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的命名术〕〔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做局〕〔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大英公务员〕〔逍遥侯〕〔陆爷的小祖宗又撩〕〔都市之魔帝归来〕〔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剑道凌天〕〔秦烟陆时寒〕〔重生农家:种种田〕〔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柳浩天平步青云 第724章 一纸公文
    www..,最快更新柳浩天平步青云 !

    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秦国涛内心深处波涛汹涌。

    秦国涛看得出来,薛博仁虽然是省委二把手,但是却形单影只,相反的,杜春林、钱家明、吴银增这些人,在很多事情上明显是站在一个阵营的。

    自己怎么办?

    如果自己支持薛博仁的话,那么势必会站在杜春林等人的对立面,而他们这个小团体的势力是非常强大的。

    如果自己否定他们的话,恐怕今后自己的工作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但是如果自己支持杜春林等人的话,那么薛博仁恐怕会对自己非常的不满。

    毕竟,薛博仁说的也很有道理,现在的这种情况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的理由都很充分证据也很充足。

    而且在这次常委会召开之前,他也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也感受到了从京都方面给出的一丝丝的压力。

    秦国涛内心权衡了半晌,最终还是觉得在这次事件上,自己必须要和稀泥了!否则的话,也不利于省委的团结。

    作为一把手,他身上的担子是最重的,责任也最重。

    所以,心中权衡了半晌之后,秦国涛缓缓抬起头来说道:“大家说的都有道理,我看这样吧,西林市那边,先取消对咔咔打车软件的各种限制,所谓的赔偿事宜暂时搁置,至于说柳浩天所制定的那些政策,既然其他省份也在效仿,就不妨暂时让西林市继续试验,万一出现什么问题,可以及时叫停。但是在其他地市就没有必要继续推进实验了,暂时叫停吧。”

    秦国涛双方各打50大板,同时又各给双方一个甜枣儿。

    这个和稀泥的手段已经用到了极致。

    既充分照顾了双方的核心关切,同时也对对方过分的利益诉求给予了否定。

    基本上做到了一碗水端平。

    薛博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秦国涛之所以会站出来和稀泥,恐怕也是受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甚至是受到了来自杜春林钱家明和吴银增等人的压力,毕竟,他们这些人身份地位都不同反响,他们如此强烈反对的事情,秦国涛如果不给出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他也很难做。

    而秦国涛让西林市继续试验柳浩天所制定的这个政策,明显是在向自己示好。这是在给予柳浩天一定的肯定。

    薛博仁此刻只有一声叹息。

    他知道,楚振轩在西二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再也不会有人相楚振轩那样欣赏和重用柳浩天了。

    楚振轩队柳浩天的重视和信任是毫无保留的,但是秦国涛不是。

    秦国涛有欣赏柳浩天的一面,但是也有对柳浩天不满的一面。

    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秦国涛注重平衡,楚振轩看的是大局。

    两人的性格不同,做事风格也不同,这也导致了他们对带柳浩天的态度也完全不同。

    薛博仁之所以叹息,是因为他清楚柳浩天的脾气。

    等到柳浩天接到省委的通知之后,恐怕以柳浩天的脾气,一定会想方设法去证明自己的正确的,甚至会采取强烈的反击。

    而柳浩天一旦这么做了,一定会让秦国涛越发的不满,而柳浩天和秦国涛之间的关系一定会越来越差,这对柳浩天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然而,薛博仁也清楚,柳浩天的性格就是如此,楚振轩如果在的话或许还能劝上他一劝,但是,楚振轩已经不在了,没有人能劝住柳浩天了。

    恐怕西二省要出大事儿了。

    省委所作出的决策很快就下达到了西林市,杜明哲看到文件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他既高兴,又不满,高兴是因为咔咔打车在西林市的运营权利又回来了,不满的事,柳浩天的这些政策被保留了下来。

    这很有可能会成为柳浩天一个政绩闪光点。

    此时此刻,柳浩天坐在办公室内,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这份文件,他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

    柳浩天没有想到,秦国涛竟然选择了平衡策略。

    就在此时,柳浩天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手机一看,电话是老领导陆天明打过来的,柳浩天连忙接通的电话:“陆书记,您好。我是柳浩天。”

    陆天明笑着说道:“柳浩天,现在心情怎么样?”

