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宝天降:首席爹〕〔名媛娇妻太惹眼凌〕〔盛莞莞凌霄〕〔禁欲总裁,求放过〕〔三国之重振北疆〕〔白首妖师〕〔行走在万界的小人〕〔我生活在唐朝〕〔打穿西游的唐僧〕〔农夫凶猛〕〔从零开始的富豪人〕〔白倾鸾慕容辰渊〕〔穿越种田记事〕〔王者荣耀之老子怼〕〔我成了正道第一大〕〔医胥〕〔重生锦鲤福运多〕〔万古毒帝〕〔太极医仙〕〔魔君你又失忆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大佬撒糖九十九式 第64章 九尾(24)
    “话说当年寒羽门正在准备掌门的生辰大典,门下三千弟子可谓是个个红光满面,气氛一派热烈,但不到一刻钟,有妖自九天之上赤足凌空而来,日光之下,恍若邪神临世,正当寒羽门弟子震惊不解之时,那妖……”

    说到这里,台上的说书人重重咳嗽了一下,施施然的停了下来。

    底下正听到关键处的人们顿时不满喝道:“然后呢!然后呢!快说啊!”

    说书人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老神在在,“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众人大骂,“去你丫的,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说这个?”

    “这老东西,真不是个好的!”

    但众人骂的越狠,说书人苍老的脸上笑容就越深,毕竟这也意味着他的故事吸引了听众,他能赚到更多的钱不是?

    而那酒楼之上的一处位置,坐着的黑衣少女眼眸含笑,捏着一颗花生米吃的津津有味,在说书人停了下来之后看向对面的男人道:“然后呢?”

    九妄把花生给云疏剥好,无奈垂眸,“听了这么多遍还没有听腻?”

    这一路走来,几乎处处都有宣扬几年前妖皇陛下大名鼎鼎的事迹的人。

    而每次,云疏都兴致勃勃的拉着男人坐着听,男人可谓是无奈至极。

    云疏笑眯眯的凑了过去顺着男人的指尖吃了下剥好的花生米,一边道:“怎么会腻呢,听这么多人花式夸你多有意思?”

    古人的那彩虹屁也是非常厉害的,这一路下来,云疏听了不下十遍关于男人的事迹,就没有一个用词重样的。

    个个都是彩虹屁小能手。

    九妄:“……”

    男人斟茶的手顿了顿,随即勾唇一笑,凑近少女脸侧吧唧一口,旖旎潋滟的狐狸眼微微上挑道:“我更喜欢听你夸我。”

    云疏挑眉,“那怎么办,我不会夸呢……”

    九妄眼角眉梢都是愉悦笑意,闻言眼眸低垂,冷白手指捏着少女银色发丝垂眸一吻,嗓音微哑道:“无妨,你的眼神便是对我最好的夸奖。”

    云疏轻笑,屈指在男人额头轻轻一弹,“那你可真是知足常乐。”

    男人略微幽怨委屈的眨了眨纤长浓密的眼睫,捂着心口蹙眉道:“没办法,谁让我的伴侣不善言辞呢?作为这世上最优秀的夫君,自然要理解包容。”

    云疏靠在椅背上,修长双腿交叠而起,姿态懒散闲适,指尖在桌面上点了点,配合着男人,“那不如考虑换个伴侣?”

    男人闻言神情肃穆,捂着胸口的冷白手指也放了下来,严肃无比道:“那不行,我那伴侣爱惨了我,没了我更是活不下去,我可不能随随便便辜负她。”

    云疏唇角一弯,言笑晏晏,“听你这意思,你这是迫于无奈才跟你伴侣在一起咯?”

    男人颔首,随即眉峰一挑,不经意叹息出声,“唉,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拯救我的伴侣,我只能牺牲我自己了。”

    说完还眨巴眨巴眼眸,一双内勾外翘的狐狸眼生生变成了狗狗眼,期待专注的看着云疏,好像在等着她的夸奖一般。

    谁知道云疏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云疏也眨了眨眼眸,状似遗憾的叹息一声,安慰同情的眼神看向男人,让男人一愣,心里稍稍不安。

    随即就听到云疏清泠泠的嗓音略含难过的开口,“那你那位伴侣可真可怜,毕竟她的另一半竟然只是因为同情她才跟她在一起,真是太可怜了呢。”

    云疏眼眸低垂,那纤长的眼睫在眼睑落下丝丝难过的阴影。

    九妄含着笑意的眼眸一怔,神色立刻肃穆了起来,不是刚才的演戏,这下是真的手足无措。

    他快速起身走到少女身边,小心翼翼把云疏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靡丽姝色的唇瓣轻轻的落在少女侧脸上,犹疑的小心开口,生怕再说错了什么引得少女伤怀。

    “我开玩笑的,都是我的错。乖,不难过啊,不难过。”

    男人动作轻柔,怀着坐着他腿上的少女的纤细腰肢,颠倒众生的脸亲昵的贴在云疏侧脸上微微蹭了蹭,低声安抚呢喃。

    薄唇时不时轻轻碰一下云疏的唇瓣侧脸和颈窝处,像是在温柔安慰伤心难过的宝贝,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肉眼可见的爱意。

    九妄垂眸俯身,旖旎华丽的嗓音带着疼惜愧疚,低低道:“乖,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嘴痒,乖,咱们不难过好不好?”

    感受到怀里少女轻轻颤抖的身体,男人眼眸幽深,带着对自己的暴戾杀意。

    他太不注意了,明知道云疏虽然看上去淡漠,但心底的傲慢却丝毫不下于他。

    她又不是半分都不在意他,怎么可能会对之前的事没有一点察觉深思?

    便是稍微察觉一点,恐怕都会不安难过,而现在他还如此言语,简直该死。

    九妄怀紧少女,轻声细语的哄着,“云疏,宝宝,都是我的错,我们不伤心好不好,嗯?”

    云疏微微颤抖了下身子,男人眼眸越发沉深,就听见怀里少女喑哑着声音开口道:“那你真的是因为同情才跟你的伴侣在一起的吗?”

    九妄没想到她如此在意这件事,反过来便是如此在意——他,赤红流蓝的眼眸幽深如渊,所有情绪都敛尽其中。

    以往华丽上扬的声音此刻放缓低沉,靠着少女亲昵又温柔,“没有,一点都没有。”

    冷白色的手指抚上云疏的银色发丝,薄唇一动,在云疏发间落下一吻。

    再开口时,神色温柔的男人又变成了那个妖异邪肆又傲慢张狂的妖皇九妄。

    肆意华丽的声音淡淡响起,是自负狂傲的不羁与放肆。

    “本皇永远都不会因为无关紧要的原因和什么人在一起。”

    他若是与谁结为伴侣,除了深沉爱意之外,别无其他。

    这是他的骄傲。

    妖皇的爱慕从来都是独一无二的。

    若是因为什么愧疚同情之感,那不单是侮辱对方,更是在践踏他自己的尊严。

    说完这句话,男人眼眸中的傲慢神色收敛干净,复又垂眸轻声道:“从来都只是因为她,仅此而已。”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