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景淮安暖作品〕〔神器农家乐〕〔大唐孽子〕〔大小剑师〕〔大唐之最强熊孩子〕〔星际麒麟〕〔南宫柔楚玄辰〕〔契约总裁:冤家甜〕〔萌妻难求:boss大〕〔楚玄辰〕〔汉末孤峰〕〔他将丑妃献给将军〕〔云曦月楚墨辰〕〔楚墨辰云曦月〕〔王府百年无子嗣,〕〔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腹黑王妃戏邪王〕〔陆行厉盛安安〕〔冷面王爷云若月最〕〔龙婿战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十九章 五郎告密
    ,

    第十九章五郎告密

    五郎跑上前去,问向一群忙得热火朝天的人。

    “你们在做什么啊?”

    六郎也跟着问:“做什么啊?”

    但是这里没人待见这两兄弟,是以没有人回答他们。

    被忽视了的五郎恼羞成怒:“哼,你们不告诉我,我就去告诉奶奶。”

    楚萱儿非常讨厌这个五哥,他时常欺负她让她干活,此时可能是爹娘姐姐都在场,底气足,当下没好气地说:“你去告啊,你都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看你怎么告状,到时候告差了,看奶奶修理的是谁。”

    五郎被她警告了之后,脑子也清醒了一点,知道楚吴氏不是个好相与的,要是骗了她,就算楚吴氏平时宠孙子恐怕也会发飙揍他。

    此时五郎并没有想过问与他一母同胞的大哥楚子平,在他眼里,楚子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他心里根本看不上他。

    楚子平虽然人傻一点,但是也能分清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对于五郎这个亲兄弟明晃晃的恶意,他宁愿和异母兄弟楚子安在一起玩。

    五郎就这样进进出出,楚念柒都能感觉到他的焦虑,不免感到好笑。

    这五郎真是被养歪了,急着给别人使坏,看别人热闹简直成了他的人生追求,难道有这会子功夫不能去干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吗?

    楚念柒不再管他,而是带着二房的丫头一起收拾昨天买回来的大骨头和猪大肠。

    昨天把猪大肠买回来的时候为了不让它太过臭,林氏拿了一块布把那些猪大肠包起来了,虽然还有味道,但不那么冲了。索性是老板当搭头卖的,自己处理的还算干净,所以坐车回来的时候人家才没发现。

    生的猪大肠放一晚上也不会坏,楚念柒打算今天中午就全处理了做午饭。

    二房的丫头看见楚念柒从背篓里拿出这个东西,都不由得捏紧了鼻子。

    楚杏儿更是快言快语:“咦,六妹你拿的是什么啊?这也太臭了。”

    “这可是好吃的,我们中午就吃它。”

    “啊?我才不吃,我不吃这个臭东西,这怎么会好吃呢?”楚杏儿吓得急忙摇头。

    “哈哈,就给你吃,这个臭东西闻着臭,吃起来才香呢!”

    楚杏儿迟疑地上前挪了一步,然后又坚定地退了回去。

    “不吃,绝对不吃。”

    楚月儿年纪稍大,没有像妹妹一样欢脱,倒是楚萱儿,小脸纠结在一起,像是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吃。

    楚念柒没再和她们插科打诨,她把猪大肠先放到盆子里清洗一遍,然后让人把水倒了。就拿剪子把猪大肠剪开,剪去肠子上的肥油。楚月儿看了一会儿就知道怎么弄了,也回到了北屋拿剪子和楚念柒一起清理。

    楚念柒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她这个二姐果然蕙质兰心,温柔知礼不说,还聪明勤奋,能吃苦耐劳。也不知道谁运气这么好,日后将她娶过去。

    收起胡思乱想的小心思,楚念柒将清理完的猪大肠再次清洗干净。倒出水之后,就拿出了之前家里还剩下的粗面粉,那是林氏用来蒸馒头自己吃的。

    她有时候起早去镇上,没时间做早饭,就热一个馒头带着。毕竟她挣得再多,绣活也是慢工出细活的玩意儿,不是天天都有的进项。她能舍得给楚念柒吃好的,自己却不能天天吃买来的馒头包子。

    然后,楚念柒就在众人的惊叫声中,把面粉倒进了盛放猪大肠的盆子。

    看到这一幕,连楚月儿都不淡定了:“六妹,你,你怎么糟蹋粮食啊?”

