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220章 揩油骆风棠(四更)
    老杨家的后院外面,是成片的田地。

    田地边上,盖着一座低矮的茅厕。

    骆风棠端着水盆兴冲冲的往院子外面走,心里还在琢磨着晴儿说的那个跳水兔到底是咋个跳法。

    冷不丁从院外斜侧奔过来一个巨大的身影,迎面就要跟他撞上。

    骆风棠反应快,端着水盆身躯一侧,水盆的水泼到了另一面的地上。

    “哎哟!”

    耳边却传来一声吃痛的低呼。

    那团巨大的黑影,撞上了他的肩膀,又被反弹回去,一屁股跌坐在地!

    “是哪个天杀的走路不长眼?”

    那人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张口就骂。

    骆风棠低头一看,只见地上坐着一团巨大的肉灵芝。

    晴儿的小姑?

    这可是长辈!

    “杨家小姑,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他口里道着歉,放下木盆,俯身去拽杨华梅。

    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低估了杨华梅的份量。

    这一拽,不仅没把她给拽起来,他自己还趔趄了一下,差点栽到她身上。

    幸好他反应快,及时稳住了身形。

    地上,杨华梅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要摔成几瓣儿了。

    痛得她龇牙咧嘴张口就骂了一句。

    突然,她听到一个好听的男音从头顶罩下来。

    抬头一看,只见骆风棠正俯身朝她伸出手来……

    午后的日光,从头顶罩下来,照在他的脸膛上。

    那眉,那眼,那鼻子那嘴……

    都是她喜欢的那款!

    杨华梅的目光,移到骆风棠的脖颈上。

    他胸前的衣襟,微微敞开着。

    从她的角度,刚好瞅见他胸前那一小片小麦色的健康肌肤。

    带着一股子野性,就像一匹桀骜不驯的野狼似的。

    让她有一种想要臣服在他脚下,被他奴役,被他驱使的冲动!

    杨华梅的眼睛直了,心跳乱了。

    口水,也流下来了。

    骆风棠瞅见她这副样子,微微皱了下眉。

    他站起身,不打算再理睬。

    突然,地上的杨华梅动了。

    肥硕的身躯猛地往上一扑,她双手齐出抓住骆风棠的手臂。

    因为要给杨若晴塞柴禾,他把袖子撸到了臂弯的地方。

    露在外面的一截手臂,结实而有力。

    杨华梅用她那上过茅厕,还没来得及洗的手指,死死抓住骆风棠的手臂。

    嘴里,还在嗷嗷的叫着:“棠伢子,我摔得骨头都散开了架呢,你赶紧驮我回屋去吧!”

    驮?

    骆风棠瞅了眼杨华梅那体型,打了个冷战。

    “杨家小姑,我、我去给你喊人!”

    “不要嘛不要嘛,是你撞了我,我就要你驮……”杨华梅扭着身子撒起娇来。

    骆风棠一阵恶寒。

    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了,他用力甩开杨华梅的手,拎起木盆头也不回的逃回了院子。

    灶房内。

    杨若晴刚把兔子剁好,见骆风棠还没有端水回来,她正打算出来瞅瞅啥情况。

    突然,便见他气喘吁吁的跑回了灶房。

    进了灶房,就坐到了灶门口,就跟后面有人追似的。

    杨若晴讶了下,朝灶房门口瞥了一眼,啥也没有啊!

    “棠伢子,你咋啦?”

    她走过来问道。

    骆风棠涨红着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杨若晴瞅见他这样,更加笃定他有事儿。

    “不准瞒我,快说,你方才倒水碰着啥啦?”

    她在他身边蹲了下来,再问。

    骆风棠皱了下眉头,这才吞吞吐吐着把方才撞到了杨华梅的事,给说了一遍。

    虽然他刻意淡化了杨华梅那过激的反应,但杨若晴是啥人?

    她只凭他这三言两语,便可脑补出当时的画面。

    想到杨华梅那副花痴样儿,杨若晴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见她笑,骆风棠的脸更红了。

    “我就说不说吧,你偏要我说。我说了,你又笑我!”

    他皱了下眉头,一副郁闷的样子。

    杨若晴还真是极少见他当着她的面郁闷,赶忙儿敛起笑。

    “棠伢子,莫紧张,没事的!”

    她轻声开导着他:“我小姑要是敢来找你麻烦,我一巴掌拍飞她!”

    骆风棠摇了摇头:“不说这个了,咱烧饭吧!”

    “好嘞!”

    杨若晴应了一声,起身走到锅台边。

    她把剁好的兔子放进盆里,“我先去水井边把兔子洗下。”

    “嗯!”灶口传来他的闷应声。

    杨若晴出了灶房,顺手把灶房门给掩了下。

    在水井边清洗兔子,洗了一半,便见谭氏从上屋那边过来。

    又风风火火的朝后院那边去。

    打从水井旁经过时,谭氏瞥了眼杨若晴正在洗着的兔子。

    她眼底掠过一丝讶异,随即哼了一声,扭过脸走开了。

    杨若晴当她是空气,一脸无所谓的接着洗兔子。

    谭氏必定是去接上茅厕的杨华梅。

    方才杨华梅被撞了一下,这会子不晓得是不是还赖在地上?

    等会谭氏赶到,杨华梅会不会像以前的很多次那样,跟谭氏那告状撒娇?

    杨若晴竖起了双耳捕捉来自后院外面的动静。

    后院那块,风平浪静……

    杨若晴讶了下,抬起头来,朝那边诧异的张望了下。

    等到她把兔子洗完,谭氏和杨华梅的身影都没出现。

    奇了怪了。

    难道杨华梅不在那块?所以谭氏去寻去了?

    算了,懒得管了,走了更好。

    拿着洗好的兔子回了灶房,刚好赶上里面大锅的饭开了。

    杨若晴把兔子放在一旁先晾着,抓起簸箕架在锅台中间的一口瓦罐上面,开始捞饭。

    小小的灶房里,弥漫开一股香甜的气味。

    骆风棠站起身,饶有兴趣的看着杨若晴捞饭。

    “晴儿,你做的米汤真香。”他说道。

    杨若晴勾唇一笑,有点得意的道:“那当然!我可是有独家秘方的!”

    “啥秘方?”他眼睛含笑的问。

    杨若晴瞥了他一眼:“嘻嘻,不告诉你,除非你拜我为师!”

    骆风棠:“……”。

    杨若晴嘻嘻一笑。

    她指着那些跟半熟的米粒融合在一块的红薯粒粒,“有没有瞅出啥不同来呀?”

    经她这一点拨,骆风棠顿时恍悟过来了。

    一般人家都是捞完饭才把红薯切块放进去煮。

    而晴儿则是在米下锅的时候就放红薯了。

    如此一来,红薯和米粒融合在一块。

    捞饭捞出来的米汤,不止粘稠,还带着红薯特有的香甜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