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峰凌姐〕〔周天〕〔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踏天神王〕〔齐昆仑破军〕〔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开局退出娱乐圈〕〔入骨宠婚:误惹天〕〔第一章手感真好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我本狂婿〕〔张胜天〕〔张少〕〔娇宠名门夫人舒情〕〔娇宠名门夫人〕〔请向我告白迟欢〕〔天降萌宝买一赠一〕〔迟欢道北庭〕〔女主迟欢道北庭〕〔霍太太你马甲掉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柒拾叁 必须当大哥
    肃杀的气氛缓缓荡漾开来,剑拔弩张,已近在眼前。

    众人似在看着稀世宝物一样看向柳长辞,满眼的轻佻与不屑,仅唯独在广贤云集会残存的几人还算保持着清醒,这几人深知,玉京,是龙凤陈溪昌也无法拿下的狠角色。

    但这几人均默不作声,就这样冷眼看着成渊去与之宣战。

    “你...”

    柳长辞看着这成渊,似在看一个小丑,此人应也算天赋异禀,有几分道行。

    但姑且不说现在,光是几年前的自己,应就能与之缠斗一番了。

    “这几年我等寻你寻的好苦啊玉京兄。我身后之人,乃当今各鼎盛门派、仙土之俊杰,有西域沙洲慕名而来的道友,也有南疆大山来的术士,更有北野阔原的古体忍者,都想与玉京兄切磋一番呢。

    眼下陈溪昌不知所踪,这东土通衢之地也仅有你,能配得上与我等一战。”

    成渊丰神俊朗,气度翩翩,好一副拔萃非凡。

    “你就是那所谓的什么天之逆子玉京?这名号,土掉渣了。”一自阴柔男子嗤笑说道。

    “成渊,这东洲是衰落无人了么?如此瘦弱纤细之辈,只怕略失男儿本色,哪里顶的上陈溪昌爷们儿,此人,可能不够看。”

    “成渊,我等苦寻四年有余,如此番让我等失望,不能畅快淋漓的一战,你可得从兜兜里拿出来点你门中宝贝宽慰一下方为真仗义啊!哈哈!”

    自成渊身后的众人,熙熙攘攘的嘲讽道。

    看来众人,是真没瞧得上这逆子玉京。

    柳长辞静立,淡定从容,一抹微笑挂在嘴边,好像众人嘲讽的并非自己一样,看不见一丝的愤怒或异恙。

    “这帮臭崽子,磕碜人真是一绝啊,老娘...”

    天之术听闻这些人的恶语,气不打一处来,刚打算打抱不平时,被寻道一把,拉住了身形。

    “大婶,看长辞的,此番这些人的到来,应算是长辞此番出世收到的见面礼了...”寻道低声神秘的笑道。

    “哦?”天之术一阵莫名,心说,既如此,便看看小辞你这个小机灵鬼想做什么!

    “能与各神洲英雄俊杰一较高低,实乃玉京之幸。那么,便从你开始好了。”柳长辞郎朗说道,并伸出手指点向了那阴柔男子。

    “哈哈,这小儿倒是会选对手,上来就选了咱们这里修为最深厚的落玉了,哈哈,只怕逆子要出身未捷身先死了!”

    名为落玉的阴柔男子见柳长辞上来就点名点向自己,顿时戾气丛生,他觉得这玉京是看自己好欺负才上来就敢挑选自己为对手,这是对自己的莫大侮辱,他的心中已想好了万种死法,且均为最痛苦哀绝之邢。

    落玉将愤怒藏起,翩翩笑道:“哦?好,诸位道友,只怕这逆子气运在下要独享了!届时,定向诸位道友交流逆子气...”

    一股轻飘飘的寒风吹过,未等落玉说完,滔天的冰寒自落玉背心处轰然翻滚,似无数针芒在背,瞬间便蔓延至全身,而落玉发现,在这冰寒之下,自己好似被囚禁一般,一动不能动。

    落玉心中惊惧,才知这东土通衢竟有如此惊天控技!

