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地煞七十二变〕〔战婿归来〕〔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星河归来当奶爸〕〔玄浑道章〕〔史上最强小神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秦朗苏倾慕〕〔地表最狂男人〕〔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709章 曾少强的苦
    www..,最快更新柳浩天平步青云 !

    出租车司机听到曾少强表示反对,毫不犹豫的十分敏感的进行反击:“我胡说八道?我看你脑子被驴给踢了吧,我所说的这些事情,哪个出租车司机不知道,甚至我们手中所积累的证据多如牛毛,你竟然说我是在胡说八道,我看你是运管局的人吧?

    不过就算你是我也不怕!老子干出租车司机这一行已经10年了,硬生生的经历了我们的收入从上万元降低到了四五千元,而物价却在不断的增长,而这一切都拜你们这些不作为的运管处的官儿老爷所赐,老子干出租车卖的是苦力,老子正规经营,证件齐全,不怕你们查!”

    说话之间,出租车司机语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儿。

    柳浩天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在之前出租车司机提到他已经整整三年多没有放过假的时候,他的眼角流泪了,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这种苦,只有男人清楚。

    这个出租车司机为了还房贷,还车贷,为了供孩子上学,为老人看病,他自己几乎不敢生病,如果有个头疼发烧脑热的,都会带病坚持。

    因为他的身上肩负着整个家庭!

    这就是普普通通的华夏男人!

    这就是他们的责任感。

    柳浩天看着这位身形消瘦的司机,看着他说话之时那满脸愤怒的表情中所夹带着的那两颗眼泪,柳浩天的心被深深的触动了。

    柳浩天已经不止一次乘坐出租车和出租车司机聊天儿了,他对出租车司机现在的生存状况非常的担心。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亲自带着运管处的主任曾少强和常务副市长黄少龙两人一起来乘坐出租车,来一起搞调研。

    他想让他们真正的见识一下,亲耳听一听,出租车司机的现状,以及互联网打车平台的嚣张和不法行为。

    曾少强被出租车司机突然的强势反击给震撼住了,他没有想到,出租车司机的情绪竟然如此激动。

    他清楚,此时此刻,车上坐着的不仅有他,还有西林市市府的两位大领导。

    曾少强感觉到自己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

    这时,柳浩天接着说道:“师傅,我现在使用咔咔打车软件打车的时候,只打出租车,因为我知道,同等的距离,同样的出发地和目的地,打出租车的钱要比使用咔咔打车软件打车的钱要便宜,至少便宜15%左右!”

    出租车司机师傅轻轻点了点头:“你这个小伙子是个聪明人,你说的没错,已经不止一个乘客跟我说过这种事情了,而且乘客们还反映,同样的距离,使用的手机价格越高,所花的钱也越高,虽然互联网打车软件平台并不承认这种事情,但是,很多消费者在进行了大量的调研之后证实这是真的。

    其实呢,我有一些跑咔咔打车的兄弟,我们一起聊过天儿,我告诉你,现在我那些跑打车软件儿的兄弟也挺郁闷的,他们的抽成高达25%30%,别看你们消费者多花了钱了,但是那些跑打车软件的司机同样的距离并不如我们出租车司机收入多。

    现在我们这些出租车司机对我们自己的收入不满意,跑打车软件的那些咔咔司机们对他们的收入也不满意,因为这些打车软件平台几乎拿走了绝大部分的利润,已经让这些咔咔打车的司机们生存举步维艰,这也是为什么前段时间,互联网上会有说法说,现在的咔咔打车司机包括那些外卖快递员都已经被困在了系统里,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些互联网平台一阵子他们掌握了技术上的优势,通过算法和大数据不断的优化,最终不断的压榨着这些司机们,可以说,互联网平台经济在给消费者的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严重的社会问题。

    而运管处的不作为,更是让我们这些司机们生存举步维艰,但是我没有举报无门,虽然不敢说是官官相护吧,但是,每当我们举报的时候,有关部门总是能够找出理由来无视我们的举报内容,现在我们都已经寒心了,作为社会的最底层人员,我们只能认命了!谁让我们没有文化呢!谁让我只有大专学历呢!”

    说话之间,这位出租车司机声音有些低沉,语气中充满了颓废和沮丧。

    对于这位出租车司机所说的这些内容,常务副市长黄少龙感觉到有些匪夷所思,他问道:“那些互联网经济平台有这么夸张吗?同样的距离因为走的路径不一样差个一两块钱不也很正常吗?”

    出租车司机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位老先生,您可能不太清楚,我们出租车司机包括网约车司机,收费都是通过公里数来收费的,同样的距离,同样的行走路线,距离差距不会超过半公里,相差一块钱左右是很正常的,但是,你乘坐出租车和乘坐网约车的差距会很大!

