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长生〕〔锦绣农女种田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地煞七十二变〕〔战婿归来〕〔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星河归来当奶爸〕〔玄浑道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6章 空城计
    !

    崔志浩虽然很有钱,人脉关系也很广,但是他的人脉关系主要集中在恒山县和北明市。

    但是在省里的关系,他就要弱很多。

    虽然北明市是北一省省会,但是崔志浩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所以,他平时主攻的关系就是一些主管部门的领导和一些分管的领导,其他无关部门他根本不会去做关系,因为做关系是要花钱的,他从小就穷怕了,所以,哪怕是现在很有钱,也会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此刻,得知柳浩天和宋无敌竟然真的走通了省审计厅的关系要查他们天星公司的帐,崔志浩紧张了。

    崔志浩把天星公司总经理廖德华喊了过来,询问他如何应对此事。

    廖德华略微沉吟片刻之后,缓缓说道:“崔总,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第一条路,将这两个查账之人直接在半路之上摆平,不管是拦住不让他们过来还是把他们彻底干掉,都可以暂时缓解我们的压力。但是这条路只能解决燃眉之急,并不能从跟不上解决问题。

    第二条路,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这些人是柳浩天和宋无敌请来的,那么要想把这些人请回去,必须还得让柳浩天和宋无敌出面。但是要想让他们出面,难度非常大。柳浩天之所以把这些人请出来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逼着我们天星公司把拖欠千湖镇老百姓的钱全都给还了。”

    “不还,绝对不还!那可是几千万呢,放在银行一年能赚不少利息呢!绝对不能还!”听到要还钱,崔志浩急眼了,顿时额头之上青筋暴起,眼睛瞪得溜圆,满脸激动。

    廖德华苦笑着说道:“崔总,现在我们只剩下这两条路可以选择了。”

    崔志浩怒道:“县里和市里的那些人怎么说?他们平时吃我们的,喝我们的,现在出事了就想一走了之吗?”

    廖德华道:“市里的那位曾经暗示说,这个事情我们做得有些过火了,不管是市里也好,县里也罢,他们最希望的是地方稳定和谐发展,而我们现在一直拖欠老百姓的征地补偿款,这个事情让他们很难做,更不可能在这个事情上站出来为我们说话,所以,这个事情让我们自己解决。至于县里,县里的态度非常明确,千湖镇不能出事,更不能让千湖镇的老百姓去县里和市里闹事,否则的话”

    廖德华说道后来,叹息了一声说道:“崔总,我知道这笔钱躺在我们的账上能够为我们带来很大的利润,尤其是放高利贷,更是获利颇丰,说实在的,这些年来,我们通过滞留这笔钱数千万的土地征收补偿款所赚的钱早就超过本金了,我们应该见好就收了。现在那两个省审计厅的人还在火车上,今天晚上就可以到我们千湖镇,明天他们就要正式展开审计查账工作了,我们或许还可以用各种理由拖上一拖,但是我们能拖一天、拖两天,难道我们还能拖上一年两年吗?太难了。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税务局那边,如果他们发现我们在做假账避税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到时候谁出面都没有用啊。”

    崔志浩气得直接把手中的水杯狠狠摔在地上,随即站起身来来回来去的走动,满是激动和愤怒。

    一边来回来去的走动一边说道:“柳浩天啊柳浩天,你丫的真够狠的,你这是想要把我们天星公司往死里整啊。你丫的给我等着,早晚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嘴里说着狠话,但是崔志浩不得不认真权衡着结果。

    他能够把天星公司发展到如今这个程度,靠的自然不仅仅是蛮力,他还是很有头脑的。

    他唯一的缺点是太过于势利眼、太过于抠门。

    崔志浩来回来去的在房间里转悠了半个小时,直到廖德华都快要看得头昏脑涨的时候,崔志浩这才狠狠一拍大腿说道:“老廖,你给我联系柳浩天,我要和他对话。”

