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的命名术〕〔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做局〕〔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大英公务员〕〔逍遥侯〕〔陆爷的小祖宗又撩〕〔都市之魔帝归来〕〔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剑道凌天〕〔秦烟陆时寒〕〔重生农家:种种田〕〔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24章 雷霆手段
    !

    柳浩天进门之后,便发现了现场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但柳浩天并没有在意,而是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属于他的一把手位置上,看所有人委员全都到齐了,柳浩天这才淡淡的说道:“各位,今天之所以召开这才紧急会议目的只有一个,我们千湖镇派出所有人太过分了,竟然把镇委镇**的任务安排不放在眼中,导致林芊芊记者的摄像机和存储卡全部被带走,这种行为,严重损害了我们千湖镇镇委镇**的威信,严重损害了我们有关部门的形象,所以,必须要对这种行为给予最严厉的惩处。所以,我建议,立刻开除负责这次安保工作的杜玉柱、简广波等人。并对千湖镇派出所所长段振天给予撤职处分。”

    柳浩天说完,特地前来列席本次会议的派出所所长段振天当时便狠狠一拍桌子,怒视着柳浩天说道:“柳浩天,你简直欺人太甚,我们千湖镇派出所为了本次安保工作,几乎全所动员,目的就是为了能够确保林芊芊记者物品的安全。

    是,这次安保工作的结果的确不尽如人意,但是,整个过程,我们千湖镇派出所可谓殚精竭虑,我整个晚上都待在派出所内值班,随时准备应对各种突发的状况。

    但是,不要忘了,我们是严格按照你柳书记的要求在你的办公室内安排了四个人来严防死守的,但是,面对十几个携带管制刀具的蒙面歹徒,难道你要我们的工作人员拿性命去拼吗?你柳浩天书记口口声声说为了千湖镇的老百姓,难道我们的工作人员就不是千湖镇的老百姓吗?他们全都是土生土长的千湖镇老百姓。”

    段振天这番话还是很有鼓动性的,他说完之后,现场很多人全都眉头紧皱着看向柳浩天,眼神之中不满之一很浓。

    柳浩天不慌不忙看了段振天一眼说道:“段所长,你确定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真实可靠吗?”

    “当然,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亲身经历、亲自安排的,有什么不可靠的?柳浩天,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不成?”段振天满脸的愤怒:“如果你我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们以后如何展开工作?到底是你柳浩天一意孤行、乾坤独断还是我段振天太过于挑剔?我相信现场各位委员们看得非常清楚。柳浩天,你虽然年轻,但既然坐在一把手这个位置上,就应该懂得身为一把手应该团结所有人员,把精力全都放在发展我们千湖镇的经济上,放在保障民生上,而不是为了你心中所谓的理想,四处树敌,怀疑一切,好像就只有你柳浩天一个人是为了千湖镇老百姓着想一样,恕我直言,你柳浩天根本就是在沽名钓誉!”

    今天段振天也豁出去了,因为他看出来了,今天柳浩天这是打算连他也一起拿下的节奏,如果他再不反击的话,一旦柳浩天的提议成为既定事实,到时候他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段振天的这番话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孟庆泽直接拍着桌子说道:“段所长说得太好了,柳浩天就是一个沽名钓誉之人,身为我们千湖镇的一把手,你口口声声说为了千湖镇老百姓,但是,你有没有看到,虽然你帮助老百姓要回了所谓的征地补偿款,但是现在,我们千湖镇老百姓有多少人处于失业的状态?甚至可以预计,今年我们千湖镇财政收入将会直接腰斩,到时候恐我们现场这些人怕发工资和福利都很困难,这就是你的一心为民啊!说得比唱的都好听啊。到时候我看那些失业的老百姓跑到镇**来闹事的时候,你柳浩天如何应对!柳浩天,我孟庆泽不服你!”

    孟庆泽早就对柳浩天不满了,今天,随着段振天带起了节奏,他毫不犹豫的第一个站出来炮轰柳浩天。

    梁友德充满鼓励的看了孟庆泽一眼,让孟庆泽顿时感觉到战斗力爆棚,看向柳浩天的目光变得更加自信和锋利。

    这时,副镇长段春风也抬起头来,冷冷的看向柳浩天说道:“柳浩天,你这个人虽然有胆量,有魄力,但是,你却缺乏基层执政经验,你的那一套或许在部队的时候还管用,但是现在我们是地方,我们地方的治理有我们的规律和规则,你不能把你在部队的那一套全都带到地方上来,在我们地方,必须要综合权衡,考虑各方平衡,我非常赞同你一心为民的口号,但是,为老百姓做事必须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蛮干,你现在的做法很有可能会冷了我们千湖镇广大基层公务人员的心,如果他们都不愿意为我们千湖镇出力了,我们千湖镇的工作怎么可能抓的起来?到时候,你柳浩天成了光杆司令了,你还怎么为老百姓做事?柳浩天,不是我说你,你太年轻了,太胡搞了,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

    段春风用一种长辈对后辈的语气,以一种近乎于谆谆教诲的方式说出了他的观点,虽然他的这番话没有孟庆泽那番话大刀阔斧,但这是钝刀子割肉,疼入骨髓,虽然貌似温和,实际上柳浩天已经被他扁的一文不值。

    宋无敌突然冷哼一声说道:“孟庆泽,段春风,你们说够了吗?骂够了吗?但是,我想要问你们一句,你们口口声声说柳书记做事不讲究规则,那么请问,柳书记做的哪件事不讲究规则了?恐怕你们少说了一个字,柳书记是没有按照你们千湖镇所谓的潜规则去行事吧!

