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我的悠闲赶〕〔傻娘〕〔废土特产供应商〕〔苍天万域〕〔恶毒女配只想当咸〕〔神级至尊奶爸〕〔高冷霸总老想哄我〕〔沈惜颜林浩〕〔殊世庶妃〕〔冷少的新婚罪妻〕〔绝顶狂婿〕〔昭周〕〔护国神帅〕〔超绝圣医〕〔仙山我作主〕〔第一豪婿〕〔巨擘巅峰〕〔超级修真弃少〕〔龙眠无限〕〔白雅顾凌擎最新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陆 道选
    在冥庭总殿的生死簿中,有这样几个特殊序列,只记载在生死簿中,却不归生死簿管。其中每一个序列中的名字都是六道大能,有天上的仙神,有人间的圣人,也有冥庭中的能者。但要说其中最有名的,则是生死簿最下面的一个浅浅的、丝毫不起眼的单独序列,名为:‘道选’。

    可不要小看这小小的道选二字!其余三界大能再厉害,就算不归冥庭生死簿管,可也要归苍天管,而道选,既不归冥庭管,也不归苍天管,他是天道崩陷离体后大道独自孕育的宠子,身份尊贵,气运绵长,只要他长大了,便是仙神!

    但苍天统治,怎能允许这样的生灵成长为自己无法控制的危险分子?所以苍天有的是手段让这道选之子早早夭折,所以在冥庭流传着这样一段故事,通俗点说就是:宠子幼时,大道会护佑自己选择出来的宠子,但宠子独行历练后,仍会被苍天扼治,后来大道看透,想要抵抗苍天,那些在自己羽翼下成长的道选定然无法谈及日后能够超越苍天,而只有那些依靠自己成长的,才是把好手儿!在这样历经磨练的成品中挑选精琢,才能得到最好的作品!所以大道结合六道五世轮回,找出最优秀的定为道选,仅做着一些在其早年无法修行时,为其祛杂保质的活计,其余的便全靠道选个人了。这样的做法也确实取得了成效,在万年前,大道竟真培育出了一个最优秀的‘道选’,此人的名字是禁忌,万年了仍无人敢提,他一路韬晦,躲避苍天扼治,终成苍天敌手,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依旧败亡,可也有人说他留着后手,并没有消亡...总之,道选二字,在自己这些鬼差眼里,那就是天!不管是不是会早夭,都不是自己这几个小鬼儿能惹的起的!

    鬼差们互相对视,暗自沟通后,灵光一闪,这可是拍马屁的大好时机啊!这直冒金光,甚至有点嚣张的鬼跑的这么着急,定是报信求救之类的紧急之事!这时候不出面,啥时候出面?!

    鬼差们登时提起速度,追向柳恩正。

    柳恩正回头一看,心中叫道:“不是不追了吗!怎么又追上来了!”想着,又开始使劲儿向前跑。

    “仙人!仙人!”鬼差们在后面追赶着喊道:“莫急!我等是为您护法来的!”

    “仙人!”另一鬼差瞪了眼先前说话的鬼差后,抢着说道:“仙人!你要去往何处!我特别会抄近路!”

    柳恩正怕有诈,速度丝毫未减,但一想,只要我不脱掉儿子给我的肚兜他们便奈何不了我!随后将信将疑的说道:“说抄近路那个!我要去兰若山,你知道近路吗?”

    “啊,兰若山啊?这...”

    “怎么?”柳恩正回头问道。

    “仙人不知,这兰若山在凡人眼中是佛寺圣地,但在鬼魂眼中,那里比冥庭还要可怕!就算我等六道轮回准允偷阳的鬼差也惧怕万分!”

    “这样吧仙人,我等护佑您到山下,至于上山,便要靠仙人自己了!”

    柳恩正无言,但既然儿子让自己去,想来对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害处!

    “好!带路!”

    鬼差们似中了大奖般,对着柳恩正抱拳一拜后,鬼差魂体幻化,八人化作大轿,抬起柳恩正放到轿上后,四人提轿疾驰。

    路上的游荡鬼魂,见到鬼差后慌不择路,心说:“要玩完了!”

    但哪知那些平日见到游魂如猫见到耗子的鬼差竟双眼放光,目视前方,看都没看自己!

    咦?鬼差变成大轿子还抬着一个鬼??这是什么鬼!游魂也不逃跑了,痴傻的的看着柳恩正。

    柳恩正觉得有鬼在看他,侧脸看了一眼那游魂后,便转过头疾驰而去。

    “妈的,这风范...鬼差给鬼做轿子!做鬼当如此啊!”

