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战神医婿〕〔信息全知者〕〔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大英公务员〕〔极品废少〕〔一世巅峰林炎〕〔收集末日〕〔娱乐超级奶爸〕〔乡村桃运小神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逍遥侯〕〔天王殿〕〔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332章 激将法
    www..,最快更新柳浩天平步青云 !

    柳浩天听到段正涛的训斥,只是微微一笑:“段副市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你给了我半年的时间,而我这里,可以向你保证,用不了半年,最多三个月的时间,房价就会平抑下来。

    而且我还要跟你说一句,房价之所以会有今天这种疯狂的增长,也和我在采取绥靖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至于我为什么会采取绥靖政策,我不方便和你言明,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降龙县老百姓的利益不会因此而受到损害。”

    说完,柳浩天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段正涛听着嘟嘟的忙音,脸色十分难看。

    车内,司马谋笑嘻嘻的说道:“老大,现在你可真是四面楚歌呀,不过我听你刚才的意思,降龙县房价的疯狂增长,你是有意为之?”

    柳浩天风轻云淡的一笑:“那是当然,有些时候,对于房价,对于资本的介入,堵不如疏。因为资本是趋利的,你越是封堵他,他越会疯狂,越会想方设法寻找各种漏洞,来达到他的目标。

    所以,我干脆听之任之,先让他们疯狂一下。让他们享受一下房价疯狂飙升,他们的资产在字面上的疯狂增长。”

    司马谋脸色唰的一下就苍白起来,瞪大的眼睛说道:“我去,老大,你该不会是想要关门打狗吧?”

    柳浩天笑道:“为什么不呢?既然这些外国资本把他们的脏手伸到了我们降龙县的民生产业上,那就要做好被斩断手的准备。”

    司马谋笑着说道:“老大,如果要是你不请我出山的话,你能搞定吗?”

    柳浩天点点头:“搞定他们是肯定没问题,但是我自己的那个办法我不想用,那个办法绝对不是最佳的办法,虽然能够最终摆平这些人,但是伤敌1000,自损,这不是我的目标。”

    当天晚上,金山县一家饭店包间内,柳浩天和金山县县委书记唐国春、县长张振松一起坐在饭桌旁。

    柳浩天笑着说道:“二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些人。”

    一边说着,柳浩天一边用手一指坐在自己身边的一个长相十分漂亮、身材十分火爆、留着一头乌黑长发的极品美女说道:“这位,是来自闷棍集团投资发展事业部的副总经理韩小宝。他是蒙棍集团董事长的孙女。”

    听到闷棍集团这4个字,金山县县委书记唐国春和县长张振松两人脸上全都露出了吃惊神色,因为闷棍集团现在已经成为了国内排行前10的大型产业集团,尤其是在文化旅游行业已经做到了首屈一指。

    至于说闷棍集团的董事长韩如超,两人更是如雷贯耳。

    虽然唐国春已经60来岁了,头发都花白了,但听到柳浩天的介绍之后,依然主动站起身来伸出手说道:“欢迎韩女士到我们金山县来投资考察。”

    韩小宝与唐国春握了握手,笑着说道:“唐书记,您客气了,我这次到金山县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我柳哥哥一个电话把我招呼过来的,不要看我,他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唐国春听到韩小宝的话之后先是一惊,但随后却是眼前一亮,他已经意识到,柳浩天这次到金山县来绝对是有着很大的目标的。所以他并不心急,只是静静的看着柳浩天。

    柳浩天又用手一指坐在韩小宝身边的那个长相帅的一塌糊涂、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却留了一个大光头、穿着大裤衩和千层底儿的老布鞋的男孩,笑着说道:“唐书记,这位是华恒集团副总裁,也是华恒集团董事长华恒老先生的孙子我华小熊。”

    听到华小熊这个名字,县长张振松心脏狠狠的抽动了一下,因为就在半个月之前,他去京都市跑项目的时候,曾经远远的见过华小熊一面,那个时候,华小熊就已经代表华恒集团参加了一些顶级会议,而与华小熊聊天儿的那些人全都是各省的大佬级别的人物,而身为一个小小的县长,张振松只能远远的看着,连凑近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现在,小熊这位华恒集团历史上最年轻的、还不到27岁的副总裁,竟然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表现的还如此的低调,这怎能让他不震惊呢?