    廖德华等的就是这句话。

    因为廖德华是总经理,很多事情都是冲锋陷阵在第一线,所以他更加清楚现在形势的急迫性。

    尤其是柳浩天和宋无敌竟然能够让省税务局和省审计厅来为他们出头,而且为的还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千湖镇的事情出头,这足以证明这个柳浩天和宋无敌人脉之强悍了。

    所以廖德华现在不想和柳浩天、宋无敌做对了。至少在欠款这件事情上,他想要尽快摆平。

    此刻崔志浩发话了,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柳浩天的电话。

    电话过了好半天才接通,柳浩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我是柳浩天,您是?”

    廖德华连忙说道:“柳书记你好,我是天星公司的廖德华,我们董事长想要约你见面聊一下。”

    柳浩天懒洋洋的说道:“哦,是你啊,就是那天开着悍马车牛逼轰轰的跑到我的面前跟我说你们没钱还拖欠老百姓的征地补偿款那个人。不好意思,我没时间。”

    说完,柳浩天直接挂断了电话。嘴角上一抹得意的弧度飞掠而出。

    看到廖德华放下电话,崔志浩连忙问道:“怎么样?柳浩天答应了吗?”

    廖德华满脸苦笑着说道:“这个柳浩天太不给咱们面子了,他听到是我,直接说没时间。”

    崔志浩目露凶光,狠狠的攥紧拳头,随即又松开了,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他没有时间见我们,那我们去见他们。反正他柳浩天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肯定在镇委大院里待着,那个地方就跟我们家后花园没什么两样。”

    说完,崔志浩带着廖德华直接开车冲进了大院内,门卫看到是崔志浩的车,提前就把门给打开了。

    两人下车之后,径直来到柳浩天的门前,直接推门而入。

    此刻,柳浩天正在着千湖镇以前的那些文件材料,以便尽快熟悉千湖镇的事情。

    听到有人没有敲门便进来了,柳浩天顿时眉头一皱。

    崔志浩也不客气,径直来到柳浩天对面坐下,大声说道:“柳浩天,我是天星公司董事长,我来找你聊聊。”

    柳浩天头也不抬,冷冷的说道:“你进来敲门了吗?我让你们进来了吗?”

    崔志浩怒了:“草,你丫的以为你是谁啊,我进副县长办公室都不带敲门的,你一个镇委书记算个屁啊!”

    柳浩天用手一指门口厉声说道:“出去。敲门,否则立刻滚蛋!你不尊重我,我又何必尊重你!”

    说话之间,柳浩天语气严厉,声音冰寒,吓了崔志浩一跳。

    但柳浩天的那番话同样让他火冒三丈,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暴揍柳浩天一顿。

    不过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今天崔志浩和廖德华是过来找柳浩天让他帮忙平事的,如果真的让柳浩天雷霆大怒,恐怕他们的事情就要泡汤了。

    虽然内心对柳浩天充满了厌恶和痛恨,但是崔志浩是一个能屈能伸之人,因此,他满是怨毒的看了柳浩天一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平息着心头的怒气,迈步走到门口,轻轻敲响了房门。

    柳浩天这才淡淡的说道:“进来。”

    进门之后,崔志浩坐在柳浩天的对面,盯着柳浩天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发现柳浩天依然不搭理他,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崔志浩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柳浩天,我知道你和宋无敌还是有些人脉的,这次竟然能够搬出省审计厅和省税务局来向我们天星公司施压,你够狠的啊。”

    柳浩天装模作样的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崔志浩冷笑道:“柳浩天,咱们真人面前别说假话,我说什么你心中清楚,我们心中也清楚。我今天过来找你就是想要告诉你,这次关于千湖镇老百姓被拖欠征地补偿款之事,我崔志浩认栽了。我还钱。”

    柳浩天这才抬起头来,满脸含笑着说道:“崔总,你确定真的要还钱吗?你没有忽悠我吧?”

