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642章 命里无时莫强求(四更)
    隔天一早,杨若晴和骆风棠便驾着马车,离开了左家庄。

    临走前,杨若晴把几张图纸,连带这两百文钱,放到了老耿伯的手里。

    图纸,是她昨夜熬了大半宿画的整体衣柜的图纸。

    托老耿伯转交给左庄主。

    另外的两百文钱,则是送给老耿伯老两口的。

    在他家的这几日,老两口对他们招待得很是尽心尽力。

    看老两口日子过的紧吧,留点钱给他们,能帮多少算多少。

    指不定下回过来,还得在老耿伯家落脚呢。

    他们前脚走,后脚老耿伯就把东西送到了左君墨的手里。

    “杨姑娘临走前,让我把这个转交给您。”

    “她还说,走的仓促,就不来跟庄主您道别了,下回再过来拜访。”

    老耿伯离开后,左君墨回到了自己的木工屋子里。

    靠在床边,一张一张翻看着手里的图纸。

    每一张图纸,都画得很仔细清晰。

    从每一个侧面,剖面来画。

    很多细节方面,都做了特殊的标注。

    他认真的看着,尤可想象那个女孩子,在画这些的时候,肯定也是付出了极大的耐心吧?

    画了这么多,通宵都没睡吧?

    虽然这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丑,跟狗爬似的……

    可是,他的唇角,却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丝愉悦的弧度。

    眼前,突然就浮现出她昨日就在这间屋子里。

    手指沾着墨汁,在木板上一笔一划演示给他看时,那认真细致的脸蛋儿……

    虽然两者是利益的交换关系,可是,她也未免太拼了吧?

    杨若晴……

    左君墨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

    生平第一回,对一个女孩子产生了一种想要多了解一些的冲动。

    ……

    熬了一宿为左君墨画图纸,刚上马车,杨若晴倒头便睡。

    看着她这苍白且略显憔悴的脸蛋儿,骆风棠心疼得心肝肺都在抽抽了。

    他拿出小薄被,轻轻盖在她的身上。

    然后驾着马车,四平八稳的朝望海县城的方向驶去。

    天蒙蒙亮出发的,日头偏西的时候,马车终于进了长坪村。

    大孙氏和大舅已经回了孙家沟。

    杨若晴听孙氏说,他们这趟回去,是收拾衣物啥的。

    过几日再过来,就是正式搬来养猪场了。

    孙家沟的田地,都租赁出去了。

    指不定嘎公嘎婆还有小洁,也要一块儿出山。

    “一家人本来就该住一块嘛。”

    吃夜饭的时候,杨若晴道。

    “养猪场边上的空屋子,有好几间,足够嘎公嘎婆他们住了。”她道。

    孙氏也是满脸欢喜的点头。

    如今有屋子收留娘家人了,再不是从前了。

    杨华忠又问了一些关于左家庄那边的事,得知左庄主会暗中相助,不让李财主暗地里使绊子。

    杨华忠和孙氏也放下了心。

    “晴儿,那咱家的田地契约官司,啥时候开打啊?”孙氏问。

    杨若晴想了下,“快了。”

    接下来,就是等邹县令那边的消息了。

    算算白虎鞭送过去的日子,到如今,药效该起来了。

    又闲聊了几句,这才各自散去歇息。

    隔天,杨若晴在家里歇息。

    小雨过来找她耍,两个女孩子便坐在屋里,一块儿做针线,说着悄悄话。

    “晴儿你不在家的这几日,村里又有了个事儿呢。”

    小雨一边穿针引线边道。

    “啥事儿啊?”杨若晴问。

    小小的山村,这事儿还真是不少啊。

    小雨道:“这事儿也不算新鲜儿,准确来说,是上回你堂姐那事儿的后续。要听不?”

    “少兜圈子,快说。”杨若晴催促道。

    小雨笑了下,道:“你二妈上回不是跟刘寡妇打了一架嘛,后面被拖开了各自家去。”

    “就在前两日,你二妈又去刘寡妇那闹了。”

    “说你堂姐在家里要寻死,被拦住了。”

    “可刘寡妇那边,却打定主意要退亲。”

    “你二妈那边没辙,要刘寡妇家赔十两银子,算是对你堂姐的补偿。”

    “刘寡妇死活不答应,两边一直僵着,后来里正伯来调停,让刘寡妇那边赔二两银子了事了。”小雨道。

    “啊?”

    杨若晴讶了下。

    “二两银子,赔完了事啦?”她问。

    小雨点头:“不是里正伯出面,一文钱都不赔呢。”

    杨若晴哭笑不得。

    这算啥?

    杨若兰的精神损失费吗?

    “一场闹剧,我都不想评价了。”她摇了摇头,接着纳鞋子。

    小雨也笑:“可不就是嘛,哎,这下做不成秀才娘子咯,昨日下昼,你堂姐跟着你二妈他们灰溜溜的回了镇上。”

    “哎。”杨若晴摇头。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杨若兰啊,最终只是一个笑话。

    “不说我堂姐的话题了,没意思,咱换个。”

    杨若晴提议。

    “好啊,那咱就说说你和棠伢子啥时候成亲?”小雨挤眉弄眼道。

    杨若晴轻拧了她一把,“这还早着呢。”

    “咋还早呢?你们都定亲了,再说棠伢子都十七啦!”小雨惊呼道。

    “可我才十三呀。”杨若晴道。

    怎么着,也得等到十五吧。

    年纪太小了,就那啥啥啥,对身体不好。

    “再说了,棠伢子过段日子可能回去参军。”杨若晴接着道。

    这话,她连爹娘都没说,就跟闺蜜小雨着说了。

    小雨听到这个,更惊了。

    “参军?天哪,那你们不就要分开了吗?”她问。

    杨若晴挤出一丝笑来。

    “短暂的分开,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团聚呀!”她道。

    手里的针线不停,这是给棠伢子纳的新鞋子。

    “男子汉,就要有抱负,趁着年轻出去闯一番,总比****窝在这个小地方好。”她道。

    小雨早已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睁大着眼睛看着杨若晴。

    “可是晴儿,我听说,当兵很苦的。”

    “而且,指不定还要上战场啥的……”

    后面的话,不吉利,小雨不敢说出口。

    “你还是劝劝棠伢子,再考虑考虑呗。就这样一块儿开酒楼,赚大钱,全村人都眼红呢!”她道。

    杨若晴却摇了摇头。

    “他做的决定,我都会支持,只要是正确的。”

    她道。

    “经商赚钱,是我的梦想,他一直在帮我圆我的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