    唐国春和张振松连忙再次站起身来十分热情的和华小熊握手。

    华小熊笑着说道:“二位领导,我今天来呢,就是带着两只耳朵过来听来了,柳浩天是我老大,他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这一刻,哪怕是已经濒临退休的县委书记唐国春早已经古井无波的心也开始剧烈的震动着。

    唐国春早就听过柳浩天的大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个能折腾的主,但是,柳浩天以往的折腾从来没有动用过任何的人脉关系,都是靠着他一个人在那里上下扑腾着。

    但是今天,柳浩天十分低调的来到了他们金山县,带着三个十分低调的年轻人,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得起柳浩天,因为他们早就听说柳浩天已经陷入了房价疯狂增长的困局之中,过不了半年就要被市里给罢免了。

    不过,考虑到柳浩天这家伙太能折腾了,他们也不愿意得罪柳浩天,所以这才安排了今天晚上的这场饭局来接待柳浩天。

    而到现在为止,柳浩天依然没有说出他来此的目的,但是这两位金山县的一二把手心中却已经活跃起来。

    就在这时,柳浩天又用手指着甘心净陪末座的看起来年纪比柳浩天他们这三个还要大一些的司马谋说道:“这位,是前南一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司马谋,现在也是我的得力助手。”

    听到司马谋的名字,刚开始唐国春和张振松两人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们认为司马谋竟然坐在末座上,恐怕应该来历和背景肯定不如韩小宝和华小熊这两个年轻人大,但是当听完柳浩天的介绍之后,有着雄厚背景的张振松突然瞪大了眼睛说道:“司马谋?该不会是那个让三省的省委大佬亲自出面相邀的国学大师吧?”

    司马谋连忙十分谦虚的说道:“国学大师肯定不敢当,我只是喜欢研究国学罢了,至于那三位省级的大佬,他们不过是跟我开玩笑罢了,以我的本事,怎么能让他们看中了。这都是外界的谣传而已。”

    虽然司马谋说的十分谦虚,但是张振松背景深厚,对于这里边的内情恰恰非常了解,他曾经听他老爹说过,在南一省,得司马谋者得天下。

    如果谁能请得司马谋出山,那么事业一定会辉煌无比。

    只是可惜,司马谋这个年轻人自恃甚高,一些省委常委级别的大佬都不放在眼中。

    但是张振松却万万没有想到,司马谋这种顶级的智库型专家竟然心甘情愿的担任柳浩天的助手,而且看他今天的座次,明显是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敬陪末座。

    这一刻,不管是唐国春也好,张振松也罢,两人全都被柳浩天所表现出来的这种雄厚的底气给震慑住了。

    且不说韩小宝和华小熊这两人背后所代表的巨大的资本力量,仅仅是司马谋一个人就足以让这两人震惊得无以复加了。

    要知道,这位司马谋可是连很多省委大佬都要把他奉为座上宾的顶级牛人,而现在,对方却心甘情愿的敬陪末座,那么这柳浩天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呢?他到底有什么身份和背景呢?

    这一刻,唐国春和张振松两人心里好像开锅了的沸水一般,翻腾不止。

    彼此介绍完之后,众人落座,唐国春满脸兴奋的看着柳浩天说道:“柳书记,我想你如此仓促的到访我们金山县,应该也是有所为而来吧?”

    柳浩天点了点头:“唐书记,张县长,我相信,你们应该听说过,现在我们降龙县已经陷入到了房价疯狂飙升的时代,甚至你们应该听说过,市里领导只给了我半年的时间要我平抑房价,做不到的话会直接把我免职。”

    两人全都轻轻点了点头,这个事情他们的确听说过。

    柳浩天又接着说道:“我今天过来找二位,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合作共赢。只要二位愿意登上我的这条目前看起来残破不堪的破船,那么你们金山县和我们降龙县的老百姓都将会因此而受益匪浅。”

    听柳浩天这样说,唐国春脸上倒是没有太大的波澜,毕竟他马上就要退休了,顶多还有半年的时间,但是张振松却不一样,张振松今年只有43岁,而他在县长这个位置上已经呆了两年了,如果要是他能够做出很大的一份政绩的话,那么提升县委书记应该是板上钉钉的,所以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份足够耀眼的政绩。

    不过张振松做事很有分寸,他并没有越俎代庖,而是目光看向唐国春。

    而这一点,恰恰是唐国春非常欣赏张振松的地方。

    唐国春虽然快要退休了,但是他的关系网络还是相当深远的,他早就知道张振松大有来头,但是,张振松做事十分低调,和他相处得非常和谐,而且在做事的时候比较尊重他的意见,因此,唐国春反而不愿意去和张振松争权,在很多事情上都让张振松放手去做,两人可以说是做到了相敬如宾。

    唐国春看到张振松的表情,便知道张振松的心意了,目光看向柳浩天说道:“柳书记,虽然我马上就要退休了,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和张县长愿意为了我们金山县老百姓的未来和幸福,做出一份努力,如果你有什么好的合作方案,可以尽管讲出来。”

