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阎婿〕〔重生侯府嫡女〕〔这群女人不对劲〕〔直播:女神家的哈〕〔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何日请长缨〕〔时能武王〕〔我拍戏不在乎票房〕〔窦妈妈〕〔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女主叫云倾男主叫〕〔我本大明一布衣〕〔也许我就无法拥有〕〔重生云倾陆承〕〔云倾北冥夜煊最新〕〔北冥夜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贰拾肆 遇妖遇人
    三更时分,村中寂静无声,这漫漫长夜,依旧燥热,明月高悬,散发惨蓝月光,稀松照了个明。

    柳长辞与听香来到了停尸之处,听香心中有些害怕,紧紧跟在柳长辞身后,道:

    “漆黑夜色,你究竟要干嘛...“

    “来,眼睛闭上。”柳长辞说完直望着听香。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听香怯生生的望着柳长辞。

    “...快,闭上,我能让你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听香听罢,心中思索小会儿,便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丝丝颤抖。

    柳长辞左手摘下银禅,右手散发淡淡光辉,点住自己左眼片刻,又点向听香眉心处,嘴中轻念:

    “刑恶,开!“

    只见听香眉心闪亮一下,一道光芒自柳长辞手指钻进听香神海。

    “好了,睁开眼吧。“

    听香闭目时心中直念叨,这涣辞太爱装神弄鬼,听到柳长辞言语后睁开了双眼,却被眼前吓住了。

    这夜晚怎变得这般明亮?这天上星辰竟变的这般巨大!还有这夜色天空,好像能看到好远好远,这空气中漂浮的不知是何物,色彩缤纷,流光飞舞。听香眼神转向柳长辞,更是发现柳长辞浑身照耀蓝芒,而心腹部位却漆黑如墨。那左手丝带不知是何物,闪耀蓝芒,耀眼万分,竟让听香有些睁不开眼。

    听香心说好是神奇,仿佛什么都能看见!对了,这柳长辞能让我这般,定是个仙人了!平时却都以这丝巾遮掩双目,脸面这般俊秀,料想眼睛定也好看。想着,听香将视线慢慢挪向柳长辞的双目。

    这一看可是坏了,哪有什么眼睛,柳长辞双目部位只有一黑一白双色旋涡!那旋涡缓慢运转,撕扯周遭气流光辉,更是一瞬便牢牢牵住了自己的双眼与魂魄,似要将另一个自己在体内抽出!发自灵魂深处的疼痛万分剧烈,听香胆战心惊,想努力闭上眼睛不去看那旋涡,却是徒劳。倏地,脑海一片空白,如痴傻般,面上毫无了表情。

    说时迟,实际也就不到一息间,只是眼神碰撞,听香就险些沉沦,柳长辞赶忙将神目封印。

    “凝神!“

    柳长辞一声低喝,抓住听香皓腕,运送真气输送到听香体内,护住了听香双眼经络,这一下,若是再多一息时间,这听香怕是会被自己弄成个傻子。

    随着暖暖真气入体,听香清醒过来,冷汗连连,小脸煞白,回想起方才一幕,恐惧没有丝毫褪色。

    “别瞎瞅,我暂时给你双目神力,你只看眼前便好了。“柳长辞也有些后怕,自己考虑终归不周,这听香只是凡人,亲眼见到自己这双目,定是有损害的,还好及时制止。

    说着,柳长辞也不管依旧未缓过神来的听香,独自走向毛九停尸处。

    听香缓了缓心神,心中念到:“这人不会仅仅是个普通的仙人吧...那双眼睛刚才好像要吃掉自己...”见柳长辞前行,自己也紧跟其后。

    因加持了柳长辞的神力,听香眼中一切光明,心中倒是不那么害怕了,可是就在走到这尸体旁,看到这尸体时,听香却是险些大叫出声!

    柳长辞早有防备,一指便封住了听香的哑穴,也不理会听香的干叫.独自转身走近尸体。

    只见,那尸体之内,有七个散发绿芒的二寸小人儿,正啃食撕咬那尸身的三魂七魄。人死本应魂飞魄散,然这毛九的魂魄却被这七个小人儿禁锢体内,以供它们食用。

    这七个小人身散幽幽绿芒,虽人面人身,却长满绿色的鬃毛,那鬃毛浓厚粗实,甚是丑陋。

    尤其那吃像,仿若饕餮,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极其残忍,传出急促的啃食木头之声,闻之心纠。

    白日柳长辞运转神目,便看到了这七个小人儿与毛九三魂七魄中沉睡,料想与这毛九死因有关,却不知为何独独看上了这毛九。

    柳长辞冷漠的看着,这等孽障定要清除。只是心中恍惚的记起了什么,却一时不能想起。听香被柳长辞封住哑穴,也自知喊叫不出了,便壮起胆子睁开了眼睛,抓着柳长辞身后衣梢,在柳长辞身后偷瞄了起来。

    眼前这一幕,诡异至极。依稀可见毛九的模糊相貌,然却状若痴呆,大睁着眼,身躯被那七个小人狰狞撕咬,魂魄随着小人的锋利牙齿拖动摇晃却无动于衷。

    柳长辞虽本嫉恶,却与此时压下火来,并口中轻念:

    “兽焉,其状如人而彘鬣,穴居而冬蛰,其名曰猾褢,其音如斫木,诛杀猾褢者受猾褢伤溪咒印!”

    柳长辞心中一惊,不知自己所想是否有错,这七个似野兽般的小人,灭寂师尊曾经提起过,名为猾褢,不是一般妖物,乃上古孽兽,狠毒非常。此妖物食人魂魄,每食四十八人便分七身,待食尽四十九人便七身相残,互吞互合,凝为最后一身,便是成年猾褢,法力高深,无人能降。天下生乱,幽形匿迹。此等妖孽,定要自其尚未成长之时,给予致命一击,否则定为祸苍生。

    但此猾褢有一伴生术法,名为‘伤溪咒印’,谁杀了这猾褢谁便要承受伤溪咒印,此咒印凶狠难解,修为越高,咒印之力越强。发作时间为周期性,但未得治愈的时间越长,咒印威力也就越大。发作期间中咒者似被万箭穿心,痛苦难忍,经脉堵塞,无法施术,而能够治愈这上古神兽伴生术法的,唯有帝流浆亦或外界滋补炼体神术方能解咒。

    外界神术过于难得,而能寄于希望的,只有那帝流浆了。这帝流浆存于月华之中,且必须是每六十年一度的七月十五的月光,才能脱胎换骨,逆天改命。因此物是极少数的逆天之物,故每每出现之时定会引来苍天雷劫。

    柳长辞掐指一算,巧了,最近的帝流浆便是今年!

    柳长辞虽知这伤溪咒印的厉害,但就因此而胆怯退缩的话,还下山作甚?大不了将其诛杀之后去寻那帝流浆呗!

    想着,柳长辞铁定了心思,调息运力,方要施术,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男子声音:

    “少侠,稍安勿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