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的命名术〕〔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做局〕〔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大英公务员〕〔逍遥侯〕〔陆爷的小祖宗又撩〕〔都市之魔帝归来〕〔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剑道凌天〕〔秦烟陆时寒〕〔重生农家:种种田〕〔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225章 翻手为云
    www..,最快更新柳浩天平步青云 !

    柳浩天冲着蔡瑞芬微微一笑:“蔡姐,其实王乐途的这个案件关键在于王乐途对他家人的担心,只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我估计以王乐途的精明,他的手中肯定还有别的牌可打,甚至不需要我们出面,他就能够自证清白。

    而如果我们直接介入此事,难度非常之大。

    第一,我们不是律师,很难从专业技术领域来推翻这个案子。

    第二,我们的人脉关系网络不足以支撑我们直接插手此事。虽然蔡姐有些关系,但是这种关系不能轻易动用,而且即便动用也会搭上很大的人情,完全没有必要。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首先要干的是将王乐途的家人安全的保护起来,让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放手一搏。我相信,他的心中比谁都憋屈,他一直在期待着一个契机,否则的话,他就不会在今天这种场合跟咱们演戏。”

    蔡瑞芬听完柳浩天的分析之后使劲的点点头:“浩天分析的很有道理,但现在的问题关键在于,我们应该如何去保护他家人的安全呢?这种事情恐怕需要请当地的派出所去做,但是派出所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为了王乐途这样一个案子,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就派人去保护他的家人。”

    柳浩天微微一笑:“这个问题倒没有什么难度,我直接动用个人的关系就可以解决了。”

    说完,柳浩天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小李子,上次喝酒的时候,你说你弄了一家安保公司,你那边的业务靠谱吗?”

    电话那头,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正带着一帮二十多岁的男人进行训练,他们的身上全都穿着迷彩制服,训练的强度非常大。

    气喘吁吁的接通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竟然是柳浩天,连忙示意手下们接着训练,他快步走到旁边,满脸兴奋的说道:“队长,我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吗,要说干别的不行,但是训练一批兔崽子绝对没有问题,退役之后第2年我就成立了安保公司,去年公司刚刚成立了一个精英安保部,专业提供最顶级的安全保护工作,我们公司可是成功的为北一省很多大型会议提供了安保工作,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毕竟,我可是队长你亲自训练出来的,出了差错,对不起队长啊!”

    说到此处,那个魁梧的男人突然明悟了什么,笑着说道:“老大,你有啥指示?”

    柳浩天笑道:“小李子,你亲自带着几个人过来一趟,到天木市来,我这边儿有几个人需要你提供一些保护。对了,别忘了带着你们公司的一些资质和案例过来,我有用。”

    魁梧的男人接到柳浩天的电话,十分兴奋:“哇,太好了,老大你终于召唤了,有酒喝没有?”

    “事情做好了自然是有的,做不好的话,哪里来的,哪里给我滚回去,不过这趟任务没钱!”

    魁梧男人满脸谄媚的说道:“老大能给我指示我就已经足够开心了,要是在要钱的话,岂不是太没眼力见儿了,老大放心,老大的事就是我的事儿,保证让您满意,不知道是保卫哪位嫂子呀?”

    “嫂子你个头,带人过来就行了,别废话。”

    说完,柳浩天直接挂断电话。

    蔡瑞芬此时此刻就站在柳浩天的身边,所以柳浩天和小李子之间的通话内容她听到了大半,等柳浩天挂断电话之后,蔡瑞芬满脸惊讶的说道:“柳浩天,你说的这个小李子不会是天盾安保公司的那位李天强董事长吧?”

    柳浩天点点头:“蔡姐,你也知道李天强?”