    柳浩天苦笑着说道:“很郁闷。”

    陆天明笑了:“郁闷就对了,你以为,谁都会像我和楚振轩那么放纵你吗?

    秦国涛这个人我虽然接触的不是很多,但是我也略有耳闻,他的做事风格和你的做事风格偏差太大,你绝对不会是他喜欢的类型。

    而这也正是你需要磨砺和锤炼的。

    这次你在西林市处理网约车事件做的非常好,我非常满意。

    这样吧,你到海明市来吧,我已经和海明市的一些主要领导沟通过了,他们对你在西林市治理网约车问题上的表现非常的认可,他们打算和你好好的交流一下,希望你能够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为海明市网约车和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治理提出一些你的思考意见。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受到了不同的地区的官员在处理同一事件中的不同态度呢?”

    柳浩天苦笑起来:“老领导,还是你了解我呀,我算是发现了,经济发达区域的很多官员和欠发达地区的官员,在对待同一事情上,观念差距确实非常大。

    我想,恐怕今后,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想办法弥补这些观念上的差距。”

    陆天明再次笑了,他等柳浩天这句话等了太久了。

    他之所以把柳浩天弄到西二省去发展,目的就是让他感受一下经济发达区域与不发达区域其本质的差别在哪里?

    柳浩天今天在自己的点拨之下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他相信,只要柳浩天有这个观念,那么对于他今后的发展会大有好处。”

    这时,陆天明直接按了桌子上的电话,把秘书喊了进来:“小陈,你立刻安排市委给西二省发一份公文,公文上要明确标明,鉴于西林市市长柳浩天在处理网约车事件中的出色表现以及他所制定的一系列具有战略规划意义的规定,我们海明市准备邀请柳浩天同志到我们海明市前来讲课交流,帮助我们海明市制定网约车及互联网应用平台的相关的治理措施。”

    秘书小陈听完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非常清楚,海明市本身在网约车治理中已经走在了前列,但是现在,这位刚刚上任不久的市委书记竟然邀请一个不发达地市的甚至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市的市长前来给海明市讲课,甚至要让他帮助海明市来制定相关的措施。

    看到秘书小陈儿弄在那里没有动,陆天明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怎么,有困难吗?”

    陆天明的气场多强大,秘书小陈吓了一跳,连忙表示没有问题,然后快速出去了。

    柳浩天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电话,不由得苦笑起来。

    对于自己的这位老领导,柳浩天不仅非常尊敬,也非常了解,很明显,老领导现在是护犊子心切,他这是对秦国涛不满了。

    当然,老领导自然不会直接表现出来,但是,海明市直接邀请自己前去讲课和交流,这个名头可不小。

    虽然不知道老领导让自己过去是给谁讲课,和谁交流,但是柳浩天清楚,不管是给谁讲课,这公文一旦到了西二省那边,这就是在打西二省的脸。

    你们西二省否定的政策,否定了人,否定的思路,我们海明市把他请过来当老师,让他给我们的领导讲课,这是对柳浩天最大的肯定,也是对西二省处理这次事件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柳浩天顿时感觉到心里暖洋洋的。

    这就是自己的老领导,这就是一手把自己引领进正确的仕途之路的老领导。

    正是因为这位老领导在自己仕途之路上不断的点拨,不断的指导,不断的提携,甚至是不断的打压和锤炼,这才有了自己现在在仕途之路上的游刃有余。

    柳浩天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刚刚进入千湖镇担任镇委书记的时候,如果要不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老领导陆天明,恐怕自己那个时候就已经栽了。后面的仕途之路恐怕早已断绝。

