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我有三千大世界〕〔蚀骨宠婚:早安,〕〔王铁柱苏小汐〕〔一世龙皇〕〔启明1158〕〔迷踪谍影〕〔我创造的万事屋〕〔都市医品仙尊〕〔狂妃在上:邪王一〕〔极品废少〕〔妖女乱国〕〔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凡世歌〕〔野猪传〕〔男神撩妻:魔眼小〕〔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农女种田忙 第1643章 下药(一更)
    听到冰清郡主的要求,赵大夫露出为难之色。

    杨若晴出了声:“郡主有什么话,不急在这一时三刻说,我夫君的身体要紧。”

    “郡主大老远赶来,也辛苦了,已为你们安排了客栈,还请郡主先去歇息下吧!”她又道。

    冰清道:“我不住客栈,我就住这里,也好方便探望骆将军。”

    杨若晴勾唇:“实在抱歉,寒舍屋子有限,唯一的一间客房也已安排给了赵大夫。实在无法招待郡主。”

    “没关系,本郡主……”

    杨若晴却已打断了冰清郡主的话。

    “那日大哥,你还愣着做啥?郡主累了,还不快些招呼郡主回客栈歇息?”杨若晴转而吩咐那日松。

    那日松回过神来,立马走上前来。

    “郡主,请!”

    冰清却瞪了眼杨若晴,一脸的不甘心。

    边上,一直旁观的萧雅雪也出了声:“大家都出去把,风棠是个病人,要歇息,屋里留晴儿照看就行了,咱们别吵着他,对他病情恢复很不好呢!”

    然后,萧雅雪率先出了屋子。

    小雨紧随其后,李大耳等呀都出来了。

    冰清看到大家伙儿都出去了,就自己还赖在屋里,好像真有点不合适。

    再次瞪了眼杨若晴,转身气呼呼离开了屋子。

    赵大夫也拎起了医药箱要出去,杨若晴却留下了他。

    “赵大夫,我夫君他的病,能治么?”她问。

    赵大夫抬手拂了下胡子,沉吟了下,道:“请恕我直言,骆将军的病因,目前我还未能完全摸清楚,所以不敢轻易下药。”

    “不过,稍后等他醒来,我会再来诊断。”

    “骆将军的病因,着实诡异复杂,不像是中毒,也没有内伤。”

    “老夫从医几十载,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疑难杂症。”

    “骆夫人放心,老夫受郡主之托,既然来了这里,就定然会潜心治疗,只是需要的时日或许会稍微久一点。”他道。

    听到赵大夫的话,杨若晴觉得这个大夫很实在。

    该咋样就咋样,没有刻意的夸大其词,也没有过度的自吹自擂。

    是什么情况就说什么话,这很好。

    “好,有赵大夫这番话,小女子就放心了。”

    “我不会催您的,但也希望您能尽心尽力,早日救我夫君。”

    赵大夫出门后,屋里就剩下杨若晴和骆风棠二人。

    她坐到床边,垂眸看着靠坐在那里就已睡着了的骆风棠。

    英俊的面庞,瘦削了许多许多。

    帅,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帅。

    只是少了往日的阳刚和狂野,没了生机勃勃,满脸尽是凋零之色。

    生动的东西没了,就像是封印在橱窗里的一副画。

    “棠伢子,你一定要好起来,好起来!”

    她忍不住俯下身去,把脸贴在他的胸膛,双手搂着他的腰。

    就像从前无数回那样依偎进他的怀中。

    只是可惜,现在的他,对她的投怀送抱再不是欣喜若狂,更不会抬手轻抚着她的头发,喊她‘傻丫头’了。

    现在的他,睡着了,就像是毫无知觉的雕塑。

    悲从中来。

    冰清郡主请来的这位名医,就这么留了下来,安排在隔壁的屋子里,随时过来察看骆风棠的情况。

    老大夫除了察看病情和吃喝拉撒要出一下屋子外,其他时候都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翻阅着厚厚一摞医书,把形形色色的药材放调配着,屋子里,弥漫着阵阵药香。

    “瞅着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只是这都过去快一天了,还是半点名堂没查出来!”

    夜饭后,萧雅雪和拓跋娴抱着骆宝宝来到杨若晴这屋子里,萧雅雪忍不住嘟囔了句。

    此时,骆风棠还没醒,杨若晴正抱着骆宝宝在怀里。

    听到这话,抬眼看了萧雅雪一眼。

    萧雅雪接着道:“先前打从他那屋子门口过,我滴个乖乖,里面几口小炉子都在咕噜咕噜熬药,这几时能熬出跟风棠对症的药啊!”

    杨若晴没吭声。

    确实,先前赵大夫去茅厕,她去他屋门口瞅了几眼。

    里面果真搞得跟化学博士的屋子似的。

    “既然是冰清郡主请来的名医,又是专门为南王府效力的,想必应该是有几分本事吧。”杨若晴道。

    将骆宝宝抱着踩在自己腿上,让她锻炼着小腿的力度。

    边接着对萧雅雪道:“人今天才到,咱莫急,莫催,耐心的等等,只要琢磨出对症的药,就啥都值了。”

    边上,拓跋娴点点头:“晴儿这话不错,我们既然请了人家来诊断,就要给予足够的信任。”

    萧雅雪道:“这可不是我们请的,是那个什么郡主带过来的。”

    “诶,晴儿啊,说到这个郡主,我忍不住要跟你这八卦一下啦,”

    萧雅雪凑了过来,“是我多想了吗?我怎么感觉那个郡主,对风棠有点别的打算啊?”

    杨若晴怔了下,唇角随即扯了扯,露出一丝无奈的弧度。

    边上,拓跋娴观察了下杨若晴的表情,然后压低声轻喝萧雅雪。

    “捕风捉影的闲话,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谈这些?”

    面对拓跋娴的警告,萧雅雪赶紧识趣的闭了口。

    这位看着温柔可亲的夫人,可是大辽的长公主啊。

    这边,小雨却不太清楚拓跋娴的真实身份,因为杨若晴告诉她的,是拓跋娴是骆风棠的干娘。

    于是,小雨哼了一声,接过了话茬。

    “娴夫人,你别呵斥雅雪姐。”

    “雅雪姐没猜错,那个冰清郡主啊,可不是一只好鸟。”

    “从前晴儿跟棠伢子还没成亲那会子,她就老喜欢粘着我们棠伢子了。”

    “有一回借着南王爷赐宴,把棠伢子扣留在南王府,还打发人来假借棠伢子之名要跟我们晴儿解除婚约。”小雨道。

    “啊?还有这样的事啊?”萧雅雪惊讶得睁大了眼。

    “这抢别人的夫君,也太嚣张了吧?”萧雅雪又问,并看了一眼拓跋娴。

    拓跋娴的眉头也轻蹙了一下。

    萧雅雪接着问小雨:“她凭啥呀?就凭她是郡主,高人一等?”

    小雨撇嘴:“堂堂的郡主,去抢别人的夫君,掉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