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峰凌姐〕〔周天〕〔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踏天神王〕〔齐昆仑破军〕〔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开局退出娱乐圈〕〔入骨宠婚:误惹天〕〔第一章手感真好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我本狂婿〕〔张胜天〕〔张少〕〔娇宠名门夫人舒情〕〔娇宠名门夫人〕〔请向我告白迟欢〕〔天降萌宝买一赠一〕〔迟欢道北庭〕〔女主迟欢道北庭〕〔霍太太你马甲掉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贰拾伍 较量
    柳长辞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等着这说话之人踏进。

    “能在我不知晓的情况下来与门外,定当修为不弱与我,又阻拦我杀这猾褢,只怕并非善类。“想着,柳长辞摘下了银禅,微闭双眼,真气涌动,只等打斗起来,银禅化剑。

    此时自门外走进了一行三人是一男两女。

    为首这男子而立出头,丰神俊朗,身高八尺,容貌甚伟。一袭赤红劲装,散发威严,充斥着一股上位者的自信。尾随的这两女,一着紫裳,一着黑裳,所穿甚少,都是瑰姿艳逸,盈腰一握,万种风情。紫裳女子正一脸轻蔑与藐视的的望着柳长辞,娇笑嫣然,在身后摸索着红衣男子,而那男子却回身抱住那冷艳黑裳女子,不顾紫裳女子眼中妒怨,与这漆黑夜色中生出鬼魅味道。

    “这位少侠,你要做什么?”红衣男子嘴角微扬,笑道。

    那红衣男子冷冷的看着柳长辞,边说边细细打量着,估摸着相互之间的差距。心说:“这小儿郎手中丝带飘摇,银光闪烁,怕不是凡物。哦?瞎子?不能,应是以神识代目,怕神识也不弱,然终究年岁太小,修为就算高深,能有几何。”

    “与你何干?“柳长辞淡定从容,佛法依然运转。

    “如若我没看错,你是认出了这猾褢,并且要将其杀死喽?“

    “是,又如何?“

    “呵呵,我若是不允呢?“

    硝烟弥漫,压抑非常,一股杀机围绕,冰冷刺骨。而那七只猾褢,却是眼散幽芒,冷冷的抬眼看着二人,嘴中却不停下,啃食越加激烈,析木之声不绝于耳。

    柳长辞心道,自得下山,还尚未动用修为,也不知自己与这些所说的修仙势力之人相比,孰强孰弱?

    但是自己后面却还有个凡人听香,若是真斗起来,丁点刮伤都会要了她的命,反倒成了自己累赘。柳长辞回身与听香说道:

    “拿着此物,“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玉观音,散发淡淡金芒,“速速回家。“

    听香看着柳长辞严肃的表情,又想起这一晚所见,深知自己在这里,危险不说,定是会成为柳长辞的累赘,只会多生事端。

    听香深深的望了柳长辞两眼,压下心中牵挂,就在转身退了四五步之时,紫裳女子突兀的出现在听香眼前!

    “咯咯,小妹妹,哪里去呀,陪姐姐玩一会嘛。“

    与这绝美笑容与酥麻巧音中,向听香伸出纤纤玉手,长长的指甲,直照听香白皙脖颈而去,当真蛇蝎美人。

    然而就在离听香只差一丝时,紫裳女子身后响起一道厌恶冷漠声音:“滚“

    紫裳女子只感觉一股大力,从身后传来,自己刚欲闪躲,便感觉眼前晃动,模糊不清,与自己情郎的一句“而敢“中,被抛向室外。

    “嘭!“

    这绝美女子,哪还有方才那仪容俊态了,毫无形象,似一摊烂肉般,趴在了院内。柳长辞晃了晃手腕,戏谑的对着那火冒万丈的红衣男子道,

    “怎样?“

    那红衣男子牙根紧咬,暴怒冲天,身上散出耀眼红芒,与自身体内,抽出两节好似熔岩所铸、形似硬鞭的暗红双锏,锏身无节,锏端无尖,待祭出这双锏之后,这红衣男子脚下地面竟是如蛛网般炸裂开来,这双锏之重量,当真惊人!

