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长生〕〔锦绣农女种田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地煞七十二变〕〔战婿归来〕〔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星河归来当奶爸〕〔玄浑道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362章 突然离开
    www..,最快更新柳浩天平步青云 !

    就在现场所有人都在沉默着的时候,就在大家都在心情复杂的等待着苗德全的反馈的时候。

    李富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了几下,心中在飞快的权衡着。

    作为南一省财富排行榜前3的巨富的儿子,在他小的时候,他的老爸就不断的向他灌输一种思想,作为一名商人,你必须要时时刻刻去留意身边的机会,因为机会稍纵即逝。

    一个成功的商人一定是一个善于投机的商人,他总是能够把机会把握到最佳的状态,这样在机会到来的时候,他就能够迅速出击,进而获得最大化的利益。

    此时此刻,柳浩天突然直接批评苗德全,而苗德全的表情又是那样的严峻,到现在已经沉默了好一会儿了。

    那么很显然,此时此刻的苗德权心中一定是愤怒无比的,但是当着学员的面,他又无法直接发作。

    那么现在,是时候表现自己的时候了。

    这也是一种投机,政治上的投机。

    想到此处,李富凯直接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柳浩天同学,我认为,你刚才的指责完全是不知所谓。

    你以为那些自媒体人就很干净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些自媒体人做自媒体追求的是什么吗?

    他们追求的是流量,追求的是金钱和利益。

    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和利益,他们恐怕不会在乎自己的价值观导向。

    不是有一个曾经年收入过亿的超级大v,也就是你所说的自媒体人,因为他的价值观导向出现了严重问题,直接被点名批评吗?

    柳浩天,其实有句话你说的没错,你的观点的确有些偏激,你的情绪的确有些不稳,你以为你所说的这些是真知灼见,实际上,你所说的这些问题领导早就看在眼中,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时机不到吧。

    难道你认为咱们处级干部看到的事情,苗书记这种级别的领导会看不到吗?”

    随后,李富凯直接站在那里,对柳浩天全力开炮,从方方面面各个角度对柳浩天发动了反击,直接将柳浩天批判的体无完肤,到最后,他的批评逐渐升级,甚至将要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柳浩天当着苗德全的面儿所说出的这些事情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就是为了在苗书记的面前表现他自己,就是在危言耸听、哗众取宠!

    就在这时,柳浩天已经静音了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柳浩天只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没有任何动作,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他不能违反戒律。

    这个电话接连打了三次,柳浩天依然没有去接听。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展示在了柳浩天的手机屏幕上,这条内容很短,但是柳浩天看完之后,脸色却变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只有一句话:“医生,上次你救的那位老先生再次陷入昏厥,就在省委党校隔壁的宿舍楼8号楼305房间,请求急救。”

    看到这里,柳浩天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拿起手机站起身来快步向门外走去,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大声说道:“苗书记,我有个急事,需要出去一下。”

    柳浩天这话一说完,整个现场所有人全都惊呆了。

    要知道,此时此刻柳浩天刚刚表达完他那犀利的观点,而李富凯正在针对柳浩天展开一连串的炮轰,苗德全书记更是还没有直接表态,而柳浩天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要站起身来往外走,这怎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呢?

    柳浩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是害怕苗书记要批评他吗?还是想要表达对正在发言的李富凯的强烈不满呢?

    就算你柳浩天在有急事,难道你还能让苗书记在这里等着你不成?你能有什么急事?

    一时之间,所有的同学全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柳浩天,就连苗德全也是表情凝重,看向柳浩天的目光中多了一丝不满。

    要知道,苗德全可是柳浩天请来了,现在他这位堂堂的省委领导都没有走,柳浩天竟然要提前离场,不管是于情还是于理,根本就说不通。

    党校的常务副校长金向辉立刻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柳浩天,立刻给我坐回去。立刻,马上!”

