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地煞七十二变〕〔战婿归来〕〔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星河归来当奶爸〕〔玄浑道章〕〔史上最强小神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566章 越级上报
    www..,最快更新柳浩天平步青云 !

    柳浩天这番话说完之后,郭长达脸色顿时苍白如纸,郭长达非常清楚,东林商学院的本质是什么,但是,由于东临商学院和东林集团人脉广博,再加上通过东林商学院这个平台,东林集团帮助东林市拉来了大量的投资,为某些领导带来了巨大的政绩,所以,有些隐忧和潜藏在水面之下的东西,有些人即便是看到了,也全都被利益蒙蔽了双眼。

    但是,柳浩天是个例外。

    郭长达冷冷的盯着柳浩天说道:“柳浩天,我现在带的东林集团,慎重的警告你,不要自寻烦恼。”

    柳浩天冷笑了一下,直接迈步走出了茶馆。

    回到自己车上,柳浩天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省委书记楚振轩的电话:“楚书记你好,我是柳浩天,我现在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您看今天晚上你有时间没有,我这就从东林市赶往省里。”

    电话那头,楚振轩正在和省长薛博仁商量重要的事情,接到柳浩天的电话,楚振轩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略微沉吟的片刻,说道:“那好,你过来之后直接到省委吧,直接来我办公室。”

    挂断电话之后,薛博仁有些意外的说道:“柳浩天居然要直接向你汇报工作,而且直接越过了市里的领导,这事情恐怕不简单呀。”

    楚振轩点了点头:“柳浩天这个家伙到东林市之后,这根搅屎棍当得还是比较合格的,虽然接连经历了几次失败,但是也逐渐将东林市的局面搅动起来,让我们看清楚了很多东西,尤其是柳浩天竟然发现了绿野仙踪私人会所内所潜伏的那些谍报人员,仅此一点,柳浩天便立下了巨大的功劳,这个谍报组织我们找了他们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却没有想到,他们潜伏的如此精妙,不仅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而且就连东林市的那些领导都被那些投资给忽悠的灯下黑。

    说实在的,我现在真的有些羡慕陆天明了,柳浩天这枚棋子儿实在是太好用了。”

    薛博仁笑着说道:“楚书记,你先别高兴的太早,从柳浩天的个性来看,这次他直接越过市里领导直接找你,恐怕他这是要把天给捅漏了的节奏,我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陪着柳浩天一起疯狂吧!”

    楚振轩苦笑了一下,也相当无语。

    青莲茶馆内,郭长达看到柳浩天肆无忌惮地离开,相当愤怒,直接一个电话拨通了陈子强的电话:“陈总,刚才我和柳浩天见面之后,柳浩天最后说了一番话,从他的那番话中可以听得出来,柳浩天对于我们成立这个东林商学院的真实动机了解的非常清楚,洞察的非常透彻,他甚至扬言要就此事前往省里找省里的领导进行汇报,我认为这事儿必须要尽快解决。”

    陈子强略微沉吟了片刻,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必须得给柳浩天点儿颜色看看了,必须要让他清楚,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但是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我们东林集团的底线,是不容任何人触碰的。”

    说到此处,陈子强直接对旁边的夏遂良说道:“老夏,你立刻安排一下,先通过平安城市系统,锁定柳浩天的汽车,然后通过大数据查询,锁定柳浩天可能行驶的路径,在每个重要的路口,安排几辆大卡车,只要柳浩天从那边经过,大卡车直接出击,当然了,行动的少一定要小心,最好不要出人命,比较,柳浩天级别不低,而且很有可能是省里领导亲自点名空降下来的,所以,出交通意外可以,但是柳浩天绝对不能有姓名危险。”

    夏遂良微微一笑:“这活儿,我在行。”

    说完,夏遂良便出去安排了。

    柳浩天离开青莲茶馆之后,直接开着他的那辆红旗hs7风驰电掣的赶往省会金城市。

    当柳浩天的汽车上了高速之后,他便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儿,似乎自己的身边总有一双隐蔽的眼睛在盯着自己,他的心头总是萦绕着一股浓烈的危机感,而这种感觉只有在他遇到危机的时候才会出现。

