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地煞七十二变〕〔战婿归来〕〔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星河归来当奶爸〕〔玄浑道章〕〔史上最强小神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秦朗苏倾慕〕〔地表最狂男人〕〔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64章 现场办公
    !

    柳浩天默默的注视着周炳华,他可以感受到此时此刻周炳华内心那深深的痛苦和强烈的自责。

    不过柳浩天非常理解周炳华,毕竟,虽然周炳华是县委一把手,但是毕竟在之前的三年时间里,周炳华一直受到了赵国柱等人在权力上的钳制,再加上天星集团异常强势,而杜贵斌等人欺上瞒下,周炳华就算再有本事,恐怕也没有办法面面俱到。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此时此刻,柳浩天可以感受到周炳华处理此事的坚定决心。

    就在所有人认为王巨才都已经说完的时候,王巨才再次语出惊人:“各位领导,如果大家认为化肥厂所造成的污染也仅仅是如此的话,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化肥厂的污染,不仅仅是污水的污染,还有空气污染,而且空气污染的程度十分严重。

    我相信,各位领导每天坐在办公室内,只要你们打开窗户就可以闻到整个县城上空的刺鼻的味道,或许你们已经早就闻得习惯了,所以对此事并没有特别重视,但是,作为一个外来者,我非常的不习惯这里那刺鼻的味道。

    而作为一个环保局局长,通过我的调研,我已经确定,自从化肥厂建成之后,县城周边的居民一直在忍受着这种刺鼻的味道。

    而最让我感觉到震惊的是,我查询了一下我们恒山县县城的空气质量相关的数据情况,结果却发现,我们恒山县每年空气质量达到优秀的条件竟然有160多天,而真正有污染的天数不足100天。

    看到这个数据,我不由得呵呵了。

    各位领导,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几年内,我们恒山县在空气质量这一项的数据监测中,严重造假。

    而我们环保局到现在竟然还没有人为此来承担责任,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更不知道各位领导对于这样的数据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但我想要说的是,这样的数据严重失实,对于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我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从前期所调查到的情况来看,环保局内部一些负责大气质量监测的工作人员与空气质量监测数据提供商之间相互勾结,在数据上弄虚作假,等到所有证据全部收集完成之后,我会对所有责任人给予严厉的惩处,最轻的也是开除公职。”

    说到此处,王巨才的目光看向了化肥厂那粗大的烟筒,沉声说道:“各位领导,排污口我们已经看了,视频也已经拍摄好了,现在我们去厂区内看一看吧。”

    说着,王巨才一马当先向前走去。

    柳浩天紧随其后,其他人跟在后面。

    柳浩天对于王巨才今天的表现十分满意。

    他暗暗庆幸,自己为了把恒山县的工作抓起来,不得不把王巨才忽悠过来担任局长。

    不得不说,王巨才这个胖子虽然爱情情商有些低,但是做事能力真的很强。最关键的是,这个胖子做事太仔细了,几乎没有给人留下任何的漏洞。

    在这一方面,柳浩天都自愧不如。

    当王巨才等人来到化肥厂门口的时候,却直接被门卫给拦住了,即便是王巨才曝出了他环保局局长的身份的时候,门卫依然满脸狂傲的看着王巨才说道:“不好意思,别说你是环保局局长了,就算你是恒山县的县长,没有我们董事长的批准,你们也没权进入我们化肥厂。”

    王巨才满脸苦笑着看向柳浩天:“柳县长,我没招了。”

    柳浩天也没招,但是,柳浩天却有办法,他目光直接看向赵国柱说道:“赵县长,您听到了吗,人家说了,就算是你这个恒山县的县长来了,没有他们董事长的批准也进不了化肥厂。看来您这个县长在化肥厂这边也没啥人尊敬呀!”

    赵国柱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看了那名保安一眼,直接看向杜贵斌说道:“杜贵斌,化肥厂是你负责联系的企业,怎么进门就看你的了。”

    杜贵斌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没有想到,化肥厂的保安竟然这么嚣张,居然当着赵国柱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这让他感觉很没有面子。

    尤其是此时此刻,赵国柱脸色阴沉的可怕,很明显,他非常的不高兴,而这种不高兴中也包含了对自己的不满。毕竟,化肥厂是自己负责联系的企业。

    想到此处,杜贵斌也顾不得其他了,因为他清楚,赵国柱这个人非常要面子,如果今天要是不把这个面子给找回来的话,恐怕自己以后在县政府那边的话语权会受到极大的削弱,赵国柱在县政府里面的权威是毋庸置疑的,而他的手段杜贵斌也非常清楚,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敢得罪赵国柱。

    杜贵斌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天星集团办公室副主任李明涛的电话:“李总,你在化肥厂吗?”

    他之所以给李明涛打电话是因为他知道,李明涛作为天星集团办公室的副主任,平时在化肥厂这边担任总经理。

    李明涛接到杜贵斌的电话不敢怠慢,连忙说道:“杜县长您好,我现在就在化肥厂内,您有啥指示?”

