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的命名术〕〔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做局〕〔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大英公务员〕〔逍遥侯〕〔陆爷的小祖宗又撩〕〔都市之魔帝归来〕〔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剑道凌天〕〔秦烟陆时寒〕〔重生农家:种种田〕〔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91章 明修栈道
    !

    罗海超和孙海波两人全都被柳浩天此时此刻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霸道之气给震撼住了,他们的内心在颤抖着,他们的双腿在颤抖着,柳浩天那犀利的目光冷峻的盯着两人的眼睛,看着两人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股的凉意。

    尤其是柳浩天刚才所说的那番话,更是让两人感觉到心神不安。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他们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

    而就在两人的心开始动摇的时候,柳浩天缓缓的坐下,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语气缓和了一些:“二位,你们知道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矿长陈东风曾经亲自到了我们县纪委,明确的表态说,整个苍山岭铁矿收购案和他无关,恰恰是他发现了苍山岭铁矿探明储量与实际储量不符的现实。

    我相信你们应该很清楚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什么?他是为了撇清自己和整个世界的关系,他不想成为背锅侠。而你们两人,如果一口咬定此事和你们无关,那么仅凭现在我所掌握的地质勘探学的知识,就足以确定你们两人存在严重的问题,难道你们还要继续隐瞒下去吗?

    蝼蚁尚且偷生,难道你们就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心甘情愿的做一个不孝之子,不慈不仁之父,难道你们不知道,一旦你们坐牢了,会对你们孩子将来的升学考试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吗?尤其是在他们进入公务员等行政编制的时候,一旦查明你们现在的身份,难道你认为他们还有机会吗?他们能够通过政审吗?”

    柳浩天的每一句话,都犹如尖刀一般刺进了这两人的心里。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终于顶不住柳浩天的强大的心理攻势,交代了他们所知道的事实。

    原来,苍山岭铁矿的老板穆国丰在发现苍山岭铁矿储量已经不足的情况下,想要尽快将苍山岭铁矿出手,所以他盯上了北明市矿业集团。为了能够让苍山岭铁矿能够被北明市矿业集团高价收购,他拿出了10万元分别送给罗海超和孙海波,让他们做一份储量报告。并且向他们提出,由他本人找钻探队钻孔,并由地质队的工程师编录采样,而罗海超他们则授意手下的工程师不下井、不在现场监工、每隔两三天去取一次岩芯样品,进而给穆国丰造假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柳浩天听完两人的供述之后,眉头紧皱:“难道矿业集团就不知道你们造假了吗?”

    罗海超苦笑着说道:“按理说,以他们的经验,不可能发现不了我们造假,而且他们有自己的勘探队,而且他们的勘探队设备比我们还要先进,足以确定整个铁矿的实际储量,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他们依然花钱买了这个铁矿。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我就不清楚了。”

    孙海波也同样点点头,他们只是和苍山云铁矿原来的老板有过接触,和矿业集团接触的并不多。

    柳浩天听到此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冷笑,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矿业集团的副董事长李天鹏,要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导走向地质勘探队这边了。

    柳浩天估计,李天鹏肯定认为他们纪委这边要想调查清楚地质勘探队的事情,怎么着也得花上一两个月的时间,毕竟,要想弄清楚地址勘探里面的各种高精尖的知识和专业术语,必须有专家级的人物来配合调查,这个过程非常繁琐漫长。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是地理学的博士,对地质勘探学非常精通,省下了很多的时间。

    柳浩天随后让罗海超和孙海波两人在他们的口供上签字画押之后,吩咐两人可以直接回去了,不要告诉任何人他们已经向纪委坦白的事实。

    随后,柳浩天带人从地勘局离开。

    如果说以前的时候,方一鸣、袁天文他们这些人对柳浩天的认可只是基于柳浩天的职务和级别,对柳浩天的能力并不认可,但是此时此刻,当他们亲眼目睹了柳浩天在短短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就直接撬开了地勘局这两位总工程师的嘴,让他们干净利索的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方一鸣和袁天文两人对视了一眼,全都看到了对方脸上表情的凝重。

    他们看出来了,柳浩天这位年轻的县纪委书记不仅学历很高,在纪委的业务上似乎也十分精通,尤其是在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上,柳浩天在心理斗争上拥有着超高的天赋。

    跟着这样的领导一起工作,如果自己表现不出能力来的话,恐怕很快就会被淘汰。

    两人现在都特别想要表现自己。

    再返回县纪委的路上,方一鸣看向柳浩天说道:“柳书记,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出站北明市矿业集团内部,只不过矿业集团那边各种材料准备的相当详细,我们根本就无法发现任何的问题。

    所以我们要想突破,必须采取从内而外的方式,而矿长陈东风是我们目前能够掌握的唯一的线索,我相信他肯定知道一些事情,否则的话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躲藏起来。”

    柳浩天点点头:“回去之后,你们两人的主要任务就是寻找陈东风,想办法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

    第2天上午,白宁县的那间茶馆内,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在听着手下的汇报,当他得知柳浩天他们已经从北明市回到了白宁县,表情变的严肃了许多。

    “柳浩天他们在省地勘局那边有什么收获吗?”

