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峰凌姐〕〔周天〕〔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踏天神王〕〔齐昆仑破军〕〔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开局退出娱乐圈〕〔入骨宠婚:误惹天〕〔第一章手感真好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我本狂婿〕〔张胜天〕〔张少〕〔娇宠名门夫人舒情〕〔娇宠名门夫人〕〔请向我告白迟欢〕〔天降萌宝买一赠一〕〔迟欢道北庭〕〔女主迟欢道北庭〕〔霍太太你马甲掉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陆拾壹 六面苍天
    -------------------------------------

    苦海无涯,好男儿应挥弃回头有岸之心,唯有砥砺前行,方能自苦海中拥抱荣华光辉。漫漫苦海,亦为男儿崛起之所、之起点、之征程。

    长貌加油。

    -------------------------------------

    “恩人在上,受...溪昌一拜!”

    “我!艹!!”

    围观众人见到眼前这一幕,顿时头皮发麻,比见到鬼还要害怕!警惕性高的、反应快的早都蹦起身来往后退了数丈远!只有反应迟钝的,还在望着眼前一幕张着嘴、痴着傻、震着惊!

    “这tm天要塌了吧...”

    众人望着陈溪昌的这一拜,心中已然凉了大半截!

    澈城府众人也是一惊,但看到自己的老大都行跪拜礼了,自己这群人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虽不知其中发生了什么,但众人也随之跪地齐声喝道:“恩人!受我等一拜!”

    围观众人又后跳数丈,见了鬼了!

    这澈城府一窝转眼都是人家的了!这澈城府也快成人家后花园儿了!

    众人下意识的望向手掌,他们更糟糕的发现,自己的兵刃,正插在他们跪拜的那斯身上!在这一刻,面对那平时酷爱的兵器,众人竟很统一的希望那兵器不是自己的该有多好!

    柳长辞并未言语,深深的望着陈溪昌,他觉得命运有趣,也觉得人性,如若真像眼前这般,有恩便报、有仇便偿该有多好,在见过几分人情冷暖后,柳长辞的戒心,也在日益增重。

    “恩人也许心存疑虑,无妨,待溪昌擒杀这心地险恶之辈,以示忠诚!”

    “陈溪昌刚说什么?”众人小声互道:“擒杀心地险恶之辈?”

    “你个沙雕,快tm逃吧!!”

    围观众人惊醒,争相后退,是四散而逃。

    只能逃了,那陈溪昌和那个被绑着的是什么人?自己又是什么人?完全没有可比性啊!自己这条命再贱,那也比没了强啊!

    众人拼命逃跑,百十来人的逃跑路线竟无一相同,也算用出吃奶的劲儿了。

    “逃不掉的。”

    陈溪昌右手一抬,自手掌之中幻化出数不清的细小金光枪影,这枪影脱手后便散向四面八方,向众人击杀而去。

    片刻功夫,嘶吼哀鸣声绝,场中再度恢复了宁静,但这气氛,却多少有些血腥、压抑。

    陈溪昌依旧跪拜在地,身旁一侧立着他的长枪,枪尖之上密密麻麻的魂魄虚影被困赤红牢笼,正无声中左突右撞。

    柳长辞的捆仙绳已被收去,此刻正静静的看着长空。

    “你所谓的天师,是何人?可是苍天?”

    “回恩人,他并非苍天。

    苍天将万物生灵中最出类拔萃者选为了苍天传道统、征寰宇、游万界时所用的三面九孔,我的天师,便是其中的一面。

    溪昌大仇得报后,险些身亡,在荒郊等死时突听空中电闪雷鸣,而后身前惊现一位老者,他问我是否愿意做他的徒弟,继承他的道统,如若我答应他,他便救下我的命,自此之后,我便称他为天师,天师传授我诸般武艺,并教我走上了掠夺之路。”

    “那也算你的另一恩人了,”柳长辞显得有些沉默,轻声问道:“他何时来?”

    “一刻。”

    “你起来吧,道血,是你命中机缘,我顺命而为罢了,不必过多挂念。”

    涣辰剑...

    柳长辞心中追念涣辰,自己险些身亡时涣辰剑一分为二幻做了两道光芒,一道指引自己去了那神秘云海,一道融入了自己神魂之中,方使自己神魂不灭,后来又在陈溪昌的攻势下被磨耗至散。

    柳长辞心中伤痛,却不知到底该如何做,才能将涣辰剑复原...

    来了...

    空中雷雨交加,巨大的闪电在空中绽放,带着浓浓的冰冷,与那风中吹刮的肃杀,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战,太过漫长,跌宕起伏,生死险遇,柳长辞心中已疲惫不堪。

    “净。”

    一字,似晴天霹雳,没有丝毫的防备。

    苍老的手指似凭空生出,轻轻的点了下柳长辞的眉心,道道似水纹般的能量波动轻柔扩散,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赫然出现在柳长辞眼前,这一切超过了规则,超过了肉体所能达到的极致速度,一字,便将柳长辞的躯体封印。

    “天师在上!受弟子三拜!”

    柳长辞被控,好像在意料之内,陈溪昌熟视无睹,对着老者恭敬的行起跪拜之礼。

    柳长辞一动不能动,静静的看着这老者。

    老者灰发白须,仙颜鹤骨。老者的周身景象轻微扭曲,云雾飘飘,自云雾中显现出万种生灵虚影。

    老者吸气时,自天地中涌现出万千光点,这光电色彩斑斑,卷杂着庞然能量涌入老者鼻间,呼气时,淡淡的金色烟束从其鼻间窜出,变作了各样妖魔。他们于烟束中挥手腾舞,而后似经历莫大的折磨与痛苦,与无声叫喊中,化作无形。

    柳长辞看在眼中,惊在心里,呼吸吐纳竟都这般神异!

    “天与道,终究碰撞,看来她...自认时机娴熟了,呵呵,狂妄。”

    老者负手而立,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不长不短的话,但这声音却一会如婴儿,一会如垂老暮年,一会是男人雄浑的声音,一会又似女人的妩媚娇嫩,到后来的“狂妄”二字,竟是万人齐音,震惊非凡。

    这...便是苍天的化身么?

    “你便是道选了?我以为我们还要很久才能见面,未想,此次道选的成长,竟如此快,不错,不错。”

    老者上下打量着柳长辞,待注意到柳长辞的神目后,一惊。

    “这是...太古时代的苍弥神目,竟...”

    “擒!”

    旋涡之力凭空生成,而后瞬间爆发,似绽放的神秘花朵,带着深邃暗淡的灰、黑、蓝三色光芒,气势恢宏,向老者笼罩而去。

    苍天钦点的化身么?既如此,让我来试试水!方才便暗中酝酿吸收的寰宇能量一时间尽数倾泻!

    比生平要强大数倍的威压自柳长辞双眼处似脱闸洪水般倾泻,陈溪昌只觉肉身及灵魂似沉重万斤,冷汗哗哗流下,这威压,如若方才比斗之时招呼到自己身上,自己...可能承受?!

    而且,这还仅仅是威压余波,并非由自己直接承受的威压!陈溪昌心中震惊后怕,对这位恩人,愈发看不透。

    柳长辞丝毫未留情面,苍天意志笼罩了这么久,虽未亲尝,但其中的恶意,自己已多少体会到了,此番化身亲临,怎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倒不如打你个措手不及。

    自此,柳长辞发出了自己欲做天道的,第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