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我的悠闲赶〕〔傻娘〕〔废土特产供应商〕〔苍天万域〕〔恶毒女配只想当咸〕〔神级至尊奶爸〕〔高冷霸总老想哄我〕〔沈惜颜林浩〕〔殊世庶妃〕〔冷少的新婚罪妻〕〔绝顶狂婿〕〔昭周〕〔护国神帅〕〔超绝圣医〕〔仙山我作主〕〔第一豪婿〕〔巨擘巅峰〕〔超级修真弃少〕〔龙眠无限〕〔白雅顾凌擎最新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壹拾伍 降剑
    (我儿子要手握神兵去切菜啦!)

    崩山裂地之势已去,留下这坦荡星空。

    灭寂立于星空之中,僧袍无风自动,如神佛降世,万丈金光。

    就在此时,在那星空。

    “嗖!“

    一道撕破空气的轰鸣声响起,前一瞬还在那天边,不足眨眼功夫就到了柳长辞眼前,剑尖在柳长辞鼻尖前一寸之处定格。

    剑身缓缓旋转,散发蓝芒,映射的柳长辞面庞也蓝光湛湛。柳长辞感觉到眼前这怪异剑身似在注视着自己,散发的至寒至冷与冷厉无情似要将自己吞噬。如说这长剑拥有剑魂,那么孤傲、凌厉四字最为贴切。

    这天下,怎会有这般兵刃?这把“剑“着实奇异。

    只是剑身,却独不见剑柄,九尺的剑身寒光凛凛,幽深的蓝色似如梦幻,轻轻碎裂着剑身周围空间,碎了重合,重合再碎,就这样反反复复似永无止境。

    剑身之上,细细的纹络复杂难明,布满沧桑,吸引着人的魂魄,淡淡蓝光凌青好似点点星辰缭绕,若是定睛细看,定会沦陷其中,不得脱离。

    要说这样一把九尺剑身,真的不能被称作“剑“,它就好像并没有打造完成,或者打造的太过随意。

    “嗖”长剑银光一闪,在灭寂身前漂浮。

    “师尊,这..这是何物,怎如此怪异,只有剑身并无剑柄,这怎般持用?“

    灭寂双目满是崇敬,道“辞儿,此剑,名涣辰,乃是星心皮肉破碎所铸,你方才问我,这剑要如何持用,我说,这答案不妨问问你自己?“

    柳长辞望向正慈笑着看着自己的灭寂,迷茫问道:

    “师尊玩笑了,如此神兵,弟子怎会知晓!“

    “哈哈哈哈,非也非也,好徒儿,为师为你讲一则自祖上传下的密辛...

    这天地初开之时,浩瀚宇宙本有参天十星,这十星相辅相成,一动皆动。在过度浓烈的星辰之力下,孕育出一种生灵,你我先将之称为星辰种族吧。这星辰种族日夜修行星辰之力,因本就是星辰之力所化,修行起来自然事半功倍,更不会出现瓶颈。据说在灭亡前,他们已然走到可以窥视浩宇洪荒本真秘密的无人之境了。

    奈何天道独步,怎能允许这么大的威胁成长而影响浩宇平衡?更不要说这个种族极有可能会窥视到洪荒秘密了。

    那是一场无言的...漫长战斗...

    天道一念,十星分崩碎裂,分崩的十星燃烧星辰之力,在天道的强大意志下逆天而行,历经万万年,聚合成两颗小上了数倍的星辰,奈何天道终究不肯放过,两大星辰为了防止彻底破灭,便自发碎裂,繁衍成如今的漫天星空,而那两大星辰的星心,被那一族在最后灭亡前炼制成了一双能够看透虚妄的神目,旨在警醒各界生灵,看透这天道,早日自睡梦中醒来...

    而后这凄凉伟岸的一族以无上妙法,护佑那星心神目在无穷浩宇中躲避苍天追击,化解重重厄难,直至彻底脱离险境,择有缘之人而栖。

    这无上妙法使命已达,却不知是何原因,历万年之久竟未散形,而是积福运、命数于一身,自虚无中脱离,自修成了一具神兵!而这神兵的前身,便是那无上妙法。寰宇宏辛,变换无穷,缘之一字、命之一字,当须参悟终生...辞儿,你可明了?”

