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223章 咋沉不住气了呢(三更)
    等到骆风棠把装满了热水的茶罐送回屋去,再返身回灶房。

    杨若晴已经站在锅台边,正往两口大碗里装兔子肉。

    瞅见他过来,她忍不住问他:“方才不是让你别出声嘛?咋沉不住气了呢?”

    骆风棠一脸无辜。

    “我倒是能,可这瓦罐沉不住气啊!”

    他指了下小锅边的瓦罐,“这水开了,一个劲儿往外冒。”

    “我怕水溅到锅里,冲淡了兔子的味儿。”他道。

    杨若晴恍然。

    她笑着道:“哎呀,看来是我错怪了你,那我跟你赔个不是吧,嘻嘻!”

    骆风棠摇了摇头,“没啥,我晓得晴儿是为我好。”

    杨若晴撇了撇嘴,一边舀水刷锅,边道:“我呀,也只能这会子给你挡一下!”

    “我小姑那行事作风,你刚也瞅见了吧?惹上了她,够你头痛一阵子的!”

    骆风棠不以为然:“我不搭理她就是了!”

    “切,有些人就是牛皮糖,你不搭理,她自个贴过来。”杨若晴道。

    从方才杨华梅那反常的表现看,杨华梅怕是有些喜欢骆风棠了。

    不然,把吃食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跑掉了呢?

    当然,这只是自个的猜测。

    为了不给骆风棠添堵,还是不说为妙。

    “棠伢子,咱不说这些了,你把火势挑起来,我接下来要做红烧豆腐啦!”

    ……

    老杨家前院的东屋里。

    杨华梅进了屋子就一头扑倒在床上抽泣起来。

    谭氏跟进来,忧心忡忡的询问着,安抚着。

    “梅儿啊,那棠伢子到底咋欺负你了?你倒是跟娘说呀!”

    “娘,棠伢子没有欺负我!”

    好半天,杨华梅才把头从被子里抬起来,瓮声瓮气的道。

    谭氏不解:“不是说他撞到你了嘛?撞哪了?痛不痛?给娘瞅瞅!”

    “是我追旺财追得急,撞上他的,不痛!”

    杨华梅道,还在那瘪着嘴委屈的流泪。

    瞅见闺女这副样儿,谭氏的心窝里就跟被扎了一刀子似的。

    这闺女打小就憨,好少哭。

    这会子淌的泪,比往常都多。

    “我的儿啊,那你为啥哭成这样啊?娘的心都要被你给哭碎了!”

    谭氏道,眼眶也红了,坐在一旁跟着抹泪。

    杨华梅用力吸了下鼻子,“娘,我觉着委屈。”

    “为啥委屈?”谭氏问。

    杨华梅皱着眉头:“棠伢子跟死胖丫在一块耍,不跟我耍!”

    啊?

    谭氏讶了下。

    杨华梅用手抠着身下的被单,忿忿道:“胖丫有啥好?凶巴巴的,棠伢子还对她屁颠颠的。”

    谭氏没啃声了,神情复杂的瞅着杨华梅。

    杨华梅兀自道:“我也想跟棠伢子耍,可他不搭理我,还赶我走!”

    谭氏越听,这眉眼越皱越紧。

    “那个棠伢子,有啥好?野小子一个,还没爹没娘的!咱不跟他耍!”谭氏劝杨华梅。

    杨华梅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就稀罕他那股野劲儿,我就想跟他耍!”

    “可他不跟你耍,你还要跟他耍?”谭氏无奈的问。

    “娘你教教我,怎样才能让他愿意跟我耍?”杨华梅抓住谭氏的手臂,巴巴的问着。

    谭氏怔了下,一脸难色。

    “娘又没跟他耍过,也不晓得!”

    “呜……”杨华梅甩开谭氏的手,扭头又扑到被子里抽泣起来。

    谭氏叹着气,又哄劝了一番,才总算把哭累了的杨华梅给哄睡着了。

    她把旺财带出屋子,让它自个在院子里撒欢。

    自个则端了把小凳子,守在杨华梅屋子门口做针线活。

    没做一会儿,谭氏的动作就顿在那。

    眼底琢磨着一些东西,最后,她瞅了眼杨华梅那虚掩的屋门。

    听着屋里面闺女传出来的鼾声,谭氏满面郁色。

    闺女大了,那方面的心思,也动了。

    哎,留不久咯!

    谭氏坐在屋门口唉声叹气的做着针线活,那边,老杨头从外面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谭氏听到脚步声,抬头瞅了一眼。

    只见老杨头顶着一张比锅底还要黑的脸,瞅也不瞅她一眼,径直朝后院奔去。

    “梅儿爹,你这是要哪去?咋这副样子?”

    谭氏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忙地站起身朝老杨头奔了过去。

    老杨头刹住步子,怒气冲冲的对谭氏道:“三房这些不省心的,喊了余大福来要倒卖田地!”

    三房要卖田地?

    谭氏也吃了一惊。

    “老三那兔崽子不是保证了,说打死不卖咱老杨家的田地吗?”谭氏抓住老杨头的手臂,急声追问。

    “梅儿爹,你听谁说的?”

    “我方才去村里货郎家买旱烟丝儿,听边上的人说的。”老杨头道。

    “说是老三媳妇跟着余大福出了村口,骆铁匠跟着一道儿,几个人一路都在说着买卖田地的事儿!”

    听到老杨头的话,谭氏也气得火冒三丈。

    “怪不得方才我和梅儿打后院过来,瞅见死胖丫和棠伢子在那烧肉!”

    “说是晌午要招待客人,合着就是这么些客人!”

    “烧肉?”老杨头气得脸膛上的肌肉都抽搐着。

    “三房这帮兔崽子,卖田地得来的钱,都用来填了这嘴上的窟窿!我、我找老三去!”

    老杨头背着手,怒气冲冲去了后院。

    在灶房烧晌午饭的刘氏把院子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对坐在灶口的金氏比划了几下,“大嫂,锅里的红薯饭你看着点,我跟去瞅瞅热闹!”

    刘氏刚从灶房出来,准备跟过去的时候,一声怒喝传来。

    “偷懒卖坏的死婆娘,又要去哪里野?”

    刘氏一看,谭氏竟然还站在院子里。

    “娘,我爹发脾气了,我想跟去劝两句……”刘氏赔着笑道。

    谭氏朝刘氏那啐了一口:“扯淡,滚回去烧饭,再让我瞅见你鬼头鬼脑,剥了你的皮!”

    刘氏缩着脖子,悻悻退回了灶房。

    这边,谭氏却没有拔脚去追老杨头,而是返身回了屋子。

    她在屋里瞅了一圈,最后拿起一根鸡毛掸子在手里,急吼吼跑出了屋子。

    ……

    后院这块,孙氏他们看过了田地回来了。

    杨若晴瞅到孙氏那兴冲冲的样子,猜测这两亩地,应该是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