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峰凌姐〕〔周天〕〔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踏天神王〕〔齐昆仑破军〕〔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开局退出娱乐圈〕〔入骨宠婚:误惹天〕〔第一章手感真好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我本狂婿〕〔张胜天〕〔张少〕〔娇宠名门夫人舒情〕〔娇宠名门夫人〕〔请向我告白迟欢〕〔天降萌宝买一赠一〕〔迟欢道北庭〕〔女主迟欢道北庭〕〔霍太太你马甲掉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贰拾叁 生害
    山景明月,睦村晚来,

    柳长辞与听香走入村中,却见村里的村民都聚与一处,更是传来哭喊声与嘈杂的议论声,听香见状,紧忙奔向前方。

    柳长辞也从后方跟来,听清了身旁村民的言语:

    “唉,这毛九虽说整日吊儿郎当,不务正业,贪杯酗酒,但是并未做过恶事,这怎么年纪轻轻的,竟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谁说不是啊,唉...“

    “请问,这是何时发生的事情,可是已经报官了?“柳长辞与身旁村民问道。

    “小兄弟你是外来之人吧,这官府是没有用的,都乃酒囊饭袋,过过场面罢了,城中尽数都是修仙之人,官府巴结他们还来不及,哪管得了咱们这些小老百姓阿,唉...“

    柳长辞听罢,心中思索了一会,走进人堆,看清了那躺在地上之人。

    那人乃是一个壮年男子,一老妪正抱着尸体痛哭不已。

    利器伤人见血见口,钝器伤人红肿或塌陷,然此人却并无什么特征,浑身上下并无伤痕,再看这家中庭院整齐一致,毫无争斗迹象。

    那么,这人死的可就蹊跷了,

    “阿婶,节哀顺变,你是何时发现毛九哥哥的?“听香问道。

    “今日午时...我本想给毛儿送些干粮!却见大门反锁,院内房门开着,敲了半晌毫无回应,我怕有事,便叫了隔壁林大叔与林明将大门撞开,进来就见我儿倒在地上了,可怜我的儿啊!“

    有卖酒村民道:

    “昨日傍晚毛九还来与我家买酒水,我还与他劝说,少饮些,他说无妨便走了。“

    听香听罢与林大叔问道:

    “林大叔,清晨可听毛哥哥家有何动静?“

    “没有,清晨时寂静无声,我还思索,这毛九可能昨日又饮大酒了,与这清晨熟睡呢吧。“

    那么就是昨夜之事了。

    听香直立起身,问道周围村民:

    “列位叔叔婶婶,近日可是见毛哥哥与什么人走的很近?亦或者近日毛哥哥家中可是来过什么人吗?“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纷纷摇头,这毛九各路的很,为人只爱酒水,并无何朋友来往,自己独身住与此处,其母亲与村头居住,整日一人,并不见近日与何人来往。

    “这就奇怪了,莫非饮酒饮死的不成?“有村民道。

    柳长辞与人群中,抱膀站立,听闻这些后,与那老妪说道:

    “这位阿婶,可否让我看看令郎?“

    那老妪暂时停住痛哭,擦了擦眼泪,点了两下头。

    柳长辞走到跟前,将那男子尸体放平,右手运起方积攒片刻的少许真气,输入了毛九体内,视察这毛九体内经脉。

    若说喝酒喝死的,那这凡人尸体应该是体内经脉硬化紊乱,肝脏各大器官都有损。

    然这人经脉却是正常,只是稍稍硬化。

    这凡人元气,壮年男子与婴幼儿相比薄弱许多,因人需用元气来生长身体,养健持操。但这毛九尸身内的元气,却太薄弱了,只有那么一丝一缕。柳长辞用真气视察,却发现并无阙孔泄气之处,肉身浑然一体。

    柳长辞心说,尸身无伤,也并非酒水所致,那是为了什么?

    如此蹊跷,毫无常理,看来,只能用自己的神目一探究竟了。

    说着,柳长辞微抬起银禅,漏出一丝缝隙,在没有让任何人发现之下,睁开了左眼-刑恶。

    这一看,着实一惊!

    柳长辞登时收回目力,带好银禅将目力封印,无事般站起了身,将听香轻声叫与身前,低声说着什么,只见听香听后轻轻点了下头。

    “阿婶,“听香与老妪道:“您节哀顺便,人死不能复生,人走固然伤心难过,但日子还是要继续的啊,千万莫要失了章程,毛哥哥的后事还等着操办呢!“

    “呜呜呜,我的儿阿,你当真弃你老娘与不顾啊!“

    “阿婶您放心,我们定会帮啊阿查出死因,让毛哥哥瞑目!“

    “老身谢于你了!“说着老妪就向着听香欲鞠一躬,听香马上扶止。

    柳长辞走出人群,脑中回映方才神目所见,心中思量对策。听香也走出人群,与柳长辞道:

    “方才你为何要夜晚时分再看究竟?现在有何不妥吗?搞的这般神秘。“

    “到时你便知晓。“柳长辞沉思片刻,微微握了握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