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帅临门〕〔战龙临门〕〔战龙无双陈宁宋娉〕〔嫡女重生权臣的掌〕〔战龙无双〕〔林子铭〕〔超级赘婿〕〔39667〕〔全能赘婿〕〔龙眠无限〕〔京城第一少〕〔妈三年之期到了〕〔女神的超级赘婿(〕〔入赘男婿〕〔林阳苏颜〕〔超绝圣医林阳苏颜〕〔林阳和苏颜〕〔女神的超级鳌胥〕〔女神的超级鳌胥林〕〔最硬气的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贰拾陆 跟随、离别
    黑裳女子一愣,睁开秀目,略有意外的望着柳长辞。自己美艳绝伦,历来哪个男子不想把自己占有,而眼前之人不知是年少情窦未开还是对自己真的并无感觉?

    “那...妾身错怪少侠了,少侠想问什么?妾身定知无不言。”

    “你们是啥势力?你那情郎看其样子,不似一般势力之人,还有,你们要这猾褢啥用?”

    那女子犹豫了一下,低头道:

    “回少侠,我们乃西夏登云阁与中原设立的分阁,那男子非我情郎,乃这一分阁阁主,而我,是自江南带来的舞女,至于为何要那猾褢,妾身在阁中地位低微,实是不知。“

    “哦...”柳长辞沉思片刻,猜想这登云阁收此妖定没安好心,说道:“好了,走罢,今后好自为之。“

    说罢,柳长辞心中牵挂听香,转身化作蓝光,消失天迹。

    一刻后,柳长辞突然停下身型,也未回头,道:

    “鬼鬼祟祟,不想要你那小命儿了?“说罢,柳长辞回手一记内劲。

    “轰”的一声,内劲将一颗大树震为粉末,显出一黑裳女子的婀娜身段。

    这柳长辞是真不知怜香惜玉啊。

    黑裳女子受了惊吓,一下蹦了出来,慌张说道:

    “公子息怒,妾身已走投无路,若回到阁中,也只有一死,就让我跟随公子吧!妾身虽身在这登天阁,却从未做过恶事!我一介女子,若独身闯荡,怕不久便落个受人凌辱下场,望少侠成全,妾身定做牛做马,只求少侠带我走...“

    柳长辞听完,暗道头痛,这...女子虽无罪,但红颜祸水,终究是个麻烦啊,而且看她走路那拧拧哒哒的样子,留在身边真不知道能干点啥,但看着这女子楚楚可怜的小样儿,柳长辞心中一软,暗道:“这么个小姑娘自己在外面,肯定凶多吉少,我也没多高尚,但相逢是缘,且先让她随行吧,若是发现她有何阴谋,再做决定”。

    “我不知以前是怎么为人的,但今日你既要跟随于我,那么凡事都要听从与我,我自会保你周全。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做那些蝇苟之事,你也不必多想,但若让我看出你心术不正,轻,我断你双臂,重,则赐你一死,还有一点,我行斩妖除魔之路,麻烦定会不少,你还愿跟着我吗?“

    那女子听完柳长辞此言,脸色微白,轻咬红唇,心道回去也是死,自己独身一人,小小女子,修为低微,我要怎么活?还要用自己的身体依附男人吗,呵呵...够了。

    “回公子,妾身不敢贪图公子,只求存活。“

    柳长辞望着女子,看出了她的凄凉与对这世道的无可奈何,心中叹息,这世界,有谁活的容易,众生如草芥,终究太难。

    “走罢。“

    路上,柳长辞开始暗暗思忖,这咒印应该便是伤溪咒印无疑了,未曾想到,白素蚕袍与修明禅衣竟仅阻挡小半,上古妖兽果真不同。而眼下要做的,便是速速寻那帝流浆。

    柳长辞在前行走,那女子与身后拧拧哒哒的跟随着。

    “你叫什么名字?“柳长辞问道。

    “回公子,妾身姓代,单字沁,江南之人。“

    “哦。“

    “公子呢?“

    “涣辞。“

    说着,柳长辞与代沁回到村庄,找到了听香,见听香无恙后,与次日将此事经过告知全村,当然赤品之事没有必要说,乡亲们听闻,心中感叹,小小百姓遇到这害人鬼兽,当真半点反抗余地都没有的,多亏了这年轻仙人,道谢之言不绝于耳。

    晚来村,村头

    “听香姑娘,你我怕是要就此一别了,他日有缘再见。“

    “....你要去往何处?“听香望着柳长辞,目光不时扫向代沁。

    “前往东方,寻帝流浆。“柳长辞有些沉默,眼神有一丝闪躲,心中想道,自己从啥时候开始,这么惧怕一个小女子的眼神了?

    “对了,这玉观音,当还于你的。“说着,听香低头从腰间小心翼翼的拿出玉观音,轻轻摩擦,擦掉了几点灰尘,抬头定定的看了柳长辞一会,小步上前将玉观音递向了柳长辞。

    柳长辞看着这玉观音,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幕幕缓缓浮现眼前。

    “听香姑娘,这玉观音驱邪暖体,乃我初上山时师尊赠于我的,今日我便将它转赠与你,望你,保重。“

    柳长辞刚欲转走离去,听香似鼓起勇气,声音微弱道:“你能否教我修仙...”