    蔡瑞芬点点头:“这位李总在咱们天木市可是大大有名啊,去年8月份,天盾安保公司承接了我们天木市首富的安保任务,在任务期间,我们天木市首富一共遭到了三次刺杀,全都被天盾安保公司成功拦截,并保护了这位首富的安全,而刺杀他们的人也全部被抓获归案,据说这些人其中有些是来自国际顶尖的杀手组织,但是他们竟然全都在天木市折戟沉沙,不仅他们这些人没有想到,就连我们天木市的那位首富也没有想到,他当时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花钱请了天盾安保公司前去保护他,他当时想让李总亲自出面,但却被李总拒绝了,李总说我们这位首富级别不够,他手下的人足以完成任务。

    事实证明,天盾安保公司的实力非常强大。

    我真没想到,柳浩天你竟然认识他们董事长,而且看你们谈话的语气,似乎他曾经是你的下属。”

    柳浩天笑了:“以前我不是当过兵吗,他是我手下的小弟。”

    蔡瑞芬闻听此言,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从李天强对待柳浩天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李天强对柳浩天是绝对的尊敬,哪怕他现在已经是一家实力很强大的安保公司的董事长了,对待柳浩天,也低调的吓人。

    由此可以看出柳浩天在李天强心中的分量。

    两个小时之后,李天强带着8个人来到了天木市,并给柳浩天拨打了电话。

    蔡瑞芬被李天强超高的行动效率给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柳浩天电话打完两个小时之后,李天强就已经带人赶到了。

    随后,蔡瑞芬带着柳浩天和李天强他们这些人直接赶到了王乐途的家中,见到了王乐途的妻子温小霞。

    温小霞是认识蔡瑞芬的,蔡瑞芬又给他和他的家人们介绍柳浩天以及李天强等人。

    柳浩天看向温小霞说道:“温大姐,今天我和蔡姐去看了一下王总,从王总的一番表演之中,我们领悟到,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家人的安全,他说有人曾经去威胁过他,让他不要把天木饮品的事情说出来,否则你们会有危险。

    现在天木饮品集团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必须尽快解决,而要想破局,必须得王总亲自出来主持局面,所以,我专门从省会北明市请来了我们北一省最专业的安保公司的老板亲自带着人先来保护你们家人的安全,有他在这里,你们尽管放心,当然,如果你们有什么事情需要出去办,最好和他们沟通一下,由他们全程陪同,确保你们的安全不会出现问题,这样王总才能放心的配合我们展开行动。我们会尽快让王总恢复自由。”

    温小霞连忙表示感谢,并表示会全力配合。

    第2天上午,柳浩天和蔡瑞芬带着温小霞再次来到了天木市第一监狱,见到了王乐途。

    有了温小霞亲自表态家里非常安全,王乐途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小心翼翼的对温小霞说道:“紫檀木,汝窑瓶,52373。”

    温小霞顿时呆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带着柳浩天他们离开了。

    5分钟之后,郑文东皱着眉头,嘴里喃喃的重复着:“紫檀木,汝窑瓶,52373,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这个王乐途真的还留有后手不成?这个后手放在哪里了呢?难道放在他的家里了吗?”

    想到此处,郑文东立刻拨通了孙天虎的电话:“老孙,帮个忙,派两个人到王乐途的家里去看一看,找一找紫檀木或者汝窑瓶,可能有什么保险柜的密码是52373,你拍两个偷盗高手过去。”

    一个小时之后,郑文东接到了孙天虎的电话:“老郑,把那两个人全都栽了,每个人被废了一根手指,王乐途的家里似乎有很厉害的人在保护着他们。”

    此时此刻,王乐途的家中,温小霞带着他们来到了地下室,打开了一个名义上并不属于他们家的地下室的房门,然后用52373这个密码,打开了里面三个保险柜里面的一个,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装在紫檀木里的汝窑瓶高仿品,直接将汝窑瓶摔碎,露出了里面一份隐藏的很好的文件,递给了柳浩天。”