    距离越长,差的钱越多。就像你们去的这个地方,乘坐我们出租车大约28块钱,但是乘坐网约车,没有3233块钱是下不来的!这不是三两块的差距,这是五六块的差距!

    当然了,网约车平台有补贴,有时候会让你感觉价格很便宜,但是当他没有补贴的时候呢,而且他也不可能一直给你补贴,他给你补贴的目的是为了让你感觉到创作网约车价格便宜,而实际上,网约车的价格比出租车要贵所谓的便宜只是他们故意营造出来的一种氛围而已,当你没有补贴的时候,你会多花很多钱!”

    随着双方的聊天儿,目的地到了,下车之后,曾少强的脸色都是黑的,他的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因为他看到,柳浩天已经拿出手机打车软件,开始打车了,而目的地,正是他们刚才上车的地方。

    此时此刻,曾少强很想拿出手机给运管处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展开行动,但是他不敢。

    随后,柳浩天他们三人再次打了一辆花小牛网约车,直接赶往目的地。

    车上,柳浩天和网约车司机陈大年聊天儿。

    “哥们儿,像你们跑老爷车,一天能挣多少钱?”

    网约车司机叹息一声说道:“如果勤快点儿的,一天能跑400块钱左右,网约车平台要扣25%左右的抽成,还要加上5毛钱的软件服务费,再扣除30%左右的汽油成本,落在我们身上的利润也就只有40%左右!

    而这还不算汽车的磨损费用。

    唉,现在活不好干呀!我真的有些后悔当初买这辆汽车跑网约车了!现在是骑虎难下!刚买这辆车的时候,网约车的抽成只有15%,现在已经涨到25%了,再加上杂七杂八的费用,将近30%!太黑了!”

    柳浩天点了点头,又和网约车师傅聊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哥们儿,像你们跑这个打车软件儿,有运营证和营运证吗?”

    网约车司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听柳浩天这样说,撇了撇嘴说道:“你要是使用咔咔打车,10个司机中能有五六个有你所说的那个证件,但是你要是乘坐我们这些花小牛,那么10个之中能够有一两个有证件就算不错的了!

    我没有!”

    柳浩天顿时一愣:“没有证件也可以营运吗?难道网约车平台不管吗?”

    “管个屁呀!我们这是一个低端的平台,价格比咔咔打车要便宜,走的就是一个量,如果他要求每个人都有相关的证件的话,谁还在使用它这个平台跑车!

    人家当初打造这个低端平台的目的,就是为了风险分担,就是为了把有证件和没有证件的网约车司机分流,把大部分的网约车司机全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进而防止新的打车平台成立,这是人家为了保证垄断的一种手段!”

    柳浩天听这个网约车司机这样说,脸上有些吃惊,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位网约车司机竟然把事情看得这么透。

    柳浩天点了点头:“你的这个说法我完全赞同。不过我有一点不太明白,难道运管处的人,对这些网约车平台不管吗,尤其是像你所在这个平台,那么多人都没有相关的证件,难道运管处不管吗?”

    “管个毛线呀!谁不知道,运管处和这些网约车平台关系都快好的穿一条裤子了!

    有一个段子在我们的网约车司机群里流传的特别广,说是运管处的主任曾少强有一次去网约车平台在我们西二省的总部去调研,去了之后,态度强硬的指出了一些他们网约车平台存在的问题,把网约车平台那位分公司经理吓得不轻,当天晚上,直接安排了曾主任吃喝玩儿一条龙,还专门给他安排了一个长期的情人!

    而恰恰,有个网约车司机是曾主任的情人的男朋友!

    而曾主任的那个情人也是一个奇葩,把他每次和曾主任约会的详细过程,都会告诉她的男朋友,而她的男朋友却都会讲给我们群里的大家听!

    哥们儿,你绝对想不到,运管处的曾主任有一个十分奇葩的爱好”

    这位网约车司机还没有说完呢,曾少强再也忍不住了,怒声呵斥:“看你的车吧,别胡说八道了!”

    这位网约车司机也怒了:“老子没有胡说八道,曾主任的情人每次都会拍不少的照片发给她男朋友,我手机上就有不少!”

    一边说着,那位网约车司机直接把自己手机递给了柳浩天:“哥们儿,你看看,我绝对不忽悠人!”

    柳浩天接过手机看了几眼,随后又扭过头来看了看曾少强,然后笑着对网约车司机说道:“哥们儿,能把照片发给我一些吗,我对这些照片很感兴趣?”

    网约车司机笑着说道:“没问题,你自己发吧,我的微信开着呢,直接发过去就行。我得开车,碰上你这么一个大单不容易!”

    柳浩天直接用网约车司机的手机,把曾少强的一些照片发给了自己。

    此时此刻,坐在后座上的曾少强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