    “二姐,这不是糟蹋粮食,我们得用面粉清洗猪大肠。”

    楚杏儿却以为是楚念柒年纪小,祸害人玩儿,再也不肯光看着不动了。连忙跑到外面告知林氏,免得一会儿看到楚念柒祸害更多的面粉把林氏气得揍她。结果,她火急火燎地赶来告知,就得到了林氏轻飘飘的一句话“没事,让她鼓捣去吧!”

    楚玉儿呆滞的回来,对林氏宠孩子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这简直是毫无原则啊!

    浪费粮食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揭过吗?

    她可是日常吃不饱啊!

    想到这里,楚杏儿的眼睛都有点红了。

    不过,对于林氏母女的所作所为,她也没有什么好嫉妒的,就是有些羡慕。

    也不知道,她的好日子什么时候能来。

    楚念柒看着楚杏儿呆滞的回来,就知道自己老娘是默许了自己的行为,当下不由得感动。

    她娘是真宠女儿啊!

    于是,她也动力满满,一定要做一份好吃的,犒劳母亲大人。

    当下赶紧招呼三姐妹动手,用面粉搓洗猪大肠。四个小姑娘轮番上阵,搓洗了一刻多钟。再用清水仔细冲洗干净,最后把盐涂抹在上面,静置小半刻钟,就好了。

    然后,她出门告诉楚子安和楚子平去捡一些柴火,一会儿熬大骨头汤用。

    走进厨房,她先把大骨头用清水洗一遍,放进锅里,加葱段,姜,熬煮,等把骨头里的血水和脏东西煮出来后,就把大骨头捞出来。又在小锅里焯一下水,把浮沫舀出去。然后将大骨头捞出,在清水中冲洗干净,再将大骨头放进大锅里,水莫过大骨头,加入姜片和葱段,最后放上几粒花椒,加入几滴醋,大火烧开后再转成小火。

    楚子安兄弟就负责看火,一直保持在差不多同一个大小就行。

    楚念柒做完这一切走出厨房的时候,收获了大小三只星星眼。

    “六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都会做饭了。”楚杏儿憋不住话,把姐妹三人的心声都说了出来。

    “呵呵,都是我娘教我的。”楚念柒干笑,然后面不改色地撒着小谎。总不能让她说,她是从后世穿过来的吧!

    楚杏儿听到这话,不由得疑惑:“林婶儿什么时候做饭这么厉害了?”她可是吃过林婶儿蒸的馒头,那叫一个……

    怎么说呢?哎,有口吃的就不错了。

    林婶儿就是不会蒸馒头而已,厨艺好着呢!

    楚杏儿都不用楚念柒解释,自动的脑补完成。

    楚念柒也正好省了口舌。

    只等一会儿快吃饭的时候在骨汤里放上白萝卜,再炒一个猪大肠。

    楚家有白萝卜,但是用了楚吴氏的白萝卜,她准有脸坑你十文钱,有这个钱她可以买好几斤。

    于是,就让楚月儿拿着钱去村里人那里买几根白萝卜。

    村里人也都实在,楚月儿花了一文钱,买了三根白萝卜回来。

    这年头赚钱不容易,能看到现钱,人都是高兴的,哪怕一文钱也是好的。因此,在村里做买卖时,卖的一方大多格外好说话。

    林氏经常在村子里买一些青菜,有些大娘对她也极为和善。如果听到有人说林氏的闲言碎语,都会上前说两句公道话。

    这边午饭在几个丫头的协力合作下,基本完成,就等一会儿焖上米饭,蒸上几个林氏自己做的馒头。

    那边也终于在楚满囤等人的努力下,使得灶台初见了雏形。

    其实要是有青砖搭灶台应该会很容易,可是这里青砖很贵,林氏也不可能花钱买青砖就为了搭一个灶台。

    于是楚满囤就砍了三棵中等粗细的小树做木桩子,做成“冂”字形,地下用比较板正的石头围好,防止火乱窜。这样买好锅之后用绳子吊在横着的那根木棍上就形成了一个“吊灶”。

    这不适合大锅,但对于小锅来说倒是绰绰有余了,楚念柒母女两人也不需要用大锅。

    搭这样一个灶倒是不需要费太大事,就是找木桩子和规整的石块废了楚满囤半天功夫。

    眼下这个灶台再需要几块石块就可以了,只等明日林氏买个小锅回来,母女二人就可以正式拥有自己的做饭的地方了。

    在外转悠的五郎领着六郎回来,终于看出来了,不由得惊叫一声:“啊,你们要分灶,我非要告诉奶奶。”说完也不等其他人的反应就撒丫子跑了。

    反应迟钝的六郎,等到五郎都跑远了,才匆匆对院子里的人支吾了一声,谁也没听清,就看见他追着五郎而去的身影。

    几个大人都没把孩子的话当回事儿,却没想到有时候孩子才会坏事儿。

    五郎喘着粗气,终于在一棵大榆树底下看到了跟同村老太婆唠嗑的楚吴氏。楚吴氏这一辈子,最值得炫耀的无非是自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三儿子考中秀才,还娶了三个媳妇儿,这最后进门的三儿媳妇儿更是一个接一个的生,自己真是子孙满堂。