    柳浩天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司马谋。

    此时此刻,桌上的菜并未上来,大家只是在喝茶,所以,司马谋让服务员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弄走,将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地图平摊在桌面上,然后用手一指地图上的早就画好的区域说道:“二位领导,据我所知,在这一波次的房价飙升过程中,虽然我们降龙县是首当其冲,但是你们金山县房价也飙升了足足有百分之六七十,而且你们金山县的经济发展比我们降龙县要稍差一些,所以你们那边,老百姓对于平抑房价的呼声也更高,柳老大曾经跟我说过,说两个月之前,你们县委大院曾经被老百姓围住了,很多县里的职工都表示买不起房,要求你们有所作为。

    而今天我们所带来的这个规划方案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降龙县与金山县合作,有你们金山县拿出2000到5000亩地,而降龙县这边出钱出人出力,我们共同打造一座大型经济适用房城镇社区。

    只要这个大型经济适用房城镇社区建立起来,至少可以解决几万甚至几十万老百姓的住房问题,相当于在我们降龙县与你们金山县之间再造了一座新城,而通过这座大型社区的建设,原本横亘在京山县和降龙县之间的那种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将会迎刃而解,不仅仅会带动这座新的大型城镇社区周边区域的发展,还能够带动降龙县与金山县之间的融合发展。”

    说到此处,司马谋又用手一指紧挨着这块儿红色的区域的绿色的区域说道:“二位领导,你们再请看,这块绿色的区域,也就是紧挨着这座大型经济适用房新型城镇社区的旁边,降龙县这边将会打造一个全新的高新技术开发区,这个项目柳老大正在规划,估计很快就会启动,只要我们这两个项目同步启动,那么未来35年之内,大型社区不仅仅会解决我们两个县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还能够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同时也能带动两个县的共同发展。

    而且你们完全可以在经济适用房的另外一边开辟一片区域,而那个区域可以作为降龙县这边儿高新技术区域的产业链条的从属企业,到时候,我们两个县以这个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和高新技术开发区为依托,将会完成融合发展。

    最为关键的是,只要这个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项目一旦启动,那么我们降龙县和你们金山县的房价将会一降到底,直接将回到正常的水平。”

    司马谋说完,唐国春和张振松两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久久无言,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柳浩天这边竟然提出了一个如此惊世骇俗的规划方案。

    20005000亩地,就可以做出多么庞大的大型社区?

    这一刻,两人全都被司马谋所提出来的这个疯狂的项目给震惊住了。

    张振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的剧烈的跳动着,他甚至看到了自己金灿灿的光明的仕途之路。

    这个项目一旦能够成功的话,这将会成为他张振松仕途之路上最为辉煌最为耀眼的、浓墨重彩的一笔政绩。

    到了张振松这个级别,他所追求的就是为国为民,青史留名。

    如果说是平时,这种项目他想都不敢想,因为这种大型社区所需要的资金不是一点半点,一般的投资商根本就拿不出来,但是,不要忘了,坐在他们旁边的可是两个超级富二代,尤其是华小熊,他可是华恒集团的副总裁,华恒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他能够调动的资金数量,以及华恒集团在房地产领域的地位,这些,都将会成为这个项目最有力的保证。

    而韩小宝,虽然看起来十分漂亮,跟花瓶一般,但是,张振松并不敢看轻这个女孩,因为在女孩的身后,靠着墙边放着一把黑漆漆的棍子。虽然这根黑漆漆的棍子看起来十分普通,但是张振松也早就有所耳闻,在闷棍王的家族系列中,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外出的时候带上一根闷棍,只有家族的嫡系人马,而且是未来有资格有能力继承闷棍家族产业的核心人物,才有资格手持一根木棍闯天下,而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就连张振松也是偶然的一次机遇,听到大人物在谈论此事的时候,以一种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

    所以,如果能够让这两位超级富二代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这个项目失败的几率几乎为0。

    现在,张振松终于明白,为什么柳浩天敢如此突兀的带着人过来洽谈合作事宜了,而且一口气就让金山县拿出20005000亩地。

    看来,柳浩天是笃定自己这人一定会同意这个项目的合作的。

    张振松的目光看向唐国春,使劲的点了点头。

    唐国春也是心潮澎湃,原本他都打算退休了,对于政绩这方面也没有太大的需求,也不想再折腾了,但是现在,柳浩天却将一份有可能获得天大政绩的机会摆在了他的面前,要说他不心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这个项目真的能够在他退休之前就得以实施的话,那么,他退休之后,享受副厅级待遇那是铁板钉钉的。

    甚至这个项目如果影响力真的很大的话,退休之后,再去市政协服务几年,到时候享受一个正厅级退休待遇也是有可能的。

    唐国春轻轻点点头:“好,只要这个项目真的有你们所说的那么好的话,我们金山县干了!”

    张振松也立刻跟进:“我们金山县干了!”