    “当然,我崔志浩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崔志浩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好像他真的言而有信一般。

    柳浩天也不揭穿崔志浩,只是冷冷的说道:“崔总,你什么时候能把这笔钱发放到老百姓的手中?”

    “明天开始发放,如何?”崔志浩试探着问道。

    柳浩天摇摇头:“我和老百姓说得非常清楚,三天之内,一定要把他们被拖欠的补偿款发放到他们的手中,否则的话,第四天头上他们就可以到我们单位来,到时候我就要引咎辞职了。”

    “好,我这就筹钱,今天一定把这笔钱全部发放完毕。”崔志浩原本想要晃点柳浩天一下,看到柳浩天不上当,只能作罢。

    就在这个时候,柳浩天的手机突然响了。柳浩天也不避讳崔志浩,直接打开免提。

    电话那头,王巨才的声音传了过来:“柳老大,我和我们单位的大美女苏紫燕已经到你们恒山县了,我们这就打车赶往你们千湖镇,好酒好菜给我准备好啊!”

    柳浩天笑道:“放心吧你,知道你就好那一口,保证让你吃好喝好。不过小子事情也得给我办好才行。”

    “老大,你放心,在我们单位,处长都和我称兄道弟,不就是因为咱在财务审计上专业水平拔尖嘛!”王巨才拍着胸脯吹牛道。

    此刻,旁边的崔志浩脑门上大汗淋漓。他刚才从王巨才的称呼和言词之中已经判断出来了,从省审计厅来的这两个人居然和柳浩天认识,尤其是其中的一个人还和柳浩天称兄道弟,这事情可就麻烦了。

    好在自己比较明智,提前找到了柳浩天。

    等柳浩天挂断电话之后,崔志浩目光显得十分真诚的看向柳浩天说道:“柳书记,你放心,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就安排财务人员使用网银将钱逐一打入到每一个老百姓的账户上去。保证在今天晚上12点之前完成任务。不过你看查账这件事情?”

    柳浩天笑着看向崔志浩说道:“崔总,我柳浩天是个爽快人,只要你完成承诺,那么今天省审计厅的这两个人就是我的朋友,他们到千湖镇来就是串串门,没有任何的公干。不过记住,给老百姓打钱的时候,必须是本金和这八年之间的利息一起打哦!少一分钱都不行!”

    崔志浩点点头:“这个没有问题,不过你那两个朋友,他们如何向厅里交代?”崔志浩有些担心的问道。

    柳浩天微微一笑:“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

    崔志浩点点头:“好,柳书记,你够意思,够朋友,真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朋友。我肯定不会亏待朋友的。”

    崔志浩想要试探着能不能拉拢一下柳浩天。

    柳浩天微微一笑:“只要你对老百姓够朋友,那么你就是我的朋友。反之亦然。”

    崔志浩心中暗暗一声叹息,柳浩天这个家伙看起来很有人脉,不能搭上他这条船有些可惜了。看来,以后还是要想办法把这个柳浩天给整走。

    离开千湖镇镇委大院,崔志浩立刻给公司财务打电话,让财务立刻逐一给千湖镇老百姓的账户上打入拖欠的补偿款以及利息。

    不得不说,很多事情,如果真的相干,还是非常容易的。

    只不过一个小时之后,崔志浩便接到财务的汇报,说是所有的钱都已经如数打入到老百姓的账户上去。

    与此同时,崔志浩也接到了手下的汇报,得知那两个从省里下来的年轻男女已经到了千湖镇镇**门口,柳浩天带着他们直接去了对面的小酒馆内。

    崔志浩担心会出现什么变故,所以立刻拨通了柳浩天的电话:“柳书记,我这边已经把所有的钱连同利息全都打入到了老百姓的账户上,你现在可以核实一下。我等你的答复。”

    柳浩天明白崔志浩担心的是什么,立刻拿出手机和群众代表取得了联系,三个代表很快就满是激动的说道:“柳书记,我们村的人全都已经到账了,我和其他村的联系了一下,他们的钱也全都到账了,还有利息,柳书记,谢谢你了,谢谢你了,谢谢了。”

    对方接连说了三声谢谢,语气十分激动。

    柳浩天却是微微一笑:“好,只要你们的钱到账就好,明天你们不会跑到镇委大院来逼我辞职了吧?”