    披星戴月,似雷电疾驰,鬼差速度极快,比自己跑要快了不下数倍,几个时辰,便到了兰若山脚下。

    柳恩正下了轿子,幻化的鬼差化作了原形,“仙人,我等只能送您到这了,再往前,我等怕是要灰飞烟灭了。”

    柳恩正心中感激,回身抱拳说道:“多谢诸位兄弟,他日我儿若成气候,绝不忘诸位今日情谊!”

    “那我等多谢仙人了!”此时已快鸡鸣,众鬼魂向柳恩正保拳一拜后回身走去,渐渐不见了踪影。

    长安城

    长安城的夜晚总会让你漠然失落,纵然繁华,却好像离你很远,不知是心已疲惫,还是这长安城,故意用冷漠来把你刁难。

    微风荡漾,带起一缕清凉,吹过湖面,泛起层层涟漪。风儿轻托着柳叶慢慢飘摇,似在酝酿孩提时的香浓酣梦。繁星点点,云月当空,挥洒着静谧月光。

    然,今日的柳府,却注定不会有这样的静夜了。

    灯火通明,柳府的空气间依稀还留有惊悚的味道,像一只大手,牢牢的抓住你的心脏。

    大汉用尽了各种术法,企图窥测柳家娃娃身上是否有护佑禁制,但看了半天,也没看到有什么让他感觉到危险的东西,除了层层光晕外,这就是个普通的娃娃嘛!

    “不能再磨蹭了,刚才追击那魂魄的赤魂虫竟不知为何魂飞魄散,以防夜长梦多,还是尽早出手的好!”他自知自己虽能在凡人面前作威作福,但在修行世界中,自己只是个小小的蝼蚁罢了,而能够一飞冲天的机会近在眼前,大汉下定了决心,闭目调息片刻后,毅然运转门中禁术。

    比之前要浓烈数倍的红光猛然大作,大汉浑身抖动,缓缓伸出右手,招向柳家娃娃。

    “三海秘术...槃生!”

    红芒吸力牵引着娃娃周遭的黑白光晕,直入大汉体内,大汉闭目笑着,这光晕中竟带着最纯粹的天地能量与大道气运,只觉浑身舒泰!

    “果不寻常!”大汉心中兴奋不已!

    柳家娃娃被红芒笼罩,缓缓爬了起来,咿呀咿呀的笑着爬到了大汉身边,慢慢伸出粉嫩胖乎的小手,一把抓住了大汉的胡子。

    大汉登时双目圆睁,脑海中听见似惊雷般的怒吼,这怒吼锁住了自身经脉与躯体,一动不能动,在他头顶的长空中,竟自上而下传出道道音节,似春雷击筑般硬生生的劈入大汉神海:

    “死!杀!陨!亡!消!弥!灭!”

    每个音节都似神明怒吼,让他感觉自己不是在面对一个娃娃,而是像个牲口般被强行拖到另一个世界,去原原本本、安安分分的承受神明的愤怒。

    巨大的痛苦与超出大汉认知范围的能量洪流,彻底将大汉淹没。

    大汉的神魂在音节怒击下魂飞魄散,仅余下痴傻的肉体,依旧保持着盘膝坐姿与得意脸面。

    忽然,一枚印记似流星般,自大汉头顶碧光一闪,向天上疾驰。

    娃娃咿呀着松开了手,转头缓缓趴回,就在娃娃爬走这一刻,天上猛然显现出一只似钢铁般的巨大手掌,一把抓住那碧色印记,一握拳,印记化作了晶莹点点,手掌再变,化作弹指对着大汉躯体遥遥一弹,大汉躯体登时似雪花般瓦解,无影无踪。

    本以为这一切就此结束了,但那手掌自高空中越变越大,最终化作参天大手,而手臂似来自天边,慢慢渐变,直至无影无踪,巨大威压直降,仅留下一只大手扣住了柳府后,消失无形...

    兰若山

    柳恩正仰头看向这兰若山,磅礴险峻,似天外来剑,斜扎入地,气势不凡。

    一缕初阳扫走了黑夜的阴冷,崭新的一天已然到来,柳恩正心中急迫,纵这兰若山如鬼差所说是鬼魂的地狱,但为了自己的孩儿,刀山火海,都是要去的。

    柳恩正提身向山上跑去,初阳透过竹叶照射在身上,虽有肚兜护佑,但那种直入魂魄的灼烧疼痛依旧没有减轻多少,且柳恩正发现,这金芒已经愈来愈暗淡,不知还能坚持几刻。

    我本爱阳光,然此时的阳光,却似把我刁难玩弄。

    魂体荡漾,左右飘忽不定,已渐显不稳。柳恩正强忍着如刑法般的折磨疼痛,步步维艰。

    痛苦,不知有多久,兰若寺的山门,在痛苦旅程中,愈来愈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