    柳长辞凝神戒备,向听香传音:

    “走!“

    传罢,运转功力,银禅一阵轻鸣,化作一道刺眼光芒,待光芒褪去,变作九尺长剑,剑穗晶莹,左右飘摆,与柳长辞右手凝为一体。

    柳长辞抬起涣辰剑,手指轻轻划过剑身,他能感觉到涣辰剑竟有些兴奋。

    柳长辞平稳执剑,剑尖点向红衣男子,剑身散发出点点兰芒,与这黑夜之中,格外灿烂。一身素袍猎猎作响,随着真气的急速运转而剧烈晃动,乌黑长发随风飘摇,强烈的斗志加上似剑般锋锐的气势顿时显得无敌无双,难阻难挡。

    柳长辞自问,兰若寺苦苦学艺十七载,不知与这红尘世俗相比,谁能更强一分!想着心中生起万丈豪情,轻喝道:

    “来!“

    那红衣男子也气势逼人,操持双锏炸裂地面,闪电般向柳长辞袭来,一双红锏剧烈挥舞,只听得挤压空气的呜呜之声,震耳欲聋。

    柳长辞深知这双锏非力大无穷之人不能驾驭,眼前之人怕是力量见长,光力量倒不足为惧,但这男子运起这红光法决,速度竟然也不弱,力量跟速度都不逊,那还能有什么自己还尚未发现的破绽呢?

    “蹑影追风!“

    柳长辞深知自身长短,自身身法足矣,但肉身防御薄弱,受之一锏便会丧失战斗力,不能与之硬抗。想着便运转蹑影追风,左右躲避,红衣男子的一路功伐竟全部落空。

    “小子,你是老鼠吗?只会躲吗?!”说着,红衣男子又加快了攻击节奏。

    柳长辞心知对方激将之法,稳住心神,随着一声轻喝,身法更加迅疾,留下了数不清的残影,环绕那红衣男子,时不时的刺出一剑,或激射出道道佛法内劲,让红衣男子防不胜防。

    红衣男子被包围在残影之中,左挡右挡,也挥出双锏砸向柳长辞,却每每都是残影破碎,渐渐有些吃力,终于一时不慎,被那诡异长剑刺中一寸,身上护体软甲似虚设般,分毫不能抵挡,鲜血顿时横流难止,伤口处更有浓浓的冰寒之力一瞬便钻入了经脉,侵蚀肆虐,一剑之痕竟造成这么大的破坏!这红衣男子心中暗道:

    “这是什么兵刃!仅体外承受一击,竟将诡异冰寒真气传递至体内,伤我经脉!还有这身法,我已运转逆熔术,自身力量速度眼力都巨幅提升,却依旧看不清这小子的身影!“

    男子心说不能这样被动,一定要找突破口进行反击!否则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思定,那男子便仰天怒吼!双锏绽放浓浓火焰,双膝弯曲蓄力,身上红光万丈,灼热至极。

    “沉火!”

    男子大喝一声猛然越起五六丈高,化作一片红光砸向地面,荡起赤红火海,扩散四方,周围十丈之内墙壁坍塌化作粉末,此地竟一时成为真气肆虐的岩浆地域!

    柳长辞一惊,急速变换身法躲闪炽热岩浆,但男子所化红芒造成的气劲震荡竟化作赤红火海急速扩散,其内真气暴乱,肆虐开来,柳长辞见避无可避,便止住了身形,原地捏决喝道:

    “棽钟!”

    湛蓝真气围绕着柳长辞急速飞舞,一瞬便编织成一鼎深蓝古钟,将柳长辞护佑其内。随后古钟之上浮现出一尊金佛、一条绿鬼,二者在钟身之上缓缓游动,祷念经文之声低鸣吟唱。

    “嘭!”

    剧烈的碰撞之声响彻云霄,古钟在火海席卷中苦苦抵挡,绿鬼咆哮撑钟,抵挡二息后被火海冲击,先一步碎裂,化作绿色晶莹,又被金佛招手吞入体内,顿时金佛体型剧增,回身趴下抱住了古钟,坚持三息后,金佛也炸裂,被火海吞没。

    自此仅剩下火海中赤裸的古钟,柳长辞疯狂催动真气,古钟嗡嗡急速旋转卸着火海冲击之力,柳长辞已经感觉到钟外的炽热,汗水浸湿了发梢,尚未落地便化作水汽,因真气急速运转,经脉产生了剧痛,柳长辞强顶体内剧痛与体外炽热,真气仍旧运转不停。

    终于,男子真气不支,火海退尽,深蓝古钟也紧跟着碎裂。

    双方大喘,互道好手段!

    柳长辞心说这男子果真有几分能耐,如此浓烈磅礴且自带熔岩属性的灼热真气,难修难得。而那男子也是心中震惊,小小年纪术法绝伦,一鼎诡异古钟竟完全将火海抵挡,这火海可是自家镇阁宝术!