    柳浩天拿着这份文件,打开手机,连上网络,登录了一个之后,输入了三个验证码,分别是紫檀木、汝窑瓶和52373。

    很快的,一份存有20多份视频和音频文件被下载下来,柳浩天和蔡瑞芬他们一一打开进行播放。

    等听完之后,柳浩天和蔡瑞芬全都惊呆了。

    因为这些视频和音频文件里清楚的记录了有王乐途主持的多次会议的详细内容。

    通过这些视频和音频文件足以证明,当初天木饮品集团与美国花期银行所签订的低息贷款合同并不是由王乐途主持的,而且王乐途坚决表示反对,而当时的总经理贺天德却强烈表示支持,而当时参与这次会议的还有国资委的总经济师魏志斌。

    魏志斌代表市国资委直接否定了王乐途的意见,并强行通过了这份低息贷款合同。

    拿到了这些文件,柳浩天心中感慨不已,这个王乐途还真的很有手段。

    要知道,在视频里,这次会议正式开始之前,魏志斌已经让两名工作人员现场对每一个参与会议的人进行搜身,并将他们身上的所有的通讯工具包括录音笔等可以进行录音录像的设备全部收集走,防止他们对这次会议录音录像。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王乐途依然将这次会议的内容清晰的录制了下来,由此可以看出,王乐途似乎早就预感到了这次危机的存在,并且提前做好了应对准备。

    柳浩天做事比较简单粗暴,直接将这些文件现场发给了林芊芊。

    林芊芊看到这些文件之后,当时义愤填膺,用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一份慷慨激昂的长篇报道便新鲜出炉,这篇报道连同视音频文件首先出现在了北一省日报的官方网站上。

    在这篇新闻报道中,林芊芊义愤填膺的指出,当初天木市给王乐途定罪的最核心的要素就是他违规与美国花期银行签订了低息贷款协议,而恰恰是这份低息贷款协议,导致了天木饮品集团的危机,而且,美国花期银行还指责王乐途收受了他们的贿赂。

    在这份电子版的新闻报道中,有一个王乐途自己录制的视频,在这份视频中,王乐途语气沉重的说道:“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很有可能会被郑文东等人算计,甚至成为他们这些人追求自己政绩的替罪羊,他们为了追求自己的政绩,可以不顾及美国花期银行以及三大投行所设下的这个十分危险的布局,他们总认为美国人是救世主,他们认为美国人会帮助天木饮品来发展,但我坚定的认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什么救世主,尤其是美国人,更不可能会那么好心为我们天木饮品的发展提供低息贷款,这绝对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布局。

    但是以我个人的力量,无法阻止为了自己政绩而铤而走险的郑文东等人,我估计接下来我很有可能会被他们栽赃陷害,甚至锒铛入狱,我这份视频的录制时间是*年*月*日,我只是希望通过录制这份视频以及提供那次关键会议的是音频文件来证明我自己的清白。我不想成为这些人的替罪羊。”

    当林芊芊的这份电子版的报道材料出炉之后,很快就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郑文通等人为了向柳浩天施压,再次在网络上炒作了天木饮品的危机,既然提到了这次危机,必然会提到天木饮品危机的制造者王乐途,当时给王乐途的头上安插了不少的标签。

    所以,天木饮品危机已经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当林芊芊的这份证据翔实的报道出炉之后,一下子就火爆起来。

    尤其是林芊芊文笔老辣,情绪渲染十分到位,很多读者看完林芊芊的这份新闻报道之后,全都义愤填膺。甚至有些人直接将电话打到了天木市纪委和北一省省纪委,强烈要求重新彻查天木饮品危机事件,同时还给王乐途一个清白。

    郑文东等人很快也看到了这份报道,郑文东吓了一跳,立刻联系了天木市的副市长杜洪生:“杜市长,事情有些不太对头,省日报社的那个记者林芊芊又搞事儿了,她发的一篇报道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王乐途的事情可能要被翻案了!”