    唯一的女儿也嫁入了镇子上的杂货铺,虽比不上有钱人家的少奶奶,却也比大多数地里刨食的庄稼汉强。

    这两个儿女让她在一众老太婆面前非常有优越感,每每都是被追捧羡慕的对象。所以,她非常热衷于唠嗑。

    毕竟每一次唠嗑,几乎都会把她儿女的事情拿出来遛遛,刷一波优越感。

    而这次,她正说到兴头上,吹嘘自家昨天吃了猪肉馅的饺子。

    说那猪肉如何如何香,那白面如何如何滑,放进嘴里几乎不用嚼,就自己顺着嗓子眼下去了。

    最后总结道,这林氏虽说平时不咋地,但是在自己的威压下,不敢不孝,有好的必须得孝敬她。

    大概是找补心理吧,越没什么越是吹嘘什么。

    楚吴氏虽然想把林氏的名声搞臭,可是自家毕竟有个秀才,她时刻谨记着名声的重要性。

    所以,不管在家里如何与林氏闹,向她威胁,她尽量不在外面说,尤其是在一群不如自己的老太婆面前,她时刻保持着自己的优越性。

    可能老天爷看她装逼太久,就派了她的孙子来打脸。

    这不,牛皮吹出去还不到一分钟,五郎就撒丫子跑来了。边跑还边喊着:“奶奶,奶奶。快回家,林氏那个贱女人要跟我们分灶了,奶奶,奶奶快回家,林氏那个贱女人要跟我们分灶了,灶台都搭好了。”

    像是还嫌不够闹腾,六郎好不容易追上五郎,听到这话,秉承着跟班的优秀潜质,鹦鹉学舌道:“奶奶,林氏分灶了,搭好灶台了,快回家。”

    嗯,他提炼的信息倒是非常简明扼要。

    两个孙子传话传的欢快,楚吴氏却仿佛遭受了晴天霹雳。

    “什么?分灶?”

    在大夏的农家,分灶相当于分家。

    都说父母在不分家,父母没张罗分家,儿子先提出分家,那就是不孝。

    这林氏,先前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开始分灶分家,简直是不孝中的不孝。

    楚吴氏再也待不住了,抬起屁股就走。

    剩下的几个老太婆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隐匿的兴奋,非常默契地纷纷抬起屁股向楚家的方向走去。

    惊怒交加的楚吴氏只顾火急火燎地往回赶,没有发现因着五郎和六郎的叫喊,身后已经跟了一群看热闹的好事者。

    林氏本来正在与方氏一起按着楚念柒的安排做饭,就看到楚吴氏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了。她身边跟着形影不离的五郎六郎兄弟俩,而更远的地方,跟着呜呜泱泱一大群人。

    林氏心里一紧,就算是知道自己搭了灶台,也不至于带着一大群人找麻烦吧!

    情况容不得她多想,她转身进了厨房,抱着楚念柒就塞到了西厢房,然后关好了西厢房的门。

    隔着门对楚念柒说:“茴茴,你好好在屋里待着,不要出声儿,你奶奶回来了。”

    林氏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未尽之意楚念柒都懂。

    这个柔弱的母亲,不过是想保护她的女儿不受伤害罢了。

    楚念柒的心仿佛被温水泡着一般,暖烘烘的,舒服极了。但是她不想独自一人感受这种舒服,她想让林氏也能感受到。

    于是,她用她那软软的小奶音对林氏说:“娘,茴茴长大了,茴茴也想保护娘。”

    林氏心里感动,却也知道情况紧急:“茴茴乖,一会儿娘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不要,茴茴不让娘担心,娘也不要让茴茴担心好不好?娘不要把门插上,茴茴在屋里等着,要是娘遇到了危险了,茴茴也能拉开门把娘拽进来。”

    听着女儿的建议,林氏的心里简直烫帖极了,于是对门里的楚念柒道:“好,娘答应你。”

    楚念柒知道林氏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即使楚念柒是个小孩子,她依然不曾糊弄过她。于是,楚念柒打消了一会儿破窗而出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