    柳长辞一愣,回身怪怪的看着听香。

    听香被柳长辞看的小脸微红,低下头来,玉指揪弄着辫梢。

    柳长辞心中想了片刻,听香心地善良,这世道又人心叵测,如听香修仙,倒还真不是不行。不过灵根天定,如她有灵根,那么就是缺少个指路人罢了。

    “我自身所修经术不得外传。”柳长辞看到听香听到这句话后小嘴顿时嘟起不开心起来,就接着笑道:“不过我另有一套术法,只要你身有灵根,便可修行。”

    “真的么,太好了!”听香闻言抱起玉手,雀跃起来。

    “现在高兴还尚早呢,你需有灵根才能修行,此乃天堑,无一例外。我为你测试一下,看你是否有那灵根,来,手给我。”

    柳长辞不知怎的,也不知出于什么,似很希望这听香能有灵根。

    总之他的心中,似生出了微微朦胧。

    “哦...”听香小脸又微红起来,将玉手递向柳长辞。柳长辞握住听香玉手,一道绵柔真气送入听香体内。

    柳长辞说道:“心无旁骛,静气凝神,然后细细感受这道真气,告诉我感觉到了什么?”

    听香闭上双目,仔细感受,过了一小会儿,轻轻说道:“我感受到一股浩然正气,温暖中略有冷酷,是蓝色的...”听香突然皱起眉头,继续犹豫道:“凌厉,不舒服,疼。”

    这下柳长辞彻底愣住了,等回过神才察觉到听香似难忍不适后才慌忙抽出真气。

    柳长辞输送的是自身真气,但因日日与涣辰剑为伴,自身真气被涣辰剑凝练,多了几分冷酷凌厉,然而自身也是近日才发现真气与以往的不同。不曾想,仅一缕淡薄真气,竟连这凌厉与颜色都被听香感受到了。

    “这...你...”柳长辞一时语塞。

    “我是没有那所谓灵根么...”听香十分失望,心中生起难过。

    “不!你有,而且灵根...老强了!”柳长辞也感奇异,这天下当真能人不少,师尊所说果然无错,这么小个村庄之中,竟有灵根如此聪慧之人,听香如凭借这份对真气的特殊敏感,修行起来必定事半功倍,这敏感程度似乎都与自身不相上下了。

    “真的么!”听香今天情绪起伏有点大,一会高兴的蹦蹦跳跳,一会难过的嘟起嘴巴,惹人怜爱。

    代沁也不言语,微笑着望着二人。

    柳长辞心中似有石头落地,笑着道:“真的,既然你灵根聪慧,我这里有一卷珍术,是我师傅给我用来放在枕头下静寐用的,”柳长辞没感觉到有何不妥,正欲接着说,却被听香打断,代沁也在一旁“噗嗤”娇笑出声。

    “什么嘛,就给我一个枕枕头的嘛,还不如给我一把剪刀呢!小气,哼!”听香瞥向一旁,嘟起嘴巴,满是不开心。

    “这术法是我心爱之物。”柳长辞心中也升起不满。日日伴着自己入睡,空余了自己就研读,不谈内里功法,光是这术法的纸张都极为特殊,能静寐养神、醒脑明悟,自己都没说心中不舍,听香倒嫌弃起来。

    听香看到柳长辞一下变得面无表情,心中升起愧疚,再听柳长辞言称是他心爱之物,又不自觉的开心起来。

    “呐呐呐,生气啦?逗你呢,拿来呀。”听香向前一步,贴近柳长辞,向柳长辞伸出了玉手。

    柳长辞似能闻到听香身上的女子独有芳香,一时有些目眩神迷,轻轻吸一口气,从行囊中掏出一碧色书卷,笑道:“这珍术伴我长大,教我明悟,你定要好好修行,善待于它。这珍术名叫《层云》,共五层,你修行再合适不过了。这卷《层云》体系明确,从凡胎至仙身,可依照术法所述,循环渐进,固本培元。功法总体温和,自保避祸绰绰有余,也有几记攻伐招式,但劝你轻易不要动用,威力虽巨大,但以你娇嫩,定会痛苦难忍。每日将它放与枕下入寝,对识海好处诸多。修行无尽头,你要戒骄戒躁,扎实前行,无论修行如何高深,都不要忘了你之初心。”

    听香心里不由得笑道:“我的初心,便是你呀。”

    是时候分别了。

    柳长辞抱拳一拜,说道:“他日有缘,你我自会相见,望你保重。”看了一眼听香,柳长辞毅然回身向前走去,身后代沁回头看了听香一眼,见那听香定定的望着柳长辞背影,眼神恍惚,一闪一闪,怕是要哭了。

    代沁心中一叹,这样的凡人女子,怕是比起自己来,更加无奈吧。还好,她遇见了有血有肉的柳长辞,一个知恶为何物、知善多珍贵之人。

    仙侠江湖,是否必须要学会将孤独隐藏,用针刺伪装,才能活出想要的模样。

    代沁跟随在柳长辞身后,她感觉的到,柳长辞对这叫听香的女子,是有些好感的,但也许,这份好感还有个名字,叫做“喜欢”,那玉观音,还有那珍术具非凡品,这也足以说明点什么了。

    这涣辞,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代沁心中感觉到,自己跟随与他,怕是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终究,二人消失在了听香的视线之中。

    “你要在前方等我,跟随在你身边的,也可以是我。“

    听香就这么望着,直到夜色降临,将视线争夺,让人看不见一星半点,方才罢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