    但是,我宋无敌偏偏就欣赏柳书记这种无视各种潜规则,直接一心一意为老百姓做事的做事风格。

    是,柳书记的确没有基层工作经验,但是他一上来就解决了我们困扰了我们千湖镇老百姓八年之久的征地补偿款问题,我想问问各位经验丰富的老同志们,你们经验丰富,但是这个问题你们给老百姓解决了吗?

    没有吧!既然你们解决不了,为什么柳书记解决了你们却处处唱反调甚至讽刺柳书记?恐怕是因为柳书记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影响到你们某些人的个人利益了吧?不要把话说得冠冕堂皇的,更不要用没有基层工作经验来给柳书记扣帽子,实话实说,我真的很鄙视你们其中的一部分人,你们想要混日子或者想要和天星公司勾结起来捞取好处那是你的问题,但是,请不要用冠冕堂皇的话来攻击柳浩天书记,我宋无敌挺他到底!”

    说话之间,宋无敌直接把自己的水杯狠狠的蹲在桌子上,水洒了一桌子,但是宋无敌却直接无视,冷厉的目光在现场每一个人脸上逐一扫过,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让原本有些一面倒的气氛一下子平衡了起来。

    柳浩天的目光扫过宋无敌,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他没有想到,这个胖子竟然敢直接向这些千湖镇本土势力叫板,尤其是他刚才所说的这番话,太有分量、太犀利了。

    这才叫字字珠玑、字字如刀啊!

    有些时候,语言是一门艺术,更是一门战斗的武器。

    而很显然,这个胖子绝对是此道的高手。

    宋无敌说完,孟庆泽和段春风全都脸色难看,看向宋无敌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会议室内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梁友德缓缓抬起头来,冷冷的说道:“宋无敌同志,你口口声声说别人乱扣帽子,难道你不是在乱扣帽子吗?我看我们还是今天这次会议的主题上来吧,柳浩天同志口口声声说要处理杜玉柱副所长四人,怎么着也得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吧?如果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很好的完成他所期待的任务,那么他们也仅仅属于工作失职而已,给予一个记大过处分已经足矣了!

    既然宋无敌口口声声说你柳浩天讲究规则,那么就请你按照我们的规则来吧?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可不是你说开除就开除的,更何况是你还想要免去段振天所长的职务,没有足够的理由和证据,别说是你柳浩天了,就是县领导和省领导,也不能随意处分别人吧?否则的话,我们千湖镇岂不是成了你柳浩天的一言堂了,对于这样的结果,不仅我们这些人不能容忍,恐怕我们千湖镇所有基层工作人员也不能容忍!因为我们千湖镇是有规矩、讲法治的地方。”

    梁友德不愧是老狐狸,说话往往一针见血,直刺要害。

    如果柳浩天此刻拿不出任何证据,那么柳浩天这次会议必然折戟沉沙,彻底失去威信。

    梁友德说完,孟庆泽和段春风等人全都眼前一亮,充满不屑的看向柳浩天,在他们看来,柳浩天这次必然会一败涂地。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刻的柳浩天却是不慌不忙,用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目光看向了杜玉柱说道:“杜玉柱,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们所说的被十几个黑衣蒙面人抢走了我抽屉里的摄像机之事可是真的?可有人证?”

    杜玉柱说道:“当时整个镇委大院只有我们四个和门卫在值班,那个时候门卫早就睡着了,怎么可能有人证?”

    “你所说的可是真的?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吗?”

    “千真万确。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杜玉柱说完,柳浩天直接一拍桌子,冷笑着说道:“好,既然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那今天这个责任你承担定了!”

    说完,柳浩天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会议室内的视频会议系统,直接将手机上的一段视频监控视频投屏到了正前方的电视上,冷冷的说道:“杜玉柱,梁友德、孟庆泽、段春风,你们都瞪大了你们的狗眼好好的看清楚了,你们看看杜玉柱所说的被拿着管制刀具的蒙面暴徒挟持不敢反抗任还被对方拳打脚踢了一番的场景到底有没有出现。”

    此时此刻,电视上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

    的确有蒙面人进入了柳浩天的办公室,但不是十几个,而是三个人,而且进入之前,对方还敲了敲房门,杜玉柱亲自走过去打开房门,还和对方握了握手,对方还给杜玉柱递了一根烟并为其点燃,然后任由对方走到柳浩天的办公桌前,撬开了抽屉拿出了摄像机,最后那三个蒙面人离开的时候,送给了杜玉柱一个黑色的包袱,等三个蒙面人离开之后,杜玉柱从包袱里拿出两叠人民币丢给了其他三人,他自己则拿了三个,说剩下的交给段振天所长。

    等这段视频播放完之后,杜玉柱、段振天、梁友德、孟庆泽、段春风等人全都傻眼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在他自己的办公室内按照了监控系统。而他们那么多人进进出出柳浩天的办公室竟然谁都没有发现这摄像机到底安装在了什么地方。

    也直到此时此刻,梁友德突然感觉到后脊背一阵阵发凉,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中计了,恐怕今天这个局面,是柳浩天早就算计好的。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提出把摄像机和存储卡存放在他的办公室内并让自己负责派人保护呢?

    这是一个完美的圈套!

    一瞬间,梁友德头大大汗淋漓。

    柳浩天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视死如归魏君子〕〔雪中悍刀行〕〔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谢邀人在洪荒刚成〕〔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真没想重生啊〕〔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地摊卖大力〕〔我有一个剑仙娘子〕〔诡秘之主之卷毛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