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阎婿〕〔重生侯府嫡女〕〔这群女人不对劲〕〔直播:女神家的哈〕〔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何日请长缨〕〔时能武王〕〔我拍戏不在乎票房〕〔窦妈妈〕〔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女主叫云倾男主叫〕〔我本大明一布衣〕〔也许我就无法拥有〕〔重生云倾陆承〕〔云倾北冥夜煊最新〕〔北冥夜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贰拾贰 村庄晚来
    要说,昨夜发生了什么呢?

    原来,自柳长辞将二人斩与无形之后便昏迷不省人事,一姑娘与其年迈父亲从前街走来,正巧遇见这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柳长辞。

    这对父女是乡下村民,此番来城里购置日常所需,因此处偏僻,在这开的店铺价格都廉宜,却不想在这途中发现地上躺着一白衣男子,二人怎般呼唤都没动静,却也不能将柳长辞置于不顾,便将柳长辞拉与马车之上,打算带回乡下。反正路途也不遥远,若是好了,几个时辰便可回城。

    这姑娘名为听香,芳龄十七,生的可爱阳光,略有姿色,眼神闪烁,古灵精怪,此刻正与马车中支着下巴观察着柳长辞。

    “呀,这眉毛长的,怎会这般浓厚,这嘴唇,竟然在闪光!当真比女子更妩媚了!只是为何缠着这白色丝带呢?这丝带还挺好看,尤其是这花纹!“

    柳长辞与昏迷之中稍稍清醒,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却见一女子正低首望着自己。

    “你是谁,所欲何为!“

    经过昨夜之事,柳长辞已然惊弓之鸟,对这尘世之人,当真是不得不防啊!说着,柳长辞坐起身,猛的靠后,与女子来开了距离。

    这一下可是把这小姑娘吓到了,小姑娘委屈万分的说道:

    “你这厮,昨夜是我救得你,你醒来不道谢便罢,竟还凶起了我!“

    啊,柳长辞有点愣住了。是了,自己昨夜祭出银禅后,便毒性发作,不省人事。想来确实是眼前之人所救,自己这样,是有些失礼了。

    “姑娘对不住,我脑袋不太灵光,错怪姑娘了!“柳长辞作坐着向那听香行了一礼。

    “哼,这还差不多,我叫听香,你呢?“

    “在下涣辞。听香姑娘,我们这是去往何处?“

    “我家。“

    澈城十里开外,有一村庄,名为晚来村。村中大大小小百十来户人家,民风淳朴,邻里和睦。

    之所以叫晚来村,只因这村庄实乃奇异,同在一片地域,这晚来村的夜晚却比别的地方来的晚了那么几个时辰,每每亥时天色方黑,故名晚来村。

    这村庄周围碧水如镜,倒影翩翩,两岸景色犹如百里画廊,暮景残光,犹如含羞少女,若隐若现。

    柳长辞随着父女二人到了这晚来村,这空气间少了城中的喧闹,多了分泥土芳香和静谧味道,深得柳长辞喜欢。

    柳长辞欲走下马车,却感觉双腿无力,险些跌倒,那药物怎这般威力,这么久了,余劲犹存!

    柳长辞内视自身经脉,暗淡无光,那药物竟将神力尽数散去,但也无妨,运转佛法一周天便可恢复。但这药效,发作迅疾刚猛,自己依仗经络被兰若佛法加持尚无碍,若他人中了此毒,估计经脉将被这毒力侵蚀肆虐,今后便修不得术法了。

    柳长辞不知,那毒药名为澈魂散,澈城府内的凡人势力独门研制,依仗此毒物,在澈城府混杂势力中站的一席之地。如是修仙之人中毒,毒性会比凡人中毒更强上七分。不管仙术如何,妖术多高,在那毒药之下,从未留下过活口。澈城府更将这毒物做为奖惩,那兄弟二人猜想被做奖励得到了此物。柳长辞因僧衣暖阳护体,又修行佛法十余载,极大消退了毒性,饶是如此,依旧昏迷五个时辰,可见此毒之强劲,若是澈城府知晓这天底下有人中了澈魂散后不死,倒也释然。但若是仅仅昏迷几个时辰后便无甚大碍的话,怕是要炸翻了天。

    听香见柳长辞似站不稳,忙上前将柳长辞扶正,道:

    “来罢,去我家歇息。“

    柳长辞望着听香那正看着自己的剪水秋瞳,闻着听香身上女子独有的芳香,一时不自控的目眩神迷、心海飘忽,脑子里忽然想起儿时自己与砍柴叔叔的一段对话:

    “小辞,你知不知道这兰若山外边儿的万丈红尘里,最美妙的是啥?”

    柳长辞问道:“是啥?”

    “当然是小娘皮儿啊!”

    “小娘皮儿??

    “小娘皮儿就是...咋和你说呢,你就记着,长得好看的,都是小娘皮儿!知道了吧!”

    柳长辞一边“噢”着,一边看着砍柴叔叔悠然神往、甚至是痴醉的表情,心中打定主意,小娘皮儿是好东西!以后如果有下山的机会,定要多多的找!

    “喂,你在想什么?”听香脆铃铃的声音叫醒了柳长辞,

    “啊,没啥...“柳长辞定定的看着听香,嘴角不自觉的缓缓上扬起来。

    “那你又在看什么...“听香被柳长辞看的脸上一红,低头问道。

    “我在看小娘皮儿。”柳长辞似很确定的说道。

    听香听闻后,略微皱眉,但看到柳长辞一本正经,甚至有点严肃的傻样子后,觉得实不像轻佻所言,便带着好奇轻声问道:

    “...你们那里...都是这么叫女孩子的嘛?”

    “是的,我叔都告诉我了,长得好看的,都是小娘皮儿!”听香听闻后,被逗得掩嘴娇笑,花枝乱颤。

    听香的身后是天边低浮的晚霞,晚霞下是轻柔的温凉晓风,听香的青丝衣阙缓缓拂动,配上串串银铃般好听的笑声,让柳长辞一时痴醉,看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

    他心中自嘲,自己刚才的表情,应该与记忆里砍柴叔叔那时的表情一模一样吧...

    听香问道:“喂,你可还能行走?“

    柳长辞脸色略红,低首道:“没事的,现在腿脚儿还行了。”

    “夜晚你为何独自一人躺在小巷?”

    “......我昨天好像喝多了。”

    听香觉得这柳长辞甚是有趣,便对着马车之上的老人道:

    “父亲,您先行一步吧,这几步路程我陪少侠走回便好。“

    老人与马车之上听闻此言,心中觉得不妥,但回首见这柳长辞一脸正气、白皙俊秀,除了双目缠着银色丝带略有些怪异外,实不似为非作歹之人,便道:

    “不得贪玩!扶好公子!“说罢便赶着马车,悠悠前行。

    “得令!“听香脆生生道。

    二人一路欢笑,听香为柳长辞讲着一个又一个村中趣事,还有些听来的城中之事,所聊甚欢。

    独立小桥风满袖,山水新月夜来临。

    二人于这黄昏来临的秀丽山水之间俨然入画,且是一副柔情绵绵、至清至纯的极好画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