    金向辉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的严肃,隐隐还有着几丝强烈的批评。

    柳浩天自然听得明白金向辉的意思,但是,柳浩天轻轻摇摇头,脚步依然没有停止,继续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应道:“金校长,对不起,我现在必须离开!一切等我回来再向二位领导解释。”

    说完,柳浩天拉开房门,走了出去,随后便是一路小跑快速离开。

    此时此刻,整个教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站在讲台上的苗德全。

    苗德全虽然心中对柳浩天非常的不满,但是,苗德全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沉声说道:“柳浩天同学既然有急事,那就让他先去吧,我相信,柳浩天同志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下面我点评一下柳浩天同志的发言。”

    苗德全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还想继续发言的李富凯一眼,用手示意了一下,说道:“这位同学,你先坐下吧。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狭隘。”

    一句话,李富凯的脑门上就大汗淋漓了,有些心虚的坐了下去。

    苗德全接着说道:“刚才的这位同学对柳浩天刚才的观点展开了一连串的批评,在我看来,这种批评是非常不客观的,充满了个人的主观意识,是要不得的。

    虽然,柳浩天刚才这些批评的观点十分犀利,但是,我承认,柳浩天大部分的观点还是很有价值的,也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们省里在这个领域所存在的问题。

    当然,柳浩天同学因为站位的原因,有些问题他看不到,不明白为什么在普通人看起来的的确确是问题的问题,我们这些省委领导却偏偏不去给予纠正和改变。

    这些事情,柳浩天同学现在看不到,但是等到以后,当她也站在省委领导这个角度再去反过来看待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就能够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去做一些改变。

    因为有些事情,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这里面是充满了十分复杂的辨证思维的。

    但是,总体而言,柳浩天同学今天的这番批评的言辞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字字珠玑,对我启发很大,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看到了在我们这个体系惯性思维方式的外面,还有着如此广阔的天地。

    我认为,有了柳浩天同学刚才所提出的这些十分犀利的批评,那么我们南一省在今后的这些工作中,肯定能够更进一步。

    所以,在这里,我要好好的表扬一下柳浩天同学。

    同时呢,我也对各位同学提一些要求,虽然我们是省委领导,但是既然我们承担了教员这个工作,那么同学们就不要再把我们当成省委领导来看待,我们更希望通过我们的教学,以及与大家的互动,听到一些来自你们这些基层同志们的声音,我们要听的是真实的发自内心的言论,我们要听到的是你们基层甚至是你们所看到的我们省里所存在的问题。

    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教学和讨论,能够激发咱们双方的思想的碰撞,能够让我们双方都能在这个教学的过程中获得巨大的收获。

    在这一点上,柳浩天同学看得清楚,做的到位,在这里,我也想请同学们放心,我们这些省委领导的心胸足够宽阔。我们不会因为像柳浩天同学这样说了一些批评和尖锐的言辞,就会对你们有所不满。

    相反的,正是因为柳浩天同学敢想敢说敢做,我反而更加欣赏他。因为他所表现出来的才是一个我们党员干部实事求是的精神。”

    苗德全说到这里,现场立刻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这一刻,李富凯原本得意洋洋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所看重的这次千载难逢的政治投机的机会,竟然变成了一次自己给自己挖的陷阱,不仅被苗德全点名批评,还让自己的形象一落千丈。

    亏大发了!李富凯心中暗暗惨笑。同时,他对柳浩天的恨意也就更加浓烈了。

    就在这时,苗德全的手机嘟嘟嘟的震动起来。

    一开始苗德全没有去管,因为一般情况下,如果谁给他打电话,如果他没有接,考虑到他的身份,对方不会在第2次打过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苗德全不得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冲着同学们歉意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说完,苗德全接通了电话,电话里立刻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声音:“德全,赶快回来吧,你爸突然又晕厥了。”

    听到这个电话,苗德全的脑门儿上一下子就冒汗了,他是一个孝子,听到这个消息,怎能不着急呢?

    连忙说道:“好的,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之后,苗德全沉声说道:“同学们,我今天的讲课就到这里了,同学们感兴趣的话,可以继续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并形成文件让金校长交给我,我家里有点急事,必须要赶回去。”

    说完,苗德全和金向辉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便急匆匆的往外跑去。

    司机就在外面等着呢,看到苗德全,连忙说道:“苗书记,我去开车。”

    苗德全摆了摆手,直接从党校的小门儿快速冲入了隔壁的小区,来到了8号楼305房间,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柳浩天正跪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根针,小心翼翼的捻动着将银针插入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白发苍苍的老人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