    喘息之际,柳长辞看到了前方那尸体中的猾褢,竟然与无声无息之间,只剩下了四身!这猾褢当真狡猾,知道自身现在无任何胜算,便趁着自己与那男子争斗之时,无声无息,暗自加快了速度,欲尽快七身合一而脱离被动。

    这世间之事,都是公平的,虽然猾褢七身合一后无人能降,但七身合一之前异常脆弱,稍微有点法力之人,都能给它带来毁灭。

    “不能再拖了。“要想速战速决,除了佛门秘术外,只得动用无意间发现的涣辰剑内的招式,此招式名为单字‘渊’,自身也特别好奇,这涣辰剑中招式,威力能有几分。

    柳长辞神魂触动涣辰剑,去映放自己无意间发现的涣辰剑中的那一奇特招式,自己还从未动用,此番倒是个不错的练手机会。

    定气凝神,那一招式映入眼前,一黑墨小人舞剑与柳长辞眼前,慢慢的柳长辞双手随着那黑墨小人的动作模仿起来,招式间没有了方才急速时的兰芒,竟是幻化做漆黑阴影,随着舞起一式式的剑招,竟消失在这熔岩照耀的夜色里!

    眼前一幕让红衣男子胆战心惊,方才还尚能模糊的看见一点残影,现在倒好,直接消失了!这还怎么打!红衣男子心中震惊惧怕,体内真气所剩无多,已生出浓浓退意。

    想自己,苦苦滚打二十八载,从死人堆里一步步的爬上现在这登天阁分堂堂主之位,更是坐拥美人,享尽荣华,今日莫非真的栽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手里了?当真踢到铁板了,这小儿郎哪是一般之人,实在诡异的很!我又何必自取灭亡!

    想到这,红衣男子去意已定,而那个跟随他的黑裳女子看出这男子欲逃,口中喊道:

    “赤品!“

    “哼,你有美色,好好伺候到哪里都能活!”

    说罢,那男子收起双锏,化作流光急速远遁而去,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出现在男子耳边:

    “谁允你走了?今日便留与此处吧!“

    只见一道黑芒,带着无边的黑色,以迅雷之势,射向红衣男子,男子大惊,心说我真怕了你不成?便与怀中掏出了一对儿红核桃,方欲捏碎,可时间突然凝固,周遭影像静止不动,唯独那漆黑光芒,以亘古不变之极速,在男子震惊的目光下,穿过了男子胸膛,透向前方又穿梭而回!来来回回,竟十数次之多。

    随后更是直直射向那毛九尸体中的四只猾褢,那四只猾褢见状,呲起狰狞獠牙,四身合二,眼看着便是二身合一!然终究没有这黑线之极速,就这么被来回穿刺,与凄惨吼叫中,化作点点绿光,直射天际。

    空中一声轻响,划开了一道漆黑的缺口,柳长辞自缺口中现出狼狈的身形,落地后尚未站稳,突然!身前急速袭来一道狰狞可怖的绿雾鬼脸!转瞬便拍打在柳长辞胸前,被护体僧衣驱逐小半后,余下的绿雾化作道道烟丝凶狠的钻进柳长辞体内。

    棽钟之术与剑术‘渊’消耗极大,柳长辞早已无力躲闪,气喘吁吁,脸色苍白,额头更是豆大汗珠滚落,抬起右手向后一挥,那黑芒从黑变银,化作银禅缠在了柳长辞的眼上。

    他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却突然弯腰剧烈咳嗽,待平息片刻后只觉胸中烦闷且疼痛无比,柳长辞低头看去,发现自胸膛之上,莫名多了道翠绿印记,这印记狰狞可怖,似有生命般正随着心跳一颤一动,应就是方才那绿雾所致!

    而那红衣男子,早以变作点点灰尘,风消云散。临死尚未来得及动用的红木核桃,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响声。

    柳长辞缓了缓神,强压不适,踉跄走向那核桃,捡起吹了吹便放在了怀里。

    方才那黑裳女子跪倒在地,纤纤玉手掩面抽泣。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要你性命,带着这女子...走吧。“

    黑裳女子抬起秀丽脸庞,泪水滑落而下,眼波楚楚。那张本已绝色动人的至美皮囊,加上那点点泪光更是让人怜爱三分,欲揽之入怀。她深深的看了柳长辞一眼,低头哽咽一句:

    “谢少侠剑下留情...”

    语罢,拉起紫裳女子,向庭院外走去。

    “慢着。“柳长辞叫住了那女子。

    黑裳女子停下微微颤抖的身形,缓缓转过身,见柳长辞正在上下打量自己,她心中升起绝望,几分轻蔑也随之爬上脸庞:“男人...果真没一个好东西,我现在也是你的战利品了,你想怎样,便怎样吧...”

    说罢,黑裳女子闭上了双眼,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柳长辞被黑裳女子一席话愣住,随后想了想,顿感心中无语。

    “姑娘你想多了吧?只是我有些问题,想问问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