦哦!”赫慧恍惚的点了下头。

    单纯少女的她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却偏偏小不明白是哪里不对,只觉得云姐姐现在这样真的好香。

    是的,好香。

    就像她最自己吃的云糕,散发着清雅又旖旎潋滟的香味,让她莫名想咬上一口。

    赫慧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然后在云疏的目光下连忙开口说了关于瘴气的问题。

    云疏颔首,唇角一弯,笑道:“好,我知道了,谢谢小赫慧。”

    看着云疏悠然含笑注视着她的眼眸和泛红的眼尾与唇瓣。

    赫慧:“……”

    完了,她怎么感觉脸上有点热。

    而久等云疏不来的九妄变成狐狸刚跳下来就看到他的少女站在那个碍眼的什么贺敏面前,神色温和淡然,加上刚才那一番,可谓是魅力值满满。

    而那个碍眼的贺敏,双眼闪亮,专注而认真的看着他的少女。

    狐狸九妄:“……”

    “嗷嗷!!!”

    愤怒的狐狸声音打破了天魔谷的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