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足坛大师进化录〕〔陆柏庭叶栗〕〔崛起〕〔富婿奶爸〕〔超武女婿黎南杨小〕〔黎南方清甜〕〔富婿奶爸〕〔黎南杨小丽〕〔赵旭李晴晴〕〔秦静温乔舜辰〕〔代号修罗〕〔江策丁梦妍.〕〔我的爷爷是富豪〕〔云苏许洲远〕〔燕沁陌上川〕〔走向你如涉深河〕〔云苏许远州〕〔许君不知情深浅〕〔跨越山海来爱你〕〔离婚后每天都有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六章 空间初现
    . ,最快更新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最新章节!

    第六章空间初现

    半睡半醒中,楚念柒感到左手心一阵刺痛。忍无可忍之下用右手紧紧抓住左手,才能勉强缓解一点钻心的疼痛。

    楚念柒疼醒之后,一睁眼,发现自己竟然不在那个小破屋里。

    眼前是一片荒芜,空气中黑色的雾气弥漫,偶尔还夹杂着一丝血红色,看着极为不祥。

    入目所及,她能看到的只有自己脚下的这一亩三分地,土地看着很松软,可是距离土地二十公分的地方,还是有那些黑雾。

    楚念柒蹲下观察,发现那些黑雾只能在地表二十公分的地方弥漫,侵染不了这土地。再仔细观察,好像土地散发的气息在和那些黑雾对抗一样。

    楚念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醒,走出这个梦境。

    刚想着出去,场景竟然又变幻到了之前睡觉的小破屋,入目所及正是那黑旧的屋顶。

    耳边是林氏均匀的呼吸声,楚念柒都搞不懂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这样想着,楚念柒又琢磨,自己要是闭上眼睛,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刚刚的梦境。

    结果,场景又变幻了。

    还是那个弥漫着黑雾的地方。

    这下子,楚念柒也不能当做自己是在做梦了。

    这个场景怎么那么像是穿越里女主的金手指,随身空间呢?

    这样想着,楚念柒又试验了几次,果然是随着自己的意念进出的空间。空间的介质恐怕就是自己左手心里那块青黑色的类似胎记的东西了。

    不过,这个空间也太差了吧!

    人家的空间是良田灵泉,萌宠雪莲,到了她这里可是好,黑雾弥漫,土地更是少的可怜。

    算了,这情况也由不得她去想那么多。

    有空间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啊?

    楚念柒表示,非常满足。

    第二天早上醒来,林氏做了稀粥,两人就着鸡蛋喝了稀粥,配着腌制的小菜吃了早饭。

    林氏这两年一直在绣一个大屏的双面绣屏风,绣完之后,绣坊的老板娘承诺给她一百两。她一直在这个绣坊做绣活,这几年下来,两个人也算熟识。

    之前,林氏就是绣了一个小型的双面绣的摆件入了她的眼,卖了十两银子。还了两个接生婆每人二两银子。那两人推脱不要,最后每人收了一两。

    这是楚念柒两岁的时候还清的债务和赚到的银钱。

    林氏的银钱分好几处放,就怕楚吴氏翻找,连山上的山洞里都有一部分。

    这两年,她零碎的绣活赚的钱随赚随花,为了给楚念柒更好的生活环境,她根本没攒下钱。手里的银钱还是两年前赚下剩的八两银子。

    要想挣到足够多的银钱,她必须得绣大件的东西。

    楚念柒这几天昏迷不醒,她给楚念柒看病抓药,手中的银钱花的就剩不到三两。

    但是这两天她不打算再去镇上了,她要陪女儿几天。便就着窗外的阳光,在床上做起了绣活。

    楚念柒好了,楚子安自然也不出门去砍柴赚钱了,他就在院子里,陪着小妹妹玩。

    看楚念柒有些无聊了,便拉着楚念柒的手说:“念儿,现在河里有小鱼,哥哥带你去捉鱼好不好?”

    “好!”一听有好玩的,楚念柒来了兴致。

    几个小伙伴还没等迈腿,门外便出了响声。

    大门推开,楚梁和两个哥哥一起回来了。

    楚梁就是原主的亲爹,此时他一袭长衫,文雅清濯,在后面两个身穿短褂,还打着补丁的哥哥的衬托下,更显得风姿卓然。像是草窝里出现的金凤凰,非其他凡物能够相提并论。

    楚子安一见这人,小脸上的笑马上收了起来,板着脸开口叫人:“爹,大伯父,二伯父。”

    楚念柒也跟着叫了人:“爹,大伯父,二伯父。”

    楚梁冷淡地回应了一声,大伯父楚满仓也是敷衍地应了一声,倒是走在最后面的二伯父楚满囤带着笑意回应了一句:“四郎,六丫头。”