    “从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柳浩天在省地勘局那边只是找了一些人谈话,也并没有带走任何人,从我们旁敲侧击得到的消息来看,省地勘局那边应该没有出什么问题,尤其是省地勘局那两个总工,据说他们使用了很多的专业术语,说的柳浩天和县纪委的那些人全都头晕脑胀,最终不得不狼狈离开。”

    戴着墨镜的男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非常不错。”

    就在这时,手下突然说道:“柳浩天他们从北明市回来以后,方一鸣和袁天文正在带着县纪委的人到处寻找陈东风。”

    戴着墨镜的男人略微沉吟了片刻,说道:“按理说陈东风应该不知道多少东西,他是后来被调过来的,而且柳浩天刚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安排陈东风主动上门去举报了,正常情况下,县纪委不应该怀疑陈东风的问题。

    我估计他们很有可能实在找不到线索了,所以不得不再次找到了陈东风,是否从他这里找出一些新的线索。

    这样吧,你安排一下,让陈东风先藏上趟他半个月,拖延一下时间,半个月之后,估计柳浩天他们的热情也就熄火了。”

    墨镜男想法很好,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柳浩天这次所采取的战术是人民战争,尤其是柳浩天在县纪委副书记的提拔任用这件事情上,充分考虑到了各个乡镇纪委书记的提拔与任用,所以,各个乡镇的纪委书记对于苍山岭铁矿收购案非常热情,很多人都在四处搜集了相关的素材,准备在柳浩天的面前露一露脸,至少让柳浩天记住自己,对于自己今后提拔很有好处。

    尤其是当柳浩天放出寻找陈东风的消息之后,第2天傍晚时分,柳浩天便接到了一个偏远山区乡镇的纪委书记打来的举报电话,说他发现了陈东风的线索,现在陈东风正躲藏在他们乡镇的一个偏远的山村。

    柳浩天立刻在电话里对这个乡镇纪委书记进行了表扬,同时立刻让方一鸣亲自带着几名县纪委的工作人员,赶往这个偏远乡镇,并在这位镇纪委书记的带领下,在一户农家院里将陈东风逮了个正着。

    陈东风看到方一鸣的时候,满脸的震惊,因为他躲藏这个地方已经足够偏远了,甚至交通都不方便,却没想到县纪委的人竟然直接找上门来了。

    方一鸣他们来的时候是深夜赶过来的,他们带走陈东风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看到,而且方一鸣和镇里的纪委书记作了交代,让他不要讲此事说出去,对方自然一口答应。

    几个小时之后,陈东锋出现在县纪委的讯问室内。

    柳浩天坐在陈东风的对面,冷冷的说道:“陈东风,我记得你上次来我办公室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说你和苍山岭铁矿收购案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么为什么你现在却跑到那么偏远的一个山村躲藏起来呢?为什么我们县纪委几次三番的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呢?而且还换了电话号码?”

    陈东风沉默不语。

    柳浩天微微一笑:“陈东风,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躲不藏,好好的配合我们县纪委的调查,那么我们县纪委对你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因为我刚来县纪委的第1天你就跑到我这里来举报了,于情于理我都不会怀疑你。

    但是现在,你却偏偏躲藏起来,这是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心虚了,这也恰恰说明你肯定掌握了一些情况。

    至于你躲藏起来到底是你自己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却可以从一些细节来分析推理一下,你帮我品评一下我的推理是否正确。

    首先呢,如果你躲藏起来是你自己的主动的想法,那么只会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所掌握的信息十分敏感,尤其是当你看到我们县纪委针对这个案子的调查力度开始加大以后,你意识到了自己处境的危机,所以想要躲藏起来。

    如果,你躲藏起来并不是你主动想要这样做的,而是别人要求你这样做的,那么同样说明两种可能性:

    第1种就是,有些人想要利用你来转移我们的调查视线,想要让我们始终将视线的焦点聚焦在你的身上,因为你躲藏起来了,肯定会让我们怀疑你存在着严重的问题。

    而从你所隐藏的地方来看,十分偏远,正常情况下,我们县纪委要想找到你不动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资源是不可能的,至少需要一两个月甚至两三个月的时间,所以,恐怕那些只是你躲藏起来的人的目的是为了拖延时间。

    至于第2种可能性,恐怕你现在根本就没有想明白,你就是他们手中的一枚棋子,他们想要把你推出来当挡箭牌。甚至我怀疑,在你躲藏一段时间之后,你很有可能会被这些人做掉,到那个时候,他们会说你畏罪自杀,甚至会炮制一些罪证完全栽赃在你的身上,到时候你死无对证,那个时候,我们县纪委想查也很难查出来,而且,由你作为替罪羊,我们县纪委也能够对上级领导进行交待了。”

    柳浩天这番话说完之后,陈东风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尤其是柳浩天最后的这番话,更是让他的脑门儿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雪中悍刀行〕〔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谢邀人在洪荒刚成〕〔人族镇守使〕〔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