    杜贵斌冷冷的说道:“李总,你们化肥厂的保安挺牛逼呀,我们周书记和赵县长带领我们整个县委班子到你们化肥厂来调研工作,他竟然不让我们进,还说就算是县长来了也不让进,看来你们化肥厂的管理当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呀。”

    李明涛听到这里,当时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杜县长,您别生气,我这就去门口迎接各位领导。”

    一边说着,李明涛一边急匆匆的往楼下走,一边往楼下走,一边给董事长崔德龙打电话,因为刚才杜贵斌在电话里已经明确的告诉他,这一次,恒山县整个县委班子的人都来了。这是要出大事儿的节奏啊。

    等他汇报完之后,人已经来到了化肥厂的门口,当他看到站在化肥厂门口那整整齐齐的县委班子领导之时,李明涛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

    李明涛来到门口,先是和周炳华以及赵国柱等各位县委领导打了招呼,然后直接迈步来到那两名保安面前,劈头盖脸的说道:“你们两个也太有眼无珠了吧,没看到今天来的都是我们恒山县的各位县委领导吗?像你们这样有眼无珠的混蛋之辈,简直是在给我们化肥厂找麻烦。从现在开始,立刻给我卷铺盖卷滚蛋,以后我们化肥厂的没有你们的位置。”

    那两名保安听到这里,脸色惨白,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来的全都是恒山县的大人物。

    把这两名保安训斥一顿之后,李明涛再次来到了各位县委领导面前,看向杜贵斌说道:“杜副县长,不知道各位领导今天前来是什么意思?”

    杜贵斌看向周炳华,周炳华看了柳浩天一眼,柳浩天说道:“今天我们想要实力的调研一下,看看化肥厂的生产状态和环保情况。麻烦李总让人打开大门,我们想随意的看看,就不必派人跟着了。”

    李明涛虽然对柳浩天恨之入骨,但是现在柳浩天却代表的是县委的这些人,所以他不敢怠慢,只能先让人给每个人拿了一顶安全帽让大家带上,随后,众人跟着柳浩天和王巨才,进入了化肥厂内,随意的走动着。

    王巨才找一个视野不错的位置看了一番之后,直接带着众人来到了冒着浓烟的烟囱下面,用手一只那烟囱冷冷的说道:“李总,咱们是老熟人了,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们化肥厂是不是没有安装烟气处理的相关设施?”

    李明涛摇摇头:“我们安装了。”

    “安装的是什么设施?是哪个厂家生产的?什么品牌的?价钱是多少?”王巨才接连问了几个问题。

    李明涛摇摇头:“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这需要问我们的技术总监。不过他现在不在厂区内,如果王局长想要了解的话,可以等他回来我让他把相关的文件发送给你。”

    王巨才冷冷一笑:“李明涛,难道你站在此处,闻不到空气里那刺鼻的气味吗?”

    李明涛淡淡的说道:“不是所有的化肥厂都是这样的吗?也不是我们一家如此。难道王局长你对我或者对我们化肥厂有偏见吗?”

    王巨才冷声说道:“李明涛,我刚刚上任,为什么会对你们化肥厂有什么偏见呢?请你不要岔开话题,更不要跟我玩什么太极推手。”

    一边说着,王巨才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你们到了吗?”

    “局长,我们已经到了。不过门卫不让进。”

    王巨才转头看向李明涛说道:“李明涛,我发现你们化肥厂的门真的好难进呀,不仅这些县委领导进不来也就罢了,我们环保局的人竟然也进不来,不知道化肥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难道你认为我们环保局没有权利进来吗?还是你有别的什么意思?”

    李明涛眉头一皱:“我们化肥厂从来都是遵纪守法的,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的话可能也只是误会。”

    如果是在平时,李明涛根本就不会和王巨才废话,就是不让进,但是今天,当着现场这么多人的面儿,他不能不让进。

    所以说完之后,李明涛立刻给门卫值班室打电话,让他们把环保局的人放进来。

    环保局的人开着一辆汽车来到了柳浩天他们近前,王巨才冲着李明涛嘿嘿一笑:“李明涛,你不是说你们有各种烟气处理设施吗?”

    李明涛点点头:“当然有。而且我们的排放一项是达标的。”

    王巨才嘿嘿一阵冷笑:“是吗?难道你认为我们现场这么多人的鼻子都有问题吗?还是你认为通过对附近的空气质量监测系统做些手脚就可以蒙蔽天下所有人呢?