    柳浩天开玩笑着说道。

    “不会不会,如果真的要去的话,我们也是去给您送锦旗的。柳书记,真的太感谢你了,我们整个千湖镇的老百姓都感谢你。说实在的,整整八年了,我们闹过,哭过,甚至有人死过,但是没有任何人帮助我们老百姓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你这个新上任的镇委书记上任第一天就敢拍着胸脯给我们老百姓立下军令状来解决此事,我们真的没有加过你这样的领导。柳书记,我是一个粗人,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是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今后你柳书记在千湖镇有什么需要我陈老三帮忙的,你尽管说。我绝无二话。”

    柳浩天笑了,陈老三的确不会说话,但是他的这番话听到柳浩天心中却暖洋洋的,他可以感受到此时此刻陈老三心中洋溢着的那股子暖意。

    “老百姓的心就需要用真情真意去温暖啊!”

    柳浩天想起了老爸柳擎宇经常说的那句话。以前他不懂,现在,他终于有些感悟了。

    老百姓就是这样朴实,你为他们做了些事情,他们都会记在心中的。

    就在陈老三表达着千湖镇老百姓对柳浩天的感激之情的时候,千湖镇已经沸腾起来。

    天星公司竟然真的在三天之内把拖欠老百姓的几千万征地补偿款全部发放完毕的消息犹如狂风一般,瞬间在千湖镇传播开来,几乎每一个镇委大院的人全都知道了。

    以前很多想要看柳浩天笑话、等着明天看柳浩天辞职的人此刻全都傻眼了。

    很多人都在讨论着柳浩天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让天星公司还钱的。有些人心中也开始暗暗盘算起来:“明天上班之后,自己是不是该重新站队了?”

    此时此刻,梁友德已经跑到了恒山县县城,他认为这次柳浩天必然无法完成三天之约,必然会失去镇委书记这个位置,所以,他准备提前活动活动,确保能够拿下镇委书记这个位置。他不想再等了。

    此刻,他原本正在陪着老领导在吃饭,突然之间接到了孟庆泽打给他的电话。

    他跟老领导道了歉之后,拿着手机到了外面,当他听孟庆泽说天星公司竟然已经把拖欠的征地补偿款发给老百姓之后,梁友德当时惊呆了

    过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梁友德这才缓醒过来,依然满脸震惊的问道:“老孟,你确定没有弄错吗?以崔志浩那个老扣的心性,他能把这笔钱痛快的还给老百姓?”

    孟庆泽苦笑着点点头:“这个事情绝对是真的,我小舅子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说他们村很多人都收到这笔钱了。时间上相差不多。应该是天星公司统一发放的。”

    “麻蛋!这个崔志浩,简直就是一个废物!”梁友德愤怒的狠狠一脚踢在垃圾桶上,顿时垃圾漫天废物。

    梁友德犹豫半晌,他还是拨通了崔志浩的电话:“崔总,我听说你们天星公司以及把拖欠的那笔征地补偿款给老百姓了吗?”

    崔志浩此刻的心情也糟糕透顶,听梁友德这样问,立刻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你也想要看我笑话不是?”

    梁友德连忙说道:“不会不会,崔总,我很好奇,以前我让你还钱的时候,你说你们公司没钱,为何柳浩天让你还钱,你就还了呢?难道这个柳浩天还有什么牛逼之处不成?”