    “这...“

    柳长辞被灭寂这一段话惊的不轻,自己这神目,竟然是两颗星辰的星心...而那奇异的九尺长剑,竟是护佑自己神目之用?这神目,为大道所赐,仰仗着神目,自己远超往昔各任道选,出生便能携有前世几分魂力,且身富灵性,胎体半月便可神魂出窍,召唤某种力量,大道对我,倒的确厚望了。

    但,举参天十星之力,献祭一族之命脉...这神目造就的代价,也真的太大了。

    “这涣辰剑能自行吸取天地精华,转化为星辰剑劲,储与纹络之中。若你遇险,剑劲可在无你操控之时自行保护你十击,神妙非凡。好了,多说无益。辞儿!速速接剑!“

    说罢,灭寂操持身前之剑,猛力挥向柳长辞。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柳长辞的代目神魂倒映着那慢慢放大的寒光剑身,下意识的,伸出右掌,招向涣辰剑。

    奇妙一幕发生,那剑身穿透空间,无声无息中失去了踪影,待长剑现身之时,剑尖已狠狠的刺入了柳长辞手掌,与柳长辞手背透出一尺多长,鲜血遍布剑身!

    此时的剑尖,距柳长辞的双目仅半寸之遥。

    “啊!“

    柳长辞的双眼被长剑凌厉的剑气刺破,鲜血顺流而出,化作红珠点点,滚荡着向眼前长剑飘摇蔓延,直至被融入了九尺剑身,长剑的蓝芒竟愈演愈烈。

    柳长辞只感觉脑海欲裂,天昏地暗,仿佛自己不再是自己,痛苦、难过、心酸统统袭向柳长辞!

    柳长辞站立着撑着那停顿在空中的剑身,道道蓝光从柳长辞体内刺出,崩向四方,蓝光迸发的愈来愈快,柳长辞狰狞着、吼叫着,痛苦难当!

    “辞儿,运转佛做天!此乃剑戮劫!你只有扛过这剑身的天人五衰,才能掌控此剑!“

    再看这柳长辞,也就几息功夫,面庞已如土色,浑身不断的颤抖,头发一束一束的脱落,皮肤迅速干瘪,如古尸一般,毫无生机!再看那剑身,如亘古不动般插在柳长辞手掌之上,安静的浮与柳长辞眼前,寒光闪闪,似在以冷漠,刁难戏耍着柳长辞。

    柳长辞浑身颤抖着,声音已然嘶哑,但那如野兽般的狠厉狰狞浮上面庞。

    “你...仅是我双眼之护佑罢了,可还分的清谁是主上!佛...做...天!“

    语毕,柳长辞所剩长发在劲风中起舞,左拳紧紧握住,体内迸发出灿烂如星河的耀眼蓝芒,这蓝芒夹杂着道道金色,直直射向右掌之中的九尺长剑。

    柳长辞的右臂本已在这天人五衰下干枯无血,却在灿烂蓝芒灌入后,焕发勃勃生机,青筋暴起,完美的肌肉线条再次浮现,一种力量感爆发开来,但比这力量更强大的,是那颗定要征服这神兵的决心!

    柳长辞咆哮着,向左侧微微侧头,避开了长剑剑身,任由怪异长剑在自己右掌中寸寸穿过,他用力的踏着步,坚毅的向前走去。

    长剑似万古不动,柳长辞带动右掌,长剑自手掌缓缓穿过,带起的巨大疼痛,钻进了浑身的每一片血肉与神魂的每一处角落。

    长剑在柳长辞右耳擦拭而过,被割裂的根根长发,飘摇坠地。疼痛已被柳长辞抛之脑后,他的眼中,只有这涣辰剑,他的生命,愿为征服涣辰剑而献出。

    终于,柳长辞的右掌贯穿着长剑,滑到这剑身尾端的一尺之处。这里的纹路似比别处更加密集,但那纹路却更让柳长辞痴醉、喜爱。

    “啊!!“

    柳长辞突然猛力抽手,长剑自血肉中穿过,鲜血迸溅而出,脱离柳长辞手掌的涣辰剑剑身嗡鸣,就在要刺向长空时,被柳长辞满是鲜血的手掌反手一把握住,他右臂一甩,竟舞起剑来!

    寒光辉映,蓝芒激射,照亮万丈星空。道道剑气飞鸣,砸落那漫天星辰,终化作点点晶莹,犹如以星辰为雨,舞弄乾坤!

    突然,扎入柳长辞手背的那余下三尺剑身,嘭的炸碎开来,形成一条一条细长的银光剑穗儿,似没有重量,随着柳长辞的每一招每一式飘摇,煞是好看。

    随着柳长辞的每一次舞弄,他身上的天人五衰便消失一分,自那剑身之上,蹭蹭的射出蓝色光芒,直奔柳长辞口鼻,渐渐的柳长辞恢复了原样,在这之上,似又增添了几分以往未有的凌厉气质。

    豪气干云争舞剑,疏狂潇洒欲作仙。

    在这一支剑舞中,倏地,柳长辞睁开了双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