    忘了告诉你了,我上任的第1天,便直接从三家国内最好的环保设备厂商那里,临时租借了12台便携式环保监测仪器,可以随时随地对空气、污水、烟气、粉尘等进行现场监测。

    而且今天每个厂家都派了一名技术人员现场服务。

    下面,就由我们环保局的技术人员与厂家的技术人员一起来对你们化肥厂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臭氧、一氧化碳、pm2.5、扬尘、恶臭、大气重金属这些数据进行现场采样、现场监测。而且是三个厂家的设备同时现场对比监测。

    我相信,面对着这三家国内顶级环保仪器厂商的监测数据,你们化肥厂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到时候我们再对比一下安放在你们化肥厂内的空气质量监测仪器的监测数据。”

    王巨才说完,李明涛的脸色当时就苍白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个王巨才不过才刚刚上任,竟然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资源协调能力。

    最让他感觉到头疼的事儿,三大顶尖环保企业一起现场监测,谁敢造假,最关键的是人家都不认识他,又怎么可能为了她而砸自己企业的牌子。

    现场,各种仪器并排摆好,开始进行现场采样和监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各种数据陆续出炉。

    王巨才手中的数据清单越来越多。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李明涛表情却变得越来越严峻。

    因为王巨才并没有阻止他观看每一台仪器的监测数据情况,看完这些数据,李明涛的心在不断的下沉。

    作为化肥厂的总经理,他对于环保的相关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他意识到,今天自己真的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这个王巨才虽然比自己小很多,虽然很年轻,但是这小子做事滴水不漏,根本就不给自己一点点找到他问题并进行发难的机会。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数据清单全部出炉。

    而这时,王巨才也通过自己的手机将安装在化肥厂内的在线监测仪器的监测数据倒了出来打印好,一起摆在桌面上,然后,他面向各位县委常委,声音沉重的说道:“各位县委领导,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了解这些监测数据所代表的含义,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化肥厂现场的pm2.5是直接爆表的,其他的监测数据超过标准数据上百倍都不止。

    但是,安装在化肥厂内的空气质量监测仪的数据却仅仅比标准数据高了35%。

    这说明一个严重的问题,化肥厂内的仪器设备要么是设备厂商通过软件在进行造假,要么就是化肥厂内的工作人员,人为的对仪器的大气采样口进行了干涉。

    我们可以先去采样口看一看。然后我们再讨论其他的问题。”

    随后,王巨才带着众人来到了化肥厂楼顶,找到了大气质量监测仪的专用小房,并找到了采样口,王巨才直接指的采样口附近的三台大功率空气净化器说道:“各位领导,你们看到了吗,在我们环保局安装在化肥厂楼顶的大气监测仪器采样口的附近,他们准备了三台移动式大功率空气净化器,现场进行空气净化,并且现场将净化好的空气吹进采样口内,在这种情况下,监测出来的数据依然超过标准数据35%,由此可以看出,化肥厂的空气质量污染是多么严重。同时也可以看出,化肥厂在污染数据方面的造假是多么严重。”

    下面,我们回到监测现场,再将我们从他们排污口内带来的那两瓶子污水,请三大环保企业在帮我们测一下,检测一下化肥厂的污水排放的相关数据,包括cod、总磷、总氮、氨氮等相关的数据情况。”

    随后,当众人再次回到监测现场,王巨才拿出了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当着现场那么多县委领导的面儿从排污口提取的污水样品,交给了三大环保仪器企业,让他们现场检测。

    半个小时之后,数据全都出来了。

    王巨才看着那些数据,声音悲愤的说道:“各位领导,现在数据已经出来了,所有的污染参数全部严重超标,超过标准数据上百倍。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看到,恒沙河两岸几乎寸草不生的原因。

    现在,作为环保局长,我决定,立刻让化肥厂停产停业进行整顿,同时立刻上马烟气治理和水质污染治理等相关情况,什么时候能够确保各方面的环保数据达标了,什么时候可以向我们环保局申请在线检测,在线检测通过了才可以正式恢复生产。

    同时,鉴于化肥厂的严重污染,我们环保局要对他们开具罚单,罚单总额99.8万!还有,我们环保局将会继续就化肥厂所造成的污染展开深度调查,评估污染全部治理完毕所需要的费用,并评估结束之后,向化肥厂开具治理污染费用清单。”

    王巨才说完之后,目光看向众人说道:“各位领导,大家认为我们环保局这样做有没有问题?”

    周炳华直接开口说道:“没有问题,这事情我支持。”

    其他人也全都看到了今天现场严重的污染情况,也没有人反对。杜贵斌虽然想要反对,但是却没有敢现场说出来。

    李明涛看到那么多县委领导都出面了,他虽然有心想要反驳,但是,考虑到这些领导的面子,他连忙说道:“王局长,我们愿意接受县环保局的处罚,我们会立刻深刻反思,做好相应的善后处理工作。”

    周炳华看向柳浩天:“柳浩天,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柳浩天冷冷的看向李明涛说道:“李总,提醒你一下,根据新环保法的规定,对于违规违法企业,没有严格履行环保局相关要求的,死硬不改的,环保局是可以按日处罚的。”

    李明涛只是不屑的看了柳浩天一眼,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中的那股子强烈的鄙夷之态却溢于言表。

    柳浩天自然看出了李明涛的态度,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和众人一起离开了。

    王巨才直接和柳浩天回了他的办公室,落座之后,王巨才看向柳浩天问道:“老大,你说化肥厂那边会不会停产停业整顿呢?”

    柳浩天轻轻摇摇头:“我估计他们的尿性,根本就没有把我们的这次警告放在眼里,但是,对我们来说,必须要拿出足够的证据来才行,所以,今天晚上凌晨2:00,咱们哥俩还得再出去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