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衍魔仙 第276章 关门弟子
    杜正初自恃是太一道长老,连掌门都没有如此喝斥过他,没想到这柳怀永胆敢教训自己,不由得大怒,用手在椅子上一拍,站起身来,指着柳怀永说道:“这二人是狐妖已经确凿无疑,是妖就是邪魔外道,就得杀,难道我还没有分辨清楚,需要你来教训我吗?”

    而江同济见杜正初被柳怀永顶撞,则是笑意盎然,像看戏一般看着二人。

    柳怀永还欲争辩,被文良畴制止,然后对着杜正初说道:“这如萱姑娘已经有了柳怀永的骨肉,所以他才如此激动,请杜师兄见谅。”

    杜正初哼了一声,说道:“居然和狐妖做下此等苟且之事。这事要是传出去,岂不被天下修道之人耻笑,太一道还有何颜面?”

    杜正初此话一出,柳怀永心中虽有气,但也无法反驳,众人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尤其是曾一耿长老,似乎是对杜正初的这句话很不满意,脸色铁青。

    文良畴见众人没有说话,略带委婉地说道:“此事柳怀永虽然做得不妥,但孩子是无辜的,这狐妖该不该杀,咱们可一定要慎重。”

    杜正初身子往椅子上一靠,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就算生下来,也是半个狐妖,还不如现在就杀了,一了百了。”

    这时柳怀永仿佛腮帮都咬断了,强忍着怒气不说话。江同济却冷笑了一声,说道:“狐妖之子也要杀的话,那岂不是贾承雨也得杀,杜师兄你说是吧?”

    杜正初哼了一声,侧过身背对着江同济,却不说话,这杜正初是杜正本的亲哥哥,在这大殿之上,每一句话都是袒护杜正本,针对柳怀永,没想到刚才一句话,把曾承雨给牵扯进去了,这曾承雨是贾正义的女儿倒还是其次,关键她还深得曾一耿长老的喜爱,贾正义本来就已经是曾一耿的弟子了,曾一耿不管这辈分上的悬殊,强行把贾承雨收为关门弟子,导致这贾承雨和贾正义既是父女,又是师兄妹,这件事被传为太一道一大笑话,但也从侧面说明了这曾一耿对贾承雨的喜爱。可能是碍着曾一耿的面子,杜正初才不敢回答江同济的话。

    而曾一耿一听到江同济那翻话,虽然知道江同济意在挑拨,但还是有些动了肝火,只是强忍着没有爆发出来。

    这时令狐蓉带着哭腔说道:“贾承雨都已经拜入太一道,是太一道的一员,从未做过任何坏事,你们怎能杀了她。”

    江同济笑了笑,说道:“可不是我要杀她,是我们的杜长老想要杀了她。”说完还饶有生意地看了一眼曾一耿和杜正初,好像就等着他们二人打起来一般。

    杜正初自然知道江同济是什么心思,听到江同济这番话,也是有些动怒,对着江同济怒喝道:“你...”

    江同济似笑非笑地对着杜正初说道:“我怎么了?”

    这太一道的二长老和三长老当着众人针锋相对,已经表现出太一道的不团结,许旌阳怎么看得下去,对着杜正初和江同济喝道:“你们两个都别说了。”

    被掌门喝斥,杜正初与江同济不敢顶嘴,二人互相哼了一声,侧过身子,互相置之不理。这时许旌阳又继续说道:“曾师弟,你一直没有说话,这事你有什么意见?”

    曾一耿正欲说话,却见令狐蓉对着曾一耿跪了下来,大声说道:“曾长老,贾承雨可是你的...关门弟子啊。”

    曾一耿看了一眼令狐蓉,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又消失,曾一耿对着许旌阳说道:“狐妖本是动物,也是修道有成,才开启灵智,幻化人形,是狐狸的时候我们尚且将他们看做万千生灵中的一员,等他们修道有成我们却要赶尽杀绝,这的确有些不合理。”

    这时杜正初又插口说道:“狐妖修道有成,法力高强,谁能担保不祸及苍生?”

    许旌阳听到此言,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杜师弟此言差矣,只因担心狐妖道法高强,可能会祸及苍生便要诛杀殆尽的话,我看最应该诛杀殆尽的是我们这些掌门和长老,我们要是祸及苍生,恐怕天下谁也拦不住我们。”

    一听此言,杜正初也是哑口无言,只是脸上大有不甘之色。

    许旌阳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再说话,便说道:“令狐蓉、如萱,今日我太一道不杀你们,但日后你们若做下伤天害理之事,我太一道绝不轻饶。”

    柳怀永等人一听此言,纷纷跪下去说道:“多谢掌门深明大义。”场中就杜正本和贾正义没有跪下去,陈君梅心中也是暗自奇怪,令狐蓉刚刚捡回一条命,贾正义居然没有一丝高兴,他们之间莫非没有一丝夫妻之情么?

    许旌阳又扫视了一遍场下众人,然后对着文良畴说道:“剩下的四人是谁?他们可还有什么事?”

    文良畴指着安雅说道:“她是沐安然的妹妹沐安雅,就是她指证贾正义害死沐安然,只是她心智受损,极易受到他人的诱骗,所以她说的话我们不可作为证据。”

    然后文良畴又指着其他三人说道:“他们三人我也不甚清楚,请柳怀永来说吧。”说完便对柳怀永伸手示意。

    柳怀永便指着三人说道:“启禀掌门,他是张大礼,是我的管家,她是陈君梅,吴谦是她的朋友,陈君梅的父亲是我的至交好友,如今她父母双亡,来投奔于我,吴谦是和她一起来的。”

    文良畴看了吴谦和陈君梅一眼,然后说道:“这三日我观察吴谦和陈君梅疗伤时呼吸吐纳,他二人所修的应该不是我们太一道之法吧?”

    柳怀永心中稍作犹豫,还是说了出来:“启禀掌门,他们二人所修的全是混元道法。”

    杜正初听到此言,又是冷哼了一声,说道:“和混元道的人是至交好友,柳怀永你不知道三道各休法门,互不相容么?”

    许旌阳接着说道:“你说的混元道的至交好友是谁?”

    柳怀永看了一眼陈君梅,说道:“他是陈博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