    柳浩天顿时提高了警惕,开车的时候,十分注意观察周围的动静。

    当柳浩天开车经过一个服务区的时候,看到服务区出口处一辆卡车突然风驰电掣的加速疾驰而来,直接斜斜的像这柳浩天所在的这条车道直接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柳浩天身后,一辆悍马越野车也开始加速。

    柳浩天顿时心头一凛,脚下油门狂踩,顿时整个红旗hs7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疯狂加速,那辆大卡车车头擦了一下hs7的尾部,柳浩天顿时感觉汽车犹如水中的小船一般,左右飘忽起来,好在车体沉重,再加上柳浩天车技比较高,这辆汽车在摇摇晃晃折腾了十几秒钟之后,终于恢复了正常,柳浩天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刚才不是自己操控技能过硬,如果不是这辆红旗hs7的性能比较好的话,恐怕今天自己这条小命就要交代了,如果自己开的不是这辆红旗hs7,而是一辆日本车的话,恐怕车就直接被大卡车撞的散架了。

    逃过一劫之后,柳浩天已经意识了,恐怕自己最后和郭长达所说的那番话,的的确确戳中了他们心中的要害,他们害怕了,他们不想让省委领导介入到此事之中。他们此举恐怕也是想要警告一下自己。

    柳浩天眼神中流露出意思愤怒之色,越是东林集团越是疯狂,就证明他们对东林商学院越是重视,这也证明东林集团图谋甚大。

    这也恰恰是柳浩天最不能容忍的。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东林集团幕后老板的真实意图恐怕绝对不仅仅是成为东林市乃至西二省商业领袖那么简单。

    所以今天晚上,他必须要赶到省会,必须要见到楚书记,必须要采用非常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铲除这颗带着甜蜜色素的毒瘤。这颗毒瘤看起来很美好,很阳光灿烂,但是在这阳光灿烂的外表下,却潜藏着致命的危机。

    柳浩天非常清楚,东林集团尤其是东林商学院的事情,在东林市层面已经没有解决的任何希望了,指望着邱德志根本不可能,陈松林虽然愿意支持他,但是实力有限,柳浩天不希望这件事情陷入太久的纷争之中,所以,柳浩天要直接去见楚振轩。

    接下来,柳浩天的车速开始狂飙,始终保持在15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为了防止被人狙击,柳浩天也是拼了。

    而且这一次,柳浩天并没有按照正常的行驶路径前往省会,而是在下一个高速口直接下车,直接从国道前往省会,柳浩天的这个突如其来的行动,打破了夏遂良所安排的大数据分析的结果,不得不重新安排车辆进行拦截,原本安排在各个高速口和服务区的车辆,也纷纷撤了下来,前往国道进行拦截。

    然而,柳浩天往前面行驶了20多公里之后,再次从前面一个镇子的高速公路路口,上了另外一条高速。

    原本只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柳浩天开了整整两个半小时才赶到省委大院儿。

    当汽车驶入省委大院之后,柳浩天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不过当他来到汽车后面,看到被撞碎的候车灯和凹陷进去的一块车身的时候,柳浩天的脸色变得异常凝重。

    柳浩天见到楚振轩之后,第1句话就让楚振轩脸色大变:“楚书记,我终于活着见到你了。”

    楚振轩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儿?”

    柳浩天把他刚才用手机拍摄的汽车照片地给楚振轩说道:“楚书记,你看,这是我的汽车,来的路上,有大量汽车对我围追堵截,想要把我拦下来,不想让我到省里来汇报工作。”

    楚振轩表情变得更加凝重了:“你到底想要汇报的是什么事情?为什么对方竟然出此狠手呢?”

    柳浩天看向楚振轩问道:“楚书记,你听说过东林商学院吗?”

    楚振轩点了点头:“虽然我来西二省的时间还不长,但是东林商学院的大名还是听说过的。”

    柳浩天点点头:“楚书记,我这次来向您汇报的工作就是关于东林商学院的。

    我认为,东林商学院的存在,从长远来看,是十分危险的。”

    楚振轩并没有说话,示意柳浩天接着往下讲。

    柳浩天说道:“楚书记,据我所知,东林商学院的报名者,必须要具有三位保荐人,而这三位保荐人之中至少有一位是指定保荐人,他的保健制度和上市公司的保健制度非常类似,东联商学院的保健制度可以这样描述,保荐人对推荐人加入圈子做信用担保,并且需要得到圈子核心人物,也就是指定保荐人的认可,不是同类人不得入内。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东林商学院一再表示,他们不搞圈子文化,但实际上,他们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道授业解惑的学校,其本质就是一个囊括了社会核心行业精英的圈子。