    杜洪生立刻上网查看了一下,顿时脸色大变。

    郑文东满脸焦急的说道:“杜市长,您要不要动用您在省里的关系,让省日报社将这篇报道赶紧撤下来,否则的话,一旦这个事情发酵起来,我们会非常麻烦。”

    杜洪生苦笑着摇摇头:“这篇报道已经撤不下来了,现在大众舆论已经发酵了,如果真的撤下来了,也许会激起更大的反弹。

    尤其是发这篇报道的记者是林芊芊,这可是在省委陆书记面前都挂了号的记者,陆书记对他的报道往往会十分关注,所以现在,我们要想平息事件,光想着堵是不可能的,必须要进行疏导。

    现在我们能做的是尽快把王乐途放出去,只要王乐途放出去了,这次事件的影响力就会降到最低,到时候只需要一个新闻发布会,一个道歉,就会让这次事件彻底平息。”

    郑文东苦笑着说道:“我们那么辛苦才把王乐途弄进去,如果把他放出来了,岂不是会非常麻烦?”

    杜洪生淡淡一笑:“以前或许会很麻烦,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天木饮品集团那边早已物是人非,王乐途就算真的回去了,也掀不起多大风浪,随他去吧!”

    杜洪生的影响力很大,办事效率也很高。

    新闻报道发出来的第2天,天木市便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宣布王乐途事件经过详细调查,王乐途是冤枉的,已经正式恢复了自由。并且有关部门正式向王乐途赔礼道歉。

    柳浩天自始至终一直都冷眼旁观,他亲自到第一监狱的门口,将王乐途带上了汽车。

    王乐途紧紧的握着柳浩天的手说道:“柳主任,谢谢,谢谢你和蔡主任了,如果不是你们,恐怕我很难恢复自由。”

    柳浩天摆了摆手:“王总,如果你要感谢的话,你应该感谢我们现在正在大力推进的依法治国,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很多的冤假错案可以得到纠正。而且,你的案子,咱们市委严书记其实是清楚的,他之所以当时没有插手,是因为他想保护你,同时也是为了天木市的大局。

    所以,当我和蔡主任出手之后,天木市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对这个案子作出了反馈,不仅恢复了你的自由,还官复原职,继续由你担任天木饮品集团的董事长。”

    说到此处,柳浩天苦笑着说道:“不过王总,天木饮品集团已经今非昔比,尤其是在美国花期银行以及三大投行的推手之下,现在天木饮品集团已经濒临倒闭的边缘,而且各种问题非常繁复,现在是考验你个人能力的时候了!”

    王乐途微微一笑:“柳主任,天木饮品集团的问题我清楚,其实呢,天木饮品集团的敌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美国花期银行,另外一个就是以郑文东为首的利益集团。只要把握了这两个关键节点,天木饮品集团的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和美国的花期银行打官司!充分揭露他们假贷款真吞并的强盗行为!

    不过,柳主任,我估计,花期银行应该和这些利益集团有勾结,所以难度非常大,这就得看您的能力和人脉关系了!”

    柳浩天满脸自信:“谁敢动我们天木市老百姓的利益,我就敢和他硬拼到底!”

    王乐途看着柳浩天那淡定从容的脸色,内心深处升起了一丝敬佩:“看看现在柳浩天这位年轻的市国资委主任,这才是真正的一心为国一心为民,正是因为有了很多像柳浩天这样的精英干部,我们这个国家才能发展的这么快,这么稳!

    能够和柳浩天生在同一时代,这是我的幸运!”

    不过很快的,王乐途眼神之中再次浮现一抹凝重,因为他看到,贺天德的汽车已经停在了对面,贺天德正迈步向自己走来。

    贺天德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初把自己送进来的人之中可有他一份,现在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又来了?他想干什么?难道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他贺天德代表的是贺天成等人的利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雪中悍刀行〕〔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谢邀人在洪荒刚成〕〔人族镇守使〕〔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