    崔志浩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能够请得动省审计厅和省税务局联手对我们天星公司来展开查账,我也会把钱早点放给老百姓的。问题是你请的动吗?”

    梁友德顿时瞪大了眼睛说道:“这么说,这个柳浩天做到了?”

    “不然你以为呢?我崔志浩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吗?我已经通过各种关系打探过了,应该不会有错的。”

    梁友德彻底傻眼了。

    崔志浩还钱了,柳浩天明天不用辞职了,那么自己要想当镇委书记的梦想又破灭了。

    此刻,梁友德想要跳楼的心都有了,他今天请客的目的就是想要老领导和老领导请的一些人在柳浩天辞职之后帮自己说说话,争取把自己运作到柳浩天的位置上。

    但是现在,一切都完蛋了。

    梁友德真的很想哭,他很不甘心。崔志浩也是满脸的悲愤,他肉疼啊。对他而言,凡是攥在他手里的每一份钱都是他的,他谁也不想给。

    梁友德回到酒桌上,满脸沮丧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梁友德的老领导闻言略微沉吟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和对方聊了一会儿之后,挂断电话,表情有些疑惑的说道:“我刚才给省税务局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省税务局虽然和省审计厅开会了,但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地方提到了我们恒山县,更别提千湖镇了。我怀疑这里面有诈。”

    梁友德顿时就是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说道:“我去,该不会柳浩天这小子唱了一出空城计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不行,我得再核实一下。”

    随后,梁友德又给一个朋友打了个电话,求那个朋友在省审计厅那边打听了一下。

    等梁友德知道结果只会,站在那里,久久无言。

    老领导问梁友德:“梁友德,结果到底怎么回事?”

    梁友德苦笑着说道:“老领导,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崔志浩那么精明的一个人,竟然被柳浩天的空城计给忽悠了?”

    “怎么回事?”旁边有人问道。

    梁友德叹息一声,说道:“我刚才找人问了,省审计厅那边根本也没有在任何会议上提到咱们恒山县和千湖镇,至于省审计厅下到千湖镇的那两个工作人员,他们的确是去了,但是他们都是请了假的,在审计厅那边是有备案的,既然是请假,那么他们去千湖镇肯定不是为了公事。

    不过崔志浩之所以被忽悠了,和省审计厅内的传言有关。今天早晨的时候,省审计厅内的的确确传出过审计厅要对恒山县等县域的3000万以上企业展开核查。甚至有传言还直接指向了天星公司。

    不过此事现在回想起来,疑点颇多。省审计厅又怎么可能只针对天星公司这么一家公司呢?又怎么可能只针对我们恒山县呢?更何况,两个在审计厅请了假的人,手里又没有任何行政文件,又怎么可能跑到天星公司来查账呢?

    所以,我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柳浩天这宋无敌以及审计厅过去的王巨才、苏紫燕几个年轻人这是联起手来唱了一出空城计啊。

    崔志浩这老狐狸这明显是被柳浩天这个小狐狸给坑了啊。”

    梁友德说完,顿时全城石化。

    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柳浩天心也太野了吧,竟然敢玩这么凶险的手段,要知道,这个空城计一旦被识破一点点,柳浩天都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这小子真的敢赌啊!

    梁友德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崔志浩的电话。

    崔志浩听完梁友德的分析之后,脑门上的汗立刻犹如瓢泼大雨一般哗哗的往下流。

    他立刻拿出手机又摆脱几个朋友打听了一下,最终确定梁友德给他的消息是真的。

    崔志浩气得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使劲的用手锤着桌子满眼怨毒的说道:“柳浩天啊柳浩天,你太他妈的阴险了,竟然敢如此把我崔志浩玩弄于股掌之间。你这是在找死啊!”

    说完,崔志浩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廖德华的电话怒声说道:“老廖,找几十个兄弟,我们去镇委大院对面的小酒馆,柳浩天不是想要给他在审计厅的两个朋友接风洗尘吗?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