    或许有人会说,现在社会上有很多ba总裁培训班,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形成圈子,就是为了拓展人脉关系,在我看来,那些ba总裁培训班也好,各种各样的培训班也罢,他们为了拓展人脉关系而存在没有问题,但是,东林商学院与他们这些培训班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东林商学院囊括的都是我们西二省乃至全国的各行各业的精英。

    楚书记,我认为,我们应该以史为鉴,历史上,东林党的车辙就在眼前。

    历史上,东林党代表的是资本家和官僚阶层的利益,他们以讲学的名义聚集社会精英势力,而东林商学院不也同样以公益性和非营利性作为标榜,以培养企业家精神作为幌子吗?

    而东林党最终在明朝朝廷里不仅拥有大批的高官,还拥有江南地主阶层商人阶层的广泛支持,最终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为了明朝的一个最大的毒瘤。

    他们这些人嘴上无比忠诚,以铲除阉党为己任,实际上,他们根本不顾及老百姓的死活,他们要求取消对工商业的税负,赞成对农民可以重视,最终导致官商食利阶层占有明朝社会巨额的社会财富,最终导致社会矛盾激化,最终在内忧外患之下明朝灭亡。

    那我们再看看东林商学院,东林商学院成立之后,他们的学员囊括了我们国内现阶段个个商业领域的精英人物,不管是实体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不管是媒体平台还是物流平台,不管是数码科技还是大数据企业、外卖送餐平台,他们无所不包。

    不要忘了,他们中的很多人,可是在我们东林市乃至西二省甚至在更高的层面拥有很大话语权的,他们是可以提出提案的。

    而实际上呢,最近这两年来,隶属于东林商学院学员所创立的打车平台通过对司机的高比例抽成,已经让这些司机生存变得非常艰难,同时,他们也让乘客付出了比乘坐出租车更高的价钱,虽然他们方便了乘客乘车,但是,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再比如说东林商学院学员所创立的外卖送餐平台,他们不仅对平台的商家收取高额的抽成,让商家几乎没有多少利润可赚,让消费者成为最终的买单者,同时对于外卖送餐小哥却剥削的更加疯狂,为了不去承担社保责任,为了降低成本,他们甚至可以将原本应该隶属于他们的员工外包给第三方,通过他们所掌握的法律的武器,来实现对非法行为的合法化,资本的丑恶嘴脸,在他们身上尽显无疑。

    再比如说,东林商学院学员所创立的互联网订票平台以及预定酒店平台等,大数据杀熟早已是不公开的秘密,只不过是他们始终不肯承认罢了。

    但是,楚书记,你有没有发现,不管我们老百姓如何举报,不管我们如何呼吁,在互联网上,却始终形成不了对这些资本势力的强势抨击,更形不成强大的声音舆论。

    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舆论平台的创业者也是东林商学院的学员,他们彼此之间是同学关系,师生关系,甚至是当其中一人出事之后,会有大量的足够分量的各行各业的精英站出来力挺他们,也就是说,东林商学院的老师和学生联合在一起,他们已经掌握了我们东林市甚至是西二省大部分的舆论声音和舆论流量,甚至掌握了话语权,而在政治执行层面上,他们也有他们的代言人或者是人脉关系网络,而在基层上,他们的人脉关系就更不用提了。

    可以说,现在的东林商学院已经掌握了我们东林市乃至整个西二省的经济命脉。”

    柳浩天说到这里的时候,楚振轩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严肃。

    柳浩天接着说道:“楚书记,我相信,以您的身份和地位肯定非常清楚,美国的权力掌控者表面上看是那些代表普通民众的选举代表,实际上,在美国,一场场的大选,不过是他们权贵人物的走秀场罢了,他们通过这场走秀,为下一步掌控国家权力寻找正当性的外衣。

    每次当美国大选开始,美国的豪门望族以金钱加持,开动他们所掌控的媒体喉舌机器,完全可以改变整个社会的舆论导向进而操控他们的选票为他们的权利披上正当性的外衣。”