    柳浩天听到两人这样说,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我还有一个想法,这么大片的土地如果全部建成经济适用房的话,肯定无法满足老百姓的真实需求,我们还应该准备出一些廉租房,给那些买不起经济适用房的家庭提供更低成本入住的机会。

    我们这样操作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切切实实的保障民生。”

    张振松略微犹豫了一下,看向柳浩天说道:“柳书记,我有一个疑问,像这种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项目一旦开建,所需要的资本绝对不仅仅是几十个亿上百亿,甚至上千亿都有可能,那么,作为资本投资方,难道华小熊和韩小宝二位,能眼睁睁的看着投入这么多的资金却不能获利吗?这似乎违背了资本运作的规律。”

    柳浩天微微一笑:“张县长,你的这个担心我非常理解,不过呢,你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毕竟,一旦这个项目真正进入了实际操作期间,一定会进行公开招标,我只希望这个项目在运营期间,能够公平公正的进行招投标。”

    唐国春笑着说道:“柳书记,这一点你尽管可以放心,我老唐马上就要退休了,什么都不在乎了,我只在乎我退休之前,能不能给我们金山县的老百姓在做最后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

    所以在公平公正进行招标的问题上,我不惧怕来自任何一方的压力,谁要是敢在这个事情上玩弄手脚,我大不了不要退休金了,我也要和他们大闹一场,我倒是要看看那些想要横插一手的人有没有胆量和我撕破脸!

    我知道,这样的项目一旦开始招标,一定会有一大堆的苍蝇跑进来,但是没关系,我扛得住!”

    司马谋突然说道:“唐书记,您的一颗为国为民之心我可以理解,但是恕我直言,现在我们这个项目如果要想启动,有一个最大的障碍,那就是白鹿市的某些领导。

    因为从我们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来看,在这次整个白鹿市房价疯狂飙升的背后,某些市领导为了个人的政绩,放任房价持续飙升,并因此大搞土地财政,所以我担心,一旦我们这个项目立项,能否在市里获得通过是个问题。”

    柳浩天也苦笑着点点头:“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一点。”

    说到此处,柳浩天的目光看向张振松:“张县长,这个事情你能搞定吗?”

    张振松听柳浩天这样说,心中便明白了,恐怕柳浩天也听说了自己有些背景,所以想要借助自己的力量来让这个项目获得通过。

    张振松不由得冲柳浩天竖起了大拇指:“柳浩天同志,我算是服了你了,你这个年轻人简直是老谋深算呀,不过我喜欢。

    你放心,这个项目从立项到审批通过,我全包了!不过呢,我有一个要求,这个项目必须以我们双方的名义来共同立项,哪怕你们降龙县这边仅仅拿出100亩的土地也没有问题。因为我想和你柳浩天捆绑在一起。”

    说话之间,张振松底气十足。

    柳浩天轻轻点了点头,看来坊间的传闻还真是真的,张振松还真的大有来头。

    不过柳浩天的的确确很欣赏张振松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霸气。

    柳浩天笑了:“好,没有问题。那这个项目我们降龙县拿500亩的土地出来,你们金山县看着办,我们共同申报这个计划。”

    张振松充满欣赏的看了柳浩天一眼,张振松非常清楚柳浩天目前的处境,但是柳浩天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敢做出这样的承诺,这个年轻人真的不简单。

    当天晚上,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研讨后续的细节方面的事情。

    第2天上午,柳浩天回到降龙县,立刻召开了县委常委会,在这次县委常委会上,柳浩天直接提出了要征地500亩建设经济适用房的主张,而且明确表态,这个方案主要就是为了平抑降龙县的房价,对于柳浩天的这个主张,魏成虎但是没有反对,很轻易的在常委会上获得了通过。

    与此同时,金山县这边,县委常委会上很快也通过了投入2500亩土地建立大型经济适用房社区的规划方案。

    随后,柳浩天亲自来到了魏成虎的办公室,这让魏成虎相当意外。

    落座之后,柳浩天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魏县长,我现在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

    魏成虎眉头一皱:“柳浩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浩天没有在意魏成虎的不满,而是直接问道:“魏县长,我想请问你,你是否真心愿意把我们降龙县的房价将回到正常的水平?”

    魏成虎脸上有些吃惊的望着柳浩天,从柳浩天脸上那淡定的神情之中,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不过魏成虎此时此刻十分坦诚:“柳浩天,我魏成虎是降龙县的县长,我非常清楚如今高昂的房价给我们降龙县老百姓所带来的巨大的伤害。

    所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非常希望我们降龙县的房价能够降回到正常的水平。”

    柳浩天点点头:“很好,这才是真正有资格做我柳浩天对手的魏成虎。

    魏成虎,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需要你的大力配合。

    但是在我说出这个提议之前,我必须要提醒你一点,我的这个办法一旦实施,可能会受到来自市里面甚至是来自省里面某些利益攸关之人的强大的压力,甚至会影响到你我的官帽子,你敢不敢冒这个险?”

    听柳浩天这样说,魏成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看得出来,柳浩天现在用的是激将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