    他疯狂催动真气,不断冲击化解着那份似巨兽般的冰寒。

    “凝。”

    落玉丹田处本飞速运转的真气突然在柳长辞一字之下,生出粘稠的迟滞,二息后丹田真气竟然彻底凝固。

    落玉顿时觉得真气的尾巴上似被拴住了反向移动的千军万马,任自己如何催动,都难以再运转一毫。

    寻道望着这一幕,微笑着与天之术轻声说道:

    “从今以后,这天下但凡是人修出的丹田,只怕均要受长辞无上丹田的压制了,面对这份压制,非太古不传功法不能抵挡。”

    柳长辞的面庞,似鬼魅,悄悄的自落玉面庞一侧缓缓出现。

    落玉唯一能动的,只有眼珠了。细细的冷汗顺流而下,他大睁着欲裂的眼眶,斜视靠近自己一侧的柳长辞,心中万般胆寒。

    六年前已见过伪子手段,其能断山河,专行霸道,自己与之大战数十回合不见胜负,却不想这逆子手段,怎如此阴森可怖...且防不胜防,不,应是不知该如何防!

    一字,竟冻结了我的命脉,三息,便将我擒住...

    近年来,听闻门中宗主说这东土通衢之地气运连升,其附近将有大造化这出世。为了夺得这份造化,我的修行一刻未曾停歇,面对这份压力,更是连破修为瓶颈,可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

    逆子,皆如此么?

    落玉心中,百念皆灰。

    柳长辞贴着落玉,在其耳边小声的说道:

    “你资质聪慧,真气强劲,气运确也十足,但可惜的是,你遇见的,是我。

    今日既来了,便做完这你苦苦追寻了四年妄想结下的因果吧。留在我门中,成为我的一员,我们共踏天道...”

    说着,柳长辞抬手在落玉眉心处一点,一枚玄黑纹络自柳长辞指尖钻入落玉眉心,暗淡光芒一闪,落玉无力的闭上了双目。

    这一小枚纹络钻入了落玉识海,迅速在其内衍生出道道织网,毁灭了一切对柳长辞的恨意与妒意,进而罗织出崇拜、誓死追随等异样跟班小弟才独有的情绪...

    一阵冷风吹过,落玉睁开了双目,但那瞳孔之中,竟也尽是七彩之光...

    “落玉,拜见上尊。”

    “叫大哥吧,上尊听着有点别扭。”柳长辞微笑道。

    落玉就在众人眼前,“噗通”一声,向着柳长辞跪拜在地。

    “是!大哥!”

    ......

    天之术一阵白眼,没想到这小辞,还有一颗爱当大哥的心。

    围观众人心中大惊,这是什么洗脑术法?!仅一指,便作了这落玉的上尊,不,大哥了?

    众人胆寒,发现此事不妙,再结合这几年听闻的与玉京种种相关事迹,还有这玉京几年前与陈溪昌的战斗,众人才恍惚想起这玉京的神秘处处,现在众人只觉此人更似妖魔,浓浓的退意生起,众人缓缓向后退去。

    “好,我开宗立派,少不了你们的苦劳。”柳长辞背负双手,微笑着望向在场众人,温声说道:“贪妄众生,本可躲过这因果之劫,却依旧追寻苦果至此,看来,我等命里有缘。”

    说着,柳长辞的身影一分二,二分为四,一息时间不到,竟同时出现了十六个柳长辞,他们一动皆动,狠狠地践踏着众人的绝望,丝毫不去理会众人的哀求,玄黑纹络,似谁也不能逃脱的诅咒,印刻在众人眉心。

    方才落玉的一幕再次上演。

    “噗通!”

    “拜见上尊!”

    而场中自此独留成渊一人站立,他被惊惧的丝毫不敢动,眼球左右晃动,震惊的看着众人,口微张,颤抖说道:

    “玉京兄,你...”

    “呦,倒把你落下了。”

    柳长辞似点小狗一般,弹指一挥,一颗纹络疾驰,钻入了成渊眉心。

    柳长辞并非落下了成渊,而是先前便觉察到,

    在这成渊的体内,竟藏有一尊...苍老的惊人魂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