    说到此处,柳浩天语气变得沉重了许多:“楚书记,你有没有想过,以东林商学院为核心的社会商界精英的报团,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伤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们的学员和教师越来越多的成为这个社会的主导力量的时候,等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圈子,全新的生态的时候,当他们必然会产生更大的利益诉求。

    只说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东林集团在我们东林市市委常委会中,拥有大量的支持者,我所提出的针对东林集团的很多打击的策略,大部分全都被否定了。

    楚书记,您不是一直想让我把东林市的这潭水搅浑吗,其实现在,这潭水已经不需要再去搅和了,因为这潭水貌似很深,很浑浊,实则很清楚,那就是东林集团在东林市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可以影响到市委所作出的决策。

    这还不是我最为担心的,我担心的是,绿野仙踪私人会所那里面的那些谍报人员,为什么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那里,他们和东林集团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如果他们之间是有勾连的话,那么东林集团的问题就不是一般性质的严重了。

    楚书记,您可以想象一下,假设10年之后,新的省委书记省长上任了,他们突然发现,整个东林市乃至西二省最为优秀的一波企业家,几乎都是东林商学院的学生,他们这些人又非常团结,那么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

    如果是在和平的环境中,倒也罢了,但是,一旦我们国家遇到了困难的时候,他们这些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会不会联合起来提出某些诉求?

    如果我们满足他们的诉求,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失。

    如果我们不满足他们的利益,一旦他们联合起来与我们作对,我们会不会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

    柳浩天说完,楚振轩沉默了。

    办公室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良久之后,楚振轩沉声说道:“以前的时候,这些资本巨头还是以各自的利益为战,那么东林商学院的产生,则标志着一个极其危险的政治信号,资本巨头们有着合流的趋势。不管他们说着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他们已经通过这种商学院的方式,建立起了全新的民间组织。

    就像当年的黄埔军校,为什么蒋介石能够多次下野又多次掌权?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蒋介石是黄埔军校的校长,就是因为黄埔军校的那些学员都是他的子弟!

    而东林商学院,和东林书院、黄埔军校又何其相似呢?”

    柳浩天轻轻点点头:”楚书记,您说得没错,想当初,东林书院也是个标榜“读书、讲学、爱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学术组织,但是,随着书院人员的不断增多、势力的不断壮大,随着其影响力的与日俱增, 东林书院最终发展为赫赫有名的“东林党”,并成为对抗朝庭的一股强大力量。无数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资本壮大到一定规模时,就会忘乎所以僭权越位,最后觊觎公权力,进而对社会造成危害。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不惜抱团取暖,以合流姿态面对国家,甚至从教育开始,着眼未来,放长线钓大鱼。比如,拥有胡佛、罗斯福等超豪华阵容的共剂会。我没必须得警醒啊!”

    说到此处,楚振轩站起身来,来到柳浩天面前,轻轻拍了拍柳浩天的肩膀说道:“后生可畏呀,柳浩天,你的嗅觉果然敏锐,你往往能够在别人还没有发现问题苗头的时候,就及时的发现其中存在的风险。

    不过柳浩天,我也跟你交个实底,东林商学院的存在,的的确确很有可能会对我们未来的社会稳定产生隐患因素,尤其是当东林商学院招生范围不断扩大当他们囊括了我们省乃至国家层面经济领域的方方面面的支柱企业以后,他们将会产生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就像你所说的,东林学院和东林党就是前车之鉴。

    但现在的问题是,东林商学院的操作,从法理层面,人家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没有任何违法的地方,所有的一切全都摆在了明面上,甚至经过了媒体的宣传报道,人家所做的一切都是阳谋,都是可以摆在桌面上的。

    虽然东林商学院的存在,对我们西二省的政治安全和经济安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我们却没有办法通过行政的手段来取缔他们,因为他们并不是一个明确的社会组织,如果是社会组织的话,我们是可以通过一些法律法规来约束他们的,但人家只是一个培训机构,更是打着一个商学院的旗号,我们拿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

    说到此处,楚振轩嘴里虽然说着没有办法,但眼神之中却淡定无比。

    楚振轩对柳浩天所提出的这个问题非常重视,在听柳浩天叙述的时候,一直都在进行深度思考,一直在寻找着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但是,柳浩天说完之后,他依然没有能够找到一个让他比较满意的办法,所以他只能把这个皮球又踢给了柳浩天,想要看看,柳浩天这根搅屎棍,能不能给出一些让他眼前一亮的建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