    楚念柒看着这个皮肤黝黑的汉子,他的眼角带着深深的皱纹,一笑起来,皱纹都聚在了一起,但是每一条皱纹,仿佛都散发着亲切的气息。

    初次见面,楚念柒很喜欢这个二伯父。

    叫了人之后,楚子安带着楚念柒还有楚子平,楚萱儿出去玩了。

    这边楚梁刚回来,苏氏就殷勤得走上前,温柔小意得服侍他脱衣净手。

    这繁复的一套,还是苏氏给他打造的,楚梁却是享受至极。

    他就是喜欢苏氏这一点,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让自己舒坦。

    看着楚梁舒展的面容,苏氏开始她不经意的白莲花之路。

    她借着拉家常的由头,把楚念柒惹了楚吴氏被打的昏迷两天的事情三言两语带过,大肆得说了林氏咄咄逼人,逼得婆婆拿出家里所有的鸡蛋息事宁人。最后还表达了自己劝解不得,无能为力的遗憾与无奈。

    “夫君,都怪妾身不好,没有教导好五郎,要不是五郎刚正率直,把六丫头偷鸡蛋的事情说了出来,婆母也不会生气教训六丫头。最后,还害得姐姐大动干戈,与婆母闹得脸红。”说完,苏氏还流下了几滴悔恨的泪水。

    这几句话里,恐怕只有那句“没有教导好五郎”才是最最实在的大实话。

    然而楚梁却不这么想,他在外谋生,还要不废功课,这个家里人多,是非也多,都是苏氏再里里外外的周旋。

    对于苏氏这朵柔弱善良又体贴的小白花他简直要心疼坏了。

    当即伸手,把苏氏搂在了怀里安慰:“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都是林氏桀骜不驯,还把六丫头教养成这样。哪像你教养的孩子,个个伶俐聪慧,正直率真,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受委屈了!”

    听到这话,苏氏似是破涕为笑,抬眼看着楚梁:“能为夫君做事,妾身不委屈,只要夫君开心,妾身的心里就是甜的。”说完,露出会心一笑,那菱角似的微笑唇,更是笑成了一抹弧度。

    楚梁见了,不由心神一荡,他一旬才回来一次,回来一趟住两天。林氏不给他碰,苏氏怀这一胎有些不稳,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行房。每次回家苏氏都是以柔荑口舌伺候他,虽然销魂却也不够尽兴,时间久了,楚梁有些想念女人身体的滋味儿。

    此时看见苏氏的笑容,不由得上前就擒住了她的小嘴,边吻边气喘吁吁地说:“让夫君看看,是你的心里甜,还是你的小嘴儿更甜,甜死为夫了。”

    苏氏嘤咛一声,倒在了楚梁的怀里。

    就在事情快要朝着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之时,苏氏及时刹车,制止了楚梁。

    楚梁兴头之上,被人打断,欲求不满。

    看到楚梁皱眉,苏氏赶紧安抚:“相公,这大白天的,要是让婆母知道了,该误会我魅惑夫君了。婆母误会我事小,要是误会夫君就不好了。”

    楚梁是个好脸面的人,一听这话,突然想到,自己刚刚色欲熏心,差点白日宣淫,实在不好!实在不好!

    当然,他觉得不好的不是白日宣淫事件本身,而是差点被人知道,如果能不被人发现,白日宣淫未尝不是一种乐趣。

    虽然最后警醒了自己,可是欲求不满着实是一件不开心的事情。

    楚梁理了理衣领,走出正房门,就向着西厢房走去。进了南屋,映入眼前的就是一幅优美的美女绣花图。

    柔和的日光穿过窗户,照在林氏的侧脸,连脸上的绒毛都看得见。都说灯下看美人,别有一番风情,这日光之下,观看美人也是美得动人。

    楚梁看着看着,不知不觉消散了心中的郁气,连自己来的最初目的都忘了。

    直到林氏那冰冷的目光直直地向他射来,他才反应过来。

    楚梁右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六丫头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平时在家多教导教导她,她年岁也该懂些事了。这次的事情,我不再追究,不过下不为例,不然我不会再放纵你继续在这个家嚣张任性下去了。”

    说完,也不等林氏做什么反应就出了西厢房的门。不走不行啊,他是实在受不了林氏那冰碴子一样的目光。

    结果,到门口遇见了和楚子安一起回来拿篓子的楚念柒。

    楚念柒对刚刚楚梁说的话完完全全的听到了。

    心中不禁冷笑:这就是原主的亲爹,不分青红皂白给自己的女儿就定下了罪名。还警告一片慈母之心护着自己的生母。

    当下也不再对他客气:“爹,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的闲话,但念儿自问从小到大从来没做过偷鸡摸狗之事,行得端坐得直,我娘把我教养的很好,并不担什么教养之过。至于奶奶丢了的鸡蛋,念儿不知是哪个人拿走了。那拿走鸡蛋之人我不知是何原因,不愿过多纠缠,但那些明知我是冤枉的还故意诬陷之人,只愿老天爷诅咒她生孩子没**儿。”

    楚念柒本来还不想说的那么难听,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个孩子,那么童言无忌啊,说的过分难听算什么?反正我是个孩子,你还能计较不成,谁计较谁心里有鬼。

    楚梁听到楚念柒反驳自己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结果听到楚念柒最后之言,气得差点没翻白眼。

    这说的是什么话,污秽之言,污秽之言!

    他在原地念叨了两句,拂袖转身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