    好在自己很幸运,在仕途之路的关键时刻遇到了陆天明,陆天明帮助自己化解了当时的困局。

    柳浩天又和陆天明聊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将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和一些工作上的感悟以及工作上的迷惑向陆天明进行请教。

    陆天明对待柳浩天耐心十足。

    此时此刻,在陆天明办公室的外面的房间,排队等待着向陆天明汇报工作的厅级和省级领导已经排起了长队。

    但是,陆天明却并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对待柳浩天,他非常有耐心。

    对于这个年轻人的欣赏,陆天明是毫不掩饰的。

    因为陆天明在冥冥之中总有一个第六感,他认为,只要自己把柳浩天培养起来,未来的柳浩天,很有可能会成为柳擎宇第二,甚至会全面超越柳擎宇。

    所以,陆天明对待柳浩天耐心十足。

    柳浩天也是很识时务的,打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便挂断了电话,虽然他还有很多想法,但是他清楚,自己的这位老领导最近已经成为了海明市的市委书记,并且已经成为了巅峰25人之一,他的工作肯定非常忙,所以,柳浩天及时挂断了电话。

    陆天明看了一下通话时间,轻轻的点了点头。

    柳浩天这小子对时间把控的还是比较到位的。

    当天傍晚,下班之前,西二省省委办公厅便接到了海明市市委办公厅发过来的公文。

    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不敢怠慢,连忙将这份文件提交了上去。

    毕竟,海明市可是直辖市。地位非常之高。

    这份文件很快就摆在了秦国涛的桌面上。

    秦国涛看着这份文件,脸色有些阴沉。

    此时此刻,吴银增就坐在秦国涛的对面,两人原本正谈着工作,吴银增看到秦国涛看完这份文件之后脸色不太好,便低头看了几眼,看完之后,吴银增的脸色也黑了下来。

    吴银增有些愤怒的说道:“秦书记,海明市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想要打我们的脸吗?

    他们竟然邀请柳浩天过去给他们讲课,还要让柳浩天帮助他们制定网约车以及互联网经济平台的管理措施?

    难道他们眼睛瞎了吗?难道他们不知道,柳浩天的这些措施问题很多吗?”

    秦国涛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却显得越发的难看。

    很明显,吴银增刚才的这番话让秦国涛很不舒服。

    吴银增看到秦国涛的脸色,心中暗喜,他清楚,原本秦国涛就对柳浩天态度一般,现在,海明市这份公文一到,肯定会让秦国涛对柳浩天更加的不满。

    因为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份公文就是海明市在表达对西二省的不满。

    此时此刻,不管是吴银增也好,秦国涛也罢,大家其实心中都很清楚,柳浩天从根源上来说,其实并不是楚振轩和薛博仁的嫡系人马,柳浩天的真正靠山其实是陆天明。

    薛博仁也好,楚振轩也罢,他们只是欣赏柳浩天而已。

    所以,秦国涛看到这封公文就清楚,陆天明这是对自己在网约车事件中的处理方式很不满。

    吴银增眼珠一转,记上心头,看向秦国涛说道:“秦书记,您说我们对柳浩天放行吗?

    说实在的,就柳浩天这水平,真的让他去了海明市,我真的担心他会丢我们西二省的脸!

    他自己丢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丢的是我们西二省的脸。

    要知道,海明市的那些和柳浩天同级别的官员,哪一个不是见多识广,不要忘了,海明市可是国际大都市,柳浩天虽然是西林市的市长,但是他到了海明市,就和刘姥姥进大观园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让他去海明市给那些同级别的甚至是更高级别的领导讲课,我真的很好奇,柳浩天怎么有胆子敢接下这样的任务,他难道不怕丢人现眼吗?”

    秦国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梭在轮回乐园〕〔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谢邀人在洪荒刚成〕〔全职艺术家〕〔人族镇守使〕〔万界圆梦师〕〔志怪世界的旁门道〕〔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我不是野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