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衍魔仙 第144章 上官芊儿
    “混元道不是明令禁止谈论天权门么?他怎么还敢公开放话!”吴谦问道。

    “他现在可是陆星渊长老的亲传弟子,公开放话又如何,不过是被戒律堂告诫了两句!”尚松有些不满地说道。

    “他说就说吧,难道我还怕他不成?”吴谦不屑地说道。

    尚松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可别想简单了,他这么一说,那些从天权门出来的人,个个都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这些人不但人数众多,很多人修为颇高,在我们玉衡门,也有好几个,今后你可要小心一点。”

    “大不了就躲在这洞府,不出去了呗,”吴谦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说道。

    尚松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吴谦的肩膀,当做安慰,便起身离去。

    空旷的洞府内,只听吴谦淡淡地说道:“李明胜,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

    第二天,吴谦去了双柱峰,不管这石前辈听得见听不见,吴谦都得去见他一面,跟他聊上一聊。跪在石前辈的面前,吴谦絮絮叨叨地把石府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最后说了一句宽慰的话:“石前辈,你放心吧,石府的仇我们已经替你报了,在石妙芙的引导下,我也拿到了石甲卷轴。”

    吴谦仰起头,看着被风沙蛀蚀的石像,淡淡地说道:“石前辈,我会将石甲神功发扬光大的,您可以瞑目了!”吴谦说完,便用手摸了摸石像,然而却见石像的眼睛竟然闭了起来。

    吴谦大惊,赶忙站起身来,上前观看,然而就在这时,那石像竟然开始沙化,沙子如瀑布一般往下掉,不多一会儿,石像竟然化作一堆细沙,一阵狂风卷过,扬起漫天黄沙,石前辈竟然就这般消失在这天地间。

    “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您真的就瞑目了!”吴谦仰头看着黄沙消失的方向,有些无奈地说道。

    到了和陈君梅约定好的日子,吴谦便赶到天禄阁,却见陈君梅眼眶有些红,精神也不好。

    “怎么了?”吴谦上前,关切地问道。

    陈君梅看到吴谦,似乎压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便掉了下来。

    “自从上次杜仲老伯进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陈君梅哭哭啼啼地说道。

    就在此时,却见门吱呀一声打开,杜仲老伯走了出来,手中还捧着一样东西。只见杜仲老伯笑脸盈盈地说道:“傻孩子,你哭什么啊,这几天我只是在做一个东西,你以为我干嘛呢!”

    说完,杜仲老伯便将手上的东西递给陈君梅,说道:“你不在我身边,我始终不放心,这是我做的金丝软甲,从今天起你一定要日日夜夜穿着身上,这样我才放心。”

    陈君梅拿着金丝软甲,再也忍不住,抱着杜仲老伯哇哇大哭起来,老伯缓缓将陈君梅推开,慈爱地**着陈君梅的头对她说道:”咱们的小君梅长大啦,是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说完,又是对陈君梅挥挥手,说道:“去吧,去吧,内门又不远,以后多回来看看我!”陈君梅便一步三回头,跟着吴谦朝内门而去。

    本来进入玉清境的弟子,是由外门向内门通报的,只不过陈君梅已经被逐出天权门,又没有其他门收留,只得自己找上门去。

    在前往天都峰的路上,迎面走来一名女子,一袭雪白长裙,没有一丝杂色,吴谦心中一愣,心想:这女的穿着怎么跟那个天之骄子夏侯昊天一般模样——全身白。

    这女子面容娇好,走路也是步步生莲,楚楚动人。女子的身旁,还跟着一只狗,这狗也如她主人一般,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

    吴谦心中又是一愣!

    这女子长得确实挺漂亮的,就是打扮得有些过了,浑身上下,无处不妆,就好像外貌才是她毕生的追求。

    女子身后还跟着其他几名女子,但显然都是前面那名女子的跟班。

    这女子也是看到了吴谦和陈君梅,然而当她的目光从陈君梅脸上划过时,却掩面笑了起来。

    “我要是脸上也长这么一道疤,我宁愿去死!”这女子回头对着身后的几名女子说道。

    身后的几名女子也是咯咯笑了起来,其中一名女子说道:“上官姑娘绝代风华,把昊天师兄迷得神魂颠倒,要是没了昊天师兄,自然是宁愿去死了!”

    那前面的上官姑娘佯装生气,嘴里嗔骂道:“你们讨厌!又拿表哥取笑我!”脸上却笑开了花。

    吴谦脸上漏出一丝鄙夷之色,这群女子虽然举止优雅,但却如此明目张胆的取笑别人,还不是优越感作祟,可以无视别人。

    几名女子从吴谦和陈君梅身旁走过,哪知那狗却龇牙咧嘴地冲着吴谦叫了起来,吴谦心中本来就有气,便作势要打那狗,那狗便吓得躲到那上官姑娘的身后,却还是冲着吴谦使劲的狂吠。

    真是狗仗人势,显露无疑。

    那上官女子站在狗前,面露傲娇之色,说道:“我狗咬了你不打紧,你要是打了我的狗,我看你小命都得搭进去!”

    这女子说话实在太冲了,吴谦可忍不住了,正要开口还击,却被陈君梅一把拉住,陈君梅站到了吴谦的前面,对着那姓上官的女子说道:“上官姑娘地位尊贵,跟我们这些下人说话都是折了你的身份,何必跟这混小子一般见识。”

    那上官女子哼了一声,冲着她的狗叫了一声:“谦儿,我们走!”

    吴谦瞪大了眼睛,上前一步,大声问道:“你的狗叫什么名字?”

    那姓上官的女子微微一愣,随即说道:“上官芊儿,怎么了?”

    “你能不能改个名字?”吴谦问道。

    这上官姑娘眉头一皱,问道:“我为什么要改名字?”就在这时,身后的姑娘上前,在上官姑娘的耳边小声耳语起来。

    那上官姑娘听完,又是娇滴滴地笑了起来,笑完了,才对着吴谦说道:“原来你叫吴谦!”身后的另外几名女子听到这话,一个个掩面咯咯娇笑了起来。

    这上官姑娘笑完,也不理吴谦,转身对着脚边的狗叫到:“芊儿,我们走!”身后的女子又是一阵娇笑,那上官姑娘便扬长而去。

    只是那狗居然还回过头,又对着吴谦狂吠了两声。

    吴谦看着那狗,一言不发,面容冷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